重磅 | 影响远超想象!莫迪政府如何将“黑手”伸进美国政坛?

本文转载自:南亚研究通讯(ID:NYYJTX)

作者 | 乌尔瓦什·萨卡尔(Urvashi Sarkar)

编译 | 宋可馨

 编者按 

本文围绕在美国活动的印度政府代理人组织“印度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 of India,以下简称DPI)展开。根据美国司法部公布的文件显示,在2019年赋予印控克区自治地位的印度宪法370条被废除后,印度驻美大使馆聘请游说公司——基石政府咨询公司,以印度民主党的名义,试图通过多方手段影响美国议员对印度的看法。本篇作者经过进一步调查发现,自2020年起,该游说公司对美国立法者影响范畴远超出“印宪370法条被废”一件事,还包括疫情暴发后印度的“锁国”政策、中印边界冲突等。对于一系列的谜题,作者向印度大使馆、印度中央信息化委员会以及美印两国政府人员等多个方面求证,试图查明有关DPI的消息及其与政府、大使馆和基石政府咨询公司的关系的有关信息,但一无所获。此外,含有DPI相关内容的文件却在短时间内“凭空消失”且毫无踪迹。本文显示,莫迪政府正在通过更秘密、隐蔽的方式影响美国政界人士。南亚研究小组特此编译本文,供各位读者批判参考。
重磅 | 影响远超想象!莫迪政府如何将“黑手”伸进美国政坛?2014年9月,印总理莫迪抵达印度驻美大使馆受到热烈欢迎。图源:尼古拉斯卡姆/法新社/getty图像

有文件显示,在印度宪法第370条被废除后,一个名为“印度民主党”(DPI,Democratic Party of India)的起源不明团体曾对美国会议员有关克什米尔的看法施加影响。印度民主党由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基石政府咨询公司(Cornerstone Government Affairs)进行代表。根据《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全称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该法案明确规定代表外国利益的主体须定期披露、公开与外国委托人之间的联系)存档的美国公共记录显示,印度民主党的注册地址与印度驻美大使馆一致,都是“马萨诸塞州大道2107号”。存档记录还显示,印度驻美大使馆曾与基石政府咨询公司签订合同,后者向大使馆“在有关美国政府、美国国会、特定的州政府、学术机构和智库的政策事务上提供战略咨询、战术规划和政府关系协助”。

2019年8月,印度莫迪政府宣布废除宪法第370条,剥夺克什米尔宪法规定的有限自治权,此举引发国际社会谴责,包括《华盛顿邮报》及《纽约时报》在内的美国主流媒体也对此发表了措辞严厉的报道。2019年12月中旬,美国国会中的知名民主党议员提出了两项针对莫迪政府的决议:一项呼吁印度政府尊重人权,另一项则表示支持克什米尔进行自决。

2019年12月10日,印度时任驻美国大使、后担任印度外交秘书的哈什·瓦德汗·斯林格拉(Harsh Vardhan shingla)致函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的两名高级成员,重申莫迪政府的立场:废除宪法第370条是为了实现“善治、经济机遇和社会经济正义”,克什米尔的局势“已经恢复正常”——尽管该地区的安全钳制、互联网封锁以及对外国记者的禁令仍未解除。

在信中,斯林格拉还邀请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HFAC)的成员在12月18日与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S Jaishankar)会面。但在普拉米拉·贾亚帕尔(Pramila Jayapa)被添加到美方与会者名单中之后,苏杰生突然取消了此次会议安排,因为贾亚帕尔是一项有关克什米尔决议的提案者。对此贾亚帕尔称,印方取消会议“令人深感不安”。美籍印裔分析师阿什利·J·泰利斯(Ashley J Tellis)表示,印度此举“错失良机”并且“目光短浅”。

2019年12月,基石政府咨询公司开始代表印度政府开展游说工作。根据《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的要求,为了“辨明外国对美国的影响”,基石公司向美国司法部报告了与印度政府的联系。而就在同一天,基石公司“获得了一个新的外国委托人”——印度民主党。基石公司明显有意避免在其法律合同中提及印度民主党,并且将“印度共和国”确定为该国所代表的“外国委托人”。《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将“外国委托人”定义为“全部或大部分活动直接或间接由外国政府、外国政党、外国组织或外国个人监督、指导、控制、资助或补贴的个人或组织。”任何代表外国委托人进行的游说,都需依据《外国代理人登记法》的规定每六个月进行一次登记。

在印度驻美大使馆进行公开游说的同时,莫迪政府也正在通过更秘密、隐蔽的方式影响美国政界人士。《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记录中与印度民主党有关的部分显示,基石公司至少代表印度民主党向10名美国议员发送过电子邮件。这些邮件的主题是“大使向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办公室发送的会议和标记信”。邮件发送时间与斯林格拉向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代表发电信的时间一致——2019年12月10日。收信人名单包括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时任主席艾略特·恩格尔(Eliot Engel)。

接下来的一个月,基石公司公开进行的工作包括与恩格尔就查谟和克什米尔问题举行面对面会议,也有向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成员发送电邮通知“克什米尔最新情况”,邀请他们与斯林格拉一同参加活动并与印度大使馆代表团副团长会面。2020年2月底提交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文件表明,基石公司的上述所有工作都以印度民主党的名义进行。仅在2019年12月和2020年1月,作为印度民主党的联系人,基石公司与不同国会议员进行了多达120次电邮往来和通话交流。

基石公司还记录了为印度民主党工作的支出情况。2019年12月5日至2020年1月3日期间,基石政府咨询公司共支出38575美元;2020年2月至2020年6月,基石以印度民主党的名义额外支出39345美元,用于支付差旅费及会议费。然而,根据基石公司提交的文件显示,其收到的款项均来自印度政府。

到2020年初,印度民主党对美国议员的游说似乎已超出克什米尔问题的范畴。有关印度民主党的另一份文件显示,2020年3月24日,基石公司给美国议员发送电子邮件,主题是“印度封锁21天”,大概指莫迪为了遏制新冠疫情传播,在邮件发送当天宣布的一项封锁措施。基石公司员工托德·韦伯斯特(Todd Webster)给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成员萨吉特·甘地(Sajit Gandhi),以及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成员达米安·墨菲(Damian Murphy)发了一封日期与标题均相同的信件,信中包含了莫迪宣布全国封锁21天讲话的要点,以及印度内政部关于封锁规定的命令。但甘地和墨菲都没有对信件中的置评请求进行回应。

基石公司2020年8月3日提交的文件再次确任印度民主党是该公司的外国委托人。期间,基石公司继续代表印度民主党与美国国会议员沟通。基石公司向美国议员们发送了招待会邀请邮件,请求议员们与新任印度驻美大使塔兰吉特·辛格·桑杜(Taranjit Singh Sandhu)以及新任印驻美使团副团长会面;此外还通过电子邮件中通报有关印度新冠疫情封锁的最新情况。2020年6月,在中印边境地区冲突期间,基石公司还发送了一封以“印度对中印边境局势的声明”为主题的电子邮件,收件方是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以及包括美国时任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在内的议员办公室。

2021年2月15日,作者向印度大使馆提交了知情权申请(RTI),要求使馆提供关于印度民主党及其与印度政府、印驻美大使馆和基石公司之间关系的信息。此外,作者的知情权申请还希望获得对以下问题的回应:印度民主党是否与印度国内政党有联系?谁负责监管该组织?该组织的资金来源何处?作者最初提交的知情权请求被印度大使馆驳回,使馆称,根据信息权利法案(RTI,Right to Information Act (India)第8(1)(a)条,这些信息不予公开,该条款规定“对与东道国关系产生不利影响”的信息享有免于公开的豁免权。

基石公司2021年3月3日提交的文件将其外国委托人重新列为印度共和国。2021年3月15日,作者写信给印度大使馆专门受理上诉的机构,再次要求信息公开。两天后,作者的申诉被再次驳回,驳回理由与之前相同。4月13日,作者升级上诉,向印度中央信息委员会(CIC,Central Information Commission)申请撤销对作者之前申诉进行驳回的决定。而就在同一天,基石公司提交了一份新文件,对之前三份文件内容进行更新,“将客户名称更正为印度共和国”。重新提交的文件删除了所有将印度民主党称为基石公司外国委托人的内容。而此前该公司提交的五份文件都有提到印度民主党。修改之后,文件中所有提及印度民主党的内容被就此抹去。但基石公司仍继续为印度政府工作,负责的工作包括就印度与阿富汗的关系、新冠疫苗出口以及帮助印度新任驻美大使桑德胡(Taranjit Singh Sandhu)筹备会议与美国会议员进行接触。

在这之后,作者的知情权申请(RTI)被中央信息委员会一再拖延。2022年9月,印度驻美大使馆中心公共信息干事卡蒂克·莱尔(Karthik lyer)答复印度中央信息化委员会,表示“印度驻美大使馆不掌握与‘印度民主党’相关的信息,也不明白为什么‘印度民主党’这一名称会出现在美国司法部网站上”。随后在2022年10月的审查中,印度中央信息化委员会决定继续维持对我之前知情权申请的驳回决定。

印度民主党暴露出许多问题,部分源于该组织名称的特殊性。外国政党在美国开展活动是非常罕见的,但也并非闻所未闻。美国司法部2020年的一份报告将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党(Ethiopian People’s Revolutionary Party )和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美国(Pakistan Tehreek E-Insaaf USA)列为注册外国代理人(registered foreign agent)。后者负责在美国代表巴前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领导的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筹集资金。巴基斯坦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美国(PML-N,Pakistan Muslim League(Nawaz)USA),也在美国注册为外国政党,代表目前在巴掌权的执政联盟在美开展活动。基石公司还曾帮助摩尔多瓦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 of Moldova)进行游说。摩尔多瓦民主党属于中-左翼政党,曾多次参与组建执政联盟,政党中甚至有人担任过总统职位。

此外,作者也曾通过提交一系列知情权申请(RTI),向印度选举委员会(ECI, Election Commission of India)咨询与印度民主党相关的信息。在对RTI的最初回应中,印度选举委员会告诉我,印度民主党是一个在那格浦尔(Nagpur)注册的政党。随后,作者与印度民主党全国工作主席G.S.拉提(G.S Rathee)取得联系。拉提表示,他对在美国华盛顿特区活动的同名组织完全不知情,同时还向作者询问印度政府是如何在未经该党同意的情况下,借该党名称成立一个新的政治实体。拉提告诉作者,他们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团体存在,印度民主党(DPI)是1989年在印度选举委员会注册的政党,(冒用印度民主党的名称建立新的政治组织)对该党的知识产权造成侵犯,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拉提还表示,将就此事与印度选举委员会接洽。

之后,作者在美国提交了一份与印度民主党有关的新的知情权申请,印度选举委员会回复道,这“可能与印度政府根据《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聘用的一些组织/代理人有关”。选举委员会进而补充说,他们既不知情,也不关注在美设立的任何此类机构,还指出“印度宪法或议会制定的选举法并未包含关于外国政党的具体规定”。

为此,作者联系了三位研究外国游说的美国专家。每个人都认为,在有公开的FARA文件等强有力证据证明印度大使馆与印度民主党存在关联的情形下,大使馆费力与印度民主党脱离关系的举动不同寻常。美利坚大学政府系特聘教授詹姆斯·瑟伯(James Thurber)告诉作者,这种现象“太奇怪了”,他认为“印度民主党似乎是一个不存在的政党,纯粹是为了登记注册而成立的空壳组织,以便把印度共和国排除在视线之外。印度民主党似乎是在印度政府因克什米尔问题受到极大关注与批评的背景下创建的。

昆西国家事务研究所(Quincy Institute for Responsible Statecraft)研究员本杰明·弗里曼(Benjamin Freeman)告诉作者,印度大使馆不遗余力隐藏印度民主党的举动很耐人寻味,游说公司没必要隐瞒本公司的实际外国委托人是谁,因为《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并没有对游说公司可代表的对象进行限制。那么,基石公司到底想要隐瞒什么?而当我注意到这些存在严重错误且缺乏透明度的文件时,作者力所能及的事情,仅仅是提醒美国司法部提高关注。美国政治回应中心(Centre for Responsive Politics)负责跟踪游说活动的高级研究员丹尼尔·奥布尔(Daniel Auble)似乎也对此感到困惑。奥布尔说:“各国遵循规定在美建立组织,以此鼓励贸易、商业和双边关系,为什么要对此遮遮掩掩呢?”

另外,作者还联系了一位曾在美任职的退休印度外交事务官员。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告诉作者,长期以来印度大使馆一直与游说公司开展合作,这是一件众所周知的事情。但这位官员也表示,过去并没有见过被用作掩护的空壳实体。另一位前印度外交官员告诉作者,对印度民主党的利用“有趣、耐人寻味、令人困惑”。

在某些情况下,在美国从事秘密游说工作的外国代理人会因违反《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而受到惩罚。2020年,商人埃利奥特·布罗迪(Elliott Brody)因代表中国与马来西亚利益影响美国政府而面临指控。政治顾问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因为没有登记为乌克兰政府的外国代理人,被判犯有洗钱罪。美国参议院的一个委员会还得出结论称,俄罗斯通过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影响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使特朗普(Donald Trump)得以获胜。

莫迪所在的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简称印人党)的游说活动,也对印度大使馆的游说工作进行了进一步补充。印人党海外之友(Overseas Friends of BJP)的美国分会在2020年8月美国总统大选前夕注册为外国代理人。此前有传言称,印人党海外之友因违反《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正在接受美国当局调查,但印人党否认有任何此类调查,并表示印人党海外之友已自愿进行注册登记。

在登记后的几周内,印度报业托拉斯报道称,印度人民党外交政策部门负责人维贾伊·乔塞瓦莱(Vijay Chauthaiwale)曾警告党内成员,不要利用印人党海外之友组织介入美国大选。乔塞瓦莱表示:“印人党海外之友美国分会成员可以参加美国的竞选活动,并以个人身份支持任何候选人或政党,但在竞选期间不得借用印人党或印人党海外之友的名头。”《印度教徒报》外交事务编辑苏哈西尼·海达尔(Suhasini Haidar)在一份有关上述事件的报告中简要提到了印度民主党,并且将其描述为一个“来自印度的未知政党”,位列“《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南亚地区政党”名单之中。

除了多年来不断开展活动动员海外侨民支持莫迪与印人党之外,2019年9月,印人党还在美国休斯敦举办了“你好,莫迪”(Howdy Modi)集会活动。在此次活动中,莫迪提出了“特朗普时代已到”(Abki baar, Trumr sarkaar)的口号,鼓励大量印裔美国人在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中投票给现任总统特朗普。此举受到广泛批评,且被视为外国领导人试图影响美国国内政治的典例。

印度政府在美国的游说活动可追溯至几十年前。冷战时期,苏联是印度的亲密伙伴。苏联解体后,印度特别注重与美国建立良好关系。20世纪90年代初的各类游说合同显示,印度希望面向美国政界建立“一种良好、准确的印度国家形象”,使美国政府“对印度的各种政治问题有正确、合理的理解,包括人权、核不扩散和印度国内各地区现状问题”。提交给美国司法部的文件显示,印度驻美大使馆在1994年至1999年期间向游说公司支付了约356万美元的开支费用。

为了成功签订2008年美印民用核能合作协议,印度进行了努力游说。尽管印度并非《核不扩散条约》的缔约国,但2008年协议允许印美两国在民用核能方面进行双边合作,堪称印美关系的重要里程碑。据大篷车(Caravan)报道,仅在2008年一年内,印度就向华盛顿的游说者支付了500多万美元。提交给美国司法部的文件显示,2004年至2014年,在国大党政府执政期间,印度驻美大使馆共花费约850万美元。

莫迪政府的在美游说力度更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自2014年上台以来,莫迪政府通过印度驻美大使馆向游说公司支付了1000多万美元。2019年8月废除宪法第370条,几个月后通过《公民身份法修正案》,2020年9月发生反对农业法改革的大规模抗议,在面临国际社会批评的同时,莫迪政府又进一步强化了海外游说力度。根据美国司法部记录,印度政府在2019年6月至2022年9月期间签署了价值超过441万美元的游说合同。除了与基石公司的合同外,还包括与迪尼诺联合公司(DiNino Associates)、威廉姆斯集团(Williams Group)以及费罗克斯战略公司(Ferox Strategies)签订的新协议,此外还与BGR政府事务公司(BGR Government Affairs)进行续约。期间,这些游说公司开展工作主要围绕的突出问题包括克什米尔、农业法抗议、印度对新冠疫情的应对以及中印边界冲突。

作者希望通过邮件与电话与几位国会议员和国会工作人员取得联系,这些人的名字出现在与克什米尔有关的印度民主党文件上,但目前尚未得到任何回复。斯林格拉、桑德胡和基石公司总经理杰夫·戈纳拉(Geoff Gonella)也没有对问题进行回应。作者还向印度驻美大使馆发送了一份详细的调查问卷,大使馆让作者去联系印度外交部发言人阿林丹·巴奇(Arindam Bagchi)。这份调查问卷包含的问题有:印度大使馆与基石公司以及印度民主党有何联系?为什么多名印度驻美大使签署了与印度民主党有关的合同,并且代表印度民主党进行付款?对此,巴奇回应道:“外交部拒绝置评。

附录:

一、文中专有名词汇总及出现的缩写

1、基石政府咨询公司(Cornerstone Government Affairs)

2、《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

3、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House ForeignAffairs Committee

4、印度民主党(DPI,Democratic Party of India)

5、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

6、(印度)信息权利法案 { RTI,Right to Information Act (India)}

7、印度中央信息化委员会(CIC,Central Information Commission)

8、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党(Ethiopian People’s Revolutionary Party)

9、巴基斯坦穆斯林联盟(纳瓦兹)(PML-N,Pakistan Muslim League(Nawaz)),

10、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Pakistan Tehreek E-Insaaf )

11、摩尔多瓦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 of Moldova)

11、昆西负责任国策研究所(Quincy Institute for Responsible Statecraft)

12、美国响应性政治中心(Centre for Responsive Politics)

13、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

14、印度人民党海外之友,(OF-BJP,Overseas Friends of BJP)

15、印度国大党(Indian National congress)

16、印度报业托会(Press Trust of India)

17、迪尼诺联合公司(DiNino Associates)、

18、威廉姆斯集团(Williams Group)

19、费罗克斯战略公司(Ferox Strategies)

二、文中出现人名及职位

1、哈什·瓦德汗·斯林格拉(Harsh Vardhan shingla)——印度外交秘书

2、普拉米拉·贾亚帕尔(Pramila Jayapa)——美国国会议员

3、苏杰生(S Jaishankar)——印度外交部长

4、阿什利·J·泰利斯(Ashley J Tellis)——印度裔美国分析师

5、艾略特·恩格尔(Eliot Engel)——人道农场动物关怀组织(HFAC)主席

6、托德·韦伯斯特(Todd Webster)——基石公司职员

7、萨吉特·甘地(Sajit Gandhi)——人道农场动物关怀组织(HFAC)员工

8、达米安·墨菲(Damian Murphy)——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委员

9、塔兰吉特·辛格·桑德胡(Taranjit Singh Sandhu)——印度驻美大使

10、蒂克·莱尔(Karthik lyer)——印度驻华盛顿大使馆的中心公共信息干事

11、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原)美国众议院议长

12、伊姆兰·汗(Imran Khan)——巴基斯坦前总理

13、G.S.拉提(G.S Rathee)——印度民主党主席(DPI)

14、詹姆斯·瑟伯(James Thurber)——华盛顿特区的美利坚大学政府系(American University’s department of government)特聘教授

15、本杰明·弗里曼(Benjamin Freeman)——昆西负责任国策研究所研究员

16、丹尼尔·奥布尔(Daniel Auble)——美国响应性政治中心研究员

17、埃利奥特·布罗迪(Elliott Brody)——商人

18、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政治顾问

19、维贾伊(Vijay Chauthaiwale)——印度人民党外交事务负责人

20、苏哈西尼·海达尔(Suhasini Haidar)《印度教徒报》外交事务编辑

21、杰夫·戈纳拉(Geoff Gonella)——基石总经理

22、阿林丹·巴奇(Arindam Bagchi)——印度外交部发言人

 

作者简介:乌尔瓦什·萨卡尔(Urvashi Sarkar)是一名独立记者。她正在写一本关于印度智库的书,将由哈珀·柯林斯出版社出版。

 

本文本文编译自大篷车(The Caravan)网站2023年2月10日文章,原标题为:The Curious Case of the Democratic Party of India,原网址为https://caravanmagazine.in/politics/s-jaishankar-indian-embassy-covert-us-lobbying-article-370-kashmir


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09927.html

(0)
上一篇 2023年4月2日 下午12:21
下一篇 2023年4月2日 下午12:3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