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行只是虚晃一枪,拜登目标还是重返亚洲

作者:风留痕

本文转载自:动态大参考(ID:dongtaidacankao)

美欧的外交聚餐会在争吵声中落幕了。尽管欧洲外交聚餐会热闹非凡,博足了世界的眼球,拜登也达到了基本的目的。但实际上欧洲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是虚晃一枪。最终的目标还是得落在重返亚洲。

尽管双方的分歧依然存在,关系也并没有完全修复,欧盟和北约也并没有完全答应当美国的棋子,但总的来说拜登还是达到了基本的目的。因为拜登原本也没有指望能够成功说服欧洲加入“战队”。只要成功阻止欧洲对外合作的大方向即可。可以说,此行拜登实现了四个目标。

首先,彰显了美国的霸气。 

可以说,拜登初步用实力碾压了欧洲。尽管不是那么情愿,但美欧之间毕竟还是达成了一些共识。 

一是会前就成功的施压欧盟冻结了CAI

二是成功的说服了G7同意推行“重返更好未来”的B3W计划。三是在涉华内政领域发表了声明。四是双方实现了“关税战停火”。 

当然,这几项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针对中国。这都是强硬施压的结果。正像拜登欧洲行之前说的那样,“美国要以实力地位领导世界”。也算是基本上塑造了美国在西方世界的盟主地位。至少名义上的盟主地位还在。 

其次,成功离间了欧洲。 

尽管与G7成员国和以及欧盟和英国达成了一些共识,但欧洲内部的分裂情绪却在加剧。 

一是,英欧之间的分裂进一步加深。拜登向约翰逊发出了有关脱欧问题的外交照会,并警告英国不要牺牲北爱尔兰的利益。这就给了欧盟在脱欧协议执行问题上向英国施压提供了最佳的机会。为此,约翰逊与马克龙展开了骂战。由于涉及的是英国内政和主权问题,英欧之间的梁子是结上了。离间了英欧的关系,对美国就更有利。 

二是,欧盟内部的分裂加剧。虽然在涉及中俄关系问题上达成了初步共识,但这却是在争吵声中以及拜登的强力施压的情况之下实现的。不仅是美欧之间有分歧,欧盟内部也同样是有分歧,东西欧的隔阂不断加深。或许,拜登就是有意要把东欧从欧盟中分裂出去,至少不能让东西欧关系紧密。 

其三,成功离间了欧盟作为一个整体与中国的关系。至少也算是成功阻止了中欧合作的深入。

其四,虽然欧洲依然把俄罗斯定位为最大的也是最直接的安全威胁,但欧洲似乎还是接受了拜登的建立“稳定的”美俄关系的策略。拜登是用了一句关系的“不可预测性”吓住了欧洲。欧洲也怕俄罗斯发飙。 

尽管“拜普会”还没开始双方就摆明了强硬立场,尽管未必就能建立稳定的美俄关系,但至少会起到阻止局势加速恶化的作用,至少可以很大程度上消除不可能预测性。这样,拜登才能成功进行战略重心转移。 

虽然成功的实现了这四大目标,但双方的分裂依然严重。本质上就是欧洲包括英国在内都不想成为“大国竞争”战略的棋子,更不想被枪打出头鸟。 

然而,修复关系也好,B计划也罢,又或是建立民主国家联盟(D-X联盟),拜登是志不在此。最终的目标是回过头来重返亚洲。 

虽然一直强调针对“大国竞争”,但拜登也早就明言,中美关系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

重要的是,拜登一边亲自欧洲行为拉帮结伙施压造势,一边让手下与中国进行密集的沟通。三次贸易通话,一次布林肯与杨洁篪委员的通话,后面紧跟着就是中国外交部领事司司长崔爱民应约会见即将离任的美国驻华使馆公使衔参赞韩雷汉及新任公使衔参赞毕文霖。

如果真是要全面“竞争”,或者说无所顾及,也就没有必要这么密集进行沟通。换句话说,这么密集的沟通,就一定是有什么目的。 

此次拜登欧洲之行,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修复美欧关系问题。而实际上,这应当是新形势下确立美欧之间的新型关系。 

而“拜普会”的目的已经非常明确,那就是建立稳定“可预测的”美俄罗斯关系。而不论是美欧美英还是美俄关系的确立,最终的落脚点就是为了确立中美新型关系。为美国重返亚洲做准备 

虽然中国不像俄罗斯那样拥有强大的核威慑力,但中国在总体实力上却仅次于美国,特别是目前中国面对的形势远好于美国。尽管实力有差距,但实际上我方已经占据了一定的战略优势地位。 

这就决定了,竞争不可避免,对抗不可取,合作也是必须,这让拜登怎么办?不想面对“不可预测”的美俄关系,难道就有勇气面对“不可预测”的中美关系?没道理。

因此,目前所做的一切,实际上都是为了最终确立世界上这一最重要的关系而努力抢占优势地位。欧洲行是为了增加未来的对话筹码。 

那么,美欧关系已经基本上确立了,美俄关系也差不多就是那样了,接下来除了安抚住北美之外,就应当轮到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大国的直接对话了。可以说,这一切都是了那一天做准备。 

目前,双方的贸易沟通已经开始,但由于美国的强硬无理,目前即缺乏诚意也缺乏气氛。

另外,美国的军事施压活动咄咄逼人,而且在涉台问题上严重破坏三个联合公报,所以尽管美军方不断释放各种信号,却也难收到有效的回应。

欧洲行拜登应当是能够摸清了欧洲的思路,也可以大概明确了美国能掌控那一部分世界局势,更会了解了中方的态度。“拜普会”后应当是到了最终做出决定的时候了。他必须寻找或制造一个最佳的契机。 

奥巴马时代就制定了重返亚洲战略,要致力于领导“亚洲世纪”。然而失败了,而特朗普也企图用“美国优先”来替代“亚洲世纪”。如今,拜登的战略重点虽然是延用了印度太平洋战略,但实际上就是要重返亚洲领导亚洲。只是无奈找不到最佳的突破口和机会。 

早就说过, RCEP的签署,即标志东盟意志的统一,也标志着东盟在世界上的崛起。东盟正在成为世界上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国际影响力和地位正在超越欧盟。因为,目前几乎还没有一个联盟体能够完全置美国的反对压力于不顾,而又把美国排除在外的签署一项重大的区域性协议。 

奥巴马时期,东盟明确表态是欢迎美国介入亚洲事务。虽然没有挑明,但实际上就是意在抵消或平衡中国影响力。而今呢?东盟已经明确表态,不会在中美之间“二选一”。一句承受不住夹在中美之间的损失,就把美国拒之亚洲门外了。 

实际上,不按美国要求选边,实际上就是一种最后的选择。而目前不管是亚洲的互联互通,还是以一带一路建设的亚洲区域,都取得了巨大的进展。中国与东盟互为第一大贸易伙伴就足以说明了问题。 

目前,美国非但无法领导或左右亚洲局势,连介入亚洲事务都显得有些困难。 

虽然日澳韩三个国家在亚洲有一定的影响力,但在东盟崛起后,这三个国家的作用却非常有限。 

一是这三个国家也尿不到一个壶里。日韩目前关系大有紧张之势。二是澳大利亚的白人国家地位,也没有瞧得起日韩,或者说都想在美国面前争宠。 

重要的是,澳大利亚这个非欧非美非亚的“二流子”国家,连南太的老大都快当不成了,在亚洲基本也没什么地位。瞧不起亚洲,而亚洲也根本没有把澳洲当回事。实际上就是在亚洲被边缘化了。正因为如此,才死抱美国大腿。 

而日本被美国控制得死死的,加上经济优势已经不在,在亚洲的话语权也不是那么多了。也有被边缘化之虑。

这三个国家愿意与中国一道推动RCEP,也表明了这三个国家也不敢得罪或疏远东盟或游离于亚洲之外。 

虽然亚洲还处于发展阶段,但发展前景喜人。重要的是合作大局已经基本定型。21世纪是“亚洲世纪”绝非妄言虚词。 

目前印度、越南等有望取代中国制造地位的亚洲国家,因为疫情严重而令西方世界非常的失望。中国已经率先实现了复苏,依然还是挽救经济衰退危机的主动力。 

在这种情况之下,美国要实现强劲可持续的复苏,既离不开亚洲更离不开中国。 

早就说过,从特朗普时期开始,美国的对华政策实际上就是在间接坑杀盟友特别是欧洲的战略。对华强硬政策,实际上就是意在阻止欧洲与中国的合作加深。否则美国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在拜登欧洲行之时,中国与东盟的互动也在积极进行。在北约达成战略共识的时候,中国与东盟友防长也在积极进行沟通合作。这表明了亚洲的心意。 

总之,21世纪是“亚洲世纪”,世界未来的政治经济中心不可避免在向亚洲转移。不管谁当总统,重返亚洲是不二的选择。而目前美国已经自动和被动孤立于亚洲之外。不论是从领导还是遏制的角度,美国都必然想尽一切办法重返亚洲。 

虽然美国强大无比,但也无法通过军事介入来实现重返。经济上又无绝对优势。所以,只能通过对华合作对亚洲合作的方式重返。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世界最重要的会晤做准备。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11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