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解体,证明马克思主义失败?不!恰恰相反

作者:后沙

本文转载自:后沙月光(ID:HSYGLGJ)

苏联解体、苏共解散后,西方舆论界一直在用这一悲剧来证明马克思主义的失败,也蛊惑了不少人。

但随着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快速崛起,西方开始惊慌失措,它们真正恐惧的是,马克思主义不仅没有失败,反而焕发了新的活力,人类也将发现一条崭新的、健康的、正确的发展道路。

苏联解体,证明马克思主义失败?不!恰恰相反

美国对马克思主义思想、对社会主义体制、对共产主义理想的诋毁和攻击从来没有停止过。

然而苏联解体的真正原因与西方宣传的恰恰相反。

正是因为苏共背弃了马克思主义,把灵魂交给了魔鬼,才变成了一具政治稻草人,直到任人摆布,彻底倒下。

苏联在1937年就已成为了一个工业国,这是经济学家库兹涅茨(哈佛大学教授,197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给出的结论。

二战之后,苏联经济复苏速度比西欧更快,1950年工业产值已超战前水平,到1960年苏联民众平均两个家庭拥有一台收音机、10个家庭拥有一台电视机、25个家庭拥有一台电冰箱,生活条件并不输给西欧。

到1985年,以上生活消费品已为每个家庭所拥有,有的还有小汽车。

军事上,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击垮苏联,然而在没有外敌入侵的情况下,是什么原因令它却倒塌得如此之快?许多人说是因为:

经济困难→民心思变→变革失败→拥抱“民主”→体制崩溃→国家解体。

然而,这是倒推式的逻辑,它忽略了最重要一点:苏联在经济转型关键时期放弃了马克思主义对工作的指导。 

在八十年代遇到困境前,苏联的工业品:粗钢、轧钢、水泥、金属制模机械、拖拉机、联合收割机等产量均超过了美国。

农产品:牛奶、小麦、鱼、猪、棉花产量接近美国。

教育:从城市到农村,儿童都有教育保障,还有完善的高等教育系统。

医疗:人均医生人数和病床数均超过美国,整体实力不相上下。

但西方媒体对这些成就视而不见,却热衷于宣传苏联民众排长队购物的画面,在舆论上猛攻苏联比较弱的领域–生活消费品。

同时,西方掩盖了自己社会上的黑暗面,用电影、电视、书籍等媒体将自己美化成了人间天堂。

里根政府不但在军事上有意加强了对苏联的威胁,而且在舆论上发起全力进攻。

CIA掌控的媒体不断在GNP(国民生产总值)、NMP(物质生产净值)数据上做手脚,再用美国之音、欧洲自由电台向苏联人民带去“问候”。

苏联一些亲美知识分子,却将好莱坞影片中的美国、小说里的美国、图片里的美国当成真正的美国,主动为西方价值观鸣锣开道,并扬言称,除了资本主义道路,别无选择。这是苏联最早一批放弃马克思主义,甚至敌视马克思主义的主流知识分子。

1982年11月,勃列日涅夫去世,安德罗波夫接位,他的一些政策还没有落实,就在一年多之后去世了。 

1984年2月,契尔年科成为苏共领导人,他没有中断安德罗波夫的平稳政策,不过,他在1985年3月也去世了。 

这样,年轻的戈尔巴乔夫登上了历史舞台。他不是来医治病人的,而是把一个感冒患者开膛剖腹,然后又撒手不管。

戈尔巴乔夫首先搞砸的不是经济领域,而是在思想领域。1986年初,他发明了“公开性”和新思维。

这一政策受益者就是那些反马克思主义的一些记者、作家、学者、艺术家,他们的话语权大大地高于科技人员、工人、农民、上班族。

3月,戈尔巴乔夫邀请媒体批评苏共,原本需要用“争论”伪装的反社会主义文章,已无需再加掩饰。

戈尔巴乔夫还把意识形态工作交给了雅科夫列夫(原驻加拿大大使,后来被怀疑是美国间谍)。

雅科夫列夫换掉了所有大媒体主编,新上任的主编全是亲西方人士,比如科罗季奇的《星火》杂志(国家解体后,他去了美国),还有《真理报》、《共青团员》等。

1987年5月,苏联解除了对美国之音以及所有反苏电台的封锁。

苏联解体,证明马克思主义失败?不!恰恰相反

这些媒体和文人对西方意识形态的崇拜态度和对马克思主义的敌视令人吃惊,苏联功勋剧作家谢尔盖耶维奇说过:这种丝毫不加掩饰的奴颜婢膝,在我们这一代人中是绝对看不到的。

而谢瓦尔德纳泽(外交部长)与契尔巴尼耶夫(戈尔巴乔夫顾问)一道,源源不断地把《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每日电讯报》等西方主流媒体对戈尔巴乔夫的赞美言论剪辑汇总,交到他的办公室上。

苏联解体,证明马克思主义失败?不!恰恰相反

戈尔巴乔夫陶醉其中,并把诺贝尔和平奖视为最高荣耀,一再对美国让步,而每一次让步的收获,就是美国提出的更高要价。

所谓新思维、所谓公开性,其实就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否定,他相信苏联可以与西方资本主义世界无原则地“和平共存”。

苏共完全忘了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本质的分析和批判,也忘记自己到底是在代表谁?是在为谁服务?

根据与西方无原则“和平共存”逻辑,戈尔巴乔夫居然认为苏联军队才是国家最大的威胁,军费开支是造成经济危机的根源。他还相信西方会帮助一个社会主义大国保持政治、经济、社会稳定。

1986年1月,苏共27大报告起草之时,报告中的国际部分由波诺马廖夫(国际部书记)负责,契尔巴尼耶夫协助。

戈尔巴乔夫执意要将“新思维”加入,要求波诺马廖夫用新语言来表达“和平共存”,波诺马廖夫反驳道:“什么是新思维?我们有正确的思维,让美国人去改变他们的思维吧!”

契尔巴尼耶夫告诉他要遵从戈尔巴乔夫的指示。

波诺马廖夫说:“我不懂,我就是不懂。新思维在巴黎讲、在日内瓦讲、在伦敦讲,但那是对西方讲的……你到底在反对我们外交政策中的什么东西?难道我们没有宇宙空间站?没有洲际导弹?难道你在反对令美国害怕的东西–我们的实力?”

波诺马廖夫的报告按照自己的方式写出后,在审稿时,契尔巴尼耶夫和雅科夫列夫又把戈尔巴乔夫的私货塞进报告。

最终报告,实际上是公开否定了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发展观以及阶级分析理论,甚至将苏联军队的建军原则“打赢战争”,改成了“合理够用”。

背弃了马克思主义之后,苏联各个领域全部崩盘,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

同时,戈尔巴乔夫他们也背叛了苏联人民,苏共27大召开短短五年之后,苏联便解体了。

而满口和平的美国,1997年在马德里北约峰会上,毫不犹豫地实施了北约东扩计划,它们曾向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承诺过决不会这么干。

从十月革命胜利到苏联解体,不过74年时间。

苏联这74年社会主义道路,将一个昏庸腐朽的农业国,变成了全球工业强国,世界两极之一,民众有着极高的就业率,有最完善的社会福利保障体系。它从兴起到解体如此之快,超乎了所有人的想像。

1991年12月25日夜,红旗在克里姆林宫降下,但红旗没有落地,红旗也并非苏联专属。

苏联解体,证明马克思主义失败?不!恰恰相反

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影响进一步深入,但随后出了教条化问题,对中国革命造成了很大损失。

而正是被一些来自莫斯科的“理论家”称为“山沟沟里马克思主义”的毛泽东同志,将中国实际情况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挽救了中国革命。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中国人民“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每一个阶段都是密切相关。

到了新时代,马克思主义具有更为强大的生命力。

而为了证明西方体制优越性,为了证明它们对社会主义事业的失败论断,美国在宣传上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

以这场新冠疫情来说,面对重大考验,中美两国交出的答卷,孰优孰劣?有目共睹。

然而,美国彭博社却在6月28日公布了一份最新的全球抗疫成绩排行榜(Covid Resilience Ranking),统计对象为全球国民生产总值在53年2000亿美元以上的经济体。评分结果:

苏联解体,证明马克思主义失败?不!恰恰相反

第一名:美国

第二名:新西兰

第三名:瑞士

……

中国大陆排在第8名(算是很给面子了)。彭博社评分标准主要是:疫苗接种率、封锁严格程度、航班飞行能力、接种疫苗旅客的旅行路线开放度。美国4项指标均得到了最高分,因此,它成为了全球抗疫成绩第一的国家。

且不说这里面混淆了多少概念,掩盖了多少问题?美国问过印度的感受吗?说好一起手拉手向前走的,怎么突然就把印度甩得远远了。

这份排行榜,被多家美国主流媒体认可,这充分说明了美国是如何利用手里的话语权优势指鹿为马的。只是美国这几十年给全球洗脑手段的冰山一角,不然,河山硕这种死到临头仍执迷不悟的人是怎么来的?

美国还是那一套,把自己说得美美的(根本不提多少人确诊,多少人死亡),班上最后一名,硬说自己考了全班第一,别人比分数,它却把标准改为“吃的最多,拉的最多”。同时对别人造谣、栽赃、泼脏水。

美国在怕什么?就是怕自己的道路失去了国内外吸引力,这对美国统治阶层而言是真正的“灾难”。

苏联虽然消失了,但美国还是那个美国,心狠手辣又无处不在。

苏联解体,证明马克思主义失败?不!恰恰相反

中国共产党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国情相结合,以此来思考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走出了一条光明大道。

我们既有强大的理论武器,又有成功的社会实践。中国体制的生命力和优越性,正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理解和向往。

苏联解体,证明马克思主义失败?不!恰恰相反

美国还想将“改变中国”的希望寄托在中国的下一代人身上,可能吗?90后、00后远比那些亲美、恐美的“老坛酸菜”自信百倍。

当中国道路成为人类发展的理想道路时,就会产生摧枯拉朽,排山倒海的力量。那些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家伙们,必将会被扫进历史垃圾堆里。

到那一天,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94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