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海兵凶战危,美国趁机大发石油横财 | 京酿馆

作者:任孟山

本文转载自:新京报评论(ID:xjb-pl)

在红海航道危机的背景下,美国石油工业成了最大的赢家。

红海兵凶战危,美国趁机大发石油横财 | 京酿馆

▲美国北达科他州的多个油井。图/新华社

文 | 任孟山

红海兵凶战危,美国石油工业却迎来春风得意之时。

据国际能源署最新数据,2023年的最后一周,美国原油出口从日均391.5万桶增至529.2万桶,增幅竟达约130万桶。

这种暴增主要是中东战火及其延伸的乱局所致,特别是胡塞组织在红海袭击船只,迫使航运公司选择替代路线,造成成本飙升,于是欧洲国家纷纷选择从美国进口石油。

美国石油工业获意外之利

日本瑞穗证券分析师罗伯特·约格在1月5日发表的分析报告中指出,“中东的混乱正在将客户推入美国原油生产商的怀抱”,他还预测,在未来几周,美国原油出口可能会创下历史新高。

去年12月,美国在红海开展了号称“繁荣卫士”的护航行动。该行动旨在防止新一轮巴以冲突的影响通过胡塞组织之手,以军事对抗升级、供应延误、进口产品总体成本上升,抑或能源价格危机的形式蔓延到世界其他地区。

美国试图将这一行动描绘成国际性的倡议,但自护航行动启动以来,问题和麻烦就不断,应者寥寥,给人以雷声大雨点小的感觉。

如今,红海的航道危机倒促成了美国石油生意繁荣,更让人怀疑美国当初急着护航也有着不想日后授人以柄的考量。

不过,从巴以冲突爆发,到红海航道危机加剧,再到美国石油工业“赚大钱”,其实更像是市场机制对复杂多变的全球局势不断做出回应而形成的因果链条,是多方博弈的结果,而非事先谋划所能实现。

苏伊士运河是海湾地区的石油运往全球的重要通道。但在红海航道危机中,曼德海峡战云密布,因其与苏伊士运河相连,大部分运输船只能绕道而行,导致运输延误20多天,而经好望角到达目的地,又使得成本飙升。

标准普尔(金融分析机构)的一份报告称,这将使运输成本上升至少15%。前述约格的报告则指出,相比之下,“将船开往美国墨西哥湾沿岸,装载廉价的美国石油”更有性价比。

红海兵凶战危,美国趁机大发石油横财 | 京酿馆

▲这张12月26日的视频截图显示,胡塞武装发言人叶海亚·萨雷亚发表声明。图/新华社

美国石油获利并非只因战火

中东的战事是现下美国原油出口高歌猛进的直接原因,但不是唯一原因。

如果把时间段拉得更长,来观察美国能源情报署的数据,不难发现其长期走势总体是向上的。

自2015年美国解除石油出口禁令以来,除了2020年与2021年因新冠疫情影响增长停滞,几乎每年石油出口都在创造新的历史记录。这恐怕与美国为本国石油业打下的基础有关。

2014年,美国开启页岩气革命,石油生产效率的提高让其在国际原油市场中有了竞争的底气。

俄乌战争后,趁着俄罗斯的石油出口陷于被欧盟制裁的窘境,美国趁机填补了市场真空。

2022年与2023年,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协商共同减产以抬高油价,而美国则反其道而行之,增产石油以打压油价,甚至向市场紧急释放战略石油储备。

总之,美国的石油工业建设、行业政策规划,以及对其竞争对手的策略选择,才是促成其石油出口份额长期扩张的主要因素。

从长期角度来看,即便没有红海危机,美国的石油出口还是能迎来一波猛涨,从而大发豪财。2023年上半年,美国原油出口量创下历史新高,平均达到每天399万桶,较2022年上半年增长了近20%。而这段时间内,中东都并未出现大的战事。

红海兵凶战危,美国趁机大发石油横财 | 京酿馆
▲2020年4月26日,一艘油轮停泊在美国加州旧金山湾区水域。图/新华社

 

纯粹依赖美国石油并不现实

在红海航道危机的背景下,美国石油工业成了最大的赢家,但是这种“横财”是无法持久的。通过搬美国石油的“远水”,各石油进口国诚然可以救本国能源不足的“近火”,但是“劳师远征”所带来的高企的成本,也是这些国家的“无法承受之重”。

即便美国的一些盟友,也意识到美国能源的“不可持续”,比如德国等欧洲国家已和卡塔尔、埃及等国签订了长期的油气供应合同。

货运预订和支付平台Freightos的研究主管犹大·列文表示,算上最近上涨的各种附加费,从亚洲到欧洲的海运成本预计将在下个月达到每40英尺集装箱5000美元左右,约为红海航道危机前运输费用的三倍。

但是,即使曼德海峡的封锁使海湾国家的石油滞涩于红海,国际原油市场也并非美国独占,依然有其他的替代方起到制衡作用。红海航道危机阴云笼罩的2023年12月,有一些细节性的数据值得关注。

彭博社1月2日所发布的监测数据显示,俄罗斯海运原油出口量竟能在2023年12月有小幅上涨。该月的最后四周,平均原油出货量攀升至11月初以来的最高水平,而周出货量则跃升至7月以来的最高。据彭博社估算,俄罗斯每天约有170万桶原油驶经红海。虽然胡赛武装在此地与“红海护航联盟”剑拔弩张甚至擦枪走火,但运载俄方的油轮反而能置身事外,畅行无阻。

此外,从长远来看,虽然2015年以来美国石油表现出迅猛增长的势头,但是其扩张终有极限。而且,美国自身的巨大需求量也限制其将更多的石油销往他国。

因此,目前看美国只是得了一时便宜,海湾地区的石油经由传统的苏伊士—红海航道销往欧洲与东亚,依然占有地利之便,具有无可比拟的成本优势。等到中东的地缘冲突止争息纷之时,传统的商贸秩序将重新恢复,美国的石油横财也会随之回落。

撰稿 / 任孟山(专栏作家)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409767.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4年1月9日 上午10:43
下一篇 2024年1月9日 上午10:5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