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越闹越大……

本文转载自:环时深度观察(ID:gh_d5aa27268dff)

来源:环球时报丨郭媛丹   王立平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因未及时通报住院情况引发争议。白宫发言人8日表示,美国总统拜登对国防部长奥斯汀“充满信心”。

美国防部发言人也表示,奥斯汀无意辞职。那么美防长此次住院且未及时通报情况是否会对美军指挥链条带来风险呢?

专家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此次奥斯汀瞒报、迟报事件后续可能还会进一步发酵,原因之一是奥斯汀本人的军旅经验,决定了他在当前美军指挥链中可以真正发挥最高指挥当局应具有的指挥实权作用。

作者丨郭媛丹   王立平

美国,越闹越大……

美国防长奥斯汀(路透社报道截图)

美军指挥链分“养兵系统”和“用兵系统”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美军“指挥链”由两部分构成:一是“领导管理链”,即军政系统或领导管理体制;二是“作战指挥链”,即作战指挥体制,两个系统均以总统和国防部长为最高层级。

对此,中国军事专家张军社9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美军这两条指挥链路,实际上是两个系统:即养兵系统和用兵系统。美国总统通过这两个系统对武装部队实施全面指挥和控制。

张军社表示,美国这两个系统的最高首脑人物是总统,其次是国防部长。“在养兵系统中,总统和国防部长指挥各军种的部长、参谋长(包括海军作战部长、陆战队司令),对部队进行领导管理,包括日常的管理、装备发展以及基础训练。在用兵系统中,美国总统和国防部长通过各战区司令部下达作战命令,对部队实施作战指挥。比如,在亚太地区,美国总统和国防部长通过印太司令部司令对所属军事力量实施作战指挥。”

据介绍,在这种模式中,在军种和战区之下的战役机构,比如美太平洋舰队司令部,既要接受海军作战部(即参谋部)的行政管理,也要接受印太司令部的作战指挥。

“养兵系统,也就是行政指挥管理系统,重点是负责部队的养成、日常的管理、训练,研发武器装备,重点提高部队的战术技术水平,提高部队基本作战能力,为战区输送合格兵员。用兵系统,也就是作战指挥系统,主要任务是实施作战指挥,制订作战计划,谋划如何把仗打好,重点在于对辖区内的军兵种部队进行作战指挥。”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国际问题专家卓华9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行的美军指挥体制采取的是军政、军令并立的“指挥链”方式,可以简单通俗地把军政链条理解为负责平时建军的管理结构,而军令链条则是战时用兵的指挥结构。“但这两个链条只是相对分立,并不是截然分离,两个链条中总统和国防部长同属最高指挥当局,而参联会本质是军事顾问机构,为最高指挥当局提供军事参谋建议。”

美防长也被称为“副司令”

美国防长在这两套指挥链条中具有哪些不可替代的作用呢?卓华认为,美军体制设计的一个原因是文官治军的思路,在现实中评价文官属性的防长和武官属性的参联会,需要不同的角度结合现实的人员情况。

从权力分配的角度,防长拥有决策权和指挥权,所以参联会成员的军阶再高也无法与防长相提并论,尤其是如果防长曾经在军中服役具有丰富的军事经验,而奥斯汀就属于这种情况。美军的军种参谋长(或作战部长),是美军军事力量建设的主要负责者,战区司令是军事行动的主要指挥者。

张军社说,在美军两个指挥系统中,国防部长都具有非常关键的地位和作用。根据美国法律和相关规定,美国总统和国防部长构成美国的“国家指挥当局”,也就是National Command Authority(NCA)。

总统是武装部队总司令,国防部长是首席国防顾问,也被称为“副司令”。在美军的两个指挥系统中,无论总统下达什么命令,包括作战指挥命令和行政管理命令,一般都是通过国防部长进行具体实施和落实。张军社说,从中可以看出,在美军架构中,国防部长位于中枢位置,十分重要和关键。

正处于美国军事行动关键期

现年71岁的奥斯汀在美国军队指挥系统中的地位仅次于美国总统拜登。作为国防部长,奥斯汀的职责要求他随时准备应对任何国家安全危机。奥斯汀此次因没有及时向白宫和国会报告他入院留医而引发批评,一些共和党人包括前总统特朗普呼吁解除奥斯汀的职务,更有分析认为,奥斯汀此举为美军指挥带来潜在风险。

对此,张军社认为,美国制定了比较明确的关于国防部长无法履职,比如生病、去世等特殊情况下,接替国防部长的规定,“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时,他曾经发布过一个行政命令,指定国防部长接任人选顺序,排在第一位的是国防部副部长,此次奥斯汀生病住院,实际上也是国防部副部长临时履行国防部长职责。”应该说,美国法律法规对国防部长职责及在特殊情况下的接替人选,都进行了明确的规定和安排。

“这次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生病住院在美国国内引发强烈不满和震动,主要原因是他在生病住院无法履行职责时,没有按规定及时报告总统并通报相关部门,美国国会和内阁成员担心会影响美国军队的作战指挥,无法对当前国际形势做出快速有效反应。”张军社进一步分析说,也有人认为此举使美国一贯标榜的“公开透明”理念受到冲击,奥斯汀本人也承认其行为不符合“透明”的标准和要求。

卓华认为,此次奥斯汀瞒报、迟报事件后续可能还会进一步发酵,一方面因为奥斯汀本人的军旅经验,决定他在当前美军指挥链中可以真正发挥最高指挥当局应具有的指挥实权作用;另一方面,这个时机正是美军在多地开展紧张军事行动的关键时期。“这自然会让人质疑,奥斯汀隐瞒入院的时间里,究竟是谁在真正授权美军采取军事行动,现实中是否会出现背离美国文官治军传统的情况。”

此外,卓华认为,防长与总统两人共同构成美军最高指挥当局,处在美军指挥链的顶端,其中也包括核力量使用,而奥斯汀对拜登和国家安全顾问都瞒报了就医情况,由于美军在世界各个角落不间断搞各类军事干涉活动,与其他国家军队经常意外相遇,奥斯汀的指挥缺位,对一线美军部队应对突发情况的能力带来潜在挑战,在一些热点区域甚至有引发军事误判的风险。

不过也有分析认为,此次事件发酵,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美国国内政治争斗升级,而非美国的军事指挥和国防管理体系遭遇了真正的巨大风险。奥斯汀入院治疗后,国防部的管理权交付给了国防部副部长希克斯,国防部长岗位并没有空转。

此外,从具体的战役战术级军事指挥来讲,美军在海外的军事行动,如美军在红海地区的行动,由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在具体指挥实施,并非防长本人亲自指挥,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他隐瞒入院的风险仍然可控。

来源:环球时报丨郭媛丹   王立平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410786.html

(2)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4年1月11日 下午12:49
下一篇 2024年1月12日 上午10:0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