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大乱,说说曼德拉这位“圣人”

作者:后沙

本文转载自:后沙月光(ID:HSYGLGJ)

南非这几天发生了持续性的骚乱,起因是南非前总统雅各布·祖马在7月7日晚间向夸祖鲁-纳塔尔省警方自首,接受15个月的监禁。

在6月29日,南非宪法法院已判处祖马15个月徒刑,罪名是他未出席腐败案会议,躲在家里,藐视法庭。如果他不自首,那么,南非警方将上门将其逮捕,由于担心罪名加重,据说祖马听从了律师的建议,主动投案。

从7月8日开始,祖马的支持者在网上号召民众起来“营救”79岁的前总统,并指责现任总统拉马福萨政府对其进行政治迫害。

南非大乱,说说曼德拉这位“圣人”

然后,骚乱在南非各大城市逐渐蔓延,愈演愈烈,截止昨天晚间,已造成至少22人死亡,数百人受伤,200多家商店被“零元购”,连韩国人设在德班市的LG电子工厂也遭到了焚烧。全国造成的经济损失已超过20亿兰特(约9亿人民币),在骚乱最严重的夸祖鲁·纳塔尔省(祖马的出生地)和豪登省,警方已逮捕489人,全国有近800人被捕。

但骚乱势头并没有被真正遏制,总统拉马福萨已下令出动军队支援警察,并召回所有休假中的警察。

表面上,这些街头暴力是在向政府施压,因为祖马被指控的罪名还有欺诈、腐败、敲诈和洗钱等多项罪名,最高可判25年刑期,他的支持者不愿意看到这一结局。但更多的暴力分子只是想趁机浑水摸鱼,抢劫财物,而且真正煽动骚乱的人,就是跟祖马密切相关的南非利益集团。

早在1999年,祖马(当时的副总统)就参与了50亿美元的军火交易,为军火采购集团输送了大量利益,当时,他也得到经济和政治回报。

2005年,南非总统姆贝基由于祖马涉案过多,在“非国大”反对祖马的派系压力下,解除了祖马副总统职务。

但在“非国大”的祖马系以及祖鲁人部族和非国大青年团,还有受益于祖马的利益集团等力量的支持下,2007年祖马不退反进成为了“非国大”领袖(也是总统候选人),同时,最高法院撤销了对祖马的所有指控。

2009年5月7日,祖马当选南非总统,2018年2月13日他被 “非国大”提前解除总统职务,原因也是牵涉到了多起腐败案件。

当失去了政府权力后,祖马当初被撤销的指控又重新被翻了出来,这些大案涉及到今天南非的诸多高官、商界精英、部族首领,以及执政党“非国大”的政要们。

如果祖马为了脱罪与司法机关达成协议,作证指控其它涉案人员,那么,南非将面临一场政治地震。而总统拉马福萨本来就是主要依靠“反腐”承诺赢得大选,他的派系也正想利用祖马这一突破口,打击与其利益相悖的集团。

换句话说,就算南非军警平息了这场骚乱,但背后的政治斗争、利益斗争、部族斗争仍然会一波接着一波。

南非自从1994年国家转型(民主化、黑人执政、种族和解)之后,这个国家并没有像人们希望的那样成为非洲经济领头羊,反而出现了大规模腐败,形成了好几个根深蒂固的利益小集团。

实际上,这一问题早在曼拉德执政时,就已经存在,并且植入了制度当中。

“圣人”曼德拉

南非大乱,说说曼德拉这位“圣人”

“黑色肌肤给他的意义,是一生奉献,肤色斗争中……”

这是90年代香港音乐人黄家驹为曼德拉创作的《光辉岁月》 中的歌词,在当时,曼德拉几乎成了全球艺术界的最主要创作元素,有人类使命感的原创型歌手不写点跟他有关的歌曲,都不好意出门跟同行打招呼。

曼德拉在90年代初成了一位全球性的种族平等象征,一位无可挑剔的“圣人”。

南非大乱,说说曼德拉这位“圣人”

 

他在坐牢期间,《人民日报》也专门刊文要求南非当局立即释放曼德拉,《人民日报》是站在亚非拉反帝国主义斗争的高度去看待曼德拉一事,这跟西方一味强调的“种族平等、种族和解”有本质的区别。

1990年2月12日,曼德拉走出牢房,恢复自由,1994年当选南非总统。

但他却背叛了革命者们最重要的承诺–实施土地改革。他是不清楚土改的重要性吗?并非如此。

在出狱前一天,1990年2月11日,他给非洲人民写了一封信,再次确认“不重新分配土地就不会有自由的基本原则。”也就是说,离开这个原则,南非任何“转型正义”都是虚假的。

关键是1990-1994年发生了什么,令曼德拉放弃了土改承诺?

当时,“非国大”与白人统治者的谈判,共分成两个部分进行:政治与经济。

南非大乱,说说曼德拉这位“圣人”

西方媒体只关注由曼德拉跟南非总统德克勒克进行政治谈判。

现任总统拉马福萨是曼德拉的首席政治谈判代表,“非国大”最主要的谈判条件就是要求让黑人获得选举权。

西方对此并不准备“反抗”,而对曼德拉来说,黑人选票就意识着他必将当选南非总统。所以,谈判结束后,全球都在欢呼南非黑人获得了胜利!曼德拉是当之无愧的非洲英雄,不要动刀动枪,就“打败”了白人(西方殖民代表)。

但黑人真的赢了吗?实际上,曼德拉掉进了西方的话语陷井,他相信这是“民主”之路、和解之路,却忘记了自己“革命领袖”身份。

西方的策略是政治让步,经济上决不让步。

白人不可能在“民主化”后去阻挡黑人接管政权的(白人得不到选票),但他们要继续控制南非经济命脉,这才是永不动摇的权力。

事关新国家命运的经济谈判,“非国大”首席代表是南非前总统姆贝基。

但黑人们却不大关注,因为那是技术问题,无所谓啦,选票多爽呀。

姆贝基同意将经济权力交给“公正”的国际组织—IMF、世界银行、WTO(当时是GATT)以及西方经济学家们,非国大的骨干可以不参与。

这套经济计划交给曼德拉决定时,居然畅通无阻,因为他认为自己在政治上赢定了(出任总统),西方舆论也都说他是胜利者。

接着,西方说服曼德拉不要将当年黑人在革命运动中制定的《自由宪章》变成法律,曼德拉也同意了,这意味着新南非接受白人在经济上的统治地位。

1993年,谈判进入尾声,白人又提出一个关键条件:南非中央银行必须成为独立机构,不受政府管辖。南非政府只有对央行行长例行公事的任命权,却不能干涉央行政策,曼德拉再次同意了白人的条件。

央行(南非储备银行)如果独立,那么南非货币政策由谁掌管?央行对谁负责?这一弊端在后来一一显现,西方可以通过金融霸权,轻轻松松将南非的社会财富吸走。

南非央行成了全球最古怪的央行(为外国机构服务),2017年非国大终于醒悟,祖马要求将央行收归国有,但太晚了。

央行问题让步后,白人当局又向曼德拉提出条件,在“国家转型”后,由白人德雷克.凯斯继续出任财政部长。《纽约时报》发文鼓励曼德拉答应这一要求,曼德拉又同意了。

经济权力丢失殆尽,黑人们却相信他们取得了彻底胜利,因为曼德拉当选总统了!1994年曼德拉就职,连他的经济顾问邦德都说,“我们掌控了国家?是的,但权力在哪里?”

因此,曼德拉有意回避土改问题,是非常合乎逻辑的做法了,因为他已经背叛了自己的初衷。按照《自由宪章》,南非新宪法必须明确土地的国有性质。

但新宪法却根据白人地主阶级要求,加入了一条“保护所有私有财产”条款,令土改变成了一件不可能的工作。

南非这二十几年土改,只能用赎买方式进行,但白人地主的要价根本不是政府能承受得了的。

土改没有进行,说明了曼德拉的软弱性,他用“和解”掩盖了根本性的社会矛盾,黑人在国家转型后,仅仅拥有南非4%的土地控制权。

土地问题是南非一切问题的根源,也是造成今天南非各种利益集团形成的根源,因为土地不仅仅是用来耕作,它还具有阶级性。

别看都是黑人,但黑人精英跟白人精英一旦形成共同阶级利益,那么,他们就会为西方势力(白人地主势力、白人资本势力)服务,并形成庞大的南非卖办集团。

2018年7月31日,刚上任的拉马福萨总统公开表示,将允许无偿征收土地,否则南非经济将难以发展。土地改革是南非最核心的问题,24年以来,人们已经从期待变得焦躁,最后走向愤怒。

美国对此极为敏感,8月23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诺尔特声称,无偿征收土地会使南非走上“错误的道路”。

特朗普说得更干脆:南非政府“正在侵占白人农民的土地”,要求蓬佩奥调查引事。南非的内政,美国要调查。

澳大利亚白人团体也在跟着威胁南非,与美国遥相呼应。

南非政府指责特朗普信口雌黄,想制造仇恨,撕裂南非社会,“非国大”执委柯德瓦直接称特朗普是“黑帮头目”。

 但南非土改,到今天也无法进行,因为西方施加的压力太大。

美国在南非有三大战略利益:

一、南非是矿产宝藏,黄金,铂金,锰,钡,铬等储量都居全球第一,其它矿产亦是种类齐全,蕴藏丰富。

除了黄金之外,美国更为看中的是四种战略资源:铂金,锰,钡,铬。美国的汽车,铁路,航空,电子,国防工业都离不开这些原料,还可以通过控制资源来增强自己的全球政治影响力。

南非的土地和矿山归属权在谁手里?还有个定价权的问题,白人资本集团背后力量就是美国。定价权在西方手里,意味着什么?

二、南非是非洲最强大国家,影响力极大,一些非洲问题,美国都难以处理,而南非一介入,往往能取得成效,比如穆加贝的辞职和庇护问题。

军事上,南非曾经拥有核能力,实力碾压非洲各国,南非如果被纳入西方联盟,一旦中东和印度洋地区发生大战,南非武装力量和军事基地将发挥重大作用。

三、从地缘政治角度理论出发,能不能控制好望角周边海岸线?对美国全球战略具有格外重大意义。西欧有60%石油需要经过这里,北约有70%以上战略物资也要经过这里。

拉马福萨要强行土改,美国绝不会善罢甘休,他只能再拖下去。

这27年来,南非坐吃山空,经济一路下滑,工业化向农业化倒退。

再不进行土改,国家毫无生气,矛盾积累到了爆炸边缘;进行土改,会诱发不可预测的动荡。

这些本来是曼德拉的使命,问题不是在1994之后产生的,而是在4年谈判期间就注定。

不客气地说,曼德拉没有远见,更没有魄力,终究是辜负了“非国大”的初衷。

南非大乱,说说曼德拉这位“圣人”

但是,如果曼德拉当初兑现土改承诺呢?那么,他在西方舆论场将决不会是个“圣人”,而会成为一个“罪人”,一个不学无术的非洲暴君。

南非要改变命运,非洲要改变命运,需要的不是曼德拉,而是《毛选》。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46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