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让中国访问团开眼的南斯拉夫,在我们眼前被肢解

作者:张维为
本文转载自:维为道来张维为(ID:zwwtalk)
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引起了大家的高度关注,这场冲突对国际秩序的演变已经产生深远的影响。我自己把乌克兰危机看作是上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东欧崩溃,苏联为代表的的社会主义阵营瓦解等一系列事件影响的延续。
 
曾经让中国访问团开眼的南斯拉夫,在我们眼前被肢解
 
我自己一直对苏联、俄罗斯、中东欧局势的变化保持关注,很大程度上与我关注社会主义事业的前途、中国的前途有关。我们古人讲,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大概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实地考察过几乎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和前社会主义国家的学者,这想从今天开始与大家分享自己走访这些国家的一些感想和思考,与大家一起探讨一些很有意义的话题。
 
曾经让中国访问团开眼的南斯拉夫,在我们眼前被肢解
由于乌克兰危机,今年4月26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访问了俄罗斯,随后又访问了基辅,他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见时,他说他理解俄罗斯对乌克兰问题及欧洲和全球安全领域的主张,但这些主张“需根据《联合国宪章》提出的各种工具来解决”,这就等于说他认为俄罗斯对乌克兰采取的特别军事行动,违反了联合国章程的有关规定。
 
曾经让中国访问团开眼的南斯拉夫,在我们眼前被肢解
俄罗斯总统普京(左)会见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右)

普京总统的回答很有意思,普京表示,俄罗斯承认“顿涅茨克、卢甘斯克共和国”,是基于历史上科索沃独立的先例,而科索沃独立的先例是由联合国支持的海牙国际法院通过的。普京对联合国秘书长说:“世界上这么多国家,包括我们在西方的对手,在科索沃问题上都这样做了。科索沃已经被许多国家承认——这是事实——被许多西方国家承认为一个独立国家。我们只不过对顿巴斯共和国也做了同样的事情”。
 
普京接着说,“我清楚地记得国际法院的裁决,该裁决规定,在行使自决权时,任何国家的领土都没有义务向自己国家的中央当局申请宣布其主权的许可”。换言之,西方国家可以肢解南斯拉夫,支持科索沃独立,然后纷纷承认科索沃为独立国家,那么俄罗斯当然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曾经让中国访问团开眼的南斯拉夫,在我们眼前被肢解

当年,美国打着解决科索沃“人权危机”的幌子,对南联盟狂轰滥炸两个多月,强行肢解南斯拉夫,承认科索沃独立,那么今天俄罗斯为了顿巴斯地区遭“种族屠杀”而承认“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两个共和国,出兵解救俄罗斯族的民众,也有同样的法理依据。更何况科索沃独立事件是联合国支持的国际法院认可的,普金认为俄罗斯也是按《联合国宪章》第五十一条,应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两个共和国的要求,对他们提供军事援助的,俄罗斯也就师出有名了。
 
曾经让中国访问团开眼的南斯拉夫,在我们眼前被肢解
北约轰炸南联盟
 
这使我回想起自己对前南斯拉夫的访问。我是南斯拉夫解体前去访问过,南斯拉夫解体后,我又实地去旧地重游,实地走访了南斯拉夫解体后独立出来的七个共和国,感触良多。

我一直认为中国崛起要顺利,要精彩,就要学习别人的长处,汲取别人的教训。就我自己的经历而言,对南斯拉夫解体前后的实地观察是我难以忘怀的经历,值得与大家分享。
 
曾经让中国访问团开眼的南斯拉夫,在我们眼前被肢解
美丽的贝尔格莱德
 
我第一次去南斯拉夫是1986年7月, 我当时是以英文译员的身份,随时任国务院总理去访问南斯拉夫的。我们的专机是1986年7月6日(也就是36年前)上午10点从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起飞,45分钟后就抵达了贝尔格莱德,当飞机进入南斯拉夫领空后,我们从飞机往下俯瞰,说句老实话,我们惊讶了,下面是宽敞的高速公路和无数飞速行驶的轿车,还有点缀在青山绿野中的一栋栋橘红色房顶的小别墅,从经济窘困的罗马尼亚来到繁荣富裕的南斯拉夫,这个反差太大了。
 

曾经让中国访问团开眼的南斯拉夫,在我们眼前被肢解

80年代的南斯拉夫街头
 
前来迎接的是南斯拉夫联邦执委会主席米库利奇等南斯拉夫领导人。机场上举行了一个庄重简约的欢迎仪式,军乐队奏两国国歌,两国领导人检阅了南斯拉夫人民军的三军仪仗队。
 
我到哪里都喜欢观察军人,我总觉得军人的一举一动,可以体现一种民族精神,南斯拉夫人民军仪仗队那天头戴钢盔,穿着作战服接受检阅,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安排,但看得出来人民军的军容风纪相当严明,给人感觉这支军队是有战斗力的。
 
曾经让中国访问团开眼的南斯拉夫,在我们眼前被肢解
1985年南斯拉夫阅兵

我曾听到邓小平私下评价过南斯拉夫,他说这个国家能打仗,他私下还讲过尼泊尔,说这个民族能打仗。大国领袖对一个国家的评价往往也是这个国家能不能打仗。二次大战的时候,南斯拉夫战场是最激烈的战场之一,铁托领导的共产党游击队有四个旅直接投入与纳粹德国的浴血战斗,既有游击战,也有阵地战。
 
曾经让中国访问团开眼的南斯拉夫,在我们眼前被肢解
二战中的南斯拉夫游击队
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谢黎在使馆里给我们简单介绍了一下南斯拉夫,谢黎是一位老革命外交官,我80年代在外交部的时候,我们很多驻外大使都是抗战干部,谢黎1937年就参加了抗战,山西太原人,建国后先后担任过中国驻缅甸大使馆参赞、驻荷兰代办、外交部西欧司司长、中国人民外交学会秘书长、驻南斯拉夫大使。

他说“可以用一、二、三、四、五、六、七来概括南斯拉夫”:一个国家、两种文字(俄文字母和拉丁字母)、三种语言(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马其顿语、斯洛文尼亚语)、四种宗教(东正教、天主教、新教、伊斯兰教)、五个民族(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马其顿、黑山)、六个共和国(塞尔维亚、斯洛文尼亚、波黑、克罗地亚、黑山、马其顿)、七个邻国(阿尔巴尼亚、希腊、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匈牙利、奥地利、意大利)。听了一下子也不一定记得住,但南斯拉夫民情国情超级复杂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曾经让中国访问团开眼的南斯拉夫,在我们眼前被肢解

80年代的南斯拉夫街头
 
当时南斯拉夫的人口是2300万,比今天的上海少一些,上海是2500万。领土面积是25万6千平方公里,大概等于中国的江苏省+山东省的面积。南斯拉夫的生活水平在当时的社会主义国家里是比较高的,它的人均住房面积已达18平方米,当时的上海人均住房面积只有四平方米多一点。当时南斯拉夫平均每8人就有一辆私家车,中国还是在自行车时代。我们私家车进入家庭是2007年以后的事情,比人家晚了很多。

曾经让中国访问团开眼的南斯拉夫,在我们眼前被肢解

80年代的南斯拉夫
南斯拉夫的市场看上去很繁荣。它已经有很多超市和购货中心,中国当时还没有这些,总之表面上看这个国家相当富裕,但据使馆同志的介绍,南斯拉夫的繁荣的背后已经隐藏了许多危机,特别是通货膨胀、政治权力过分下放等。
 
当时的南斯拉夫中央政府几乎只剩下了外交和国防的权限。南斯拉夫联邦的创始人铁托总统1980年5月4日去世后,南斯拉夫联邦政府实行了国家元首集体轮流的做法,结果无法形成坚强有力的领导核心,6个共和国各自为政。后来邓小平总结中国共产党的经验教训和国际共运的经验教训,反复讲一个观点: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党要有一个好的领导集体,“任何一个领导集体都要有一个核心,没有核心的领导是靠不住的。”南斯拉夫后来解体也从反面印证了这个观点。
 
曾经让中国访问团开眼的南斯拉夫,在我们眼前被肢解
 
铁托总统生前的经济政策也有一些严重失误,他总想对各个共和国一碗水端平,没有按照经济规律办事,没有形成一个统一、高效的国内市场。一位塞尔维亚学者对我说,铁托的做法就是如果塞尔维亚共和国要建一个钢铁厂,那么其他几个共和国也要建一个,结果在南斯拉夫境内建了一大批经济效益低下的“政治工厂”。
 
联想到中国,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们中央政府就一直强调中国要搞两个开放,一个是对内开放,一个是对外开放,要搞两个市场,一个是国内市场,一个是国际市场,这是极富远见的。所谓对内开放和国内市场,就是建成一个巨大的、统一的、高效的国内市场,以这个市场为后盾与国际市场对接,中国就有了自己的实力和本钱,中国一跃成为世界最大的货物贸易国。
 
曾经让中国访问团开眼的南斯拉夫,在我们眼前被肢解
 
今天我们遇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又有新冠疫情和乌克兰危机的冲击,我们提出了“双循环”,谈“尽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不久前《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正式印发,明确提出要进一步打破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建设高效规范、公平竞争、充分开放的全国统一大市场。大家一定要注意,全国统一大市场不仅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需要,也是保证国家统一、长治久安的需要。
 
南斯拉夫解体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其国内市场越来越四分五裂,甚至可以说南斯拉夫解体的一个直接原因就是其统一市场,本来就不够巩固,后来就越来越分裂,本来就不大的国内市场,还四分五裂,导致产品市场狭小,价格昂贵,百姓怨声载道,最终导致政治气氛越来越激进直至国家解体。这个题目我们下次再聊吧。谢谢大家!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194671.html

(1)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5月31日 上午11:01
下一篇 2022年5月31日 上午11:0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