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策反俄战斗机飞行员的图谋以失败告终

本文转载自:华语智库(ID:huayuzhiku)

编译:侯兵

7月25日,俄“自由媒体”网站发表了德米特里·罗季奥诺夫题为《军情六处在俄罗斯的惨败:未能在俄罗斯飞行员中找到叛徒》的文章,内容如下:

乌克兰策反俄战斗机飞行员的图谋以失败告终

近日,俄联邦安全局挫败了乌克兰军事情报部门收买俄罗斯飞行员驾驶空天军战斗机叛逃的图谋。

据俄联邦安全局披露的信息,乌克兰军事情报人员许诺给俄军飞行员200万美元,并保证其获得欧盟一国的国籍。俄飞行员应驾驶战机前往乌军控制的机场。乌方计划收买俄飞行员驾驶苏-24、苏-34或图-22M3叛逃。

俄军飞行员称,他帮助联邦安全局粉碎了乌克兰的计划,前几天有人建议给他一笔巨款,让其驾驶战机逃往乌克兰领土。起初这位飞行员认为,这是“跟他开玩笑”。

他说:“通过进一步沟通,发现跟我打交道的是乌克兰情报部门及其西方盟友的代表。他们说,我应该以起义行为表明对国家政治领导发动特别军事行动政策的消极态度,以及激发俄罗斯飞行员背叛自己的祖国”。

他指出,乌克兰情报部门建议提供欧洲国家的护照,许诺让他在境外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这位飞行员强调:“但我心知肚明,这绝无可能”。

在俄方反间谍部门提供的视频中,乌情报人员对俄罗斯飞行员说,他们的目标是军用飞机,准备为此支付巨款。

此外,经查,乌克兰情报部门准备毒死叛逃战机上的领航员。交谈中,乌克兰情报人员问飞行员,这架飞机的领航员一般会在起飞前多长时间喝咖啡。

在公布的视频中,乌克兰情报人员说:“有这样的制剂,30-40分钟后起作用,因此,计算好时间区间很重要。我们可以给你这样的制剂,你可以备用,以免出现任何问题”。

据联邦安全局披露,乌克兰情报部门还计划劫持俄罗斯飞行员的家人充当人质。

联邦安全局人员在接受《俄罗斯24》电视频道采访时指出:“只要俄罗斯飞行员的家庭成员一出境,他们就可能马上沦为乌克兰情报总局手中的人质。对亲属实施恐吓、威胁、施压是乌克兰情报部门的惯用伎俩。他们毫无道德、道义底线”。

据俄新社报道,Bellingcat网站的侦查人员格罗泽夫参与了乌克兰情报部门的此次行动,通过自己的协调人找到了两位女信使,她们在利佩茨克火车站与乌克兰情报部门雇佣、来自莫斯科的信使接头,这位信使带来了4000美元,似乎准备向同意叛逃的俄罗斯飞行员支付定金。

应该指出,格罗泽夫早已臭名昭著。2014年他经常通过个人博客及其控制的媒体宣扬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入侵的思想,发布关于“俄罗斯大兵”的假视频。后来他与英国的Bellingcat网站合作,主要提供了所谓“证据”:似乎俄罗斯击落了马来西亚“波音”客机。

据俄联邦安全局通报,显然,上述行动得到了西方,尤其是英国情报部门的鼎力支持。可以说,这是军情六处的又一次惨败。

此外据称,在收买俄罗斯飞行员,准备让其驾机叛逃时,乌克兰情报部门的代表向其讲解了乌防空体系和机场的分布,特别是切尔尼戈夫州的奥泽尔诺耶机场和赫梅利尼茨基州的旧康斯坦丁诺夫机场。最后,联邦安全局通报了切尔尼戈夫州和日托米尔机场附近的高程图。这一宝贵信息帮助俄军成功对乌克兰多个军事目标实施了打击。

俄军事专家萨普诺夫指出,乌克兰的西方监护人对乌军没有装备、能够遂行战斗任务的苏-34或图-22M垂涎三尺,而且一旦这次行动取得成功,会发挥很好的宣传作用。

曾记否,1976年9月,别连科驾驶米格-25P叛逃日本,美国借机大力开展了反苏宣传。别连科向美国泄露了大量秘密信息,西方宣传将其塑造为“从人民监狱逃往自由王国”的形象。

弗龙斯基从民主德国驾机叛逃联邦德国,瓦西里耶夫叛逃土耳其的消息也曾被大肆炒作。

假如西方情报部门成功实施了类似行动,将取得立竿见影的宣传效果,俄军将声誉扫地,整个国家都会蒙羞。军事飞行员—— 是一个十分特殊的群体,敌人的渗透总是无孔不入。

“自由媒体”:他们怎么想的?在军事飞行员中找到叛徒轻而易举?两百万,的确是一笔巨款,还有欧盟任一国家的护照听上去极具诱惑力。

萨普诺夫:现在早已不是前苏联时代,“西方童话”已黯然失色,而叛徒的烙印将伴随一生。我认为,西方情报部门此次失败的主要原因是俄罗斯飞行员拥有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忠于职守。而且俄罗斯反间谍部门具备高度的职业素养。

“自由媒体”:俄联邦安全局认为,英国情报部门参与了此次行动的筹划。可以认为,他们惨败了吧?

萨普诺夫:当然惨败了,偷鸡不成,蚀把米。俄罗斯对文尼察成功实施了打击,这已经是近两周西方情报部门在航空领域的第二次惨败。

“自由媒体”:Bellingcat人员格罗泽夫参与此次活动说明了什么?这个人难道还不够显眼?

萨普诺夫:格罗泽夫的参与恰恰说明,英国情报部门指挥了此次行动,因为这个仇俄分子近期与他们沆瀣一气。而且如此复杂的行动应该不止英国情报部门独立参与,很可能中情局、德国联邦情报局(冷战期间在这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也插手了。格罗泽夫—— 多面手,不仅与军情六处合作,而且多年来在美国外语报道体系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他参与了此类“热点”行动—— 但这一次还是“颇具新意”,因为一方面在此之前Bellingcat主要是“排水箱”,西方情报部门通过它在大众传媒上展开相应的行动;另一方面,格罗泽夫的人,利用记者身份,为西方情报部门搜集情报。

“自由媒体”:这一次乌克兰情报部门的代表暴露了自己国家防空装备、机场的部署图,尤其是切尔尼戈夫州的奥泽尔诺耶机场和赫梅利尼茨基州的旧康斯坦丁诺夫机场。这对他们造成多大的损失,对我们而言又是多么巨大的成功?

萨普诺夫:我认为,乌克兰防空系统的部署、机场的情报我方早已掌握,但这一次给敌人声誉造成的损失是无与伦比的。当然任何人也不会否认此次获取情报的宝贵价值。了解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西方情报部门在策划类似行动时经验丰富(而且效果显著),就会明白,今天也会如法炮制。但这一次他们铩羽而归。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220384.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7月27日 下午2:20
下一篇 2022年7月28日 下午12:3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