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给它刻上了一道伤疤

作者: 崔奇凡

本文转载自:一界oneworld(ID:yijie_20200518)

美国给它刻上了一道伤疤

美国给它刻上了一道伤疤

近日,智利总统博里奇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网采访时表示:“我并不认为美国对加强民主做出了贡献。”而当记者问及博里奇对1973年智利军事政变的看法时,博里奇斩钉截铁地表示:“美国中情局在推翻阿连德总统的政变中发挥关键作用,尼克松总统通过绞杀智利经济造成了政变,智利是不会忘记这段历史的。”

美国给它刻上了一道伤疤

阿连德政变可谓智利历史上一道深刻的伤疤,政变同样发生在9月11日,与2001年倒下的世贸双子塔一样,昭示着美国所谓“民主卫士”的头衔全然站不住脚,而美国的霸权政策在拉美大陆的阴影至今也仍未消散。

01

政变,他日旧伤

提及阿连德政变,首先要阐明20世纪70年代阿连德人民团结阵线政府在智利推行的一套社会主义理论和进行的一场试验。智利在拉美地区可以称得上是资本主义相对发达、民主制度相对完善的国家,智利激进党、共产党和社会党等在二战时期反法西斯的旗帜下团结在一起,建立了人民阵线。而阿连德作为人民团结阵线的候选人于1970年再次担任智利总统。

以其为代表的智利社会主义主张利用选举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通过选举的形式先后获得行政权、进入议会并赢得多数以获得立法权,而其目标是建立一个“以民主、多元化和自由样式的社会主义”,提倡意识形态的多元化和混合所有制经济。

阿连德人民团结阵线执政以后,首先在所有制上,大规模推行国有化,把外资在智利最大的铜矿公司安塞罗和肯奈科特以及上百家本国私人大型企业收归国有,土地改革使得大量的国营农场等国有化产物如雨后春笋般产生;同时阿连德也致力于提升人民收入和社会福利,在对外方面增强本国外交的独立性,恢复了与古巴等国的关系。

美国给它刻上了一道伤疤

从这些措施和手段来看,阿连德政府的政策具有重要的进步意义,是对帝国主义和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一次重大打击,智利的经济、外交等多方面独立性增强。

但同时由于操之过急,使得国内阶级矛盾激化,高福利政策催动了财政超支和赤字增加,市场经济受损严重;而国有化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也招致了美国的制裁,经济封锁和催动内乱使得阿连德政府逐渐失去了力量,在国内外反动势力的破坏下,1973年9月11日,陆军司令皮诺切特等军内反对派进行了军事政变,最后阿连德政府倒台,其社会主义实践走向失败。失败后智利社会党遭到了毁灭打击,并重新改组为智利统一社会党,虽然该党宣称已经不再信仰社会主义,但是并不强迫党员放弃社会主义信仰,其于1996年加入社会党国际。

02

 干预,美国阴谋

回顾到冷战时期,事实上,在古巴革命胜利后,拉美地区已经不再是美国平静的后花园,社会主义运动日渐发展,苏联外交部和克格勃首次设立了拉美事务司,美苏两国的博弈已经在这片大陆上悄然展开。

美国积极在拉美地区开展行动,一方面通过打击游击队势力来打压拉美左翼势力;另一方面广泛利用“争取进步联盟”,企图扶植大批亲美政权上台。而智利作为在20世纪60年代中接受美国援助最多的国家,一直被美国标榜为“拉美民主的橱窗”,而阿连德的上台却极大的讽刺了美国的阴谋,而上述的斗争实际上阐明了美国制裁智利的关键因素——意识形态。在古巴潜艇基地事件之后,美国在拉美的的状况可以被形象地比喻为一块“红色夹心面包”,美苏两国对于地缘边缘地带的激烈争夺使得白宫不得不考虑对新生阿连德政府采取行动,以谋求在中间地带的对苏优势。

美国给它刻上了一道伤疤

时任美国总统的尼克松曾大力抨击美国政府政策无力,导致了古巴出现了卡斯特罗革命并成立了社会主义政权;而在其任内,尼克松却面临着智利即将建立社会主义政权的问题,他担心智利会变成马克思主义在拉美传播的又一桥头堡。而智利在外交方面唯苏联马首是瞻,在苏联出兵捷克斯洛伐克时第一时间站出来为苏联辩护,智利共产党更是将自己变成苏联的“啦啦队”。时任美国驻智利大使的科里在向白宫发来的电文里表示,如果阿连德当选总统,那么智利将会建立起一个中央集权式国家,会形成一个左翼政府。

在与苏联改善关系的同时,智利也与朝鲜、阿尔巴尼亚和东德等社会主义国家复交,而苏联给智利提供的贸易便利条件和资金军事支援都使得美国进一步增加对智利的仇视。

自从门罗宣言发表以来,美国就一直将拉美地区视为其后花园,白宫一直将巩固自己在拉美的霸权地位作为自己的政策目标。然而在卡斯特罗进行古巴革命后,大量美国在古巴的资本被没收,同时卡斯特罗积极支持拉美游击队的发展,而苏联的势力也借此深入到了拉美地区。

阿连德与古巴的亲密关系也使得美国越发忌惮这个南方的红色力量,阿连德曾多次引用卡斯特罗的名言:“智利是古巴可以为之流血牺牲的坚定朋友。”而智利带来的影响将会在拉美产生一系列的影响,拉美离心力的增强也刺激着美国加大对拉美地区事务干预力度的增强,玻利维亚反美主义日益趋向主流,秘鲁的贝拉科斯军政府控制着国家政权。美国《国家安全备忘录第97号文件》中指出,如果不能阻止阿连德登台,那么很可能将会引起拉美地区国家的效仿,最终使得这些国家对美国的离心倾向日益增强,美国在拉美的霸主地位将会受到巨大冲击,因此白宫绝不能坐视不管。

美国给它刻上了一道伤疤

保护美国在智利的巨额投资也是美国加大对智干涉力度的关键因素。1964年智利总统选举期间,美国斥资300万美元把弗雷及其基督教民主党送上了执政舞台,1962到1969年期间,智利得到美国高达10亿美元的巨额援助,占“争取进步联盟”对拉美全部援助的约12%,成为人均接受美援最多的国家。到1970年,美国在智利的投资额已达11亿美元,占智利全部外资的65%。智利进口商品的40%来源于美国,美国市场占智利对外出口总额的近三到四成。

美国跨国公司为了维护自己的经济利益,都试图影响智利政治的发展进程。它们用培养买办的手段,与智利国内的右翼党派、政客等政治势力组成特殊的利益集团。阿连德政府在其国有化改革过程中,将获取“超额利润”的跨国公司划归国有,按照“人民团结阵线”政府的规定,凡年利率超过12%的跨国公司,都在此征收范围之内。1970年底,阿连德宣布了新政府对美资铜矿公司的征收措施,将把大型铜矿公司收归国有,并由本国进行管理。美国不仅受到直接的经济损失,而且其近7000万美元的贷款也瞬间蒸发。

03

未来,走向何方

铜产量占全球供应量四分之一的智利目前正面临保证供应的压力,随着全国感染病例人数上升,工人确诊人数也在不断攀升,这将从劳动力层面对智利铜产品供应链造成巨大冲击。智利供应风险虽然在增加,而世界市场对铜矿的需求却在逐步回升,分析预计今年将出现铜矿短缺,铜价的上涨将会对市场带来较大影响。

虽然智利政府一直在试图降低全国感染人数,但在一些重要矿区,确诊病例持续上升。2021年年底,在圣地亚哥智利总统大选结束,智利左翼政党联盟“赞成尊严”候选人加夫列尔·博里奇,获得超半成的票数,成功战胜来自右翼政党联盟“基督教社会阵线”候选人何塞·安东尼奥·卡斯特,就任第34任智利总统。除了阿连德接班人这一标签外,博里奇身上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前学运领袖的身份,以及他和2019年开始的全国新宪法运动的密切联系。

美国给它刻上了一道伤疤

该次选举博里奇的获票成分,一方面是民众对治理社会运动的信任票,一方面也鲜明地拒绝了智利的独裁倾向。持续不断的暴力冲突和新冠疫情已经让智利人和智利的发展遭受了了较大的创伤,智利急需重建和团结,而新的政府必然承载着国民对后疫情新时代的期待。

美国给它刻上了一道伤疤

博里奇率先被推上了政治舞台,而他背后的整个拉美左翼浪潮,以及他们的政治理想和决策方案,即将接受智利国民和整个世界的检视。虽然从2000年以来,粉红浪潮在拉美各地拓宽了女性权益和公民权益的空间,但它仍缺乏时间检验和稳健性的审查。疫情冲击之下的智利面临着经济矛盾、社会冲突和政治动荡,放在博里奇面前的是一道一时难以解决的难题。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 | 崔奇凡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254147.html

(4)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10月17日 下午2:58
下一篇 2022年10月18日 下午1:4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