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中俄关系质变,中国开发俄大片地区

作者:杨风时评

本文转载自:杨风(ID:TedYang70)

杨风:中俄关系质变,中国开发俄大片地区

据俄罗斯媒体塔斯社报导(9/8),中俄两国达成投资协议,中方将拿出超过1600亿美元,投资俄罗斯79个项目。

投资范围涵盖能源、矿产、基础设施、农业、汽车工业、机械设备、信息产业等领域,可以说是包山包海!正如前阵子,俄罗斯梅德韦杰夫访问北京的时候,我们说,中俄两国所商谈的合作范围非常广泛。

比这些投资项目与投资金额更为劲爆的消息是,据媒体报道,俄罗斯将会在远东地区成立一个超大经济特区,作为吸引中国投资的去处。
据媒体的说法,这会是696万平方公里的区域,是俄罗斯国土面积的40%。
参考一下,根据百度百科的数据,俄罗斯远东地区的面积为621万平方公里。但是莫斯科在俄罗斯国土所划定的4个经济区,其中的远东地区是695万2000平方公里。
这个消息意义重大,除了金额庞大,项目范围广泛之外,单单是俄罗斯远东地区,就关联到中俄两国百多年的恩怨情仇。
历史轨迹看似偶然,却又是那么巧妙。
2010年,俄罗斯远东地区人口约629万人,可以说是地广人稀,平均 1平方公里只有 1个人。这么少的人口是不可能进行有效开发的。
多年前我搭乘飞机到北京,走北极线,途经西伯利亚。从飞机窗口往下看,西伯利亚是一片冰原,一片空旷。
然而,西伯利亚矿藏丰富,有石油、天然气和煤炭;金属及非金属矿藏,包括金、银、铜、锡、铀、钨、汞、锑、锗、萤石和氦等。
由于西伯利亚大片地区处于原始状态,因此还孕育了广大的林木,有240亿立方米的木材可供开采。

杨风:中俄关系质变,中国开发俄大片地区

总之,这么广大的地区提供了能源、矿藏资源、和农林渔资源。过去,由于俄罗斯在远东地区人口稀少,不足以开发这么大片的区域,现在有了中国的参与,中国的投资,有效开发不成问题。
最重要的是,中国有市场。
这些资源开发出来是需要有销售市场的。这些资源如果是属于大宗商品的,还可以直接进入上海期货交易中心。那就是从生产开发,到计价,再到市场销售,一路到底。
这将会是中俄两国在经济合作上的一个战略提升。
不过,俄罗斯显然不满足于只是资源上的开发与利用,莫斯科希望中国投资于汽车工业、机械设备、信息产业等。谈到这里,都有待商量,但也存在争议。
据俄罗斯政治技术中心首席经济学家,马斯连尼科夫的说法,他认为,中俄双方需要解决经济合作上的分歧,中国在俄罗斯的投资集中在自然资源和农业,但俄罗斯更感兴趣的是在汽车、工程和加工业领域吸引中国的投资。
显然,俄罗斯不希望只是向中国提供天然资源,与农林渔业等的合作,那不就成了像第三世界国家一样?俄罗斯堂堂军事大国,太空科技大国,怎么可以像第三世界国家一样呢?就连海湾国家如沙特与阿联酋,也想要发展工业,对吧?
问题是,发展其他的工业领域,或是科技业,需要具备三个面向:资金、技术、市场。这三者合起来就很复杂了,有了这三项,还要讲究成本,要考虑成本往往还需要建立规模。
全球工业大国,科技强国都围绕在这三项较劲、争雄。
俄罗斯固然也有自己的汽车工业,甚至于连芯片产业也有,但就是在这三方面不如,或是三(个)缺一,三缺二。
正是因为如此,俄罗斯这30年来在民用工业领域,民生科技领域都鲜有成绩。
然而,俄罗斯眼看着中国这30年来的发展成绩,那是全球有目共睹。最好的明证就是来自于美国的“高看”中国。若不是中国科技发展进步神速,华盛顿又怎会对中国祭出各项的制裁?
然而俄罗斯环顾四周,中亚五国的工业与科技那是远远落后,欧亚经济联盟也不用说了。因此,俄罗斯非得找中国合作不可。

杨风:中俄关系质变,中国开发俄大片地区

说到这里,又出现另一个问题。在工业与科技领域合作,中俄两国谁听谁的?
就拿中俄两国合作的CR929大飞机合作项目来说,就出现了发展方向与主导性的问题。CR929的前景不明。
其实合资公司或是技术合作在国际上很普遍,尤其是一些大型项目,一个典型的的例子,欧洲的空客,这是由法国、德国、英国、西班牙的合资公司。
主要是共同技术开发,也分摊开发成本,还有一点是保证市场。有了四个国家的背书,可以有效保证空客飞机在欧洲市场的销售,这就是前面提到的资金、技术、市场的考量。
中俄两国在大飞机项目上合作,也是考虑这三项。
中方看重俄罗斯之前的飞机引擎技术,俄罗斯希望借由中方的资金,来摊提成本。然而,一旦在产品的方向、市场定位,以及主导权谈不拢怎么办?
如果谈不拢,最终就要看市场。研发出来的产品,生产出来的产品,最终得要有市场销售,否则没用。
那么,中俄两国合作的项目,最终市场在哪里?这个答案很明显,最终的市场是在中国。中方企业不可能接受一个无法在中国畅销的方案。
问题是,俄罗斯可能会觉得在姿态上有困难。毕竟,俄罗斯在过去一直觉得,俄罗斯是老大哥,技术比中国先进。
另外,俄罗斯也担心,生怕俄罗斯的市场被中国抢走,被中国商品长驱直入。
说到这里,俄罗斯在某些方面可能需要调整一下心态。
这个问题不好解决,但“时间”总会是是一个解决的方法,或许不是最好的方法,但时间久了,许多事情会得到解决。
1980年代末期,韩国大力发展汽车工业,当时韩国人口不过4000多万。俄罗斯有1.47亿的人口,苏联时期有自己的汽车、卡车、各种的军车与装甲坦克车。

杨风:中俄关系质变,中国开发俄大片地区

但是,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的汽车工业却不怎么样,不少俄罗斯人还是喜爱德国汽车,或是进口汽车。俄罗斯的人口接近韩国的四倍,也有相当的工业能力,但是在产品化与商业化的能力还是差了一点。
这方面,时间可以解决一部分问题。20年来,中国的经济起来了,俄罗斯人对此有相当的理解。再过来就是技术上的认知。
当中国向俄罗斯采购的军火武器越来越少的时候,俄罗斯也该慢慢地理解了。中国向俄罗斯采购的最后一批高质量军事武器是苏-35战机,这是2015年的事。
俄罗斯还是有什么高质量,高技术的武器可以卖给中国?大概还有S-500防空导弹系统,其他方面中国大概看不上眼。俄罗斯又不会卖核潜艇给中国。
距离2015年,中国向俄罗斯采购苏-35战机已经7年了。俄罗斯大概也慢慢理解,已经没有多少技术是领先中国的。自己又缺乏资金,又需要足够的市场。说实在的,俄罗斯没有多少选择。
再加上俄乌战争后,俄罗斯被美西方严厉制裁,美国许多科技公司撤出俄罗斯,或是禁止其产品与服务在俄罗斯的销售。
俄罗斯能够倚靠的就只有中国,这是现实问题。
因此,俄罗斯如果想要中国在汽车工业、机械设备、信息产业上的合作,在主导性上的要求不能够太多。尤其是,中方企业会是主要的投资方,也就是资金大头的一方,同时也是市场所在。
再看另一个角度,俄罗斯远东地区在1991年的人口是900万,但是到了2010年,人口总数降下来了,只有629万人。发生什么事?不是人口外移,就是出生人口下降。

杨风:中俄关系质变,中国开发俄大片地区

俄罗斯在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有很长一段时期的出生人口数量少于死亡人口总数,导致人口减少。2009年俄罗斯人口15年来首次回到正增长,那一年人口增加23,300人。
如果把时间拉长,16世纪,俄罗斯人在沙皇时代向西伯利亚扩张,经过近百年的扩张,俄罗斯占据了西伯利亚大片地区,许多蒙古鞑靼部落还因此走入消亡。
几百年过去了,俄罗斯就是无法有效开发西伯利亚地区。
当然,这也跟西伯利亚地区的气候天寒地冻有关。无论如何,俄罗斯占领这大片地区,就是无法开发,只能够开发矿藏与能源,经济无法发展。就连远东地区的农业,俄罗斯人也难以发展。
都几百年了,俄罗斯既然无法独立发展,就只能依靠国外的援助,中国当然是最佳的选择。
只不过,俄罗斯需要向中国提供更好的吸引力,并且提供一个可靠的投资环境,政策不能变来变去,必须保障华人的投资。
否则按照过去的经验,华人企业未必敢于向俄罗斯大力投资。
另一方面,俄罗斯需要改善基础设施。整个西伯利亚就依靠一条主要铁路,西伯利亚大铁路,这是不行的。
这几年,俄罗斯一直希望扩大中俄两国的贸易规模。

杨风:中俄关系质变,中国开发俄大片地区

2021年中俄货物贸易总额1470亿美元,同比增长36%,这是快速的增长。今年两国贸易会继续大幅增长,今年前10个月,贸易总额已经突破 1500亿美元。
不过,仍然有限,主要是俄罗斯卖给中国的大部分商品是能源、林木、矿藏。其他方面能够卖给中国的东西不多,就是因为俄罗斯的工业与经济比不上了。这才是中俄贸易继续增长的大问题。
最后,我们来谈谈战略上的问题。
第一,莫斯科必须要有诚心,减少对中国的疑虑。如果真要开放国内市场,希望中方企业大力投资,就必须要真的开放。三心二意只会阻碍了俄罗斯发展的速度。
1949年,中国曾经喊出“一边倒”的战略,支持与苏联全面发展关系。今天的俄罗斯未必要像1949年的中国那样,但是,诚心与决心是不可少的。
第二,俄罗斯在远东地区面临日本的威胁。如果说数百年来的俄罗斯对领土有强大的野心,美国人称之为北极熊。那么东方的日本就是一只对领土有巨大野心的鲨鱼。
日本一直想要回北方四岛,俄罗斯称之为南千岛群岛。
如果俄罗斯在这一场俄乌战争中败了,或是国力被耗损,俄罗斯远东地区很有可能会受到外部势力的支持,出现分离主义的现象。那会是俄罗斯的大麻烦。
俄罗斯远东地区的领土如此广袤,人口却又很稀少,如果出现了分离势力,就算俄罗斯有核武器,也难以确保国土的完整。
唯一的办法就是与中国合作,邀请中国投资,共同开发西伯利亚,或是远东地区。另一个是积极参与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
一带一路计划与共同开发远东地区,会是俄罗斯保有远东地区,促进该地区繁荣的唯一方式。

杨风:中俄关系质变,中国开发俄大片地区

第三,俄罗斯对中国,与欧洲人对俄罗斯一样,都有着一股高傲,缺乏认同感。刚刚说,时间可以改变许多。但是,也需要自己真实的理解,放弃那一份莫名的高傲,首先改变自己才行。
事实上,无论是一个民族或是一个国家,想要进行改革,首先就是要对自己有正确的认识,先改变自己。
况且,留给俄罗斯的时间也不是那么多了。前阵子,德国前总理默克尔在接受德国《时代周报》采访时声称,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之后,德国与法国带头和俄罗斯签署《明斯克协议》,就是为乌克兰争取时间,以便于长期和俄罗斯进行军事对峙做准备。
所以俄罗斯的出路在哪里,相信普京是非常清楚的。
俄罗斯未必需要”一边倒“,但是,俄罗斯必须要快速地做一个抉择,排除投资的障碍,最好是立法保护国外投资人的权益。
当然,现在也只有华人会到俄罗斯投资。
与中国合作是俄罗斯的生门,同时也是俄罗斯摆脱美欧制裁的唯一战略。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85083.html

(4)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12月29日 上午11:40
下一篇 2023年1月2日 下午8:1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