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状告以色列,开审!

本文转载自:环时深度观察(ID:gh_d5aa27268dff)

来源:环球时报丨黄培昭 李 萌 任 重

当地时间11日至12日,位于荷兰海牙的联合国国际法院开始就以色列被指控在加沙地带实施“种族灭绝”的案件举行听证会。

去年12月29日,南非提交了一份长达84页的诉状,称以色列违反联合国《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南非和以色列都是这一公约的缔约国。

此案审理或将是一个持续数年的漫长过程,但11日听证会的重点是南非提出的一项临时措施,即要求国际法院紧急命令以色列军队撤出加沙、停止军事行动,相关裁决有可能在几周之内出炉。

曾经“种族灭绝”的受害者如今成为“被告”,外媒评论说,这一案件对以色列而言具有“特殊意义”。以色列此次与国际法院“积极接触”、进行亲自辩护的做法显示出,这项指控的严重性及其与该国国际声誉和地位之间的重大利害关系。

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以色列断然否认了“种族灭绝”指控,认为自己并没有选择发动战争,而是在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去年10月7日发动突袭后,被卷入了冲突之中。

对于这一案件,不同国家和组织表明了立场。卡塔尔半岛电视台11日梳理称,阿拉伯国家联盟、巴西、巴基斯坦、土耳其、马来西亚等表示欢迎或支持南非的做法。美国和德国支持以色列,但大多数以色列其他西方盟友选择保持沉默。

作者丨黄培昭 李 萌 任 重

南非状告以色列,开审!

      当地时间11日,位于荷兰海牙的联合国国际法院开始审理以色列被控“种族灭绝”案。去年12月,南非提起了诉讼。图为11日听证会现场。(视觉中国)

“摧毁巴勒斯坦人的生命”

综合半岛电视台、法新社11日报道,当天数百名支持以色列的示威者挥舞着旗帜在海牙的街上游行,另一批亲巴勒斯坦的示威者手持“结束以色列种族隔离(政策)”标语、偶尔高呼“我们都是巴勒斯坦人”等口号,聚集在国际法院外。

南非司法和狱政部长拉莫拉在听证会上表示,“对一个国家领土的武装攻击无论多严重……都不能成为违反公约的正当理由或者辩护(依据)”。

南非代表团的律师哈西姆说,以色列的轰炸行动旨在“摧毁巴勒斯坦人的生命”,并将他们推向“饥荒边缘”。

南非提交的诉状称,战争期间,大量巴勒斯坦平民被杀,加沙人获得食物、水和医疗服务的机会严重减少,这是以色列有计划地对巴勒斯坦人实施种族灭绝的结果。

诉状还列出以总理内塔尼亚胡、防长加兰特、财长斯莫特里赫等官员的表态,称相关言论“显然是直接且公开煽动种族灭绝的行为”。

“我们应该感到担心。”《以色列时报》称,一些以色列官员的言论为南非的指控提供了论据。

特拉维夫大学法学院教授利布利希认为,此类说法是“鲁莽”和“不负责任”的,它们本不该出现,如今又让以色列陷入大麻烦,其法律辩护工作变成了“一场艰难的斗争”。

《纽约时报》称,以色列认为,南非曲解了“种族灭绝”的含义和《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的目的,哈马斯更适用于这样的指控。

“没有什么比这种说法更加残暴和荒谬的了,”以色列总统赫尔佐格本周称,“事实上,我们的敌人哈马斯在他们的宪章中呼吁破坏、毁灭以色列。”

以色列前司法部长沙凯德将这一指控称为“血腥的诽谤”,并认为南非政府想通过此案分散民众对于其国内问题的注意力。

有美媒形容,“南非是非洲大陆对以色列最强烈的批评者之一”。

南非前总统曼德拉与巴勒斯坦前领导人阿拉法特关系密切,前者曾说,“若巴勒斯坦人没有获得自由,我们的自由也不算完整”。

路透社引述南非总统拉马福萨10日的表态称,“作为曾经品尝过驱逐、歧视、种族主义和受国家支持的暴力苦果的民众,我们清楚自己将站在历史的正确一边”。

法新社11日说,此案有助于南非提升国际地位,它正成为“外交舞台中心”。

对以色列具有“特殊意义”

据英国《卫报》11日报道,南非团队在当天的听证会上进行大约3个小时的陈述,以色列团队在12日也有约3个小时对相关指控进行回应。

两国派往海牙的代表团都包含顶级法学专家。

以色列团队由英国大律师马尔科姆·肖领导,他因在国际法院的诉讼经验丰富而被选中。

南非团队由国际法学者、前联合国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约翰·杜加德领导,英国工党前领袖杰里米·科尔宾也在其中,他是巴勒斯坦事业的长期支持者。

此案的审理法官包括15名国际法院常任法官,他们来自美国、法国、印度、巴西等国,以色列和南非还将各派出一名专案法官,代表政府加入国际法院。

以色列将这一任务交给该国最著名的法学家之一阿哈龙·巴拉克,他是前最高法院院长,也是大屠杀幸存者。

《纽约时报》称,“种族灭绝”一词最初用来描述纳粹有计划地谋杀约600万名犹太人与其他受害族裔,它是一个国家可被指控的最严重罪行之一。

以色列断然拒绝的“种族灭绝”指控对该国而言具有“特殊意义”,因为它是在欧洲犹太人遭到大屠杀后建立起来的国家。

在美联社看来,以色列与国际法院“积极接触”并不寻常,这个国家通常认为联合国机构和国际法院不公平、带有偏见。

决定参加而非抵制听证会的做法反映以色列担心法官作出停止对哈马斯发动战争的裁决,以及自身国际形象受损。

《以色列时报》10日说,以色列因此案受到的潜在影响包括法律、外交和政治层面。

国际法院的裁决具有约束力,但缺乏执行手段。

不过,如果国际法院认为南非的种族灭绝指控可信,理论上可以下令对以色列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要求停止军事行动、增加对加沙的人道主义援助等。

若以色列拒绝遵守国际法院的裁决,案件可提交至联合国安理会,后者有权实施贸易制裁、武器禁运等各种措施。

以色列希伯来大学学者萨贝尔认为,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美国极有可能否决此类制裁。

当地时间9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特拉维夫称,南非的种族灭绝指控“毫无根据”。

特拉维夫大学法学院教授利布利希认为,国际法院对以色列作出不利裁决将带来“非常严重的结果”。

对于美国可能作出的反应,他并不乐观,认为民主党内的一些人可能会强烈反对美国持续向以色列出售武器、提供外交支持以及在安理会提供政治掩护。

关于加沙未来,阿拉伯公众的看法很重要

国际法院开庭审理以色列被指控“种族灭绝”案件,正值以色列一些部长“把巴勒斯坦人逐出加沙地带”的言论引发争议之际。

据路透社报道,内塔尼亚胡首次公开拒绝了此类呼吁。

“我想绝对明确地说明几点:以色列无意永久占领加沙,也无意驱逐加沙的平民,”他10日在社交媒体上写道,“以色列打击的是哈马斯恐怖分子,而不是巴勒斯坦人民。我们这样做完全符合国际法。”

在半岛电视台看来,内塔尼亚胡“转变了基调”。

美国《华尔街日报》11日说,此前,内塔尼亚胡为避免疏远内阁主要成员、降低政治风险,一直对相关言论保持沉默。

据《纽约时报》报道,约旦、埃及和巴勒斯坦领导人10日在约旦会晤时表示,反对以色列任何驱逐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巴勒斯坦人的计划,并警告该国不要试图重新占领加沙或在那里建立“安全区”。

一名巴勒斯坦官员透露,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正敦促阿拉伯国家采取一致立场,支持更广泛的解决巴以问题的方案。

科威特大学教授赛义夫认为,在加沙问题上,阿拉伯公众舆论的看法很重要,无法满足民众对体现巴勒斯坦人尊严和正义要求的“战后情形”可能会给地区多个国家带来影响。

《纽约时报》提及,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阿拉伯公众对美国和以色列的“敌意”加剧。

来源:环球时报丨黄培昭 李 萌 任 重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411277.html

(1)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4年1月13日 上午11:38
下一篇 2024年1月13日 下午12:0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