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大航海才刚刚开始

作者:九边

本文转载自:九边(ID:ertoumu893)

大家可能也看出来了,就在这些年,国际上的两种思潮正在成为主流。

一种是“本土化”,以印度为代表,你不去他们那里建厂,他们就不让你在印度卖产品。这一点之前给大家讲过,莫迪还在普吉拉特邦当首席部长的时候,来中国仔细考察过,学走了最重要的经验。

以印度巨大的消费潜力为筹码,让跨国企业去印度建厂,要不你就别卖你的产品,你要是想卖,就得建厂,还得解决一定的就业。这和咱们一直以来的策略是一样的,并且他们走的也是南方沿海制造业拉动经济的模式。

你说咱们不应该去帮助印度实现工业化,坚决不能去。

问题是如今的印度就跟上世纪的中国一样,购买力越来越强,咱们不去别人也会去。现在全世界能拿得出手的有购买力的地区就那么几个,欧美,日韩,印度,俄罗斯,别的加起来也没多少,而且那些地区经商成本高的离谱。

可能大家不知道,中国企业已经在印度扎下了根。

比如印度这些年的显示需求就是个超大市场,毕竟老百姓生活好了,就要看电视,用手机,用电脑。有钱了,就会买更大屏的电视、手机等各种电子产品。已成为全球半导体显示产业龙头的TCL华星,就选择印度作为其海外布局第一步,已经建厂投产并完成了量产出货,成功的为客户提供全球供应保障,并实现了从产品出海到工业能力出海的转变。

以印度手机市场为例,现在印度排名靠前的几个手机厂商分别是,三星,vivo,OPPO等。里面的中国公司也给咱们国家创造了大量外汇,更关键的是,他们的收入可以反哺国内研发,国内能多一些高薪岗位。这几个品牌都需要面板模组的供应配套,所以TCL华星也就过去了。

另一种外贸趋势叫“友岸外包”,也就是美国认为应该将产业链部署在跟他关系不错的国家,避免出现俄乌战争之后欧洲陷入天然气危机那种情况。

大家也都知道,这两年中美贸易迅速下降,并不是他们不买了,而是转到越南、马来西亚、墨西哥去了。

那面对这种情况,我们的策略是啥呢?

国家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也是确定的,就是“走出去”和“双循环”。

因为市场就在那里,你不占领别人也会占领,还不如我们自己去,所以国家是鼓励中国企业去海外建厂的,因为企业只能是想办法跟着购买力走,卖出去才能活下去。

所以“出海”这事对于想继续干下去的企业来说并不是一个选择题,只能是硬着头皮出海。

有点像上世纪日企大规模来中国建厂,无数日本普通工人都到这边当工头,这些日企的上游企业依旧是日企,现在越南东南亚那边又出现了这种情况,组装厂搬过去了,剩下的还在中国国内生产,通过海运拉过去组装贴标。

此外企业去海外建厂并不是彻底跟本土切断了联系,恰好相反,一家中国企业到了越南或者墨西哥,如果要选择上游供应商,它是优先选择国内的企业还是其他国家的?

显然是自己的母国,因为商业活动不仅仅是买卖商品,更涉及大量的商务往来,同种同文自然容易沟通的多,两个跨国企业总部都在中国,总比一个在中国一个在美国容易沟通吧。

咱们再以TCL为例,TCL是典型的科技制造业企业,电视、空调、TV面板、电竞屏面板、光伏硅片等一直在全球有巨大的市场份额,他们的制造基地遍布全世界,但是核心部件主要都是从国内拉过去。

比如TCL在墨西哥和美国的边界城市蒂华纳、华雷斯搞了2家工厂MOKA、MASA,可生产65英寸以上大屏电视,然后卖给美国。美国人看剧看比赛,都喜欢大屏。

这2家工厂生产一部分零件,剩下的组装。核心部件,也就是面板是由TCL华星在中国研发生产供应,走海运送到墨西哥组装,然后再走陆路跨过边境卖到美国。这个操作模式看起来有点绕,但却是最优产业选择。它支撑着TCL在美国的业务快速发展,根据2023年1-11月统计,TCL电视在美国零售量已经排名第二,仅次于三星。

多说几句,这几天CES展正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不少人应该听说过,这是全球规模最大的消费电子展会。TCL在现场展出了不少黑科技,包括一款全球最大的115英寸超大屏QD-Mini LED巨幕电视。除此之外,TCL还邀请来了NFL名人堂球员来到现场互动——TCL去年开始成为NFL官方合作伙伴。要想占领美国这种成熟的大市场,营销必须是立体式的,不仅仅是卖货这么简单,要用品牌占领心智、打动人心。

目前TCL在全球布局了30多个体育IP,根据各国人民群众不同喜好精准布局,囊括足球、篮球、电竞、板球、橄榄球等项目,比如CBA、中国女篮、FIBA国际篮联、美洲杯足球赛、巴西队、西班牙队、意大利队、德国队、阿森纳、美国NFL等等。

相比电视,目前大家也许更多关注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全球化拓展,但客观来看,从全球化这个角度来分析,中国电视产业是走在最前列的。TCL每年出货超过2000万台电视,位居世界第二。巨大的市场份额带来规模效应,推动TCL华星上游面板产线建设与研发投入,形成正向循环,所以才催生出最大的115英寸超大屏QD-Mini LED巨幕电视这种六边形顶级产品,继续引领中国电视产业在全球的遥遥领先;而TCL下游终端产品丰富的场景应用,也为上游研发提供了研发需求导向与落地支持。这样一来,上下游就形成了双向赋能。这也是这些年中国制造摆脱性价比标签,往中高端走的重要原因。

除了印度和墨西哥,TCL全球制造基地体系还包括越南、印尼、巴西、波兰等国家。以波兰工厂为例,它的员工和厂房都是波兰本地的,但管理层和核心的生产技术与零部件却来自中国。TCL的海外工厂都是这个模式,国内的员工,到海外就成了管理人员,管着那边的本地工人开展生产,收入也就大幅上去了,类似台企的模式。

如果采用传统的中国生产组装,直接出口欧洲的模式,那么在欧盟的法律规定下,电视类产品出口的关税就高达14%,价格完全没有优势。而在当地建厂,招募当地工人,为当地提供税收,不仅可以让产品受欧洲本土的欢迎,也享受到了关税的减免,同时扩大了国内核心部件的出口。

这也是为啥这些年,中国对东盟、越南、墨西哥等国的出口暴增,背后就是那些出海的中国企业需要继续从国内把核心部件、生产设备和耗材运过去。

在2017年,中国对东盟经济体的出口仅占对美国出口的60%。到了今年,中国对东南亚的出口大约已达其对美国出口的120%。

不是说东南亚已经有了美国那样的购买力,他们差得远。而是传统的袜子厂和电子厂搬迁了出去,我们这边完全可以通过出口上游更加有附加值、更加有竞争力的产品弥补这种产业迁出的差价。

而且类似TCL这些科技制造企业,很大一部分出口为核心器件和材料,相比出口成品,可有效规避贸易壁垒,使得海外生产具备成本优势,促使海外营收蛋糕做大。

海外做大反过来会向国内订更多的部件,继续拉动出口增长,并促进国内上游产业的发展,以及对形成“双循环”经济的贡献。TCL之前测算过,其海外营收每100美元,可带动60美元的国内出口,而且这部分出口都属于有很高技术门槛的高端产业。另外40美元则在当地产生,这部分主要用来服务当地、为当地做贡献,比如培育发展当地制造业供应链体系。当然,这一点也是考虑到自身供应链稳定必须做的。

此外由于生产基地的扩散,东南亚和越南等地这些年的经济水平明显上升,他们有钱之后就要消费,又会增加对我国的产品需求。

大家注意下就能发现,这两年中国汽车出口大爆发,混的最好的就有那个吉利,他生产的比较便宜的车在东南亚卖的很好,比亚迪现在出口主要也是针对东南亚。很明显东南亚人收入上来后,也要买车了。

而且大家也知道,东南亚最大电商就是抖音海外版和阿里的海外版,东南亚这几年有钱后需求明显增加。

此外大家也要意识到一个问题,需求是生产之母,没有购买力,再牛逼的企业也得倒闭。

我们接下来最重要的事,就是保住购买力。一方面是海外的购买力,另一方面是国内老百姓自己的购买力,只要有人掏钱买我们的东西,现在的这套模式就能一直运转下去。

我之前就一直在说一件事,商业是这个世界上最坚韧的东西,就跟生命一样,自有出路。

当初拿破仑意识到了英国最大的优势就是商业太强,整个欧陆到处都是英国和英属殖民地的产品,于是准备封锁欧陆,困死英国。

没想到政策开始执行后,紧接着发现自己各方面都开始短缺。那些盟友们明面上没法反抗拿皇的政策,但是私下里都变成了走私犯。而且商业受阻导致通胀飞起,大家都怨声载道,拿皇只好颁发特殊许可,也就是某些领域可以跟英国做生意,大家看着是不是眼熟?

后来大家都没法忍受这种封锁的折磨,纷纷偷摸跟英国做买卖,大陆封锁政策也就名存实亡。

可见如果说武力是火,代表着毁灭和征服。那么贸易就是水,滋养万物而且不惧封锁,总能找到自己的出路,只要我们保持开放,没有一块石头能拦得住水。

两千年前我们的丝绸就跨越河西走廊、葱岭高原、中亚沙漠然后到达罗马,尽管那时候我们几乎对罗马一无所知。

可见贸易触角会非常非常大,甚至比人的想象力更大。

此外人类文明中最大的财富就是人,每个个体的想象力、创造力和努力,是社会幸福和文明前进的最大来源。

我们这个社会已经基本上保障了基本生活,接下来就是最大化地发掘每个人的潜力。只有这种情况下,我们巨大的人口规模才能焕发出第二春。

所以说也没必要纠结那种把人当螺丝的产业迁出,迟早的事,我们只能是接受和面对,并且想办法从中获益。

后续我们要继续聚焦那些高科技、重资产、长周期的产业,这些行业才能长期持续地有高额产出。比如这些年TCL已由传统的消费电子产品制造商,发展成为拥有智能终端、半导体显示、新能源光伏三大核心产业群的大型科技产业集团,本土专注研发和高端零部件生产。在Mini LED、印刷OLED、大尺寸硅片等领域持续投入,如今也有了重大进展,在全球都属于领先水平。

而且大家也注意到了,日本文化在全世界都比较受欢迎,日本每年卖他们的文化产品也能赚不少钱,甚至那个美国人开发的《对马岛之魂》比日本人做的都“和风”浓重。日本人三十年经济没发展,依旧维持着发达国家生活水平,跟他们卖文化产品很有大关系,低成本高收益。

那日本文化是日本政府推广出去的?

当然不是了,主要靠那些商业公司给带出去的。如今我们也走到了这一步。随着中国公司的大量出海,自觉不自觉地会把文化也当成一种产品卖出去,随着买的人越来越多,文化本身就是一种穿透力极强的商品。

尾声:

最近看到一句话,说“降低内耗的办法,就是允许一切发生”。

现在其实就是这么一个状态,不管愿不愿意,很多事都在潜移默化发生,只能是在接纳的前提下玩好接下来的游戏。

现在中国制造占全球制造产出大概是30%,而中国自己能够消纳大概只有15%多一点,也就是中国生产的东西,一半得卖到海外才行,不然那些企业也活不下去。

这一点TCL做的特别好,作为科技制造业巨头,响应国家号召布局全球产业,通过海外扩张提升国内研发水平,助力国内产业升级。面对困难,反而找到了通往未来的路。

斯塔夫里阿诺斯把现代社会的起点定为1453年君士坦丁堡的陷落。从那以后,西欧人跨过大西洋寻找中国,通过不断在海外布局贸易点和殖民地反而找到了爆发的引擎,商业革命最终引发了工业革命,人类也踢开了现代的大门。如今欧美能享受持续的高福利,本质也是他们的跨国公司在海外高收益反哺国内。

如今我们也处在这么个黎明,大航海的黎明。

转自微信公众号:九边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411511.html

(1)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4年1月13日 下午12:05
下一篇 2024年1月14日 上午9:3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