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将抄作业进行到底——谈谈印度的“中国化”与“去中国化”

作者:随水

本文转载自:随水文存(ID:ssmoshes)

最近这几年吧,我特别关心印度的社会和政治动态,毕竟印度这边有些啥风吹草动的,都跟我有直接的关系。自打疫情开始以来,印度毫不掩饰地搞起了政治投机,使得中印关系发生了许多令人意想不到的戏剧性变化。在2020年中印边境冲突期间,印度开始了大规模的“去中国化”,关于这个我去年8月就在《【印度日记】戛然而止的大跃进与图穷匕见的“去中国化”》里写过。当时莫迪政府挟边境冲突煽动起的民众敌对情绪,又是封禁中国APP,又是抵制中国制造,一夜之间跟“中国”有关的东西在印度都成了洪水猛兽

莫迪政府对于“去中国化”的决心很坚定,这样做的收益极高,可以一举多得。一是在相关领域清除了印度本地财阀的竞争对手,从长远来看虽然不利于市场健康,但在政治上可以立刻获得财阀阶级的支持,为印度企业的市场垄断提供便利;第二是这样做能够迎合印度国内的民粹主义,尽管“国化”会提高印度人民的生活成本,但民粹们只求损人不求利己,只要自己出口“恶气”才不管洪水滔天;第三是让美国看到了印度“反中”的决心,可以获得更多来自于美国的支持,以抵消驱逐中资的负面影响,有了美国的撑腰印度才敢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第四是可以转移印度国内经济衰退产生的矛盾,印度政府让老百姓相信“一切都是中国的错”——边境冲突是中国的错,印度制造业发展乏力也是“中国制造”的错。另外印度舆论也把爆发疫情的锅甩给了中国,很多被洗脑的印度吃瓜群众都相信新冠是中国的生化武器。由于动用了“杀人诛心”这招,在媒体舆论的引导下,成功调动起了吃瓜群众对中国的敌对情绪,因此这场“去中国化”的运动非但没有虎头蛇尾草草收场,而是持之以恒地坚持了下来。

“去中国化”之后,中资企业在印度受到越来越多的刁难,颇有一种朝不保夕的危机感。由于疫情的客观存在,不少印度中企本来就只能勉力维持经营,然而没人知道印度政府会不会又突然颁布某个针对中国的新政策,让中企的境遇更为雪上加霜。在这种充满不确定性、且受到不公正对待的市场环境中,许多在印度的中企黯然离场,多年来的心血付之东流。我跟几个在印度经商的朋友聊过,他们无不怀念2017年之前中印友好的时期。中印的民间关系其实还是蛮不错的,尤其来过中国的印度人中有不少明白人,都会帮着中国说话,但他们的声音完全不足以影响印度政府敌视中国的大战略。 

为了妖魔化中国,最近这一年多来印度对中资、中企、中方人员的审查可谓草木皆兵,在印度这边隔三差五就会听到抓到中国间谍或者诈骗、洗钱之类商业犯罪的新闻,大部分都是乌龙,只管捕风捉影大肆抹黑不管澄清,能够吸引到足够眼球、制造出舆论攻势就行了。像我这么个普通家属,就被各种部门家访了五六次,让我体会到了一把印度的“严打”。 

总之吧,目前印度国内舆论大致上就是一种跟中国势不两立的调调,敌视中国成为了一种政治正确。我一直跟以前来过印度的朋友说,你们今后要是再有机会来印度,会发现印度已经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个国家。如果你不使用往国内翻墙的VPN,将无法正常访问包括淘宝在内的很多中国网站(详见《【印度日记】乡愁是一道高高的网墙》);最近甚至发现我的中国移动手机SIM卡的漫游服务都出了问题,只能连接上2G网络,有时候还会无服务,目前不确定是不是我的个例。南印度这边老百姓对我的态度还是很友好的,但听说北印度有些人比较激进,长着中国脸就可能被敌视,政府层面更是很可能像防贼一样防着你,明里暗里对你进行各种各样的调查……反正今后中国人在印度大概率会不可避免地被人用有色眼镜看待 

说实话我也不确定中印之间的人员往来将来有没有可能恢复到从前一样,但就目前来看,中印之间虽然相爱相杀但似乎谁都离不开谁,你们别看2020年中印边境闹出那么大的事儿来,两国之间的贸易总额却是有增无减——印度从中国进口的制成品减少了,中国却从印度进口了更多的原材料。

印度的“去中国化”看起来是无可争议的,但如果你继续仔细考虑里面的逻辑,会发现印度的“去中国化”并不成立——那些“去中国化”的措施,不就是为了赶走中国人之后自己取而代之成为“中国”吗?印度目前正在做的非但不是“去中国化”,而恰恰是“中国化”——在制造业领域“师夷长技以制夷”,试图通过“去中国化”来实现“中国化”;在信息和舆论管控方面则是“拿来主义”,充分肯定了中国的相关措施,全面借鉴和学习,力图早日实现“中国化”。

“唯一值得印度学习的事情”

 

我太太跟我说过一个段子,大概是说莫迪这个人,平时天天数落中国,说中国这也不好那也不好,但他唯独对中国政府治理新疆的政策表示充分肯定,说“这是中国唯一值得印度学习的事情”。由于莫迪的这句话我一直都没有找到出处,所以只能把这当作一个段子跟大家讲,我觉得以我太太的政治水平应该编不出这样的段子,至于哪里看来的她也忘了。 

中国政府的治疆政策没啥好遮遮掩掩的,本来就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儿——大力发展当地的经济,帮助那些受了宗教极端主义毒害的老百姓进行思想改造,给他们进行工作技能培训,让他们融入社会……然而这样一桩前无古人的大功德,到了反华媒体那里就给歪曲成了“拘禁”、“强迫劳动”。但即便是反华媒体也无法否认,新疆的社会安全和稳定得到了极大的保障,人民的物质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莫迪之所以要跟中国学习,是因为印控克什米尔就相当于印度的新疆——我这里讲的克什米尔主要是指克什米尔河谷地区(Kashmir Valley),不包括查谟和拉达克,当地96%的人口都是穆斯林,有相当一部分人受极端主义思想的影响。但克什米尔要远比新疆更复杂,咱们新疆不存在领土争议,克什米尔的归属却从未确定。

【解读】将抄作业进行到底——谈谈印度的“中国化”与“去中国化”

属于三国争议地区的克什米尔地图,黄色为中控,绿色为巴控,蓝色为印控。橙色圈起来的才是真正动荡的克什米尔河谷

克什米尔问题一直都是印度政府的一大心病,关键这地儿有巴基斯坦在背后支持的反政府武装势力,所以动不动就会听到恐怖袭击之类的新闻。克什米尔当地的反政府武装很多,我这里只讲一个比较有名的穆罕默德军(Jaish-e-Mohammed)吧,这个组织据信是在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ISI,The Inter-Services Intelligence)跟伊斯兰圣战分子合作建立的,2019年2月份炸死46名印度警察的袭击就是他们策划的。穆罕默德军的目标是解放克什米尔,让克什米尔加入巴基斯坦,之后克什米尔可以成为通过印度的“门户”,继续解放印度的穆斯林……终极目标是让整个印度次大陆转化成伊斯兰教国家。

对克什米尔反政府武装态度的龃龉,也是中印的一个分歧所在。印度一直都请求联合国安理会把穆罕默德军头目列入恐怖分子制裁名单,但中国两次要求“技术性搁置”此提议。中国在国际问题上向来不爱管别人闲事儿,为啥要去蹚这个浑水呢?因为克什米尔是争议领土啊,假如按照印度的提案将当地的反抗印度的民兵列为恐怖组织,岂不就等于承认印度在当地的主权了?中国政府的思路不但很清楚,而且有理有据,但站在印度的角度显然会觉得中国这是故意恶心他们。 

了解了克什米尔的形势,你们会发现印度政府现在的唯一选择便是跟这些反政府武装死磕到底,在克什米尔问题上根本毫无退路——不满足反政府武装的诉求,他们就会一直搞事情;一旦有所退让满足这些伊斯兰圣战分子的诉求,他们就会得寸进尺扩大“圣战”,印度国内的穆斯林难免会有样学样揭竿而起,导致更大规模的宗教冲突。我听说现在印度政府其实愿意按照克什米尔现状来划定印巴边界,但问题是巴基斯坦这边不同意,他们坚持自己的对克什米尔的主张;另一个关键问题在于加入巴基斯坦是克什米尔穆斯林群众的民心所向,我在克什米尔碰到的不少当地人都对这一诉求毫不讳言,这就更让那些反政府武装充满了解放克什米尔的神圣使命感。

鉴于此,对克什米尔地区宗教极端主义的打击属于印度政府的长期工作,莫迪之所以觉得要向中国学习,正是因为中国在打击宗教极端主义方面卓有成效的工作。然而莫迪学习中国的治疆经验,却只学了皮毛,完全没学到精髓

早些年印度对克什米尔河谷的统治可谓残暴至极,这里的“早些年”并没有多早,也就是1980年代后期以来的最近的二三十年吧,都是刚发生不久的事儿,正因如此在大家印象里克什米尔、车臣、科索沃同属于新闻联播里兵荒马乱水深火热的地区。前两年我去了那边好几次,只有一次在当地没有碰到戒严,其他几次都不太平,不是这里死人就是那里死人。

自从1988年以来,大约有9万名克什米尔穆斯林被印度政府杀害(不同组织的估算数据不同,但就连当地邦政府公布的死亡人数也多达43460人),此外还有刑讯逼供、强迫劳动、法外处决、大规模强奸事件、超过8000多人失踪,当地甚至还有“万人坑”……这些事情当然不是跟中国学的,属于印度政府的无师自通。大家是不是很纳闷,克什米尔如此严重的人权问题,欧美国家怎么没有为此揪着印度不放呢?民主国家的双标古已有之,他们自己人权问题就不是问题,跟“偷书不算偷”是一样的逻辑

【解读】将抄作业进行到底——谈谈印度的“中国化”与“去中国化”

自由克什米尔的呼声

莫迪主要学了啥呢?——断网。 

我们在2009年“7·5”恐袭之后为了切断分裂分子的破坏,对新疆进行了312天的网络管制,对大局稳定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负责审核本文的小编请不要紧张,这些不是啥敏感新闻,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上摘录来的。

克什米尔最近这一轮的紧张关系始于2019年8月的修宪。莫迪政府单方面改变了印控克什米尔的行政性质,未雨绸缪提前派驻军队接管,还切断了当地的网络。直到2020年3月份才开放了2G网络服务,2G是个啥速度对中国网民而言恐怕已是相当遥远模糊的记忆,连发张图片都要老半天。2021年2月局势稳定后总算是放宽了网速,但目前克什米尔依然处于网络管制状态。

在我看来,莫迪政府对克什米尔的政策依然停留在治标不治本的镇压和封堵,学中国学了个寂寞;他要是真的向中国学习,就该大力发展当地基建,帮助当地人民就业赚钱。 

印度这个国家法院是独立于政府的,克什米尔断网的事情被印度最高法院裁定为莫迪政府“滥用权力”,然而莫迪政府压根儿不鸟这个裁决,还是该干嘛干嘛。印度的所谓分权制,其实也就是做个样子。而且2019年的克什米尔断网也并不是头一次,莫迪上台之后,“断网”这招尝到了甜头上了瘾,动不动就搞断网。2014到2019年间累计断网347次,凡是有些啥风吹草动的就先断网再说,操作起来熟门熟路。 

【解读】将抄作业进行到底——谈谈印度的“中国化”与“去中国化”

印度的断网次数为世界之最

【解读】将抄作业进行到底——谈谈印度的“中国化”与“去中国化”

印度实行断网的主要原因

“和谐网络”三步走

之所以需要频繁地断网,是因为目前印度自己的“和谐网络”还在建设中。我不得不承认,印度学习我们治疆的经验虽然没学好,但在学习我们中国建立“和谐网络”这件事上,倒是慢慢找到了感觉。 

莫迪政府对“和谐网络”的布局应该说是从2018年之前就开始的。建立“和谐网络”主要分三步走,第一步是构建自己的“嫡系部队”,莫迪政府和印度首富安巴尼(Mukesh Ambani)合作,几年之内把一家原本默默无闻的小电信公司Jio打造成了全印度最大的电信巨头,印度原来几家主要的电信公司在Jio的崛起面前纷纷败下阵来。 

第二步是建立电信行业软件和硬件的全面垄断,2020年以国家安全为由禁用中国APP其实是一种“清场”,当时中国APP几乎占据了印度手机应用市场的半壁江山。通过政府主持的不正当竞争,来把竞争对手都铲除掉,才能让Jio轻松地占领市场。在如今这个大数据时代,谁拥有了市场谁就控制了“数据石油”,这意味源源不断的财富——“数据是新的石油”(Data is the new oil)这句话正是安巴尼的名言。 

一旦作为政府嫡系的Jio帝国建立起来之后,莫迪政府在制定规则方面就掌握了相当的话语权,第三步正是重新制定电信行业的游戏规则,确保政府能够不受限制地访问电信数据,同时把不愿意遵守自己规则的软件公司清理出局。2021年印度政府颁布了新的《信息技术规则2021》(Information Technology Rules, 2021),以“防止虚假新闻的传播,遏制互联网上的淫秽信息,防止滥用社交媒体平台,为用户提供安全”为由,大大加强了对网络使用的审查和控制。这一法案在印度各界遭到了普遍的反对,就连联合国特别报告员都致函印度政府,说这个新规则不符合国际人权规范。 

费了那么大劲儿折腾出来还面临那么多争议的《信息技术规则2021》究竟有啥魔力呢?这个新规极大提高了莫迪政府的舆论控制能力和定点清除能力,一是可以删掉那些对莫迪政府不利的言论,二是莫迪政府能够获取那些发表反政府言论的用户信息。受到新规影响的社交媒体公司反应各不相同,脸书(Facebook)公司2020年4月给Jio公司投资了57亿美元,本身就是Jio帝国的一部分,自然是对此表示完全支持;推特由于不愿意遵守这些新的规则,目前跟莫迪政府僵持不下,根据最新的消息,印度政府豁免了推特的“言论免责权”——也就是说在印度推特得要为自己所有用户发表或分享的内容承担责任,这摆明了是存心搞事情嘛。莫迪政府还搞出了一个印度版的推特叫Koo,现在被政府收买的印度各界名人都在鼓励印度人民用Koo,假如哪天推特在印度突然被禁我一点都不会感到意外。 

【解读】将抄作业进行到底——谈谈印度的“中国化”与“去中国化”

印度推特Koo也是搞了只鸟作为logo,毫不掩饰的山寨版

另外我前面也讲过,印度打着“去中国化”的口号,建立起了专门屏蔽中国的网络防火墙。这个防火墙从实际作用上,对99%的印度人没有任何影响,更多是切断了中印民间的交流,分处两国的中国人和印度人无法在不翻墙的情况下使用同一款社交软件进行交流。但我认为印度搞防火墙的野心绝不止于此,封禁中国的网络很可能只是在进行技术验证,为后续更大规模的封禁做准备 

话说印度不是一个民主国家吗?为啥也要修墙呢?“自由网络”难道不比“和谐网络”更香吗?

修墙的刚需

这样说吧,修墙对印度是一种刚需,而之所以现在才迟迟开始修墙,一来是因为这国家效率本身比较低,二来是因为印度互联网的普及要落后中国一大截。大部分印度人第一次接触互联网都是通过智能手机,跳过了电脑上网的阶段,而智能手机的普及也比别的国家要晚几年,即便是现在大部分印度人家里还是没有WIFI。 

咱们国家上个世纪就意识到要修墙了,现在回想起来这种意识真的非常超前。我当年对“墙”是如此深恶痛绝,但现在我不得不说这玩意儿利大于弊,国家比咱们普通人想得远。我自己身在墙外,对此是比较有发言权的。我就发现吧,墙外的人并不比墙内要更睿智更开明,墙内的人也并不比墙外更民粹更极端,不管墙里墙外,“信息茧房”的问题都客观存在。香港台湾地区没有墙,该反智的还是反智,该被洗脑的还是被洗脑;想要到墙外找资料的同学总会找到科学上网的办法,而且大部分墙外有用的资讯其实也都已经被搬了进来。另外我发现,墙还有另外一个意料之外的好处——麻痹了墙外的反华势力。墙内墙外分成了两个世界,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墙外的人都以为中国老百姓是一群生活在墙内的小白,他们想当然地觉得中国比朝鲜强不了多少,由于信息流通的不畅他们对中国的了解往往会滞后几年,也算是成功掩护了中国的崛起。 

印度这个国家吧,虽然以前没有墙,但那时候有墙没墙都一样,反正老百姓也不上网;同时由于教育水平低,能读写英文的人不到两成,就算让他们“开眼看世界”也看不大懂,过去印度老百姓世界观的建立主要靠印度电影。我们中国观众对印度电影的认识存在“幸存者偏差”,不少人都觉得印度电影特别能够针砭时弊揭露社会问题,但事实上能让我们在中国看到的印度电影那都是百里挑一的,大量烂剧神剧我们根本没机会看到。中国观众看了好多阿米尔·汗(Aamir Khan)的电影,以为宝莱坞人均都是阿米尔·汗,但事实上全世界也就那么一个阿米尔·汗。而这唯一一个阿米尔·汗,还因为太受中国观众欢迎,以及穆斯林的身份,被莫迪政府从印度旅游大使推广宣传中给除名了 

早年的那些印度电影,事实上担负起了给印度人民洗脑的重任。你们别看印度人穷成那样,还特别有优越感,各种蜜汁自信,其实就是让加了滤镜的印度电影给洗的脑。从某种意义上讲,过去印度人民一直都生活在宝莱坞电影营造的“和谐社会”里,这种和谐社会后来被互联网的普及给打破了,他们如梦初醒般地发现——原来印度根本不是世界老二啊?世界观就此崩塌了,因此迫切需要重新建立一个新的“和谐社会”。(详见《【解读】全球排名倒数第十!是什么让印度人民的幸福感崩塌?》) 

所以自由网络这个东西,本来就不大适合印度的发展阶段,过去的日子懵懵懂懂得过且过挺和谐的,有了网络之后就有了比较,各种矛盾浮出水面;由于对网络资讯缺乏管理,本来就缺乏是非辨别能力的印度老百姓非常容易受到互联网的煽动和蛊惑;而那些骂政府的人们有了交流的平台,不是越骂越解气,而是越骂越生气,越骂越不理性。

自由主义者吧,总容易犯理想主义的毛病,觉得所有的问题都可以通过骂政府来解决,好像只要给政府施加压力他们就必然会改过自新,人民有权利通过选票来纠正政府的错误。事实上社会发展到某个阶段之后,有些问题属于结构性矛盾,政府根本就无力解决,并不是换个政府班子就能解决的。有很多决策从本质上来讲是零和博弈,你要让一些人满意,必然会让另一些人不满意,政府能做的只是平衡。就拿印度来讲,大量的社会问题早已积重难返,换谁来治理都没辙。而老百姓由于自身的利益和立场,考虑问题是不具备大局观的,任由老百姓扯着大旗骂政府非但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社会矛盾加剧,导致社会阶层割裂的加速。 

虽然我不喜欢莫迪,但我不得不承认莫迪是个想要做点事情的人,只是他要做的事情远超过他的能力。可以这样说吧,那些骂印度政府的人,也不见得能比现在的莫迪政府做得更好,因为你们完全不了解印度社会的复杂性。你们别看莫迪政府那么烂,印度还真找不出比他更好的。莫迪做不了事情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印度社会的声音太多太杂,有太多代表不同利益群体的声音,对各种声音进行统一势在必行。 

审查制度的建立

出于这种构建“和谐网络”的刚性需求,印度政府对新颁布的《信息技术规则》中有争议的部分非常理直气壮,面对各界的质疑声音,联邦信息部长拉维(Ravi Shankar Prasad)公开表示:咱们印度有着最自由公正选举、独立的司法、媒体,你们这些美国资本家公司别来跟我们说教啥是言论自由和民主!你们想在印度赚钱就得遵守印度的法律!——这个态度也很像是跟中国学来的。苹果公司要在中国赚钱,就得把服务器架设在中国境内;脸书跟谷歌何尝不想来中国赚钱,只是最后没谈拢,谈不拢那你就别来。

中国和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市场,都是美国公司垂涎已久的大肥肉,有道是“店大欺客,客大欺店”,印度这个大客户现在也跟中国一样决定要掌握舆论媒体的主动权——我们的地盘就要按照我们的游戏规则来,必须确保政府掌控信息的权利尽管“自由”是西方世界的信仰,但赚钱显然比“信仰”更重要,美国的《华盛顿邮报》已经在向推特喊话了——不要太死脑筋啊!为了所信奉的“原则”被逐出市场是划不来的!

【解读】将抄作业进行到底——谈谈印度的“中国化”与“去中国化”

信息部长怼西方媒体的原文 

其他人也并不瞎,西方媒体在评价这个事情的时候都看出来了印度是跟在中国后头邯郸学步,要通过对信息的管控来进行舆论引导,因为中国已经证明了,繁荣的经济和信息的管控并不矛盾。西方用了200年甚至更长时间做到的事情,中国只用了不到50年,这种成就任何人都无法忽视,所以他们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印度“中国化”的另一个重要体现是,莫迪政府开始试图建立对影视剧的审查制度,过滤那些与印度传统价值观不符的、伤害印度教徒感情的内容,与此同时鼓励大家拍摄那些表现爱国主义和印度文化价值观的影视作品,将政治植入文化领域。就在2021年6月份,网飞(Netflix)的动漫《终末的女武神》(Record of Ragnarok)在印度下架,原因是有印度教徒认为这部动漫歪曲了湿婆神的伟大形象,伤害了印度人民的感情。

【解读】将抄作业进行到底——谈谈印度的“中国化”与“去中国化”

在印度被禁的日本动漫 

大家没必要一听到审查制度就觉得是洪水猛兽,这玩意儿确实挺恶心人,但它其实在历史上长期存在,有其构建秩序的积极意义。柏拉图在《理想国》中就曾经主张过审查制度,但既然是“理想国”也就说明了这是一种理想化的制度,由于审查标准制定者的主观立场,导致了审查制度几乎不可能做到绝对的客观公平,非常容易被滥用。比方说印度的审查制度要求符合印度教价值观,巴基斯坦的审查制度会要求符合伊斯兰教价值观,两者一碰撞就可能闹出宗教迫害。审查标准的建立是一件需要跟立法一样小心谨慎的事情,目前审查制度的很多问题,都是出在标准制定上。甚至可以说,完美的审查制度不可能存在于现实生活中,因为审查标准必然只体现了某一部分人的意志;不过当审查制度在某个范围内体现了绝大多数人的意志时,也可以具有一定程度的合理性。 

印度打算搞的这套审查制度,很明显是为印度教民族主义服务的,目的之一是持续地削弱伊斯兰教在影视文化圈的影响力。长期以来穆斯林在宝莱坞的影响力都相当高,中国观众熟知的三个“汗”——沙鲁克·汗、阿米尔·汗、萨尔曼·汗——都是穆斯林。这是由于通常而言南亚穆斯林拥有更高比例的中亚血统,相对而言肤白貌美颜值高,外形上更占优势,更容易受到“以肤色论英雄”的印度娱乐圈的青睐。 【解读】将抄作业进行到底——谈谈印度的“中国化”与“去中国化”

受到中国观众的欢迎,以及穆斯林的身份,成为了阿米尔汗的原罪,受到了印度官方的排挤。站在印度的角度,阿米尔汗就是“给敌对势力递刀子”

当然,除此之外爱国主义教育和个人崇拜也是审查制度引导的方向。莫迪政府通过审查管控手段,督促印度艺人表明自己的“爱国主义”立场,不然就可能遭到封杀。比如说最近旁遮普歌手Jazzy B由于支持农民抗议活动,他的推特账号在印度国内被禁止访问。而在2019年初,宝莱坞制片人曾经还制作过一部关于莫迪的传记电影,为当年的印度大选推波助澜。把个人崇拜搞得如此赤裸裸,让你很难相信这是一个民主国家大家投票选出来的领导人,连金正恩都没给自己拍过传记电影。 

【解读】将抄作业进行到底——谈谈印度的“中国化”与“去中国化”

在印度被禁的旁遮普说唱歌手,原因是支持了农民抗议活动

【解读】将抄作业进行到底——谈谈印度的“中国化”与“去中国化”

莫迪的传记电影海报

然而就像经济领域的“去中国化”一样,印度在信息和舆论领域的“中国化”也是阻力重重。一方面印度“自由民主”和“逢中必反”的牌坊早就立好了,长期以来对中国指手画脚,这么干的话等于是在自己打脸(虽然本身也不怎么要脸);另一方面印度政府的权力相当有限,要干点啥都处处掣肘,无论是“去中国化”还是“中国化”,很大程度上都是打着“国家安全”的名义 

最重要的一点在于,我们中国早已在“大一统”的制度模式上探索了两千多年,我们的体制虽然让西方世界左看右看不顺眼,但这正是中华文明的根基所在,是与我们的文化传统一脉相承的

资本的权力

2016年牛津大学的教授斯坦·林根(Stein Ringen)游历访问了中国之后写了一本书叫做《完美的独裁:21世纪下的中国》(The Perfect Dictatorship: China in the 21st Century),他认为中国体制是“完美的独裁”,称其意识形态令人民自觉控制自己的所思、所想、所为,在全球独一无二——“中国人民不需要被下令去做某些事情,而是由人民自发地自我控制、自我审查,不会去做一些‘不应该做’的事情”,作者由此得出结论说中国的体制“比黑暗更黑暗”。 

会有这样荒谬的结论,是因为西方文明永远无法理解中国人民自古以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理想,他们也不会懂“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人生意义,他们把我们舍家为国的情怀歪曲成了“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他们不知道“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杜工部,也不知道“家祭无忘告乃翁”的陆放翁,更不知道“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我们之所以选择马克思主义,是因为这条道路符合儒家仁爱与大同的文化,符合中华文明对“大一统”模式的长期追求,与我们两千多年来的探索相一致,能够与我们的家国情怀相契合,所以才有了今天整个中国社会的高效率和高度组织性。包括日本、韩国、中国在内的东亚地区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正体现了儒家文化的优点——秩序、纪律、勤俭、集体主义。而印度想要“中国化”,只可能是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拙劣模仿,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没有统一的文字和语言,没有经历过“天翻地覆慨而慷”的社会革命,还因为他们学不来中国人的秩序观念和家国情怀,更学不来中国制度的精髓——把资本的权力关进笼子里。 

按照公知们的说法,为啥民主国家好啊?因为人家把“权力关进了笼子里”。是的没错,民主国家的政府权力确实被关在笼子里,但政府的权力并不是影响国家发展的唯一权力,在许多国家,资本才是最强大的一种权力,而且当资本操纵一个国家的时候,你甚至都“看不见”它的手。

目前中国的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算是国家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跟政治目标无关,即使是社会主义国家也可以适用这个称呼。国家资本主义的特点是在国家层面实施经济调控,因此资本的权力在中国并不能为所欲为,前有蚂蚁金服,后有滴滴打车——资本的权力一旦越界,国家便会出手干预。这是干涉市场的自由吗?是的没错,可资本市场自由最大的受益人难道不是大资本家吗?资本需要一定程度的自由来保持蓬勃发展,但过度的自由必然导致残酷的资本剥削和贫富差距的扩大,这种情况需要有另一个力量来平衡。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国家,政府的权力都不足以制衡资本的权力,因为那些政府本身是资本扶持的产物,而资本才是国家真正的控制者 

每当我为我们党和政府执言时,总有些恨国党把党和政府等同于权贵阶级,然后来质问我:你自己又不是权贵阶级你为他们说好话干嘛?这些人搞错了一件最根本的事情——我们的党和政府不是权贵阶级权贵阶级会搞扶贫、修公路吗?会不计成本给偏远山村通电通网吗?疫情之下,权贵阶级会不计成本为亿万百姓严防死守吗?难道不是都应该坐着私人飞机逃去国外吗?我只能说,这些恨国党们恐怕根本没有见识过真正的权贵阶级 

真正权贵阶级横行的是印度,印度正是一个被资本的权力所控制的国家。很多印度的地主、资本家已经世袭了好几代,形成了财阀阶级,这些人事实上掌握着印度经济的命脉,同时也是印度社会改革的最大障碍。印度原先搞过国家资本主义,但一来缺乏经验,二来政府实在太弱搞不下去,最后还是得把资本的权力从笼子里放出来。资本的权力牢牢把持着印度这个国家,即便是莫迪这样的政治强人也不得不屈服于这种权力。我之前在《假如《山海情》发生在印度会怎么样?》那篇里说过,印度是资本主义的一个变种——封建资本主义;而一旦封建资本主义实现了对信息的管控,那就只可能有一个结果——封建资本主义独裁 

假如莫迪政府的“中国化”措施得以一步步顺利推进,那么封建资本主义独裁就会是印度的未来——印度人民党(BJP)代表印度教传统的封建势力,一心想要铲除伊斯兰教异己,复辟印度教王朝;同时政治党派与财阀阶级相勾结,高举印度教民族主义、印度超级大国主义的旗帜,通过信息和舆论的管控确保更高效率地控制选民的选票投给谁、老百姓创造的财富流向谁的口袋——政党和财阀联手实现双赢,老百姓只是他们豢养的家畜。 

由于当年兵不血刃实现了从英国殖民地独立,印度是一个非常擅长做梦的国家——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真的天上掉馅儿饼实现了呢?印度梦想着自己自古以来就有着大一统的民族、文化和语言,梦想着可以完全不使用暴力就完成社会的革命,梦想着官僚、地主、资本家和劳苦大众能够像过去的种姓时代那样和谐共处,梦想着接盘中国的制造业、复制中国的经济腾飞之路,梦想着成为中国一样的国家……

我们应当尊重印度的梦想,并鼓励他们在睡梦中义无反顾勇往直前地追逐这些梦想……

就在这篇文章要写完的时候,又看到一条印度新闻说,北方邦(Uttar Pradesh)起草了一份“计划生育”法案,超生人员将不得出任政府公职,已经在职的人员将被剥夺晋升权利及各种福利……摊上这样个一边敌视你一边抄你作业的邻居,有时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作者:随水
旅居印度的中年不油腻男,野生纪实摄影师,历史、哲学、宗教业余爱好者,常年混迹于藏区、南亚、中东、中亚等地,机缘巧合娶了印控拉达克地区的姑娘为妻,疫情期间被困印度。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465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