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物理学院副教授为何要自我作贱?

作者:李子熙

本文转载自:李子熙(ID:Lizixi_2020)

最近,有个叫雷亦安的北大物理学院副教授,在微博上公然自己作贱自己,令人心酸。
来围观一下此君的言论。

北大物理学院副教授为何要自我作贱?

北大物理学院副教授为何要自我作贱?

歇斯底里,疯疯癫癫。我都看不下去了,不知道他的家人看了以后会怎样,还能不能在北大校园里抬起头来。
堂堂中国最高学府的副教授,搞物理学的,不在物理领域勇攀高峰,非要挤破脑袋,往臭狗屎成堆的古墓派公彘圈里钻,这是何苦。
这个叫做“失意者的歇斯底里”。
啥叫失意者?就是指在生活或工作中,由于期望值与现实之间有落差,导致心理非常不平衡的一些人。
“失意”并不丢人,期望值与现实之间出现落差,这个很正常,所谓人生在世,不如意者十之八九。
出现这种情况怎么办,积极的方案有两种:要么调整自己的心态,降低期望值;要么再使使劲,努努力,通过各种方法拉近期望值与现实之间的距离。
除了上面两条,还有一条消极的方案: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歇斯里底,自己作贱自己。
雷副教授本人,就是一个现实生活中的“失意者”,而且正在义无反顾地实施第三种方案。
我为何敢拍着胸脯地断定,他是个“失意者”呢?
分析如下:
第一,身为北京大学物理学院副教授,雷副教授一天到晚发微博,闲得蛋疼。
作为一名物理学院的副教授,如果他每天忙着搞科研、忙着评职称、忙着带研究生,怎么会把精力和时间全身心放在发微博上呢?说明什么,说明他不忙,很闲,这是“失意者”的特征之一。注意,我说的是“特征之一”,“失意者”往往是“闲人”,但不代表说“闲人”就是“失意者”。
第二,发微博也没关系,身为物理学院副教授,多发点自己的科研成果相关消息啊,没有;多发点自己做学术的心得体会啊,没有;多分享一下国内外科技前沿新闻,启迪一下自己的学生啊,没有;哪怕多发点科普知识,也算您搞了几十年物理科学,为祖国做些贡献,也没有。
他发过的跟科学有关的微博,都有啥,大家来看看。

北大物理学院副教授为何要自我作贱?

北大物理学院副教授为何要自我作贱?

北大物理学院副教授为何要自我作贱?

骂量子、骂5G、骂核能、骂基因,把国内同行骂了一圈,全得罪一遍。
我就想问,您这么牛逼哄哄的,您自己有啥科研成果,给大家展示一下啊,别藏着掖着了。
您要是研究出了啥黑科技,那可太棒了,我们太振奋了。我们正在被美帝科技封锁,特别欢迎在科技领域开疆拓土的人,亟需勇闯天涯的诺贝尔潜伏者。
您别光只是嘴上骂同行啊。这叉腰骂大街的本领,我也会,还用得着您占着北京大学物理学院副教授的坑儿吗?
这叫啥,这叫占着茅坑不拉屎,德不配位。
他骂的那些,都是正在引领世界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高新技术,由于不为人知的个人原因,他没有拿到这次科技革命的船票。上不了船的他,一个老爷们,在岸边顿足捶胸、撒泼打滚的样子,我看哭了。
郭德纲对那些天天骂同行的人看得最透彻,自打他出名以后,没少挨同行们糟践。但是怎么糟践也没有用,郭德纲照样风生水起,气死同行眼睛都不眨一下,十分凶残。
立足之本,还是看你有没有真本事,而不是天天打嘴炮。
雷副教授就属于在行业里,屁本事没有,天天玩嘴活儿的那伙人。他的微博充满戾气,字里行间流露着事业上的不如意,生活的不给力,是个被生活这条好汉天天强奸的北大副教授。
第三,雷副教授在微博上除了骂同行以外,其他内容跟物理专业就不沾一毛钱的边儿了,全是在骂社会、骂体制、骂外交部、骂爱国主义、骂中华文明,宣讲西方民主滋油那一堆有毒垃圾。

北大物理学院副教授为何要自我作贱?

北大物理学院副教授为何要自我作贱?

北大物理学院副教授为何要自我作贱?

一个学物理、搞物理的,天天把精力放在宣扬恨国思想、西方民主滋油和普世价值上,这是要出圈的节奏啊。
看来物理专业太难了,雷副教授所在的单位内卷得太狠了,要想有所成就需要真功夫。显然,雷副教授在自己的专业上找不到自我,内心失衡了,于是到另一个领域,去碰碰运气。对他来说,公彘的门槛低,不要脸就行。
第四,雷副教授毕竟是搞物理的,研究了大半辈子定理和公式,对于西方“皿煮”“滋油”来说,他是个门外汉。他想跨界冒充古墓派公彘,专业不对口,有点吃力,毕竟文科基础打得不牢固。

北大物理学院副教授为何要自我作贱?

所以他当公彘有致命的短板,理论知识不行,引用的都是别人嚼烂了再吐出来的渣渣。别人嚼剩下的,吐在地上,他定眼儿一看,嘿,这个不错,里面还有肉丝呢,拿勺子划拉划拉他给吃了。是这么个玩意儿。
但是雷副教授能在北大当老师,也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他有自己的土办法。
啥办法?
理论不够,骂街来凑!
我骂出个虎虎生风,我骂出个海枯石烂,我骂出个新世界!
于是,出现了他微博里的那些垃圾话、埋汰话、三七旮旯话、不是人话,戾气十足,又不像我这么风趣幽默,属于特别无聊的那种,老娘儿们站在胡同口卷着袖子骂大街的那种泼妇骂,完全没逻辑不讲道理的骂。
这个完全不需要动脑子,属于动物本能,所以雷副教授有种久违了的感觉,如鱼得水,似鸟归林,像蛆回坑,完全忘记了本职工作中的窝囊和失意。
以上四点综合起来,可以充分证明雷副教授,就是我说的那种现实生活中的“失意者”,而且他正在放肆地作贱自己。
为啥要作贱自己?
他是想通过类似于在大街上裸奔的行为艺术,甩掉北京大学物理学院副教授这个徒有虚名的空架子,甩掉“大学教授”的标签,向国内外反动势力献出一份投名状。
我他妈的都把自己作贱成这样了,我他妈的都成人民公敌了,我连北京大学副教授的裤衩背心都撕烂了,赤裸裸地让你们看我的胴体,你们还不接受我吗?
雷副教授:国内外反华势力们,我是你们的人!来,吻我!
最近几年,公彘圈日渐式微,早过了十年前的高峰繁殖期。随着综合国力的强盛,民族精神的觉醒,公彘们开始走死逃亡,如鸟兽散。
有些跑国外吃狗粮去了,比如方肘子、党校蔡叫兽等人;有些闭关在家修炼葵花宝典去了,比如丛日云等人;还有的连夜绣红旗,床单、窗帘都连夜换成祖国江山一片红,比如矮大紧等人。
于是乎,公彘界出现了权力真空,他们缺人了!目测一片蓝海!
失意者——雷副教授,知道自己在本专业已经穷途末路,没有任何机会。戴着一个“北京大学物理学院副教授”的头衔,啥成就也没有,一眼望到退休,他越想心里越害怕,越想心理越扭曲。他不甘心啊!
这时候,突然发现公彘界成了蓝海,他眼睛都绿了!心说宁当王八头,不做老虎尾,不能流芳百世,我特妈的遗臭万年也比默默无闻强啊。
与其在本行业里被人看笑话,不如到公彘圈里搏一把。
虽然对“皿煮”“滋油”根本看不懂,但是我可以嚼别人吃剩下的馍啊。反正那些恨国党、二鬼子们,不学无术、脑子有水,啥也不懂,我就是放个“民主”屁,他们闻着都是香的,一个个趋之若鹜,全是滋滋冒油的韭菜盒子,这可比吭吭哧哧搞科研省力多了啊。我可真是个机灵鬼呢!
实在不行,我还可以当泼妇,骂大街,越骂越出名,骂得越难听越出名。我的嘴巴这么贱,骂我的人肯定也会越来越多,美国爹不会看不见的,一定通过层层关系来联系我,共谋大业!
到时候,我就是“物理学界的方方老师”了,西方人的荣誉和金钱在向我招手。想起来,还有点小激动呢!
这就是雷副教授的人生规划。
一个现实生活中的失意者,心态失衡,掉进自己亲手挖的大粪坑里,看见一根稻草,他拼命地抓啊抓。我们静静地看他表演吧,他已经快到高潮了。

北大物理学院副教授为何要自我作贱?

这条好,雷副教授总算还有点自知之明。
最后,我想提醒雷副教授的是,你以为公彘圈是片蓝海,其实未必,在我看来那是一片死海。时代已经变了,想想日本外务省为什么出卖蒋方舟们吧。
你想做一个乘风破浪的公彘,到头来只会是一只暴晒滩头的臭鱼烂虾。
别再做梦了。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471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