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杀:85年前最狠最猛的“伪军”,会在台湾出现吗?

本文转载自:民生文化(ID:travel-my)

反杀:85年前最狠最猛的“伪军”,会在台湾出现吗?

前言

无论白左白右,里面都有机会主义者,根子上还是个:利!

高喊普世等等大多是去洗脑骗别人!

所以宗教本质都扭曲了,宗教本质即理性…..

很多学者总宣扬,马丁路德宗教革命本质,是打破教会压迫和教会利益新分配,这样反复洗别人的脑,害臊不?

其实说白了不还是个动物本性么,还是个欲望驱动么……亨利八世为啥想离婚,不还是想色欲正常化吗?

真宗教是要强调真理性的,真理性可以维持和谐,而无知,必然造成混乱斗争,正如川普洛佩西们。

作为美国最硬核价值观奠基石的上层建筑的教会,已经不具真理性了,自身已经腐败不堪,皮之不存,三权分立这样的毛,还有个毛用?

老妖婆到底敢不敢窜访?

实际翻看历史,答案就很清楚!

美国怎么来的?

这个问题很大很关键!

咱们今天简单说一些:

政治人物的表演是一项基本功,目的就是要感动选民,让支持者觉得:此人是在为自己的利益奋不顾身。

 

这里有三个观点强调一下:

 

一是:不要以为只有执政党才有舞台;错!在民选国家里,反对党往往比执政党更有表演的舞台,成为一个合格、优秀的反对党往往更有挑战性,更能吸引人的眼球。

 

二是:政治是需要冲动的,在一个监督性的社会环境里,需要一大批冲动性的政治人物;越冲动、监督就越有效果;冲动是证明你还有战斗力,是一个有信仰和理想的人。

 

三是:庙堂上的争斗都是公开的,越公开越要争斗,就是要表演给大众观看;越透明的政治其表现形式就是“矛盾的公开化”,无论是党内的、还是党外的,凡是存在矛盾都要公开;再不光彩的事,只要公开了就是正大光明的。

第一部分

如今的北京城市副中心所在地通州,其旧城东大街有个老衙门,这是明清两代驻通县的最高军事指挥机关。

通州(通县)是北京城东面门户,为拱卫京城,明代即在此设通州卫、神武卫、定边卫等卫所。

清末,国势衰颓,外侮不断,列强入侵,京城两度不保。为护卫皇城,光绪时调古北口提督率所辖军队移驻通州,设提督行辕,并在东街建提督行辕衙门,这就是通州人所说的老衙门。

提督官为武职从一品,是清代特有的绿营兵,也就是汉族军队。

提督官基本每省设一员,重要地方或在边地也有增设,清早期曾受巡抚节制,平“三藩”后改由总督节制。

提督下辖总兵、副将、参将、游击等将军,再下面是都司、守备等官。

在地方上提督虽是武职,但因官品顶戴关系,大小官僚也必须尊重,毕竟朝廷有体制在。

清末,先后有宋庆、马玉昆、姜桂题三位提督驻此,他们的职责是拱卫皇城,警戒东南。

反杀:85年前最狠最猛的“伪军”,会在台湾出现吗?
85年前,在这个老衙门里,一群义士策划并指挥了一次著名的起义。

全面抗战爆发前,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保安第一处就设在这里。

处长张庆余(河北省沧县人)与第二处处长张砚田(河北省遵化县人)就是在这里筹划、指挥了通州起义。

反杀:85年前最狠最猛的“伪军”,会在台湾出现吗?

张庆余

东北918事变后,日本人步步紧逼,长城抗战后签订了《何梅协定》,在北平与山海关之间设立“非武装区”,即中方和日方都不驻扎军队,由警察负责地方治安,国民政府以河北省政府名义成立五个特警总队,开赴冀东,其实还是军队性质。

东北军于学忠部五十一军的张庆余、张砚田两团奉于学忠之命,各在武清和沧县训练新兵。

1935年5月,两团奉于学忠命率部正式进入冀东,张庆余先驻蓟县,很快移驻通县,张砚田部驻抚宁县。

于学忠的五十一军调往甘肃时,因二张部队属地方特警性质,没有跟着于学忠走(这二人或许是于学忠留下的棋子,准备将来重回河北)。

于学忠临行前密召二人,命令他们:“好好训练军队,等待后命。

接替于学忠任河北省 主席的是商震,他到任后,命二张等人安心供职,驻守原防,随后将河北特警队改为河北保安队。

二张等人只是商震名义上的部下,实际则不相统属,这也是二张在起义前找不到庙门儿张庆余在起义前曾先后与商震、宋哲元、冯治安等联系,均不得要领 ),没人肯真正帮助他们的原因之一。

其实,国民党军队中,派系十分复杂,于学忠的五十一军虽属东北军,在东北军的战斗序列之内,但他的五十一军实际上是吴佩孚的老底子。

当初,于学忠奉吴佩孚之命率军攻打四川,还没攻进去吴就倒台了,于学忠迫不得已率残部东撤,走到河南时,他的部队已经没有多少人,大多数士兵已经逃跑。

到信阳时,刚好碰上正六神无主的张砚田团,他正率自己的部队去支援汉阳前线,没想到未到前线,吴佩孚倒了。两人在信阳合兵一处,另做打算,最终投入张学良麾下。

这种军队一旦离开主官、袍泽,就如同孤魂野鬼,很难自立,他们也就只好在冀东瞎凑合, 但是凑合归凑合,真要是说当汉奸谁,他们这些有气节者,当然也不愿意

反杀:85年前最狠最猛的“伪军”,会在台湾出现吗?

1935年12月25日,殷汝耕在通州文庙成立“冀东防共自治政府”,它是继伪满洲国后,日本在华扶植的第二个傀儡政权,殷汝耕为“政务长官”。

这个号称“日本帝国主义在关内扶植的第一个伪政权”寿命很短,存活时间仅两年,即被驻通县的伪冀东保安队施以重击,以至解体。

殷汝耕基本上对军事不敏感,他将二张等河北保安队划归为伪冀东自治政府保安队,保安队内部人事并无变动,也因此,在全国一片声讨浪潮中,张庆余等军人自然也披上了汉奸的外衣。

张庆余的家人更觉无地自容,他的长子张玉珩来通劝说无效后,登报宣布和他断绝父子关系。

张庆余的妻子于德三,是个知书达礼的女人,她也来到通州,准备领丈夫 回家,或种田或做生意。

当时,张砚田也在通州,并参与了接待于德三的前前后后。

张庆余向妻子表示 :“我的意思现在虽不便明言,但将来总有分晓。你可转告玉珩儿,叫他忍心等待,且看乃父以后有行动。”

于德三不理解,怒道: “你当汉奸,我也不会去死!因为你挣了骂名!张家阴宅也不会安宁,咱们家走才是正道。”张庆余无法解释。

一旁的张砚田当即单腿跪下:“嫂子,恕兄弟戎装在身,不能全跪, 请您且看我们兄弟二人一时,再做定论。”

于德三扶起他:“兄弟请起,我倒要看看,你们在我一妇道面前变什么戏法!我等你们的‘佳音’,等你们背着骂名见祖宗时,我 陪绑就是,那时,我定不在人世。”

说完,拂袖而去,张砚田小心挽留,却得到一句生硬的回答:“汉奸饭,我不吃!” 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有这样的老婆,不起义才怪呢!

反杀:85年前最狠最猛的“伪军”,会在台湾出现吗?
反杀:85年前最狠最猛的“伪军”,会在台湾出现吗?

当时,通州南城外老四营驻有二十九军傅鸿恩营,“七七事变”之后,日本关东军大举入关,向平津方向推进,而当时的中日“非武装区”边界在今新华大街一线,日军进攻二十九军就先要解决傅鸿恩营。

局势紧迫,张庆余、张砚田或者起义,或者参加对二十九军傅营的进攻,一旦参与攻击中国军队,二人将陷于万劫不复的境地。

重复一次:伪冀东保安队的前身为河北省特种警察部队,1935年7月,商震继于学忠主持河北省政,改河北特警队为河北保安队。

1937年7月25、26日,鉴于日军攻打二十九军意图已非常明显,张庆余、张砚田各命其散驻各地的部队向通州城集结,应对变化。

果然,27日凌晨3点,日本驻屯旅团向旧城南门外老四营的二十九军傅营发起攻击,在节节抗击后,傅营由大稿村向南苑方向撤退。

27日白天,日军主力向南苑方向追击二十九军,通州城内只留有少数兵力。

起义的时机到了。

二张原定7月28日夜12点打响第一枪,由张庆余封闭城门,断绝交通,占领电信局和无线电台;张砚田包围文庙的伪自治政府;张庆余派兵到西仓捉拿日本特务机关长细木;沈维干负责清理大街小巷各色日本顾问、浪人和汉奸。

就是说,原定计划是分三路出动,各有职责任务。

反杀:85年前最狠最猛的“伪军”,会在台湾出现吗?

张庆余亲自指挥沙子云营,攻打西仓日本兵营。当时,日本驻通州的部队约有三百人,加上宪兵、特警、日侨等约有六七百人。

鬼子头细木听到四面枪声,明白是保安队起义了, 率数十特务向保安队官兵大喊 :“你们速回本队!勿随奸人捣乱,否则皇军一到,你们休想活命!”

细木这厮的话还没有 说完,便被乱枪击毙,后面的大小特务急忙缩回机关内闭门死守。

反杀:85年前最狠最猛的“伪军”,会在台湾出现吗?

 

而另一边也不顺!兵营内的日本兵倚仗火器猛烈、工事坚固,负隅顽抗,激战六小时,保安队牺牲二百多人,仍不能攻下。

形势紧迫, 再拿不下来,等日本援军一到,就会前功尽弃,张庆余急了,命令火攻 :

“有能从汽油库(在西仓,距日本兵营很近)搬汽油一桶到日本兵营四周的,赏现洋二十元。”

很快,日本兵营四周便堆满了汽油。张庆余下令点燃汽油纵火焚烧,顷刻间,火光冲天,杀声四起,配以大炮和机枪的轰射,步兵从硝烟中冲进去,枪扫刀砍,激战至29日上午9点,除部分鬼子逃跑外,全部被歼。

张砚田通过电话把殷汝耕的卫队长约出来,在老衙门将其击晕,殷汝耕知道大事不好,躲藏在橱柜顶上,一时没有找到。

审问殷汝耕的差人后,差人说:

“长官请出来吧, 张大队长接您老来啦。”殷汝耕信以为真,从柜顶跳下来,当即被俘,张砚田将他押到吕祖祠,听候处理。

沈维干率教导总队在警察协助下,带着户口册挨家挨户搜查日本人和汉奸,部分罪大恶极的日本顾问和汉奸在通县女子师范学校北边的水坑边被枪决,如保安第一总队顾问渡边少佐、伪教育厅顾问竹腾茂美等人。

几乎与此同时,驻顺义的苏连璋团也奉张庆余之命,对驻扎在顺义的约二百名日军发起突袭,这二百人一夜间被苏团全部歼灭。

天亮后,苏团整队开赴通县,到通县的时间是29 日中午,正赶上日空军24架飞机来通轰炸,从中午到晚上足足轰炸了七个小时,苏团伤亡惨重。苏连璋看没有空中支援,实在难以支撑,换军装为便衣脱离战场。

张砚田处决完日本顾问和汉奸后,因敌机轰炸,部队四处躲藏,无法集合起来,他对通州城又不熟悉。

当张庆余向西开拔时,他随后在青纱帐中迷路,追兵迫近,他只好遣散身边不多的士兵,自己逃回天津家中躲了起来。

反杀:85年前最狠最猛的“伪军”,会在台湾出现吗?

 

苏、张二人撤出战场,他们的部队也被打散,保安队越战人越少,日军却越来越多!

情况危急,张庆余决定分两路向北平撤退与二十九军会合。

但部队开到北平城下,才知道二十九军早就撤出北平,已经到了保定,最后面的部队也已过了长辛店。

日军从城中杀出,押解殷汝耕的汽车走到安定门与德胜门之间,士兵被日军冲散,殷汝耕逃走,沈维干阵亡。

此时,张庆余已是孤军一队,十分危险,只好将部队化整为零,分为120个小队,每队五六十人不等,由连排长率领突围,约好到保定集合,却在中途被孙殿英截击、缴械,带枪到保定的士兵并不多。

张庆余见到宋哲元时,宋对张说 :“你这次起义,不负前约,惜我军仓促撤离,未能配合作战,深觉愧对。”

反杀:85年前最狠最猛的“伪军”,会在台湾出现吗?

 

30日,张庆余通电全国如下 :

“日寇暴虐,天祸中华, 庆余砚田于长城战后,敌人迫我签立《塘沽协定》,受命于危难之际,成立战区特警保安第一二两总队,为统一指挥、便利剿匪计,暂归蓟密区行政督察专员殷汝耕指挥调遣,原期协力同心,奠安地方,抚绥民众。

不意殷逆利欲熏心,甘作傀儡,供敌驱策,背叛党国,神人共弃。在当时原不难擒此巨憨,献俘中枢,徒以国家多故,策在睦邻,重以未奉命令,顾虑地方,不得已始虚以委蛇,含垢待机。

反杀:85年前最狠最猛的“伪军”,会在台湾出现吗?

近者敌焰愈炽,国难愈深,卢沟桥事变时,不过吞并华北之 发轫,而殷逆汝耕等丧心病狂,搜刮地方,竭泽而渔,特设供给委员会,为敌人筹划给养,维持后方,二十八日(实为二十七日 ), 敌以一联队之众,益以飞机大炮,轰炸我二十九军驻通部队,

敌炮一鸣,全军泪下,斯何时也,殷逆竟率贴身群小,登城作壁上观,引以为乐

庆余砚田认为,敌人谋我,具有决心,非群策群力,听命领袖,不足以救国御侮之效,藩篱岂任久据,报国以愧后人。

爰于二十九日拂晓,挥泪督师,一举粉碎伪组织各机关,及暴日驻通守备队特务机关警察署,巨憨汉奸,一体俘获,当时竟日均与日机血肉相拼中,除已派敝部总务处总长刘鸿廉驰赴保定,而谒上峰,请示机宜外,此后一切行动,均惟蒋、宋两委员长命令是从,所望国内先进。各处国军,时赐南针,多予协助,不胜祈祷。特闻。

河北省特种保安第一总队长张庆余、第二总队长张砚田、率同教导总队第一区队长杜步青、第二区队长沈维干,及全体官兵两万人同叩。卅日。”

反杀:85年前最狠最猛的“伪军”,会在台湾出现吗?

 

张庆余撤离通州后,通州老百姓才如梦方醒,知道日本人一定会来报复,全体市民逃出城外,投亲靠友。

潞河中学因挂有美国的星条旗,避难人数近万人。

30 日上午,日军酒井部队一千多人开进通州,准备屠城,经伪县长王季璋、侥幸活下来的日本顾问角田、长友和日本少妇腾原莲子等解说,酒井才放弃屠城。

但是,仍在西仓兵营杀死通州青壮年七百多人。日本人在新城南门里三官庙胡同千总衙门为死亡日本人建了个慰灵塔。据塔上文字记载,被起义部队杀死者有五百多人。

这就是保安队通州起义的始末。

这支义军后续如何?

先重复一段:张砚田、苏连章等部相继离队后,鉴于天津的日军部队陆续赶来,张庆余部决定放弃通县,开往北平与第29军会合。队伍行至北平城下时,得知29军已撤退至长辛店、保定一带。

正在此时,一股日军从北平城内杀出,混战之际,殷汝耕被日军劫走,起义部队遭受严重伤亡!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张庆余只好把队伍打散,分全军为120个小队,每队五六十人不等,由连排长率领分批开往保定集合。

反杀:85年前最狠最猛的“伪军”,会在台湾出现吗?

不久,张庆余被蒋介石电召前往南京,向其报告起义经过,蒋安慰张说:“你这次在通县起义,虽败犹荣,不必懊丧。所有损失,由余饬军政部立即予以补充,以便休整后再投入战斗。”

张庆余被任命为军政部开封第六补充兵训练处中将处长,1938年复改派为十一军副军长,张托病恳辞,解甲归田。

从天津秘密乘船转赴南京的张砚田亦受到蒋介石召见,被任命为中将高参,遣其入藏,结果张砚田未到任,跑到四川去隐居了。

起义部队撤至门头沟时,尚有6000人,张庆余与南京政府联系后,部队被授予暂编第一师番号,在跟随张庆余转移期间,到西安时,部队已不满千人。

流散于北平的部分伪冀东保安队士兵后来归附了国民抗日军(又称红箍),1937年底,经八路军总部批准,国民抗日军改编为晋察冀军区第5支队,汇入八路军这大海。

这一部分义士,历尽艰辛后,找到了正确的方向和归宿,终成正果!

第二部分

美国是一个以霍布斯主义,加新教主义为原则立国的国家,美国之前的高明之处在于,能够在一定时间一定程度一定范围内混搭成功,暂时不冲突。但是,美国这个移民新国度,不可能解决本元上的逻辑冲突,因此它仍旧一直困于如何摆脱苏联解体那样的魔咒中!

这是非常可怕的,基因问题无法突破前,必须掌控住科技霸权!但是,资本主义有自己的一套逻辑,人家实际上并不真需要美国这个躯壳,人家真正需要的是合适的宿主!

这同样或是美内部永无法破局之殇!
而暂时的解决方案就是创设美联储!

其内在不可解决的矛盾,实际上还是比较清晰的,例如新教徒的一个传统就是,善于把任何具体问题转化为道德辨争,而霍布斯主义持何观点呢?传统金融资本主义又坚持什么呢?

这难道不是三元悖论吗?

反杀:85年前最狠最猛的“伪军”,会在台湾出现吗?

如今恰逢老妖婆勾结台独等逆贼,跃跃欲试想来台湾岛捞钱挑事,实际对付其最好的办法,并不是仁义之师、威武之前、胜利之师的人民子弟兵,直接出手来教训惩治,而应是由台军起义来反杀空心菜、老妖婆等一众反贼、妖孽,才更痛快淋漓!

这一天,总归要来,

这一天,必然会来!

第三部分

台湾的退役中将高安国将军在自己的网络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个视频,视频内容是呼吁台湾军队的有识之士组织起来,发动起义,推翻民进党政府,与解放军汇合,帮助完成祖国的统一大业。

这个视频一发出来可以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无论是大陆还是台湾都有不少人惊呼高将军这番话说得很露骨,完全是不给台独分子、不给蔡英文当局一丁点面子,实际上我们如果多了解一下高安国将军的话就会发现这番话压根算不了什么,高安国将军经常发布类似的反台独、掩护国家统一的言论。

反杀:85年前最狠最猛的“伪军”,会在台湾出现吗?

高安国将军于1944年4月3日出生在湖南省湘阴县,正值抗日战争末期,而高安国正是出生在军人世家,其父亲为中央军校第十一期毕业生高笃伦先生,在抗日战争中担任上校副师长,参与过南京保卫战、衢州保卫战等多次抗日战争重大战役,解放战争中迫于局势与解放军交战,1949年携带年仅五岁的高安国退往台湾岛,在岛内时期升至少将。高安国幼时常常听父亲说起抗日战争时期的往事,激起了强烈的爱国情操,年轻时就决心参军报国,1966年22岁的高安国从陆军官校毕业之后开始了几十年的戎马生涯,最终官拜陆军第六兵团副司令中将。可以这么说,虽然政治立场不同,但是高安国将军的内心,始终是充满了对炎黄子孙身份的认同感,高将军的妻子张绍梅女士就曾经说过:“两岸本无事,庸人自扰之,都是炎黄子孙,何必兵戎相见?”

反杀:85年前最狠最猛的“伪军”,会在台湾出现吗?

随着李登辉的上台,台独势力开始抬头,高安国将军对此可以说是异常愤慨,自己的父亲为了中华民族的抗日事业出生入死,结果现在这帮家伙不仅不认同自己的炎黄子孙身份,还想着给日本人当狗来谋求台独,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高安国将军屡次发声,强烈谴责台独势力,作为一名军人,人家不只是在嘴上痛批台独,更是付诸实际行动。

2008年,台湾一伙“精神日本人”组建了一个名为“台湾民政府”的组织,公开拿着日本膏药旗在大街上一边募集捐款一边宣扬“台湾主权属于日本”“台湾应该回归日本”,甚至还组建了一批打手,自称是什么黑熊部队,专门暴力威胁反对者,搞得台湾民众敢怒而不敢言,而这个所谓的“台湾民政府”组织能够胡作非为,自然是全仗当时马英九政府的包庇纵容。

反杀:85年前最狠最猛的“伪军”,会在台湾出现吗?

2018年,忍无可忍的高安国将军振臂一呼,召集一批退役的战友,针对性地组建了一个“台湾军政府”,一边向“台湾民政府”发了通牒命令其立刻解散,一边向民进党当局施压,要求他们处置“台湾民政府”,否则他们就自己动手,台湾老百姓怕这些所谓的黑熊部队的打手但是他们可不怕,民进党当局不得不宣布“台湾民政府”是诈骗组织,并予以查封取缔。

反杀:85年前最狠最猛的“伪军”,会在台湾出现吗?

所以说,对于满腔爱国热情的高安国将军来说,此次发出此番言论并不稀奇,面对甚嚣尘上的台独势力,高安国将军放下了党派之争,以民族大义为先,呼吁台军主动起义帮助完成祖国统一,实在是一位充满血性的爱国志士。
那么,高将军呼吁的台军主动发动起义,是否真的有可能实现呢?高安国其实并不是第一次提出类似的观点了,只不过以前一直没多少人听进去,但是现在的局势又不一样了,面对新冠疫情的肆虐,蔡英文当局的表现可以用糟糕透顶来形容,虽然在台湾民众自发的防疫努力下,台湾岛曾经一度被称为“防疫模范生”,然而蔡英文当局却以为这是自己的功劳,开始疏忽大意,导致台湾岛的疫情迎来了大爆发,随后又爆发了当局拒绝全岛展开普遍筛查、医疗资源紧张、采购的疫苗完全不够用等一系列情况,而台湾自行研制的疫苗又被曝没有经过完整的实验,还被质疑炒作自产疫苗股价牟利,而疫情以来屡次停电停水更是搞得民怨沸腾,台湾民进党的支持率已经跌落到了不到30%。

反杀:85年前最狠最猛的“伪军”,会在台湾出现吗?

在这种民众普遍对民进党、对蔡英文不满的情况下,高将军站出来大喊推翻蔡英文政府,确实能赢得不少民众的支持,但是让呼吁台湾军队起义还是很不现实,首先台湾军队内部也是存在着不少的台独派的,尤其是以台湾空军和台湾陆军装甲部队为主,因为在这些部队服役的士兵必须操作较为复杂精密的武器,所以兵源基本都是精挑细选、军事素质较高者,而这些人很多都非常仇视解放军,渴望与解放军大战一场来建功立业,正是这些人构成了台湾军队内部台独势力的基本盘,而这些人在台湾军队内部的地位通常处于中高层,可以说台湾军队内部的台独势力还是颇有些根深蒂固的。

反杀:85年前最狠最猛的“伪军”,会在台湾出现吗?

不过,虽然台独势力在台湾军队内部也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但是他们并没有完全掌控台湾军队,在台军内部,仍然存在着一些反台独的人士,以及一部分不反台独但是反对蔡英文政府者,此外还有更多的那种“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中立骑墙者,谁占上风他们就跟谁。

而高安国将军此时能够站出来振臂一呼,必然能够调动民间和军队内部不少人对于蔡英文政府的不满,使得相当一部分人的内心产生动摇,而一旦成功能争取到这些人,那么对于祖国统一必然是大有帮助。不过,对于这些人而言,起义的时机尚不具备,也不建议他们公开站出来,用小说《三体》中的话来说,对于他们而言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不要回答!”,先把自己隐藏起来,防止遭到台独势力迫害,等到真到了祖国开始统一的那一天站出来贡献自己的力量。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222155.html

(1)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7月31日 下午2:15
下一篇 2022年7月31日 下午2:2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