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芯片业腐败简史:从希望到绝望

作者: 不二

本文转载自:数智锐角(ID:AIoTRay)

1932年,因贪色贪财致死人命的瑞金县叶坪村苏维埃政府主席谢步升被判处死刑。这是苏维埃政府成立后,也是我党历史上第一个被处决的腐败分子。时至今日,惩腐不贷始终是干部心头的高压红线。

然而,有光明的地方注定也有黑暗。7月15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开发银行纪检监察组、吉林省纪委监委消息:国家开发银行国开发展基金管理部原副主任路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开发银行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和吉林省监委监察调查。

值得关注的是,路军最为人熟知的是曾参与管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俗称大基金。在路军之前,大基金还有其它高管被查。2021年1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开发银行纪检监察组、山东省监委消息,华芯投资原副总裁高松涛涉嫌严重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监察调查。一时间,“芯片窝案”传言四起,芯片界风声鹤唳,黑夜降临了?

中国芯片业腐败简史:从希望到绝望

缘起:产业优势一去不返

中国芯片业腐败简史:从希望到绝望

俗话说,一分耕耘,一份收货。自贸易战以来,中国缺芯的产业痛点被一再戳中,而中国芯片落后的现实,与一再的腐败脱不开关系。

1993年夏,原鞍钢总经理、冶金工业部副部长马宾正式出版著作《电子信息产业的作用与发展》,揭开了改革开放十余年中国芯片业从强到弱的发展历程。

据马宾介绍,1984年之前,中国的集成电路和日本同步,已经建立“较完整的设备、仪器、材料、科研、生产的体系”,远超韩国。此时,韩国自1977年开始投入半导体产业,较中国晚了整整12年。

然而,1984年,为扭转财政亏空局面,实行“拨改贷”政策。中国电子工业遭到致命打击,科研投入从占GDP的2.32%,骤然降到0.6%以下。与此同时,从1984年至1987年,在连年亏损的情况下,韩国每年投资5亿乃至10多亿美元发展芯片行业。截至1988年底,韩国四大企业集团以累计投资47亿美元,亏损16亿美元为代价,使得1988年韩国集成电路销售额44亿美美元,出口39.4亿美元,1990年销售额将达54.1亿美元,出口达46.8亿美元。

中国芯片业腐败简史:从希望到绝望

据马宾介绍,到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国“全国集成电路行业固定资产总投入仅15亿元人民币,折合美元仅3亿美元。据报道,现国外建一条有一定规模的存储器生产线投资就要2亿美元。”至此,中国半导体产业开始沉沦,并且排名以极快的速度下滑。

就在韩国、日本及中国台湾地区大搞芯片产业的同时,中国花费巨额资金引进电视、收音机等生活消费类电子产品及相关生产技术平台,仅1987年就高达35亿美元之多。“仅七五期间,中国用于彩电的投资就在150亿元以上,面临的是已经过热问题。”这里,高达几百亿人民币的投资,有相当大的比例是重复建设和浪费。

不仅如此,即使在芯片领域,1984年至1990年,中国各地方政府、国有企业和大学,纷纷从国外引进淘汰的落后晶圆生产线,多数根本没有商业价值。之所以会有如此“乱象”,源于电子工业部将绝大多数国有电子企业的管理权下放给省市地方政府,在缺乏制约的情况下,80年代开始的国有企业贪污腐败加剧,借着进口项目的名义,领导干部可以名正言顺地获得出国考察机会,甚至可以收取高额回扣,安排子女出国定居,于是出现了全国疯狂引进落后技术的奇怪现象。

就在新中国辛辛苦苦建立的芯片产业即将损失殆尽之际,1990年,以马宾为首的党和国家干部集体向中央写报告反映危险局面。或许是这份报告起了作用,1990年8月,国务院决定在八五计划(1990-1995)中启动“九〇八工程”,即半导体技术达到1微米制程,建设月产能1.2万片的6英寸晶圆厂。然而,在全国上下的腐败氛围中,仅经费审批就拖沓了2年时间。此后,这条产线不但花了3年时间从朗讯手中引入0.9微米制程,还花了3年时间建厂,所建成的无锡华晶电子1998年方才正式投产。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1990年,新加坡政府特许投资半导体产业,仅用2年就建成,第三年正式投产。到了1998年,该厂已经成功收回全部投资。

在新自由主义和资产阶级自由化学者与官员的共同“努力”下,中国半导体产业优势一去不复返。1990年,马宾高瞻远瞩地指出:西方国家把控制向我国出口集成电路及制造设备、技术的限制“尺度”作为企图推行“和平演变”的政治斗争工具,作为推残我国独立自主科研、开发能力,进行长期超额经济惊夺的工具。要想有独立的国际地位,必须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自立更生解决1微米产业的建设以及亚微米开发手段问题。

三十年后,随着中美贸易战、华为中兴被美国制裁,我们再来看马宾当年的著作,不得不感叹其预言的超前。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说,人类唯一能从历史中吸取的教训就是,人类从来都不会从历史中吸取教训。令人唏嘘的是,腐败虽导致中国芯片业的第一次溃败,但遗憾的是,这也并不是最后一次。

中国芯片业腐败简史:从希望到绝望

梦破:中国科学史最大丑闻

中国芯片业腐败简史:从希望到绝望

2003年,时任上海交通大学芯片与系统研究中心主任在上海举行“汉芯一号”新闻发布会。在会议上,中科院院士许居衍、邹士昌和“863计划”集成电路项目领导严晓浪等多位院士,对“汉芯一号”的评价一致,认为上海“汉芯一号”的研制和应用技术已经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是中国芯片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中国芯片业腐败简史:从希望到绝望

“汉芯一号”的出现震惊世界,就连国外一些科研大公司都觉得不可思议。两年时间,陈进不仅能研制出量产芯片,而且性能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此后,“汉芯一号”的发明人陈进不但被上海交通大学授予为长江学者,并担任了上海交通大学微电子学院院长,以及上海交通大学的汉芯技术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此外,陈进在汉芯的资产翻了八十多倍,已经是新一代的科技神话,陈进还在“汉芯一号”和其他研究项目上,申请了11亿元的研究经费,可谓是声名鹊起,并有可能问鼎院士头衔。

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2006年1月,一位匿名网友在清华大学 BBS上发表《汉芯黑幕》,指责陈进的“汉芯”为伪造。

中国芯片业腐败简史:从希望到绝望

此信一出瞬间掀起轩然大波,有关媒体迅速做出调查。事实是,如举报信所言,由于陈进曾经是摩托罗拉的一名员工,所以他让一位老同事购买了一块芯片,将摩托罗拉的名字打磨掉,改成了汉芯一号的名称。不但如此,陈进还把芯片打磨工作当成了产品卖点,放置在了公司的网站上。

没有人会想到,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工程,最终成为了中国科学史上最大的丑闻,并且使得中国芯片发展停滞了13年。因为当时国家芯片领域几乎所有的资源都集中在了陈进的身上,而那些默默无闻的芯片研发项目,也因为没有足够的资金,不得不放弃。其中,就包括倪光南院士的“方舟1号”芯片。

遗憾的是,陈进最终并没有得到法律的惩罚,并且依旧从事芯片领域——这个曾经让他大捞一笔的行业。据企查查信息显示,陈进目前名下仍有上海硅智芯片技术研究所有限公司、上海硅盛微系统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

百尺竿头,纵身一跃终成空。铅华阅尽,一切又回到了最初的原点。

中国芯片业腐败简史:从希望到绝望

再缠:“腐败”窝案深卷德淮

中国芯片业腐败简史:从希望到绝望

又是十余个春秋。2018年,中美贸易战正式打响。2019年,华为被列入“实体清单”,中美科技战正式进入高潮。而伴随着中美对抗逐渐深入,一起惊天芯片贪腐窝案再度爆发。

据集微网报道,2017年,凭借淮阴政府首批注资的22亿元,德淮半导体横空出世,并在一年的时间内陆续高调对外公布完成封顶、设备进厂、量产、实现收入等一系列进展。然而,如彗星般强势崛起的开局,却很快迎来了流星般的陨落。

2019年3月,业内开始传出德淮半导体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消息; 其后,德淮半导体员工于2019年10月向集微网爆料称“德淮已无资金发放9月份薪水”,而且,所谓的“量产”、“收入”都是“皇帝的新装”,德淮虽然采购了部分二手设备,但远不足以建成生产线,所采购设备已经闲置一年以上。

德淮的真正崩盘,同样也来自于2019年10月,淮安市淮阴区委原书记刘泽宇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检查和监察调查之后。 刘泽宇自2013年12月出任淮阴区委书记,德淮半导体正是其引进的重点项目。

政商腐败,背后也必定有资本腐败。根据《淮安市2020年重大项目投资计划》,截至2019年底,德淮项目已经实际投资了46亿元。然而,这46亿元究竟花向了何方,同样疑点丛生。

中国芯片业腐败简史:从希望到绝望

根据集微网从多个消息渠道统计整理: “德淮最大的一笔开支并非购买设备,而是基建。 中铁二十五局中标德淮半导体项目EPC总包,中标金额20亿,实际已付款大概18亿元。 总包工程中,最大的分包为包括洁净室、机电系统在内的生产线项目,金额11.17亿元。”

然而,同样规格的工程,报价一般不会超过10亿。这意味着,仅这一个项目,德淮的价格就虚高了一倍。

在人力成本方面,德淮同样高的惊人。据统计,德淮的高层薪资均达到了数百万元以上,台湾籍员工薪资普遍在3万元以上,日本籍员工则平均年薪也逾百万元。隐藏在这背后的奥秘,则是德淮的日本基因。

据了解,德淮的“核心技术”源于日本东芝的CIS团队。2015年12月,东芝CIS业务被索尼收购,东芝CIS团队自谋出路,适逢德淮在国内筹谋,2016年4月,该团队在日本注册成立IDTC,成为德淮的设计公司。

自德淮崩塌之后,有关德淮的举报信纷至沓来。同时,德淮的腐败也引得众人瞩目。据知情人士透露,德淮每个月仅烟酒费用要高达几十万,整个淮安的高档KTV,德淮几乎全都是VIP,高管一顿年夜饭就能吃掉200多万。其中不乏有夸张之处,但奢靡至此,可见一斑。

2019年底,德淮董事会中代表政府的董事董淮陈接受组织调查。据集微网报道,董淮陈时任淮安园兴投资、淮阴城市资产两个国资企业的负责人,这两大国资又掌管中德、中意、德淮、淮浦4个基金平台,仅这4个平台就向德淮注资超过30亿元。

2021年8月,崩塌已久的德淮迎来了自己的最终宿命。最终,民营企业荣芯以16.66亿元的单次出价成功购得德淮除芯片成品和原材料以外的所有动产和不动产。

中国芯片业腐败简史:从希望到绝望

结语

中国芯片业腐败简史:从希望到绝望

诚如马宾所言,中国芯片的问题在于体制及政治重视问题、对集成电路发展规律和战略方案的认识问题、只重视引进不重视消化、资金投入不足问题等。如今,这些问题都得到了产学研各界的足够重视。

然而,从改革开放之初,到中美科技战,中国芯片界几经沉浮,终于站到了新的起点,而在这一系列过程中,腐败都成为了每一次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国家基金作为中国芯片界的重磅级“武器”,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此轮自查自纠,动荡在所难免。但是,这或许为芯片界带来的也会是加速与新生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222583.html

(3)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8月1日 下午2:45
下一篇 2022年8月1日 下午3:0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