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新能源车企被申请破产,曾与蔚来小鹏等并称“四小龙”

本文转载自:每日经济新闻(ID:nbdnews)综合自中国基金报、上海证券报、每经App

又一家造车新势力陷入困境,被申请破产重整。
6月14日,拜腾汽车两家关联公司新增被法院立案破产清算事项。在相关裁定书中,尽管两公司辩称拜腾汽车仍旧有“救活”的希望,但法院认为债权人权益已多年得不到保障,决定立案。
作为国内造车新势力的代表之一,拜腾汽车的起点并不算低,曾跟蔚来、小鹏、威马并列称为造车新势力“四小龙”。创立之初,其核心管理团队曾囊括来自宝马、特斯拉等巨头的骨干人员。公开资料显示,拜腾汽车共经历了6轮融资,总融资金额高达84亿元。2020年8月,拜腾汽车曾因“烧光84亿元造不出量产车”而出现在央视新闻中。
 
又一新能源车企被申请破产,曾与蔚来小鹏等并称“四小龙”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资料图)
又一新能源车企被申请破产,曾与蔚来小鹏等并称“四小龙”
两公司辩称仍有“救活”希望
本次被立案破产清算的两家拜腾汽车关联公司,一家名为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下称“知行新能源车公司”),另一家名为南京知行电动车有限公司(下称“知行电动车公司”)。法院裁定书显示,前者持有后者51%股权。
天眼查信息显示,知行新能源车公司近日新增一则“破产重整”信息,案号为(2023)苏0113破48号,案件类型为“破产案件”,申请人为南京坤欧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上海华讯网络系统有限公司,经办法院为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
 

又一新能源车企被申请破产,曾与蔚来小鹏等并称“四小龙”

同一日,知行电动车公司也新增一则“破产重整”信息,案号为(2023)苏0113破47号,案件类型为“破产案件”,申请人为南京市栖霞区电力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圣戈班汽车玻璃(上海)有限公司、上海华讯网络系统有限公司,经办法院同为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
 

又一新能源车企被申请破产,曾与蔚来小鹏等并称“四小龙”

栖霞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显示,知行新能源车公司破产清算案件中,申请人南京坤欧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表示,该公司拖欠其包车费用77万余元,另一申请人上海华讯网络系统有限公司则表示被拖欠货款369万余元。而在知行新能源车公司破产清算案件中,三位申请人也均表示被该公司拖欠款项。上述这些申请人认为,两家拜腾汽车关联公司作为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另其涉及大量的被执行案件且停止经营。为保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故依法申请其破产清算还债。
针对上述申请人的观点,两家拜腾汽车关联公司辩称拜腾汽车仍旧有“救活”的希望,并表示其已具备量产条件,正在进行资产重组,且市场价值远大于账面价值。
 

又一新能源车企被申请破产,曾与蔚来小鹏等并称“四小龙”

拜腾汽车上述两家关联公司表示,拜腾集团汽车整车项目作为重大建设项目,一旦公司进入破产清算程序,汽车生产资质将会被工信部注销,之前各方的投入将付诸东流。
但法院认为,知行新能源车公司和知行电动车公司涉及众多执行案件,其名下虽有巨额财产,但存在权利瑕疵以及资产的一体性,导致法院无法执行到位。对于众多的执行案件,只能终结执行程序,造成申请执行人的权利得不到维护。现公司停止经营数年,历经数次的自我重组也未成功。在此情况下,众多的申请人经案件强制执行不能得到清偿,应认定知行新能源车公司和知行电动车公司具备破产原因,其向人民法院申请被申请人破产还债符合法律规定,依法应予以受理。
目前栖霞区人民法院已裁定受理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和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两家公司破产清算一案。
又一新能源车企被申请破产,曾与蔚来小鹏等并称“四小龙”
难解的资金问题
从发展历程上来看,拜腾汽车成立时间并不比“蔚小理”晚,但如今走上破产清算的地步令人唏嘘。
每日经济新闻2021年底曾报道,2018年1月,拜腾首款新车概念版(BYTON Concept)亮相美国CES消费电子展,宣告其造车计划从PPT走入现实。
在此后两年时间里,拜腾汽车宣布完成了一系列部署,其全球总部、智能制造基地及研发中心设立在南京,负责车辆设计与产品概念研发的设计中心设在德国慕尼黑,负责智能汽车用户体验、自动驾驶等前沿技术以及北美市场开拓与运营的北美开发总部设在硅谷,整体形成了一个以南京为中心的全球运营布局。
然而,2020年6月底,拜腾汽车表示,受疫情影响,其C轮5亿美元的融资进展并不顺利。随后,2020年7月初更是宣布暂停中国内地业务运营。
2021年1月4日,拜腾汽车与富士康科技集团、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合力加速推进拜腾首款车型M-Byte的量产制造工作,力争在2022年第一季度前实现M-Byte量产。拜腾汽车用“重回赛道”来形容此次与富士康的合作。
 
又一新能源车企被申请破产,曾与蔚来小鹏等并称“四小龙”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BYTON拜腾)
不过好景不长,半年之后就传出了拜腾汽车与富士康合作出现裂痕的消息。彭博社报道称,经过了半年的磨合之后,拜腾汽车内部股东复杂的博弈和持续的“宫斗”让富士康心灰意冷,而股东方中国一汽的强势最终让富士康考虑退出。此外,有知情人士此前向《日本经济新闻》透露,其实拜腾汽车和富士康的合作早在协议签署的六个月后就停止了,而富士康也已将造车的重点转向其它更有潜力的项目上。
对拜腾汽车而言,资金短缺是困扰其发展的一大难题。公开资料显示,拜腾汽车共经历了6轮融资,总融资金额高达84亿元。2020年8月,拜腾汽车曾因”烧光84亿元造不出量产车”而出现在央视新闻中。
当时,一位接近拜腾汽车的业内人士告诉每经记者,彼时M-Byte的量产就差“临门一脚”,但是迫于资金的短缺未能实现最终量产。在业内人士看来,拜腾汽车将重心放在了工厂建设等重资产模式上,这也是导致其资金链紧张的主要原因之一。
2022年8月,有网友曝出,在某二手车交易平台上,有人正在出手拜腾汽车的试验车,售价为5.2万元。
拜腾并非首家遇到困境的造车新势力。本月初,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了不少威马车主反映,他们所在的地区已经找不到售后维修中心,厂家也无法提供配件,很多故障车辆得不到维修,只能原地“趴窝”。
早在去年11月,威马汽车就开始面临资金、成本控制等方面的压力,并实施了一系列降本措施以应对资金压力。随后,威马汽车还曾传出高管降薪、员工工资调整、裁员、工厂停工停产、售后滞后等负面信息,这家造车新势力正遭遇多重挑战。
除此之外,天际汽车、爱驰汽车等也正遭遇困境,面临售后难题的车主或不在少数。
在竞争日益激烈、新品牌快速涌现的当下,车市优胜劣汰已成为常态。近期包括华为余承东、长安汽车董事长等多位业内人士公开放话,汽车行业已经进入淘汰赛阶段,未来主流玩家不会超过5个。

又一新能源车企被申请破产,曾与蔚来小鹏等并称“四小龙”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中国基金报、上海证券报、每经App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338791.html

(4)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3年6月18日 下午1:10
下一篇 2023年6月19日 下午12:5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