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知识】张勇:卢拉访华助力巴西经济增长

作者:张勇

本文转载自:世界知识(ID:wap1934-1)

2023年4月12日至15日,巴西总统卢拉对中国进行了国事访问。这是卢拉第五次访华,第三次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中国也是卢拉上台执政100天内首次访问的域外国家。此次卢拉访华,随行的商界领袖多达240人,堪称阵容豪华。访华期间,卢拉在上海出席了巴西前总统罗塞夫出任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行长的就职仪式,参观了华为公司创新中心;中巴两国签署了多项合作文件,并发表了涉及深化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由此足见卢拉对深化中巴合作的高度重视,也彰显出其借助中国外力实现巴西经济可持续增长的强烈愿望。

【世界知识】张勇:卢拉访华助力巴西经济增长

2023年4月14日,巴西总统卢拉抵达北京,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图为卢拉抵京当天,天安门广场上悬挂的中巴两国国旗。

 

巴西经济增长遭遇阻力

访华前夕,卢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巴西政府的首要任务是恢复停滞的经济增长并启动新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卢拉透露,将利用好此次出访巩固与中国的关系,以便能在巴西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根据世界经合组织发布的展望报告,巴西2023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幅预期将从2022年的2.5%降至0.8%。作为拉美第一大经济体,巴西的经济状况可谓不容乐观。

当前巴西经济增长呈现“四高两低”特征。具体而言,“四高”是指高通胀、高失业、高赤字、高负债。

高通胀 英国经济学人智库(EIU)的数据显示,2022年巴西通胀率为9.3%,远高于中央银行设定的年度通胀率目标,预计2023年仍维持在5.2%的较高水平。高位的通胀水平一方面会侵蚀居民的实际购买力,尤其对中低收入群体更甚;另一方面为应对高通胀而采取的紧缩货币政策将推高国内融资成本,促使企业信贷萎缩,进而打击投资信心。

高失业 在就业市场方面,2022年巴西失业率为7.9%,2023年预计将进一步升高至8.9%,高失业意味着就业创造不足。

高赤字 高赤字体现为经常账户和财政的双赤字。2022年巴西经常账户赤字和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GDP)分别达到2.9%和4%;2023年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预计继续攀升至7.9%,经常账户赤字为2.9%。长期财政赤字将严重损害主权债务信用;经常账户赤字则需要资本账户盈余来平衡,而这将引发短期投机资本跨境流动,一旦方向逆转将加剧国际收支危机。

高负债 巴西的债务水平高于通常的国际警戒线水平。2022年巴西公共债务占GDP比例为75.5%,预计2023年将攀升至78.5%,远超60%的国际警戒线水平;外债占GDP比例为32.3%,也超出20%的国际警戒线水平。公共债务水平高企不仅限制了巴西采取财政政策调节经济的空间,而且增加了主权债务违约风险。

“两低”是指巴西经济增长率和劳动生产率增速较低。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23~2027年,巴西平均经济增长率仅为1.8%;EIU预测2023~ 2027年,巴西劳动生产率年均增长只有0.2%。

巴西经济呈现上述特征是内外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内部因素归因于反周期的宏观经济政策受限以及旨在提高生产率的结构性改革进展停滞。鉴于巴西政府在实现宏观经济目标的优先排序上将抑通胀置于促增长之前,采取了紧缩的货币政策,而这将提高全社会融资成本,不利于短期经济增长。同时,因公共债务持续攀升,财政政策操作空间受限,导致政府通过经济政策干预经济的能力减弱。巴西的结构性改革一直进展缓慢,这与巴西政坛政党碎片化和利益集团制衡不无关系。

就外部因素而言,当前巴西经济所面临的外部环境与卢拉前两任期(2003~2010年)完全不同。21世纪头十年是大宗商品繁荣、经济全球化加速和人口红利释放的叠加期,国际经济环境整体向好;当前国际经济环境则趋于复杂,不稳定性、不确定性和不可预期性相互交织,对巴西经济形成了严峻挑战。首先,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的衰退趋势削弱了巴西面临的外部需求,同时美联储连续激进加息间接推高巴西国内融资成本。其次,大宗商品价格因疫情反复和乌克兰危机造成的全球供应链中断而飙升,这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巴西的贸易条件,但是其收益不足以抵消输入型通胀对巴西造成的损失。最后,粮食、能源危机、新兴市场的债务风险以及近期的国际银行业倒闭风波,进一步加大了巴西经济的风险敞口。

【世界知识】张勇:卢拉访华助力巴西经济增长

巴西第二大城市里约热内卢。

 

中国是巴西的首选合作伙伴

在内生驱动乏力、现实挑战丛生的背景下,巴西急需寻求经济稳定向好的外部力量以助力其回归正常的增长轨道。而作为世界经济增长的稳定力量、经济全球化的坚定支持者、对外高水平开放的践行者,中国自然成为其首选合作伙伴。中国和巴西分别是东西半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重要的新兴市场国家,中巴两国深化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不但将助力双方经济的高质量发展,而且对于维护广大发展中国家共同利益、促进全球经济复苏都具有重要意义。卢拉此次访华所取得的成果,不仅有利于中巴原有合作提质升级,还能为巴西经济发展积极打造新的增长点,与巴西经济发展需求的契合度甚高。

从影响巴西经济增长的因素看,提高投资率、再工业化和促进全要素生产率增长是其经济增长的三大需求。长期以来,巴西固定资本投资占GDP的比重都低于20%,年均保持在17%的水平。卢拉访华期间,中巴发表了深化两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声明指出,鼓励两国企业到对方国家开展投资,特别是要增加在基础设施、能源转型、物流、能源、矿业、农业、工业以及高科技领域的投资。在声明中,巴西还邀请中方参与“投资伙伴计划”,该计划是世界上最大的包括环境领域在内的基础设施一揽子特许经营项目计划之一。如果这些内容都能落到实处,将有利于提高巴西的投资率。

就产业结构而言,巴西的初级产品专业化、去工业化和服务业异质性(服务业的质量标准难度较高,随着交易的地点、时间等因素而有所差异)导致产业升级无序。初级产品专业化使得出口过度依赖初级产品,极易受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的影响;去工业化直接削弱了巴西参与全球价值链的竞争力;服务业异质性则导致非正规经济占比居高不下。对于像巴西这样的地区大国而言,完整的工业体系、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制造业是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也是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之一。因此,巴西面临再工业化的强烈需求。卢拉访华期间,中巴双方签署的《关于促进产业投资与合作的谅解备忘录》,恰好能满足巴西再工业化的需求。同时,双方同意推动“中巴扩大产能合作基金”有效发挥作用,强调两国在数字经济领域的合作潜力,这些都将为巴西再工业化提供催化剂。

就长期增长来源而言,巴西全要素增长率(指总投入与总产出之比)低迷或不足是制约其长期增长潜力的关键要素。EIU的数据显示,2018~2022年,巴西全要素生产率年均增长率为0.5%,预计2023~2027年仅为0.02%。而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来源于技术进步和制度创新两个方面。卢拉此次访华,对于促进巴西的技术进步和制度创新或将产生积极的作用。就技术进步而言,双方认可科技创新对于两国经济发展与提升国家竞争力的战略作用,将密切双方在电子商务、低碳经济、数字经济和信息通信技术等领域合作,同时鼓励两国创业生态系统进行互动,建立联合研究、开发和创新中心,并合作开展有关项目。就制度创新而言,卢拉此次访华的成果或将具体体现在促进双方贸易投资便利化、推动在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框架下开展合作创新等方面。

面临的挑战不容低估

百年变局叠加世纪疫情和乌克兰危机,使世界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然而,作为南南合作的典范,中巴关系高质量发展有望为世界经济发展贡献更多的确定性。卢拉此次访华可谓满载硕果,但能否将合作共识转化为实际效能还要看落实的情况。从未来经济发展的短中长期看,巴西面临的挑战不容低估。

首先,短期增长取决于卢拉政府宏观政策的平衡力。抑通胀和促增长的政策两难选择将考验卢拉政府平衡宏观经济的能力。在通胀依然高企的情况下,紧缩的货币政策不会轻易退出,因此国内融资成本的上升还将在短期内压制投资需求,进而削弱巴西经济增长的动力。虽然中巴在财金领域的合作能缓解一定融资压力,但是程度十分有限,如何刺激私人投资才是政府面临的严峻考验。

其次,中期增长取决于产业结构升级进度。中巴产能合作有利于巴西再工业化战略,特别是“一带一路”倡议对接巴西发展政策和投资计划,有助于巴西建立和完善自己的工业体系。然而,限于产业集中度、技术准备度、非正规经济等因素影响,巴西的产业结构升级难以一蹴而就。

最后,长期增长取决于结构性改革效果。左翼政府回归预示着巴西的经济政策更加倾向于“干预主义”和以国家为中心。出于这种担忧,市场投资者对于结构性改革的效果并未给予更高的期待。不过,中巴两国在推进国际组织改革、完善全球治理以及应对气候变化等领域的强烈共识将倒逼巴西国内改革进程,这是积极有利的因素。唯有扎实地推进结构性改革,巴西经济才有可持续增长来源。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

·  END  ·

本文刊登在《世界知识》2023年
第10期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328596.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3年5月23日 下午12:06
下一篇 2023年5月25日 下午2:0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