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PO造芯梦碎,国产手机还行吗?

作者:李明子

本文转载自: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

“纯终端企业自己造大芯片的时代已经过去了”OPPO造芯梦碎,国产手机还行吗?
公司就地解散一周后,周吴接到了新工作的offer。他之前在哲库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参与了OPPO首款自研SoC芯片的设计工作。“我们部门的人基本都有了新去向,只是大家不再对高端手机芯片研发抱有幻想,大多换到了车载或AR芯片方向。”
5月12日中午,OPPO旗下自研芯片子公司哲库(ZEKU)突然宣布关停。四年时间,百亿投入,哲库3000多人的研发努力就此停止。
据半导体研究机构芯谋研究统计,从员工人数规模来看,哲库解散前已经是中国第五大芯片设计公司,其无法折现的投入接近百亿元。截至目前,手机行业具备自研芯片能力的品牌仅剩华为、小米、vivo、荣耀等几家。“纯终端企业自己造大芯片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顾文军感叹。
关于突然“解散”的理由,哲库CEO刘君在12日的全员会议上解释称:全球的经济和手机行业极其不乐观,公司整体营收远达不到预期,在这样的情况下,芯片这样一个巨大的投资将是公司承担不起的。
同一时间,一张由OPPO总裁办发出、保密级别为“绝密”的文件截图在社交媒体上流传。该文件显示:因全球经济、手机市场充满不确定性,公司需作出战略调整,以应对长期发展的挑战。经EMT(经营管理团队)决定:终止ZEKU业务。
OPPO造芯梦碎,国产手机还行吗?

2022年2月25日,OPPO发布新一代旗舰Find X5系列手机,Find X5 Pro机型首次搭载OPPO自研NPU芯片“马里亚纳X”。图/视觉中国

“一觉醒来,公司没了”
关停来得太突然。
5月11日晚,上海张江国创中心的办公大厦内灯火通明,周吴和部门同事正在加班推进项目,“当天还有新人入职”。下班前,周吴突然收到“第二天居家”的内部系统通知,理由是“办公室因公司IT账号和门禁系统升级将关闭24小时”。收到同样消息的当晚,北京团队的一个部门还在进行团建。
连“房东”也没提前听到风声。今年4月,哲库科技刚与上海张润置业有限公司签订续租合同,租期至2024年7月31日,且续租面积保持不变。截至12日哲库解散,张润置业仍未收到哲库科技及OPPO方面关于停止执行已签租赁协议的通知。
不久前,哲库还在正常招聘。4月24日,有科技媒体披露,国内GPU独角兽壁仞科技前海外团队AI方向负责人孙成坤正式加入OPPO哲库团队,担任哲库NPU芯片中心部长,直接向OPPO CTO、哲库CEO刘君汇报。不过,OPPO方面对此未予置评。
“原定12日的全体会议讨论AI大模型、ChatGPT在手机方面的应用。”加入哲库北京团队一年多的郭斐回忆说,12日一早,部门领导通知“全员到会”,当时他天真地猜想“难道是公司要庆祝芯片顺利流片?”
今年3月,第一款手机处理器芯片(AP)已经送出流片,原定6月中下旬回片,就在开会前几天,哲库基带芯片(BP)团队也送出了首款测试芯片,预计9月回片,哲库正按部就班地从小芯片研发向“大芯片”进阶。
外部人员先察觉到了异常。“哲库是不是出事了?”12日早上,一位在哲库西安团队的员工先是收到猎头发来的消息,随后发现公司部分内购券已经无法使用。点开全体会议的视频,以往五颜六色的PPT背景变成了“暗黑系”,高管全员到位,西装笔挺,“部门负责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家私下讨论,最坏结果也只是裁员,没承想公司直接关停”。
原定12日上午11点开始的全员会议又延迟了5分钟,以等待公司所有成员到齐,再宣布“重大事情”。“经过审慎讨论,公司决定关停哲库,终止芯片自研业务。”会议开始后不久,哲库CEO刘君略带哽咽地宣读了OPPO总部的决定。他还强调,公司的决定与哲库成员的工作质量“没有任何关系”。
“直到现在仍有一种‘蒙圈与不甘’交织的情绪。”周吴说,当年放弃与哲库同等薪资的其他工作机会,就是奔着哲库的终极目标而来,“成为华为之后第二个自研SoC芯片的国内手机厂商”。
“一件行业里程碑式的历史事件戛然而止,之前的一切努力和职业自豪感都顷刻化为乌有。”周吴和同事最意难平的就是没看到首颗自研SoC芯片是否成功。
百亿“造芯”得失
成立哲库之前,OPPO已经开始布局芯片业务。早在2017年底,OPPO成立上海瑾盛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含集成电路芯片设计及服务等。当时市场盛传,OPPO计划跟进华为、小米,自建团队、投入研发手机芯片。
两年后,在华为海思遭遇制裁之际,满怀壮志的OPPO成立了守朴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哲库”。当年的未来科技大会上,OPPO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明永曾高调宣布“未来三年OPPO将投入500亿元研发预算”,持续关注5G/6G、人工智能、AR、大数据等前沿技术,还要构建“最最核心的”底层硬件技术以及软件工程和系统能力。当时的OPPO显然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并且给出了充足的资金。
“对于手机芯片性能和功耗的任何一项单一要求的满足并不困难,然而如果对两者均有较高要求,门槛就会变得非常之高。”紫光展锐前CEO楚庆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此外,5G芯片要兼容2G到5G的10种网络制式,还需要在全球120张骨干网络中进行测试认证,单认证工作就需要一个庞大队伍用七八年时间才能做完,并且还需要骨干网络方面的配合,他曾断言,“手机芯片几乎不会再诞生新的供应商,只会越来越少。”
“哲库的解决办法是通过高薪挖人、快速组建起技术队伍。”一位从业十余年、曾供职于中兴的芯片开发工程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哲库开出的薪酬是当时行业平均水平的2~3倍,个别技术大牛的薪资还会更高。“哲库以一己之力提高了整个行业的薪资水平。”
到公司关停前,哲库员工已经快速扩张到3000多人,许多资深研发人员来自高通、华为海思、紫光展锐等芯片设计龙头企业。据哲库官网介绍,该公司目前拥有5年以上芯片行业经验的工程师占比近80%,硕博员工的占比也接近80%。
“哲库共有四大研发中心,各自发展,独立研发产品。”2022年4月,郭斐被哲库以两倍于原公司的薪资从一家外企挖到了北京基带芯片研发团队。据他介绍,A中心以手机处理器为主,B中心主要负责基带芯片研发,C中心主攻蓝牙音频等连接芯片,R中心则负责射频芯片研发。
A中心人员规模最大,也是最先发布产品的板块。2021年12月14日,OPPO正式发布首款自研NPU芯片“马里亚纳X”,采用6nm先进制程,搭载于OPPO 高端旗舰系列手机产品上。当天举办的未来科技大会上,OPPO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明永表示,马里亚纳X标志着OPPO真正进入研发“深水区”。
一年后,OPPO推出了第二颗自研芯片“马里亚纳Y”,采用了 N6RF 工艺制程。相比于马里亚纳X还需要在手机上与主芯片进行协同才能完成相应的完整的链路工作,马里亚纳Y已经是一个完整的SoC子系统。
“芯片自研的花费要比从市面上购买芯片更贵,做顶级芯片的起点就是从先进工艺制程开始起步,这些投入是很高的。”OPPO芯片产品高级总监姜波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明确表示,芯片团队建立的第一天起就瞄准了旗舰芯片。
“前两款小芯片相当于练兵,大招是正在流片的应用处理器芯片(AP),也就是首颗自研SoC芯片。”针对外界对这款高端芯片“存在技术问题”的质疑,周吴表示,“芯片6月才回片,还没测试,怎么就断言失败?”他表示,按一般规律,首款“大芯片”即便一次流片成功,也不可能具备上机条件,仍需测试、迭代,因第二款AP芯片需要第一款的测试数据做基础,团队一再催促台积电尽快回片,已经提前做好了加班准备。
不久前,个人资料为“IEEE高级成员、哲库科技首席SoC架构师”的Nhon Quach博士在领英发文称,团队被赋予了“七年的任务,为高端旗舰手机制造高端芯片组”。他还透露,在哲库关闭前,第二代SoC架构/设计团队用不到10个月的时间就基本完成了相关工作,计划于2024年第一季度之前流片,将用到台积电N3P工艺。
就在公司解散前不到一周,B中心顺利送出基带芯片(BP)。郭斐当时被告知的项目规划是,已经给台积电打款200万美元流片,预计9月回片,争取2024年再次流片,并与自研的AP芯片结合,2025年正式商用,升级到第三代时应具备搭载旗舰机的性能,在高端手机芯片市场具备一定竞争力。
“很多人是以团队形式被哲库整体挖来的,到哲库后继续做原来方向。”周吴介绍说,哲库造芯虽然是从零开始搭建,但不是完全没有经验,如此才能在三四年内就推出了技术难度极高的SoC产品。不过也正因小团队的存在,团队之间会因意见不合而出现“内斗”,甚至影响合作,拖慢项目进度。“内部派系林立,直到2022年七八月一批技术人员离职,部门墙的问题才得以缓解。”
一位从业二十年,曾就职于华为、亚马逊的资深从业者分析,IC行业重实践,更重视有经验的科研人员,而技术人员天然带有对某种路线的偏执,坚信某些路线终极正确,而其他技术路线不堪一击。而在现实工作中,往往还会掺杂更多技术之外的因素,从而衍生出公司管理等更多问题。
“维持芯片部门并非易事,需要大量投资以及合作伙伴的支持才能取得成功。” 科技研究公司和咨询公司Omdia高级分析师Shobhit Srivastava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然,“(哲库关停)的明显因素是经济放缓和保留利润的需要。”
2022年手机市场遭遇重创,OPPO员工年终奖“打折”,而哲库员工年终奖照发,甚至有部分员工奖金获得提升。职友集的统计数据显示,哲库20000~30000元月薪人群占比2.3%,30000~50000元月薪的占比45.6%,50000元以上月薪的人员占比51.1%,平均薪资为44504元/月。再加上奖金及其他福利待遇,哲库四年来的人员成本约60亿元。
“更烧钱的是芯片研发,正版设计软件、IP授权费用高昂,芯片流片和量产等成本投入更是巨大。”上述芯片开发工程师表示。
他分析,哲库已经发布的影像NPU芯片MariSilicon X和蓝牙音频SoC芯片MariSilicon Y均基于台积电的先进制程,单次流片成本以亿元计。“业内估算,哲库的员工工资、办公支出,加上芯片研发软硬件、流片等各种投入,约100亿元。”
5月13日凌晨,OPPO前副总裁沈义人在微博上称,“钱能解决的问题其实不是大问题⋯⋯而钱不能解决的问题,往往才是真的难题。”该微博一经发出,便引发外界关注,不久后,沈义人又将这条微博删除。
尽管业界对哲库的“冒进”作风一贯持观望态度,但突然宣布关停仍令人震惊。“其实还有其他处理方式。”上述资深从业者表示,比如融资、变卖股权、重组,保留个别核心业务部门,或是转做车机芯片、物联网芯片等上升市场,以待来日。“但从结果看,投资人OPPO显然没有让哲库做手机芯片业务之外的其他市场尝试”。
在5月12日的“裁员会”上,哲库基带和射频部门负责人、管理层成员王泷也表示,“对今天这个结果可能有一种‘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无奈和不安,但是我想投资人做出这个决定一定是个理性的决策。”
倒在了手机行业的漫长寒冬中
2022年,国内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约2.86亿台,同比下降13.2%,创有史以来最大降幅。OPPO出货量同比下跌28.2%,在前五大厂商中降幅最高,其市场份额占比从年初的18.5%滑落至16.8%,屈居第三,2022年国内市场份额第一的位置一度被vivo取代。
新的一年,手机行情依旧不容乐观。行业分析公司Counterpoint 的最新手机销量月度报告数据显示,2023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14%,跌至2.8亿部。其中,OPPO今年一季度的全球出货量为2800万台,同比下降10%,已经是苹果之外跌幅最小的厂商。
今年一季度,OPPO逆势重返国内手机市场第一的位置,超过苹果、vivo等手机厂商,其优异成绩的主要贡献来自中端产品。而在高端手机市场,OPPO的存在感并不明显。据 Counterpoint 统计,2022年,全球600美元以上的手机市场,苹果份额高达75%,一家独大,而OPPO在榜单前六之外,与其他手机厂商共分约3%的市场份额。
消费者换机周期也不断拉长。IDC报告指出,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已经形成固定思维——手机已经不需要经常更换,使用3~4年越来越普遍。
一边是不断遇冷的手机产业,另一边是不断烧钱的芯片研发业务。摆在OPPO眼前的现实问题是,自研芯片能帮品牌创造多少利润?
“从技术上来说,OPPO此前推出的马里亚纳X的设计已经非常卓越,架构设计非常前沿,属于近传感器的 AI芯片,比常规放在后端的芯片的处理精度和效率都要更高。”上述资深从业者指出,问题是,未来每台单机加价千元来覆盖自研芯片的成本,用户买单的意愿能有多强?
他认为,图像算法和音频解析算法已经达到瓶颈期,性能提升在跑分中可以体现,但在实际使用过程中感受到的差异不大,因此很难带来更高的溢价空间。
“另外,自研手机芯片,很容易触及知识产权问题。”他指出,相比于图像、语音等协处理器芯片,主处理器芯片的技术积累更为艰深,芯片自研并不意味着100%自己开发,也需要购买第三方IP,或使用开源IP,部分自研创新。
而“所有可能的创造路径几乎已经被既有厂商封堵,初创企业可能有意无意中就侵犯了大公司的知识产权”。尤其是诺基亚、高通等移动芯片供应商,一旦发现自身知识产权被侵犯,通过法律途径,或动用硬件兼容性等手段,便能牵制初创公司的芯片研发项目。
在芯片生产阶段也可能触及对敏感IP的筛查。上述资深从业者介绍说,以台积电为例,为深入了解芯片的工艺特点,制造商会参与到芯片的设计中,为后端设计提供一些既定的设计规则,甚至是审核设计版图,一旦发现包含敏感IP并判断存在风险,台积电很可能直接拒绝生产。
“知识产权问题将直接导致自研芯片的手机厂商无法延续自己的产品序列,即便首批芯片顺利流片,后续也无法迭代、无法上机,无论从情怀还是控制成本的初衷来看,手机厂商自研芯片都将失去其意义。”上述资深从业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2021年至今,诺基亚与OPPO之间的全球专利诉讼战仍在持续,双方各有胜负。诺基亚在欧洲法域的诉讼中占据上风,其他地方的起诉则结果各有不同。OPPO方面表示,诺基亚共有数十件专利在德国、中国被无效、中止或被德国当地法院判定OPPO未侵权,在印尼的诉讼已被印尼当地法院全部驳回。
“科技企业存在专利官司很正常,这不意味着真的侵犯了他人专利。”上述芯片开发工程师表示,从产品布局上看,哲库的产品分布太广、跨度太大,对于没有成熟产品、没有技术积淀的“无厂化”设计销售公司来说,刚成立就挑战手机处理器芯片研发,难度过高、投入过大,“不是把牛人招来就万事大吉”。
资料显示,哲库涵盖产品线包括核心应用处理器、短距通信、5G Modem、射频、ISP 和电源管理芯片等。
“这(哲库)不是我们关掉的第一个业务,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5月16日上午,步步高创始人段永平再次在社交平台发文回应哲库终止造芯一事,“长远看不合适的东西最合适的办法就是现在就停下来。”他强调,“改正错误越早越好,不管多大的代价都是最小的代价。”
“造芯片,是九死一生的活儿”
“从短期效益角度来看,小团队和头部ISP厂商合作也能开发出性能不错的影像芯片,成本更低、效率或许更高。”上述资深从业者说,而在更复杂的处理器芯片研发上,和十几年前相比,市场对芯片产品性能的要求显然更苛刻。
上述芯片开发工程师举例说,华为初代芯片的性能也不够强大,导致手机卡顿、发热发烫,消费者边骂边用,经过五六年的研发迭代,不断优化,才逐渐获得认可。“当年把产品做到及格线以上就能被市场接纳,但现在就算做到90分,也可能被抛弃,时代不一样了。”他直言。
据华为年报显示,2019年以来,每年研发费用规模都是千亿级以上,而从2008年至2019年的十余年中,华为投入研发费用总和已经超过6000亿元。正是这样持续不断地大笔投入,才支撑海思芯片稳步前行,跻身国际半导体头部梯队。
“华为造芯既吃到了手机技术进步的红利,也享受到了自研芯片带来的好处。”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顾文军撰文分析,如今手机芯片成为一个高难度的成熟技术之后,后来者虽然能看到成熟的造芯路径,但自研芯片的收益和边际效应却大幅缩水。
小米旗下松果曾在2017年发布了澎湃S1处理器,同时推出搭载该款芯片的终端产品小米5c。不过,该手机的销量平平,后来逐渐被市场边缘化。小米集团创始人雷军曾坦言,“造芯片,是九死一生的活儿。”
vivo也曾在2021 年发布过自研芯片——影像芯片vivo V1,并用在了旗舰机型vivo X70系列上。公开资料显示,这是 vivo 与手机 SoC 厂商深度合作,历时24个月、投入超300人研发的成果。关于“是否要大跨度探索SoC系统框架”,vivo执行副总裁、首席运营官胡柏山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SoC投入很大也难带来差异化优势,vivo暂时不会介入,vivo的芯片均是ISP芯片。
“先入局者的技术卡位和不断提高的研发成本,都让手机厂商自研芯片的道路越来越难走。”上述资深从业者分析,自哲库成立以来,芯片设计和制造均属高规格,是少数选择4nm或3nm制程的手机芯片公司。在行业下行期,手机端一方面难以创造更高的溢价空间,另一方面为应对更苛刻的专利权竞争环境,还要投入数倍规模的常备软件团队用来打磨产品。矛盾的是,具备如此大比例自研硬件的高配手机需要更大的销售体量和更高定价,才能摊薄成本并创造利润。
半导体行业今年的市场需求也持续低迷。5月1日,半导体行业协会(SIA)宣布,2023年第一季度全球半导体销售额总计1195亿美元,与2022年第四季度相比下降8.7%,与2022年第一季度相比下降21.3%。
很显然,以OPPO现在的出货量,无力支撑自研芯片盈利所需产量。“终端企业注重短期盈利的公司基因也不利于芯片的长期攻坚。”顾文军认为,纯终端企业自己造大芯片的时代已经过去。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周吴、郭斐均为化名)
发于2023.5.29总第1093期《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杂志标题:OPPO停止“造芯”
记者:李明子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328940.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3年5月25日 下午1:27
下一篇 2023年5月25日 下午1:5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