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天凯:为什么有些人把注意力放在中国身上?为什么他们不照照镜子?

作者:崔天凯

本文转载自:底线思维(ID:dixiansiwei)

【导读】 第20届香格里拉对话会召开期间,中国外交部前副部长、前驻美大使崔天凯应邀出席大会特别会议,与乌克兰国防部长雷兹尼科夫、印尼国防学院院长维贾延托、荷兰国防部长奥伦格伦,围绕“管理欧洲-大西洋和亚洲-太平洋安全”这一主题,发表谈话并回答了与会嘉宾的提问。

崔天凯指出,如今的西方国家,也许可以从亚洲几十年和平稳定的经验中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特别是在亚太安全和俄乌冲突问题上,是西方在制造混乱,他们更应该做的是反思自己,而不是指责中国。

崔天凯发言及回答全文如下。李泽西翻译,韩桦核编。

演讲:
首先,我要祝贺国际战略研究所举办的香格里拉对话会迎来20周年。我很荣幸能与部长们、院长(印尼国防学院院长安迪·维贾延托)同台,就会议主题“管理欧洲-大西洋和亚洲-太平洋”提出几点看法。
首先,在今天的世界,各国是实实在在相互依存的。尽管面临日益扩大、令人十分担忧的分歧,我们还是生活在一个或多或少全球化的、相互依存的世界中。任何地区的安全问题,都可能对遥远的另一个地区产生意想不到的影响。去年我来这里参加香格里拉对话时,本地的朋友告诉我,乌克兰局势正在影响新加坡的鸡饭供给。
这个例子很好地证明,一个地区发生的事情,可能会对远方另一地区的粮食供应产生意想不到的影响。这告诫我们,奉行一种新安全观的重要性,即强调“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我们应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共同努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其次,欧洲和亚太地区的安全情况不同,两地采取了不同方式,产生了不同的结果。因此,我们必须认真思考:在今天的世界上,怎样才能保证各方的共同安全?我们非常痛心地看到乌克兰的战局持续、杀戮持续、破坏持续。我们对那里的人民表示极大的同情。在会议开始之前,我和乌克兰防长进行了交谈,关于如何区分打雷的声音和导弹的声音,令人难忘。
崔天凯:为什么有些人把注意力放在中国身上?为什么他们不照照镜子?
香格里拉对话会现场,崔天凯(左二)与乌克兰国防部长雷兹尼科夫(左一)同席
因此,我非常赞赏地区伙伴,如印度尼西亚,还有南非为和平所做的努力。中国也提出了自己的立场文件。我们的目的不是把某一解决方案强加给冲突方,而是要促进和平谈判的进程,努力为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找到一个政治解决方案。希望每个人都能加入我们的真诚努力。
说实话,我不认为西方国家在有效和建设性地管理欧洲和大西洋的安全局势,也许可以形容其为“管理不善”。结果就是所有人的利益都遭到了损害,这很不幸。
相比之下,我认为我们为维护亚太安全采取了正确的方法。我们专注于开放和包容的区域主义,对彼此的核心利益表示尊重。我们还有维护东盟中心地位、兼顾各方关切等非常重要的原则。我们试图通过协商和沟通来管控并解决分歧,将经济合作、经济增长放在优先位置,试图改善民生。我认为我们的方法是有效的,产生了良好的结果。现在,东亚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之一。总的来说,尽管这里仍有潜在冲突点,但几十年来,本地区总体保持和平稳定,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我们过去曾经向欧洲寻求区域一体化的经验。但如今,也许西方国家可以向亚太看齐。我们不想把自己的方式强加给你们,但也许你们可以从我们的成功经验中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我们也应该从你们的“缺少成功”——我不想用“失败”这个词——学到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
总的来说,我们将继续以亚洲方式管控安全局势,管理所有区域问题。我们不需要一个亚洲版的北约,我们不希望看到北约的做法在亚太地区延伸。
答问:
关于主持人提到的南海争端,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有很深的历史渊源。到目前为止,中国与其他声索国之间已开展了认真的沟通和谈判,已经达成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正在努力制定《南海行为准则》并希望能完成。我认为我们将继续采取这种方式。没有一个地区国家想在这个问题上动武,我们将继续寻求政治和外交解决方案。
如果其他国家,比如欧洲和美国的朋友想帮助我们,我们非常欢迎。你们能做的最好事情,就是啥事都不做,你们能提供的最好帮助,就是不要干涉我们本地区的事务,把问题留给我们自己,我们知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亚洲方式”不存在单一的模式,其关键在于承认多样性、尊重多样性。因此,各国都可以根据自己的特殊情况自行决定处理方式,不必遵从外人的指示,也没人有权利把自己的意愿强加于他人。这就是亚洲方式,是相当开放、多样化的,对问题没有单一的解决方案。这就是我对亚洲方式的理解。
关于嘉宾提到的中国乌克兰问题立场文件,我的回答是,中国提出了这份立场文件,但立场文件不等于和平计划,没有关于具体问题的具体规定。我们没有幻想我们可以代当事国解决问题,如何解决取决于他们自己。但我们是所有地区国家和人民的朋友,希望能提供一些帮助。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提出了一些想法,阐述了我们的思路和目标。如果可能的话,或许我们能在此基础上开展工作,作为一个良好的和平基础。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发布了这个文件。
崔天凯:为什么有些人把注意力放在中国身上?为什么他们不照照镜子?
文件第一条就是强调尊重所有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这是中国的一贯立场,这当然也包括中国自己主权和领土完整。我告诉过美国朋友,无论是在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还是在乌克兰问题上,我们一以贯之地强调尊重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但美国人当年没有听我们的,现在却要借用我们强调的观点,真是太讽刺了。中国在主张尊重各国主权和领土完整方面,立场是一贯的。当然文件还涉及很多其他的事情:如何停止战斗、保护平民,保障核电站的安全、粮食的出口,以及乌克兰战后重建。
我们尝试提出的这些建议不是最终解决方案,而是前进的起点。希望我们可以建立和扩大共识,最终达成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我们将继续为此努力,继续与我们的朋友和伙伴协调和沟通。习主席一直在与多国领导人交谈,近日与乌克兰总统进行了通话。我们的特使李辉刚刚结束对乌克兰、波兰、法国、德国、欧盟和俄罗斯的访问。
当然,我认为对于一个复杂的问题,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因此,无论我们或任何人可能提出什么建议,我都不认为它一开始就能得到全球的广泛接受。我们只是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想法,我们对其他人的建议想法持开放心态,我们当然会采纳受欢迎的观点。希望我们可以扩大共识范围,并逐渐在一些核心问题上建立起一定共识。
我们的目标是明确的:希望俄乌冲突停止,人民不再痛苦,地区恢复稳定与和平。如果有人对如何实现这些目标有更好的想法,这很好。我们不仅可以在这个特定的问题上分享观点,还可以就中国日益增长的全球性作用、中国的外交政策等话题分享观点。
我希望外界不要自动假设中国会复制某些大国过去的做法。中国将开拓一条不一样的前进道路,将采取中国式现代化模式。我们将始终支持和平,支持全球的和谐。因此,希望各方能共同努力,更好地理解中国的政策意图,包括在俄乌冲突问题上的立场。
崔天凯:为什么有些人把注意力放在中国身上?为什么他们不照照镜子?
香格里拉对话会现场
就中俄关系而言,我不认为应该忽略历史,只看最近的几天、几周或几年。任何事的背后都有一段漫长的历史,尤其是中国与俄罗斯、前苏联和沙俄的关系。
我本人在中学毕业后,曾在中苏边境做过5年多的农活,黑龙江对岸的一大片土地都是沙俄在清朝时期从中国夺走的。因此,不要试图就历史教导我,我可是有亲身经历的,也许比你们更了解历史。
有很多年,中国与俄罗斯(苏联)有着非常复杂甚至非常紧张的关系。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中国甚至与苏联爆发了边界冲突。中国对苏联以“大哥”自居、视中国为“小弟”的做法感到不满,这确实是中俄交恶的原因。当时苏联的领导人赫鲁晓夫先生还与乌克兰有一定渊源。
但是,苏联在1991年解体后,中国没有伺机“报复”或试图夺回沙皇掠夺的土地。我们不会反过来这样对待今天的俄罗斯,不会强加我们的意志。不论你们怎么想,俄罗斯都是个主权国家,我们不会以“大哥”姿态自居,这不是我们的传统。
虽然我们仍然认为,旧中国时期的诸多条约是列强强加于中国的不平等条约,但我们相信,中俄有长期的共同利益,如果双方关系正常化和稳定发展,这符合两国人民的利益。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很快就与俄罗斯联邦实现了关系正常化。我们在几天内承认所有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主权,建立了全面的外交关系,包括乌克兰,有点特殊的是,乌克兰早就是联合国成员。
我们与所有前苏联国家都建交,并保持良好的关系。自那时起,我们与俄罗斯的关系一直保持稳定与互惠互利。我们与俄罗斯有超过4000公里的边界,现在是宁静的,和平的,稳定的。来往边境的是产品、服务、贸易与游客,而不是枪支和战火。两大邻国保持非常正常和非常友好的关系,不仅符合两国的利益,也符合地区乃至全球的利益。但是,这种关系的特点仍然是不对抗、不结盟、不针对任何第三国。现在的情况仍然如此。
中国当然要与俄罗斯开展贸易,我们是彼此最大的邻居,经济上高度互补。中国仍在向俄罗斯出口产品,这是任何两个国家之间的正常贸易关系。我们也与乌克兰有非常好的经济关系,我们同时还在向乌克兰输送人道主义物资。但不能因为中国向俄罗斯出售一些民用产品,就认为中国在资助俄罗斯的军事行动,这个逻辑太奇怪了。难道我们应该让俄罗斯人民挨饿吗?我不认为这是非常好的逻辑。
中国没有输送导弹,没有运送坦克,也没有输送飞机或无人机。为什么有些人把注意力放在中国身上?为什么他们不照照镜子,看看他们自己在这场冲突中的所作所为?
中国的目标是停止战斗、停止杀戮、恢复和平,并试图为这个复杂的问题找到一个外交解决方案。我们并不幻想问题能很快或很容易地得到解决,但必须有人做出一些努力。这不仅包括中国,还有印度尼西亚、南非、全球南方的许多其他国家,都在尽己所能,帮助我们在东欧的朋友。
我们一直在非常努力地工作,当然我们还可以在沟通上做得更好,尤其在与其他国家,包括与一些邻国的交流上。我们在这方面一直非常坦诚,我们努力帮助外界更好理解中国的意图、政策和目标。但我们也想给外国友人提一些建议:也许你们也可以更努力了解中国文化,了解中国这个国家、这个拥有悠久文明历史的民族。
至于有提问说中国的所谓“修正主义”,这同样十分讽刺,到底是谁在挑战和改变二战后的国际秩序?是谁在破坏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我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联合国宪章的第一句话:联合国人民同兹决心,欲免后世再遭今代人类两度身历惨不堪言之战祸。今年是联合国成立第78周年。或许世界已经享受太久的和平了,以至于有些人已经忘记了先辈为二战胜利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现在有些人十分热衷于将武装冲突带到亚太,企图在亚太发动类似于乌克兰的冲突。这是很危险的。说实话,如果各国不断储备飞机、坦克、导弹和无人机,而没有人准备灭火器和促进和平的好主意,那么,冲突将永远持续下去,我们都将深受其害。
因此,现在世界面临许多根本性的挑战,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的许多基本原则正受到一些大国的挑战。他们甚至把我们这个地区的名字从亚太改为印太。试问,到底谁才是最大的“修正主义者”?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335243.html

(1)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3年6月10日 下午12:08
下一篇 2023年6月10日 下午12:1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