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五大趋势,正推动西方主导秩序的观念重构

本文转载自:底线思维(ID:dixiansiwei)

文/钱德兰·奈尔
翻译/观察者网 郭涵

一个后西方、多极化的国际秩序即将到来。当全世界努力应对这一权力转移的影响时,一次意义深远的观念重构正在成型。这将挑战过去几百年来维系西方全球主导地位的长期观念与体系,并在此过程中暴露出西方被认为有权领导全球等级秩序的本质。其结果将会是对我们所熟知的国际关系进行一次全面的重新评估。
这场观念重构将由五大趋势所推动,迫使西方国家承认并适应一个必须与其他国家分享权力的多极化世界。如果西方拒绝承认或者试图激烈抵抗这些趋势,不仅会对西方自身,也将对全球稳定构成重大风险。然而,如果将这一变革时期视作一个建立更加公平世界的机遇,而非一次可能威胁西方偏好与固有特权的危机,则有望避免冲突在未来上演。
考虑五大趋势
未来西方面临的,究竟是通往多级世界的平稳过渡,还是一段充斥着不稳定甚至潜在冲突的时期,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决策者如何应对以下五大趋势。
首先是迄今为止西方主流历史叙事的瓦解。在其整个对外殖民历史中,西方通过不断地实践完善了对历史事件的选择性解读与叙述,刻意将自己包装成现代文明的起源与仁慈的引导力量。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变化:互联网与社交媒体为代表的信息技术,已经打破曾经由西方“守门人机构”(如媒体公司、大学、出版社等)对信息与历史的垄断。结果是,世界各地的民众开始意识到历史不再受限于西方的解读——包括西方对自身“仁慈”形象的标榜。
这五大趋势,正推动西方主导秩序的观念重构
钱德兰·奈尔:西方关于过去殖民历史的主流叙事正在瓦解
该问题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西方经常不愿承认其不完美的过去。虽然会放大被认为是其他文明的过错,西方却对自身不光彩的历史保持沉默,比如早期拓荒者对北美洲原住民文化的破坏,欧洲对非洲大陆的剥削,以及澳大利亚给予原住民的待遇。处理这些历史话题如今显得尤为重要,因为它们会影响当前各国的行为;西方国家也不愿意承认当代犯下的错误与意图。
非西方国家现在可以明确表示,他们自身的国家与社区历史悠久。无论西方如何解读,这些历史不仅仅存在,也需要被更好地发掘、理解与讲述。西方必须努力适应这一趋势及影响,而不是继续在否认中掩盖事实。考虑一下印度政府正在进行的外交努力,他们要求英国归还殖民时期从印度盗取的财富,包括一些刻在王冠上的珠宝。
第二个趋势是对“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重新评估。华盛顿的决策者可能会不高兴,但这个概念正在全世界遭受广泛的嘲笑,并被广泛认为是西方用来主导全球事务、维持霸权的工具。考虑到西方国家反复违反他们自身制定的规则,对西方国家的持续抱怨正与日俱增。这意味着尽管该秩序有积极的一面,但其合法性正遭受质疑。
与日益增长的沮丧相呼应的是,更多国家加入权力分配的格局正在变革当今世界秩序,创造新的机遇与挑战。中国在提供全球公共产品,比如维和力量及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等方面的地位正越来越显赫。而这些是西方国家不愿意或没有能力做到的。同样,印度也开始坚持自身的立场,正如其他相对更小的国家,如阿联酋和印度尼西亚所做的。
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选择在21世纪自主决定其发展轨迹,西方必须意识到国际力量平衡已经偏移。他们不可能继续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其他国家——中国等国家的崛起就是证明。西方必须接受这一新的现实,并认识到需要一种全新的、更加务实与多元化的政策,各国应该奉行致力于共存的外交政策,基于他们自身的利益行事,而非“选边站队”。
第三个趋势就是揭穿了西方“维护和平”的虚伪面纱。尽管美国将自己描绘为全球安全的保障者,现在世界上大部分国家认为美国,以及一定程度上的欧洲,通过各地爆发的战争获利,而对促进持久和平不感兴趣。西方尤其是美国的军事工业复合体如此强大,它们推动美国外交政策、引发持续不断的冲突并从中牟利,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目前,美国及其北约盟国正推动全球军费开支的增长,美国国防开支超过后面十个国家的总和。同样众所周知的是,五角大楼每年一半的预算进入了私人承包商的腰包,军工复合体向美国国会的选举活动投入数百万美元资金,导致系统性的腐败以及国防预算的大规模增长。
全世界国家已经意识到,不可能相信仅凭西方国家来主持全球和平的进程,尤其是那些国家经济的相当大一部分都被配置成从冲突中获利。有鉴于此,一种积极的变化正在出现,中国促成了沙特阿拉伯和伊朗之间历史性的和平协议。从印尼的维多多、印度的莫迪到巴西的卢拉等领导人纷纷主张和平解决现代冲突。
第四个正在发生的趋势是西方的金融上层建筑正跌下神坛。众所周知,西方充分利用其金融霸权,追求地缘政治优势与目标——其领导人与专家公开谈论“金融武器化”,并制裁不愿服从西方意志的国家。同样,美国及其盟友有能力冻结甚至没收主权国家的储备资金——如阿富汗、委内瑞拉与俄罗斯——震惊了全世界。
由于这一点,加上西方自身在金融领域的贪婪与不当行为的前科——后者引发了2007年至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及近期硅谷银行的倒闭,进而在全球产生反响——目前对西方金融体制的不信任和拒绝正在增长。
许多国家正在破除美国基于美元货币地位所获得的奢华特权。去美元化事实上正在发生,美元在全球货币储备中的份额从2001年的73%下降到去年的47%。此外,各国正在寻求SWIFT系统的替代方案,因为该系统一直被用于支持西方国家发起的制裁,引发全球大多数国家的警觉。随着拥有稳定货币的国家影响力不断提升,一个更加多元化的国际经济秩序正在浮现,并将重塑地缘政治联盟,经济外交以及国际机构中的权力平衡。
这一变化可能增加发展中国家管控其主权货币与货币政策时的灵活性,限制西方国家单方面施加制裁的能力。此外,近年来金砖国家组织的GDP总额已经超过七国集团(G7),预示着国际经济力量的重新分配,并指明了未来在贸易、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与发展援助等领域的国际合作前景。
第五也是最后一个趋势,在于西方媒体公信力的显著崩溃。这件事发生在一个关键时刻,过去数年来,西方媒体反复的犯错与暴露缺陷令全世界深刻认识到,西方媒体在延续西方对当前主导世界秩序的偏好方面所起的作用——这往往意味着损害其他国家的利益。
比如,西方媒体在头条持续抨击中国,捏造了一种毫无建树、渲染恐惧的叙事,认为中国对他们国家的公民与全世界构成威胁。香港与台湾问题虽然有复杂的地缘政治背景,却被选择性地鼓吹成“我们对抗他们”的叙事,丝毫没有考虑如何加深西方与中国之间的相互理解。
同样,对乌克兰冲突压倒性的片面报道,也普遍忽略了俄罗斯-乌克兰长期关系中国家与区域地缘政治的复杂性,以及北约在欧洲扩张的历史。许多人认为“北溪管道爆炸事件”由某个西方国家策划——已经有报道支持这一说法——然而西方媒体却选择避开有关内容,这一明显的漏洞极大降低了西方媒体在非西方与西方读者心中的信誉。直到事情过去几个月后,这些媒体才悄悄地承认,西方国家可能对爆炸事件负有责任,或者至少对袭击是知情的。
此外,西方媒体报道也门、缅甸与巴勒斯坦等非西方地区的冲突时不充分且有偏见,在全球各地引发了对他们失职、立场偏颇甚至种族歧视的广泛批判与质疑。
不祥之兆
在充斥着否认的信息茧房中运作的西方政府,必须向他们在世界各地的朋友伸出援手,并意识到除他们以外世人皆知的事实:世界不再是冷战刚结束的那段时期。旧的行事方式已经终结,西方不再具备曾经拥有的政治与金融霸权,更不必说在国际社会中的合法性。西方国家必须适应不断变化的国际环境,而不是顽固地坚持“一切照旧”。如果不能做出改变,不仅会令世界变得更加危险,还将进一步削弱西方的信誉与影响力。
(原文于6月8日发布在“国家利益”网站,原标题为“The West Must Prepare for a Long Overdue Reckoning”)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338885.html

(1)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3年6月19日 下午12:33
下一篇 2023年6月19日 下午12:4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