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与以色列

作者:桅杆

本文转载自:一界oneworld(ID:yijie_20200518)

巴勒斯坦与以色列

巴勒斯坦与以色列

 

作者:桅杆

当前,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生活的这一地区,是古代迦南的一部分(迦南还包括现今的约旦)。迦南曾是犹太人上帝的“应许之地”。圣经记载,以色列人的祖先亚伯拉罕对上帝虔诚敬畏,上帝与之订立誓约:“我要将你现在寄居的地,就是迦南全地,赐给你和你的后裔,永远立业。”
迦南在圣经上被称为“流着奶与蜜之地”。但由于其地处亚、非、欧三大洲枢纽和要冲,历史上一直是东西方大国争夺的焦点,巴比伦人、亚述人、罗马人、阿拉伯人、突厥人、英国人等先后占领并统治过这一地区,是世界历史上战乱最多的地区,没有之一。时至今天,这片土地仍然战火纷飞。犹太人的源头是古闪米特人,原是生活在两河流域的半游牧民族。大约公元前2000年前后,犹太人西渡幼发拉底河约旦河来到迦南。从此这些人便被称为“希伯来人”,意思是“渡河而来的人”。
 

巴勒斯坦与以色列

犹太人的祖先曾先后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1700多年。在罗马帝国统治时期,犹太人曾经爆发三次反抗罗马的大起义。公元136年的第三次起义被镇压后,罗马下令将犹太人驱逐出这一地区,古代犹太人在巴勒斯坦生存的历史从此结束,辗转流散到世界各地。公元7世纪,穆罕默德创立的伊斯兰教在阿拉伯半岛兴起。公元637年,政教合一的阿拉伯帝国占领巴勒斯坦,生活在这一地区的各民族开始阿拉伯化,逐渐形成了信奉伊斯兰教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并一直是这块土地上的主人,至今已经1300多年。
由于宗教信仰等原因,欧洲历史上反犹太主义长期盛行,“排犹运动”连续不断。特别是19世纪末发生在沙俄的排犹运动,被屠杀的犹太人不计其数。在这一背景下,回归祖先生活之地的犹太复国主义开始兴起,并开始向巴勒斯坦少量移民。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在英美等国的大力支持下,犹太人加速移民。至1947年,移居到巴勒斯坦的犹太人达到60万人,占当地人口的三分之一。犹太人移居巴勒斯坦之初,由于人数不多,与当地阿拉伯人相处还算友好。但随着犹太移民的增多并建立定居点,逐渐挤占阿拉伯人的土地,双方的矛盾由此产生并日积月累。到19世纪40年代,双方开始爆发激烈冲突。今天的巴以冲突,就是已经离开这片土地1800多年的犹太人,回归并挤占在这里生活了1300多年的阿拉伯人土地而引发的。是不是有种穿越的感觉?
这是巴以冲突的历史原因。

巴勒斯坦与以色列

巴勒斯坦地区的犹太人与阿拉伯人之间存在无法调和的两大矛盾。
一是领土矛盾。由于土地矛盾无法调和,再掺杂着宗教因素,双方的暴力冲突不断升级。为解决这一问题,联合国专门机构经过调查和讨论,形成两个解决方案:一是巴勒斯坦分割方案,即把巴勒斯坦一分为二,分别建立一个犹太人国家和一个阿拉伯人国家;二是巴勒斯坦联邦方案,即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犹太人与阿拉伯人共治的联邦国家。
1947年11月29日,在美国的操纵下,联合国大会通过了分割方案的181号决议。在分割方案中:阿拉伯人国家得到43%的土地,面积为1.15万平方公里,且大部分是丘陵和贫瘠地区,还分成三块,互不相连,支离破碎;犹太人国家得到57%的土地,面积为1.52万平方公里,且是土地肥沃的沿海平原和水源充足地区;极其敏感的耶路撒冷由联合国托管。而当时的人口比例是:阿拉伯人占67%,犹太人占33%。
 

巴勒斯坦与以色列

当时的巴勒斯坦地区由英国委任统治,生活在这一地区的阿拉伯人没有统一的政权实体。对联合国的分割方案,埃及、约旦、叙利亚、黎巴嫩等周边阿拉伯国家强烈反对,拒绝承认181号决议。犹太人则接受分割方案,并欢欣鼓舞。
其根本原因是土地分配极度不公平:当时居住在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只占据6%(0.16平方公里)的土地,却在分割方案中得到57%的优质土地,而其人口只有当地阿拉伯人的一半。联合国这个分割方案严重偏袒犹太人,不仅没有解决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的问题,反而加剧了双方的矛盾和冲突。
1948年5月14日,犹太人正式宣布建国——以色列。由于当地阿拉伯人没有自己的代表机构,周边阿拉伯国家又拒绝分割方案,所以阿拉伯人当时没有建立国家。直到40年后,即1988年11月15日,巴勒斯坦全国委员会在阿尔及尔宣布建立巴勒斯坦国,同意接受联合国181号决议。但此时巴勒斯坦国已经没有一寸土地。巴勒斯坦国宣布建国后,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承认,但由于以色列和美国的阻挠,至今仍只是联合国观察员,不是正式会员国。
以色列宣布建国后,周边阿拉伯国家反应强烈,拒不承认以色列,高喊“要毁灭以色列国”。在以色列宣布建国数个小时后,以埃及为首的阿拉伯国家即向以色列宣战,爆发了第一次中东战争。以色列在战争中先败后胜,占领了整个巴勒斯坦81%的土地,比联合国分割方案规定的面积还多0.67万平方公里。而生活在巴勒斯坦地区的阿拉伯人则大批被赶出家园,沦为难民。

巴勒斯坦与以色列

第一次中东战争后,双方均不甘心,都在积蓄力量,准备再战。1967年6月5日,以色列经过精心策划,先发制人,发动第三次中东战争。开战当天,以色列出动全部空军,连教练机也投入战斗,对埃及、叙利亚和约旦等阿拉伯国家的27个空军基地发动突然袭击。阿拉伯国家措手不及,开战60个小时,上述阿拉伯国家空军即陷于瘫痪,以色列牢牢掌握制空权和战场主导权。
经过6天的战斗(所以第三次中东战争又称六日战争),以色列再次取得大胜,占领了整个巴勒斯坦地区,包括耶路撒冷,又有100多万巴勒斯坦人被赶出家园,沦为难民。
1964年5月28日,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以下简称巴解组织)成立,成为巴勒斯坦地区阿拉伯人的代表和重要力量,开始统一领导反抗以色列的抵抗运动。1988年12月,巴解组织正式承认以色列国的存在,并与以色列秘密接触。经过一系列的秘密谈判,双方于1993年9月13日在美国白宫签订了《临时自治安排原则宣言》(即奥斯陆协议),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第一次握手言和。
1994年5月4日,巴以在开罗签署了“加沙和杰里科自治协议”。当年5月12日,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成立,其控制范围包括加沙及约旦河西岸两个自治区,面积仅2500平方公里土地,只有联合国181号决议分配给阿拉伯国土地的21%。也就是说,巴勒斯坦近八成的土地被以色列所占领,至今已经54年。
巴勒斯坦与以色列
 
第二大矛盾是宗教矛盾。
巴以双方,以色列人信仰犹太教,巴勒斯坦人信仰伊斯兰教。世界三大一神宗教,即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一脉相承,统称为“亚伯拉罕系宗教”。基督教是从犹太教分裂出来的,而伊斯兰教是在吸收犹太教和基督教经典及教义的基础上创立的。三大宗教虽有继承,更有对抗,很多教义相互否定,本质上是不同宗教。
犹太教和伊斯兰教的宗教矛盾更大,首先体现在教义上。后起的伊斯兰教《古兰经》中有很多敌视犹太人的描述,如“你必定发现,对于信道者仇恨最深的是犹太教徒。”伊斯兰教圣训中记载穆罕默德临终前说:“愿真主诅咒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他们把他们先知们的坟墓当作了礼拜寺。……愿真主诅咒犹太人,真主禁止他们食用动物脂肪,然而他们将其溶解后卖了”。另一圣训中说:“将来你们一定会与犹太人交战,最终你们必定会歼灭他们,甚至连石头都会说话:穆斯林啊!这里藏着犹太人,快来杀死他”。这段圣训还被巴勒斯坦的哈马斯(伊斯兰抵抗运动)纳入宪章。
 

巴勒斯坦与以色列

犹太教和伊斯兰教都以清规戒律多而著称,信徒对宗教信仰都极其虔诚和认真。犹太人在世界各地流散1800年仍能保持民族特性,没有被其他民族同化,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其执着的犹太教信仰。
此外,双方还有一个棘手的宗教问题,即三大一神宗教共同圣地的耶路撒冷:是犹太教圣殿所在,也是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的升天之地。由于两大宗教的圣地重叠,极易引发暴力冲突。曾任以色列总理的沙龙在2009年9月故意去了一次圣殿山,就引发了双方持续数年的流血冲突。
宗教矛盾与领土冲突交织在一起,其解决问题的难度可想而知。

巴勒斯坦与以色列

 
双方的内部矛盾使问题更加复杂。
阿拉伯人方面:首先,是周边的阿拉伯国家各怀心思,对于巴勒斯坦土地各有所图,并相互掣肘,矛盾重重,以至于巴解组织主席阿拉法特曾公开说过“阿拉伯兄弟比以色列还要坏”这样极端的话。1977年,时为阿拉伯国家龙头老大的埃及为收复其西奈半岛,与以色列单独媾和,被阿拉伯国家联盟开除,导致阿拉伯世界分裂。
其次,巴解组织是由7个民族主义组织和游击队联合组成,内部派系林立,教派混杂,在很多重大问题上都无法形成统一意见。2007年6月,巴解组织中两个最大的派别哈马斯法塔赫(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甚至发生武装冲突。此后两大派别各自为政,哈马斯占有加沙,法塔赫则管治约旦河西岸。哈马斯一直反对与以色列和谈,在巴以问题上更为激进。

巴勒斯坦与以色列

犹太人方面:在以色列国内,同样存在鹰派和鸽派,双方相互掣肘,斗争也非常激烈。1993年,以色列总理拉宾力主和谈,并与巴解组织主席阿拉法特签订了《奥斯陆协议》。意在“结束数十年的冲突与斗争”,承认“双方的合法性和政治权益”,并规定以色列逐步从约旦河西岸以及加沙地带撤军。
该协议最重要的成果是开启了双方的相互承认,让人看到巴以和平的一线曙光,拉宾和阿拉法特也因此获得了1994年诺贝尔和平奖。但《奥斯陆协议》及和平奖并没有带来和平:协议签订2年后,拉宾遭反对巴以和谈的以色列极端分子剌杀,协议也随之夭折。

巴勒斯坦与以色列

大国博弈在巴以冲突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严格地说,巴以分割的181号决议违背了联合国宪章的“民族自决权”:联合国宪章第一章“宗旨及原则”之第1条第2款规定:“发展国际以尊重人民平等权利及自决原则为根据之友好关系,并采取其他适当办法,以增强普遍和平。” 第十一章“关于非自治领土之宣言”之第73条第2款规定:“按各领土及其人民特殊之环境、及其进化之阶段,发展自治;对各该人民之政治愿望,予以适当之注意;并助其自由政治制度之逐渐发展。”
但联合国在处理巴勒斯坦问题上,完全无视当地占多数的阿拉伯人意志,为巴勒斯坦人做了选择。犹太人离开巴勒斯坦已经1800多年,在政治、经济上同巴勒斯坦已经没有什么联系。而阿拉伯人在巴勒斯坦已经生活了1300多年,早已成为当地的主体民族。当地的犹太人是19世纪末才开始从欧洲少量移居巴勒斯坦的。

巴勒斯坦与以色列

美国之所以操纵联合国强行通过分割方案而放弃联邦方案,是因为当时巴勒斯坦地区的阿拉伯居民占总人口的67%,如果进行全民投票公决,犹太人的建国计划肯定无法实现。当时,中东地区大多是英国的殖民地或为英国所控制。在联大表决181号决议时,33票赞成、13票反对,10 票弃权;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中,只有美国和苏联投赞成票,其他三国投弃权票。
美国和苏联这样做的目的,是希望通过巴以分割,把老牌殖民者英国的势力从中东清除出去。尤其是美国,希望借英国衰落之机,通过扶持以色列进入并控制中东地区。在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的历次冲突中,美国坚定地支持以色列,苏联则鼎力支持阿拉伯国家,双方的武器装备基本上来自这两个大国。
例如在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之前,苏联向阿拉伯国家提供了大量的先进武器,纵容阿拉伯国家对以色列发动战争,实质是间接对抗美国。在第一、第四次中东战争的初期,以色列军队面临崩溃,都是美国极力挽救,一方面强力干涉使双方停火,给以色列以喘息之机,一方面紧急提供大量先进武器和军事装备。尤其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美国甚至将现役36架F-4建制战斗机紧急涂掉美军标志,换上以色列空军标志,由美军飞行员直接飞往以色列,立即投入作战,甚至不排除美军飞行员直接参加战斗,最终使以色列反败为胜。
也就是说,每次巴以冲突的背后,始终是大国的影子。

巴勒斯坦与以色列

 
巴以之间无数次的和谈成果极其有限。
第三次中东战争后,阿拉伯人在现实面前不得不妥协。巴勒斯坦一宣布建国,即公开承认以色列国的存在,并开始与以色列秘密接触。1991年10月30日,在美国和苏联的共同主持下,叙利亚、巴勒斯坦、约旦、埃及、黎巴嫩和以色列等中东问题各方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召开和平会议。马德里会议朝着谈判解决巴以争端迈出了第一步,为和平解决巴以问题带来了一线希望。但由于上述五个方面的矛盾交织在一起,和平也一直停留在希望上。
随后,巴以双方1993年在奥斯陆、1994年在开罗、1995年在塔巴、1999年在沙姆沙伊赫、2000年在戴维营、2001年在开罗和塔巴进行、2003年在日内瓦、2007年在安娜布利斯、2010年及2013年在华盛顿等进行过无数次和谈,也形成过一系列和平协议、方案、计划、路线图等等。
但由于分歧太大,矛盾太多,且种种问题交织在一起,这些和谈的实际成果极其有限。仅1994年的开罗会谈小有成果:双方签署了有限自治协议,以色列同意巴勒斯坦人在加沙和约旦河西岸实施自治,面积约2500平方公里土地。

巴勒斯坦与以色列

巴以和平进程长期没有结果的根本原因,是双方存在以下三个重大障碍:
一是边界划分。这是双方矛盾的核心。巴方要求以色列退回到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以前的边界;以色列则坚决不同意从所占土地上撤走,实质是不想放弃已经占领的大部分土地。实际上,这些年来,以色列已在占领的土地上建立了很多犹太人定居点,土地可以放弃,土地上的犹太人怎么办?
二是耶路撒冷归属。这也是矛盾的焦点,双方在这个问题上尖锐对立,以色列已经立法,称耶路撒冷是“永久和不可分割的首都”,巴方则强调有权建立“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巴勒斯坦国。
三是难民回归。这是巴以和谈非解决不可又苦无良策的难题。历次中东战争,造成大批巴勒斯坦难民。这些难民经过繁衍生息,目前人数已达约530万。巴勒斯坦认为所有难民都有权返回被占领土,但以色列坚决反对,认为这些难民的大量回归将改变以色列的犹太民族特性。

巴勒斯坦与以色列

从法律和道义上讲,以色列在上述三个问题上都应当让步:181号决议规定的边界,是有国际法依据的;现在巴勒斯坦只要求回到第三次中东战争以前的分界,实际上是准备让出181号决议分配给阿拉伯国土地的58%;耶路撒冷当时是联合国托管,被以色列在第三次中东战争中侵占,现在巴方只要求得到耶路撒冷的东部,合法合情合理;至于难民问题,以色列的观点更没有道理:被罗马驱逐1800多年的犹太人可以回归,被以色列驱逐几十年的巴勒斯坦人不可以回归故土?
那么,巴以问题最终将走向何方?
今年5月巴以冲突的起因,是以色列政府为建立犹太人定居点,要求数十名居住在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搬离。虽然以色列政府是按法律程序处理,但由于积怨太深,此事激起当地巴勒斯坦人的愤怒。自4月中旬以来,巴以民众在耶路撒冷的小冲突持续不断,并愈演愈烈。
5月10日晚,哈马斯开始行动,从加沙地带向犹太人定居点发射火箭弹。以色列立即展开报复行动,向加沙地带发动猛烈空袭及定点清除行动。后在埃及等国家的斡旋下停火,冲突暂时平息。
从这一轮冲突可以发现:一是冲突的起因并不是什么大事,二是这次冲突真的很难评判谁对谁错。从表面上看,以色列似乎更“文明”一些,是哈马斯首先向以色列发起火箭弹攻击,从而导致冲突升级的。但根子还是在以色列:一个家园被占的民族,反抗占领者难道不是很正常和很自然的吗?

巴勒斯坦与以色列

历次巴以冲突,都是巴方损失惨重。对此,人们很难理解巴勒斯坦人为什么还屡屡向以色列发起攻击?其一家园被占,其二他们是穆斯林。在巴勒斯坦人眼里,反抗以色列,既是反侵略,更是“护教”,是对异教徒发动“圣战”。这也是每个穆斯林最重要的宗教义务之一。《古兰经》中说:“你们当为主道而抵抗进攻你们的人”;又说:“为主道阵亡的人,你绝对不要以为他已死去,其实他们还活着,在真主那里享受给养”。所以,巴勒斯坦人明知在冲突中死伤更多,仍是义无反顾。
自1947年以来,国际社会费尽心血,很多仁人志士设想过各种可能的解决办法,经历过无数谈判,也签订过很多协议,有关巴以问题的联合国决议就有50多个。但由于双方的领土、宗教等矛盾以及历史积怨,并与各自的内部争斗以及大国博弈等因素交织在一起,到目前为止,所有解决方案都是无解。
对于双方存在的三大障碍,从内外部条件看,双方基本上都没有让步的空间。因此,巴以问题将长期存在下去,巴以冲突也会时断时续地长期进行下去。

巴勒斯坦与以色列

目前,巴勒斯坦地区的人口结构为:以色列人口926万,其中犹太人689万人,阿拉伯人237万;生活加沙和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自治区的人口510万人。不考虑在境外的难民,目前生活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地区的人口共1436万人,犹太人占48%,和阿拉伯人占52%,基本相当。笔者突发奇想: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由于种种原因导致巴勒斯坦地区的人口结构发生根本性变化,双方最终会不会走到一起,回归当初联合国设想的联邦方案呢?当然,这将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也是一个美好的愿望。我们拭目以待吧。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75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