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银行业持续爆雷,“接盘侠”快不够了

作者:哈力克

本文转载自: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23日在一份报告中警告

始于硅谷倒闭的银行业动荡

蔓延至更大范围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欧美银行业持续爆雷,“接盘侠”快不够了
苦苦找寻买家两周后,3月26日,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宣布,第一公民银行股份公司将接手硅谷银行的所有存款和贷款,以165亿美元的折扣价收购硅谷过桥银行约720亿美元的资产。

最初谁也没想到,一纸公告成为硅谷银行关门的导火索,也让美国众多区域性银行摇摇欲坠。愈“烧”愈旺的恐慌情绪不断发酵,从北美蔓延至欧洲大陆,引发欧美银行业危机。

欧美银行股悉数大跌;瑞士信贷(以下简称“瑞信”)终结了167年的独立经营历史;德国最大贷款机构德意志银行创三年来最大盘中跌幅,3月以来市值蒸发超四分之一。

硅谷银行以及瑞信的风险处置有了进展,但众多银行依旧存在类似问题,美国监管当局政策的反复摇摆让市场不知所措,美联储也在不断加息。多位受访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硅谷银行和瑞信是率先出险的机构,但或许并不是最后一波。

欧美银行业持续爆雷,“接盘侠”快不够了3月13日,美国马萨诸塞州韦尔斯利,在硅谷银行外排队的人群。图/视觉中国

硅谷银行“速死”

3月7日,刚宣布连续五年登上福布斯年度美国最佳银行榜单的硅谷银行,即将亲手酿造一场金融风暴。

3月8日,因为出售210亿美元的证券导致18亿美元亏损,硅谷银行宣布,将通过股权融资筹集22.5亿美元弥补。因担心银行出险,许多企业大额转出存款,硅谷银行出现了严重挤兑,后续两天也未能扭转失控局面。3月10日,硅谷银行被关闭。

硅谷银行已经运营了40年,是美国第16大银行,也是硅谷最重要的商业银行。总资产在2022年底已达到2090亿美元,存款总额约为1754亿美元。客户主要是科技初创企业和风险投资机构,曾服务过Facebook、Twitter等明星企业。

市场对硅谷银行破产感到突然,但据英国《金融时报》称,英国央行在硅谷银行倒闭之前的18至24个月里,一直在关注该行的“集中度风险”及其贷款和存款账目之间的“客户重叠”,并曾向美国监管机构发出警告。据《华尔街日报》19日报道,早在2019年1月,美联储就向硅谷银行发出了针对其风险管理系统的警告,但不清楚是否要求其确保问题得到解决。从结果来看,这些未能引起重视。

国元证券宏观经济首席分析师杨为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硅谷银行激进的资产结构成为了问题的引线。“硅谷银行资产结构太过集中,资产期限也太长。加上负债端的客户群体也相对集中,主要都是科创,这是负债端的不稳定来源。”

此外,硅谷银行的内控也有问题。据英国《每日邮报》称,2022年4月,硅谷银行首席风险官劳拉·伊苏列塔离职,导致该职位空缺长达8个月。美国政府数据显示,硅谷银行在破产前,向该行高管、董事和主要股东及其相关利益方提供的贷款在2022年最后三个月达到2.19亿美元,环比增加了两倍多,创下最高纪录。

业内普遍认为,风险真正的推动者是高企的美国利率。2022年3月至2023年1月,美联储在不到一年时间内加息7次,累计加息幅度达到425个基点。

“在连续加息的环境之下,各家银行在美债上的配置大概率浮亏,硅谷银行砍了一部分美债,率先兑现了部分亏损。加上信心丧失,一旦造成了恐慌,所出现的挤兑会使得所需的保证金比例大幅升高。就此来看,硅谷银行的失败和当年的雷曼兄弟之间有异曲同工之处。”杨为敩说。

按照FDIC说法,3月13日起,会对硅谷银行所有投保存款进行偿付,每位储户可获得最高不超过25万美元的保险。这就意味着,超过25万美元的部分将无法赔付。然而,硅谷银行的大多数储户都是初创公司,他们放在银行的融资款远超过这个数额。

这些公司的生存危机引起了风投机构密切关注。据外媒报道称,3月11日,约125家风投公司签署声明,呼吁限制该银行倒闭的影响,并避免科技公司陷入更毁灭性的境地。

施压颇有成效。当地时间12日晚,美国财政部、美联储、FDIC就硅谷银行倒闭事件发布联合声明。除了宣布总部位于纽约市的签名银行已被关闭外,还表示,从3月13日星期一开始,储户将可以支取所有的存款。与硅谷银行破产相关的任何损失都不会由纳税人承担。但股东和一些无担保债券持有者将不受保护。

“这一声明应该能够遏制住硅谷银行的存款挤兑现象。此外,这一声明也有助于抑制美国其他中小银行可能面临的类似冲击。由此看来,硅谷银行成为第二个雷曼兄弟甚至引发美国金融海啸的可能性已经显著下降。”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张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瑞信的内忧与外患

硅谷银行的烂摊子还未收拾干净,瑞信也来“凑”热闹。

当地时间3月14日,瑞信在2022年年度报告中称,在2022和2021财年的报告程序中发现“重大缺陷”,事关未能在财务报表中设计和维持有效的风险评估。并表示,这两年“集团对财务报告的内部控制不起作用,管理层还因此认定,我们的披露控制和程序无效”。

这些问题由普华永道发现。该机构审计了瑞信2022年度财务报表。据其3月21日发布的一份独立声明显示,瑞信的管理层未能在其现金流量表中,对非现金类项目的分类和呈现的完整性进行设计和维持有效控制。

内忧已摆上台面,“外患”也未缺席。

3月15日,瑞信第一大股东沙特国家银行总裁库达里(Ammar Al Khudairy)对媒体表示,将不再对瑞信注资。因为一旦持股比例达到10%及以上,会面临不同于之前的监管规定。目前,沙特国家银行对瑞信的持股已经达到9.88%。

美国硅谷银行倒闭风波、瑞信内控问题以及大股东拒绝继续注资等多重因素影响,恐慌情绪升温。

3月15日,瑞信股价报收1.7瑞郎/股,跌幅达24%,刷新瑞信上市以来单日最大跌幅。与此同时,瑞信债券的一年期信贷违约掉期(CDS)由14日的835个基点飙升至1000个基点附近,升至历史最高水平,约为瑞银一年期CDS价格的20倍,德意志银行的10倍。CDS价格越高,代表投资者对其违约担忧越严重,违约概率越大。

15日晚,瑞士国家银行(SNB)和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FINMA)就市场不确定性发表的联合声明指出,如有必要,瑞士国家银行将为瑞信提供流动性支持。16日,瑞信表示,计划以优质资产提供全额抵押,向瑞士国家银行借入最高500亿瑞郎资金。

瑞信自救三天无果后,3月19日,瑞银敲定收购瑞信,其近167年的独立经营将成为历史。据瑞银公告,这是一次全股票收购交易。每持有22.48股瑞信股份的股东将获得1股瑞银股份,相当于每股0.76瑞郎,总价30亿瑞郎(约32亿美元)。以17日收盘价估算,瑞信的市值约为74亿瑞郎,相当于瑞银以四折“拿下”瑞信。

不过,毕竟作为一家成立于1856年的老牌银行巨头,瑞信品牌效应依旧强劲。据瑞士《金融与经济报》24日报道称,瑞银至少将保留瑞信品牌三到四年。

瑞信属于第一层级的30家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之一(G-SIB)。到2022年底,其资产约为5800亿美元,是硅谷银行规模的两倍多。然而过去十年来,瑞信深陷一系列丑闻和动荡,甚至涉嫌刑事案件。

2021年,瑞信连续遭到暴击。金融科技公司Greensill Capital破产,致使瑞信持有其债券的100亿美元基金遭冻结,最后仅追回70亿美元。对冲基金Archegos Capital爆仓创下“史上最大单日亏损”,瑞信损失约55亿美元。两次重大投资失败,瑞信业绩亏损严重,2021年,瑞信净亏损16.26亿瑞郎,为2018年以来的首次亏损。此外,因涉嫌为罪犯客户提供洗钱帮助,2022年,瑞信成为瑞士历史上第一家在刑事案件中被判有罪的大型银行。

为了扭转颓势,重振旗鼓,瑞信更换了管理层,2022年7月,Ulrich Koerner临危受命,担任瑞信CEO。然而,最新年报显示,该行2022年归属于股东净亏损为72.93亿瑞郎,这是该行自2008年以来最严重的年度亏损,也是连续第二年出现亏损。瑞信预计,2023 将进一步“大幅”亏损。

“瑞信本身的问题是,相关业务已经出现了比较多的亏损,也存在由于业务不合规被处罚,但这些事情并没有得到很好解决。加上遇到不断加息的外部环境,流动性收紧,财务成本上升,处理起来就越来越困难,最终不得不暴露风险。”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联席院长赵锡军说。

以瑞信最突出的资产流失问题来讲,尽管2022年10月瑞信宣布了一系列改革计划,包括重组旗下投资银行、增加资本金等措施。但资产流失现象依旧严峻。据瑞信2022年年报,去年有超过1200亿瑞郎(约合1299亿美元)的资产流出瑞信,仅在第四季度就达到1105亿瑞郎。其中,超过四分之三的资产外流发生在资产管理等核心业务。

《华尔街日报》曾提到,瑞信曝出风险后,每天面临高达100亿美元的客户资金流出,另据晨星公司数据,3月13日~3月15日,瑞信在美国和欧洲的管理基金净流出超过4.5亿美元。

美国保储户,瑞士救银行

除了确保硅谷银行储户存款不受影响外,12日,美联储还公布了一项能改善银行流动性的救助计划,通过提供额外资金,以帮助确保银行有能力满足所有存款人的需求。额外资金将通过BTFP(银行定期融资计划)发放。

具体来看,BTFP向银行、储蓄协会、信用合作社和其他符合条件的存款机构提供长达一年的贷款,并允许机构使用美国国债、机构债券和抵押支持证券以及其他合格资产作为抵押品。

值得注意的是,存款机构提供的抵押品将按照面值估值。“这相当于没有抵押率,抵押多少钱资产,就能贷出多少钱。存款机构可以获得比市场融资更多的资金,融资政策大幅放松。”杨为敩说。

杨为敩进一步表示,美联储只是象征性地收取利率,给银行提供流动性,是为了防止储户存款流失。BTFP与其他货币工具不同的是,其规模并不是由货币当局决定,而是由银行需求决定。有点像我国的常备借贷便利(SLF)货币工具。

跟2008年金融危机救市相比,杨为敩认为此次美联储相对克制。“并没有出台大规模的救助计划,BTFP也是定向的,可能与美联储还比较忌惮通胀有关。”

美国监管部门迅速关闭硅谷银行不同,瑞士联合多部门尽力撮合,支持瑞银收购计划。据悉,瑞银和瑞信的这次收购交易是在瑞士联邦政府、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和瑞士国家银行的支持下实现的。

瑞士国家银行表示,除了可以不受限制地使用现有的贷款工具获得流动性之外,瑞银和瑞信还可以根据紧急条令,获得瑞士国家银行1000亿瑞郎(约1080亿美元)的流动性援助贷款,由联邦政府违约担保支持。同时,瑞士政府还将提供最高90亿瑞郎的担保,以应对收购瑞信资产可能对瑞银造成的潜在损失。

赵锡军认为,从目前欧美监管部门应对情况来看,都是出手采取措施,试图来控制住事态变化,但措施有所差异。

美国的做法是放弃银行,保住存款人的利益。目的是给予市场信心,不至于引起恐慌。瑞士是让另一家大银行去收购出问题的瑞信,实际上是希望能够保住银行,但是收购过程中大幅度压低了瑞信估值,实际上是牺牲了投资人和股东的利益。通过低成本收购,防止风险扩散。”赵锡军进一步表示。

瑞信估值被压低至四折收购,折价部分显然就由瑞信原股东承担。目前瑞信前两大股东分别是沙特阿拉伯国家银行和卡塔尔投资局。

此外,瑞信Additional Tier 1债券持有人也将被“牺牲”。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17日称,在瑞士政府支持瑞银收购瑞信后,为了增加瑞信核心资本,面值约160亿瑞郎(约合172亿美元)的瑞信AT1债券将被完全减记,私人投资者血本无归。这将是欧洲规模2750亿美元的AT1市场最大一次减记事件。

此举引发瑞信AT1债券持有人强烈不满,认为违反了《巴塞尔协议Ⅲ》中先股后债的清偿顺序。有外媒称,美国不良债务投资者和企业律师正准备为减记事件以及优先偿付股东一事起诉瑞士政府。然而,从瑞信AT1债券条款设计来看,挽回损失希望渺茫。

AT1债券是一种常见形式的或有可转换债券。在债券期限内发生“意外事件”或“生存能力事件”(viability event),则面临减记。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查阅瑞信AT1债券的发行条款发现,资本充足率常用措施已失效,需要一、二级资本工具票据减记,或者从政府部门获得了特别支持用以改善资本充足率时,意味着出现“生存能力事件”。

正如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在3月23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由于瑞信19日获得了由联邦担保的特别流动性援助贷款,因此该银行发行的AT1工具的合同条件得到了满足——政府给予特别支持触发了“生存能力事件”,继而AT1债券被完全减记。

尽管此举有清晰依据,但外溢影响已经显现。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亚洲一些最大的银行可能暂停发售AT1债券。欧洲央行也扩大了敞口调查。摸底银行及其客户是否面临因瑞信AT1债券减记事件导致损失的风险。

会出现下一个吗?

目前,过桥银行(Bridge Bank)承接了硅谷银行几乎所有存款和资产,并正在为其储户提供金融服务,多家中国上市公司的存款也已经全部取回。

硅谷银行的出售也有了定数。自倒闭以来,FDIC一直在为硅谷银行寻找买家,出售策略也由原先整体打包出售转变为拆分变卖。第一公民银行收购破产银行的经验丰富,自2009年以来,已经收购了20多家破产银行,是美国破产银行的最大买家之一。

而在瑞信方面,有消息称,瑞士当局和瑞银力争最快在4月底完成与瑞信的交易。瑞士国家银行行长乔丹23日表示,双方都极力让收购成功,接下来的两周至关重要。

冒头的风险似乎都已经被摁住。但国际评级机构穆迪23日在一份报告中警告,始于硅谷倒闭的银行业动荡蔓延至更大范围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23日的发布会上表示,硅谷银行倒闭后金融状况收紧,或减缓经济增长。26日,欧洲央行副行长金多斯称,“现在的问题是,美国银行体系和瑞士信贷事件将如何影响欧元区经济。”这些声音试图让市场正视一个现实问题:冲击没那么快结束。

张明表示,硅谷银行破产事件不仅仅是孤立案例,它暴露出美国若干中小商业银行的共同隐患:均存在典型的资产负债期限错配,且资产方大量投资于美国各类高等级信用债券。美联储持续加息缩表导致这些中小银行相关投资出现大量账面亏损,一旦这些亏损变现,大量中小银行都会面临资本金大幅缩水甚至归零的窘境。

比如,第一共和银行(First Republic Bank),它的“持有到期”债券占到总投资的80%,刨除之后的流动性比率就仅剩4%。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自硅谷银行倒闭以来,第一共和银行已遭客户提取存款约700亿美元。16日,由摩根大通牵头的11家大银行联手向第一共和银行存入300亿美元,以重拾外界对该行的信心。

此外,美国财政部部长耶伦对存款担保政策的摇摆不定,也让市场信心受挫。

最初,耶伦曾表示,只有在“将产生系统性风险和重大经济和金融后果”的情况下,没有保险的存款才会得到保障。21日,则变为“如果银行危机恶化,政府准备为存款提供进一步的担保。”

一天后,耶伦又声称,不考虑将联邦存款保险的范围扩大到未受保的存款。此番讲话令市场震动。美股当日全线收跌,此前反弹的银行股悉数回落。23日,耶伦再次改口,强调“如有必要,准备采取额外的行动”。

有银行业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耶伦表态反复无常,说明监管当局还没想好如何结束这场危机,也反映目前形势还比较复杂。

投资者对银行前景忧虑不减,离瑞信总部400公里远的德意志银行迅速成为市场恐慌情绪的宣泄出口。其信贷违约掉期23日创下单日最大升幅,24日曾一度上涨至222个基点,晚些时候虽回落至208个基点,但仍为2018年底以来的最高水平。

为缓解市场对德意志银行的担忧,3月24日,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率先背书,称没有理由担心德意志银行。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随后也表示,欧元区的银行都有弹性。如有必要,欧央行将提供流动性支持。即便如此,当日,德意志银行股价最终下挫8.53%,报收于8.54欧元。值得注意的是,德意志银行股价已连续三个交易日走低,3月以来市值下跌超过26%。

多位受访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还不能确定德意志银行会不会“爆雷”,但可能性仍然存在。

“目前真正的问题可能还是高利率环境,这和2008年如出一辙。美国各家银行在美债配置上都是亏损的。在这种情况下,即便硅谷银行风险得到控制,但如果美联储继续加息,美债进一步亏损,将会有第二批银行面临跟硅谷银行一样的局面。”杨为敩说。

此前市场曾一度期待,美联储是否有可能因为硅谷银行危机爆发而停止加息或者减少加息的幅度。杨为敩认为,在理性状态下,当风险初见端倪之后,摆脱高利率环境应该是解决问题最为根源的办法。

但3月22日,美联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25个基点至4.75%至5%之间,为2007年10月以来最高水平。这是美联储自去年3月以来连续第九次加息。

张明认为,美联储这一轮加息的效果在持续显现。“陡峭的加息会导致债券资产的市场价值大幅缩水。很多金融机构是按历史成本计价,只有当出售相关资产时,才会暴露潜在的亏损,引发投资者恐慌,机构就可能被挤兑。”

值得注意的是,23日的美联储声明不再包含自2022年3月以来每一份政策声明中都有的“利率持续上升是合适的”措辞。杨为敩认为,但无论是否再次加息,可以相对确定的是,此轮美国加息已经接近尾声。

不过,张明表示,2023年加息的节奏与幅度依然可能再度超出市场预期。“硅谷银行破产将会削弱美联储下一步货币紧缩速度,但不会改变其紧缩的方向。今年仍有累计50个基点左右的加息空间。”美联储布拉德26日也表示,已将美联储2023年利率预期提高至5.625%。

赵锡军提醒,这些已经出险的银行,在前几年就已经出现端倪,随着目前市场流动性收紧,可能会有更多的银行面临同样情况,风险不断暴露。

张明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像硅谷银行和瑞信可能还不是结束,德意志银行、第一共和银行未来还会面临很大压力,可能也会有新的机构,逐渐暴露出问题。

张明进一步表示,以美国股市与债市为代表的资产价格调整可能仍未结束,美国与其他国家的投资者可能继续遭遇较大规模亏损。通过各种方式以较低成本实现资产多元化,依然是中国投资者面临的当务之急。

记者:哈力克


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08379.html

(1)
上一篇 2023年3月29日 上午11:50
下一篇 2023年3月30日 上午11:0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