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梵蒂冈表态希望同中国建交

作者: 一棵青木

本文转载自:远方青木(ID:YFqingmu)

中国未同梵蒂冈建交,但两国关系其实非常好,一点都不差。

1999年,时任梵蒂冈国务卿的苏达诺枢机(仅次于教皇的职位)说:

只要北京上午同意,教廷的驻华大使馆当天就可以从台北迁到北京。 
现任梵蒂冈教皇方济各也曾说:
“在我看来,和中国这样文化悠久并有许多机会造福人类的伟大国家做朋友,会是一大喜悦。” 
所以只要我们愿意,立刻就能和梵蒂冈建交,梵蒂冈方面一直都在向我们表达善意。
20多年后的今天,两国关系已经发展到了只差临门一脚,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能建交了。
这个分歧点,集中在红衣主教的任命权问题上。
梵蒂冈方面一直向中国释放善意的原因很好理解,因为中国是14亿人口的大国,但全国的天主教徒只有1000万人,这是一个有巨大增长潜力的传教市场。
如果能建交,梵蒂冈教皇的影响力能顺利进入大陆,那很明显中国的天主教信众数量会有一个明显的增长,亿级别不说,至少千万级的增长肯定是要有的。
传教是所有教士天然的义务和责任,也是其教义中最大的“功德”所在,所以梵蒂冈特别愿意和中国建交。
而中国也不排斥和梵蒂冈这位天主教领袖建交,因为中国从不排斥任何形式的合法宗教,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规定中国人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任何机关和团体不得强制公民信仰或者不信仰宗教。
虽然中国是一个无神论的世俗国家,但却也因此成为了世界上对各宗教最友好的国家,在外国水火不容的宗教,在中国其信徒甚至可以成为队友一起参加比赛。
1999年,梵蒂冈表态希望同中国建交
因此中国也愿意和梵蒂冈建交,不介意教皇用其影响力在中国传播天主教。
但是中国有一个要求,就是在中国的天主教必须接受党的领导,其红衣主教的任命权必须归属于中国政府。
在中国看来这是一个很正常的要求,因为中国自秦始皇以来就是一个大一统中央集权制国家,一直都是神权君授,神在君下,迄今已有2200多年的历史。
无论是古代归属于礼部管理的僧录司和道录司,还是现代的宗教事务管理局,都可以在政府实际控制范围内管辖所有的“神”,在中国教权一直臣服于治权,从未有过治权臣服于教权的情况。
即便是活佛,也需要尊守国家相关规定才能转世。
1999年,梵蒂冈表态希望同中国建交
中国对所有宗教一视同仁,天主教和佛教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教皇不在中国境内那我们可以不管,但在中国境内的红衣主教我们必须要管。
这就和西方传统发生了矛盾,因为西方自中世纪以来的千余年都是君权神授,君在神下,教皇有权利册封和罢免皇帝,治权一直臣服于教权。
由此形成的传统就是教廷乃是至高无上的权威机构,是不可能接受任何世俗政权的管理的。
在西方,如果梵蒂冈教廷的宗教指示和当地政治权力机构的要求发生了冲突,那按教规及传统文化,教徒必须以教皇的指示为尊。
西方人没觉得这有是什么不对,但我们哪怕是普通人也一看就觉得这问题简直是太大了。
就算教廷数百年来极少有滥用过这种影响力的情况,但这权利你用不用和你有没有,那是两码事。
简单的说,教廷要求所有的红衣主教必须忠于教皇忠于上帝,在这个原则下进行传教。
而我们则要求所有的红衣主教必须忠于党忠于人民,在这个原则下才能进行传教。
如何保证忠诚?
谁有任命权,红衣主教才会对谁忠诚,这是颠扑不破的道理,因为不忠诚的可以换下去。
但红衣主教在天主教内部是一个极高的职位,地位仅次于教皇,全球仅200多名。
虽然教规中没有明确规定红衣主教必须和信众数量成正比,但出于行政管理的需要,如果底层教士数量过于庞大,那你必须要有那么多红衣主教才能执行有效的管理。
1999年,梵蒂冈表态希望同中国建交
目前全球有12~13亿的天主教徒,对应的是200多名红衣主教。
如果中国的教徒数量迅速增长,出现了亿级别的天主教徒,那会产生大量的红衣主教。
这些红衣主教归属于中国政府的领导有什么问题么?反正中国从不干涉教士们的传教,形式上领导一下又不会影响发展教徒,为什么不接受呢?
因为每一个红衣主教都有权利参选教皇,每一个红衣主教也有对新教皇的投票权。
根据教廷1059年出台的教皇选举法,教皇只能由红衣主教团选举产生,一旦选举成功可终身任职且不可罢免。
每次的教皇选举时全球所有教区的红衣主教都会齐聚梵蒂冈,选举会在梵蒂冈的西斯汀教堂正式举行,在选举结束之前所有红衣主教均不能离开梵蒂冈城。
在这个过程中,所有的红衣主教都会投票,并被投票,票少者淘汰,在下一轮只能投票不能被投票。
经过若干轮投票后,直到其中一人获得至少2/3选票时,选举结束,新任教皇产生。
因此红衣主教是天主教内部一个非常特殊的高层职位,因为只有到了这个职位的教士才拥有对教皇职位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其他普通教士和信徒都没有此项权利,红衣主教可以称之为储备教皇。
每一个红衣主教都能影响到教皇职位的归属,同时每一个红衣主教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任教皇。
1999年,梵蒂冈表态希望同中国建交
因此教皇理论上可以是任何国家和地区的人,只要这个教区有红衣主教。
现任教皇方济各就不是欧美人,而是阿根廷人,因为能力出众被选为了教皇,成为教皇后自动脱籍,并入籍梵蒂冈。
就是因为有这个制度在,所以梵蒂冈教廷也很为难。
有欧美红衣主教,有拉丁美洲红衣主教,有白人红衣主教,也有黑人红衣主教,所以亚洲黄种人当红衣主教也没什么,甚至被选为教皇也不是不能接受,因为基督教义中就是众生平等,博爱世人。
1999年,梵蒂冈表态希望同中国建交
但其他教区的红衣主教都是互相独立且权利极大的个体,如果在中国境内产生大量的红衣主教且这些主教们全部服从中国政府的领导。
那只要这些主教们里面稍微产生一两个天才,其他人一合力,教皇职位就。。。
梵蒂冈教廷的这种担心并非完全没有道理,虽然我们肯定不会滥用自己的影响力这么做,但和前面的道理是一样的,这权利你用不用和你有没有,那是两码事。
在2018年之前,北京已经任命了7名遭到罗马反对的红衣主教,好几名红衣主教都是中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成员,同时也有十几名得到罗马祝福的地下红衣主教在没有得到中国政府批准的情况下运作地下教会。
中国的1000~1200万天主教徒中,大约一半人在地下教会做礼拜,另一半人在政府管理的教会中做礼拜。
这种情况如果发展时间长了,完全脱离教廷的中国区红衣主教们,有另立教廷和教皇的可能性,这样的事情在基督教历史中曾经出现过好几次。
梵蒂冈教廷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所以很有诚意和我们谈,而我们也想把所有的地下教会全部正规化,所以也有诚意和梵蒂冈谈。
天主教会和中国政府经多年努力,双方在红衣主教的任命问题上达成了谅解,双方于2018年9月22日签署了关于主教任命的临时性协议,标志着中国和梵蒂冈的关系已经到了临门一脚。
1999年,梵蒂冈表态希望同中国建交
这份协议简单的说,就是所有的红衣主教只能由中国政府提名数个人选,然后教皇在这份人选名单里选择一人成为正式的红衣主教并反馈给中方确认。
基本解决了红衣主教任命的问题,也没有影响传教,但还有其他小问题没有解决,比如说选举教皇的问题。
但双方都很有诚意继续推进谈判。
2022年10月,临时协议到期,双方还没谈拢,于是中国和梵蒂冈方面共同宣布将主教任命的临时性协议再延期两年。
1999年,梵蒂冈表态希望同中国建交
双方都有如此诚意,我看这么继续推进下去,早晚能达成一致,因为双方没有本质上的利益冲突,只是君权神授和神权君授的历史文化差异而已。
早日谈拢,对大家都好,我们不排斥教皇在中国发展信徒,也很期待中国区红衣主教们齐聚罗马选举教皇的那一刻。


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09140.html

(0)
上一篇 2023年3月31日 上午11:53
下一篇 2023年4月1日 上午11:4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