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亲身经历的那些“车匪路霸”惊魂时刻

作者:乌鸦校尉

本文转载自: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

大家好,我是乌鸦。

最近,哈尔滨旅游热再次火遍全网,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不远万里来到“冰城”哈尔滨,去体验当地的冰雪狂欢。

每当有这类新闻时,乌鸦心中都会感慨自己何其幸运,身处在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上最安宁祥和的时代。

乌鸦之前已经给大家介绍过,中国社会如今的良好治安局面,历史并不久远。从上世纪80年代到本世纪20年代前,那时候可谓:九州道路尽豺虎,吉日难保远行人!

 

那些年,亲身经历的那些“车匪路霸”惊魂时刻

 

那时候,出远门意味着“玩命”,社会治安已经恶化到要出台专门的法令,鼓励群众武力自卫,并强调“打死车匪路霸不犯法,还奖励”。

关于当年的“车匪路霸”历史,乌鸦还整理了视频,发布之后,得到了大家的热烈反响

那些年,亲身经历的那些“车匪路霸”惊魂时刻

车匪路霸相关稿子可点击上方图片

 

许多粉丝都通过私信向乌鸦分享了他们本人或亲属亲身经历过的那些“车匪路霸”惊悚往事

 

乌鸦看后,心灵受到震撼,现在决定从粉丝提供的成百上千条故事中,选出几条印象最深刻的内容给大家分享。

 

鉴于故事提供者都要求保密身份,以及乌鸦不想因故事挑起不必要的地域黑争执,对其中的人名、具体地名做了模糊化处理,并有部分语句改动。

先来听听网友A的故事:

1

虽然我本人侥幸没有遭遇到车匪,但我妈妈就没有这么幸运了,那是1992年,我出生的前一年,我妈还是一个大四学生,她和我爸爸结伴坐硬座回家。

火车行驶到半夜,大概是在贵州某城时,列车上突然闯入三名蒙面劫匪,他们手持利斧和土枪挨个座位抢钱,众人大气不敢喘,都乖乖掏钱

轮到抢我妈时,她带着哭腔说道:“好大哥,求求你们行行好,我是一个穷学生,我没有钱,吃饭都困难,求求你们……”

话音未落,几个劫匪没说什么,继续将我爸爸敲醒,我爸正在睡眠中,被吵醒的那一刻用家乡话大骂了一句:你干什么?

劫匪一巴掌直接糊了过来,我爸一下被打醒,看到眼前的劫匪,也带着哭腔说:“我没钱,大哥,我……”

我妈赶紧说:“这我同学,他也穷学生,我们是结伴回家。”

劫匪骂了两句“晦气”,然后继续一个个洗劫了,我爸妈现在提起来还很后怕,要是当时出点什么意外就没有我了。

那些年,亲身经历的那些“车匪路霸”惊魂时刻

下边听听网友B的故事:

2

2011年那会,我读高中放寒假时,陪我爸一起跑长途,我爸开的是一辆半挂卡车,从河南开往天津,当时因为没有导航,加上我爸也只是一个开了不到一年的新手司机,结果他看错了地图,在河北和山东交界处的某省道附近被一辆白色桑塔纳轿车别停

我们正骂骂咧咧要下车和司机理论时,白车里反而先冲出四名手持斧头、砍刀的车匪,其中一个胖子快步上前,大喊:“把钱交出来,不如砸了你车窗!”

当时正值寒冬,起码零下十几度,要是车窗被砸车没法跑了,我爸只得掏出大概三五百块钱丢出车窗才跳过一劫。

但这绝不是第一次出事,之后,我跟我爸跑了好多次车,几乎每次路上都有小货车尾随挂车路上偷货,一车几百万的货,丢一次就是好多个w,此外,我们车上安装了防盗电路,断了就报警那种。

但是,对于这些事情,我爸却说这比他师父那时候好太多了,起码活着,不是吗?

那些年,亲身经历的那些“车匪路霸”惊魂时刻

 

下边,是网友C的故事:

3

乌鸦你好,我爸在90年代到05年那会是开长途大巴的,往返于大江南北,但他每次出车时,一家人就提心吊胆,那时候还上幼儿园的我在爸爸要出门时,就抱着他的大腿哭,不让他走,因为我学前班同学的爸爸就被车匪杀了,我害怕自己也没爸爸。

但我爸的跑车的经历也堪称一绝,当1999年那会允许“打死车匪路霸奖励”的时候,他反倒盼着和车匪较量一番,顺便说一下,他车里贴过那标语。

2000年8月那会,他跑长途在路过一个偏僻小路慢行时,车上两个壮汉突然凶相毕露,他们从裤裆里拔出两把明晃晃的大刀,威逼乘客。

我爸见状,突然猛踩刹车,紧接着,他趁着匪徒立足未稳,操起手边的一把铁锤就冲向匪徒,一边大喊:“干他丫的,打死政府给钱!”

话音未落,他一马当先一锤子砸在其中一人头上,那匪徒脑浆崩裂,这时候,四五名小伙子将另一人扑倒,接着,全车男女老少一拥而上将其暴打,众人恨极了车匪路霸,此人最后彻底不动了。

这时候,有个老头上去一探鼻息,大喊“没死”!

众人听罢立刻又上去一顿狠踹,此匪彻底没了气息,最后,众人高高兴兴地开着车去公安局了。

那些年,亲身经历的那些“车匪路霸”惊魂时刻

下边让我们听听网友D,同时也是一位人民警察同志讲的故事:

4

作为一名从业多年的民警,我想向你讲一讲我所经历的“车匪路霸”案件,那是十几年前,我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我陪同分局领导在大年初五那天去慰问分局烈士家属。

作为一个新人,对一些没经历过的事情比较好奇,我就在慰问结束以后向一个准备退休的老民警询问这位烈士的经历,老民警他慢慢地点了根烟向我娓娓道来:

95年那阵子,我们这地方各种小煤窑泛滥成灾,许多人靠此发财,但也让“车匪路霸”盯上了这里。

因为许多抢劫杀人案事发地多在山里,而且那个年代通讯条件极差,接到报警往往都是在事发几个小时以后了。

而且在山区,往往只有受害者没有目击证人,打击难度极大。

后来我们分局派了一台面包车,和七名便装民警持枪在山里巡逻,希望可以碰到这些车匪路霸。

某天,这台车照常巡逻,在山里果然被一群车匪路霸拦了下来,他们有八个人,手持一米多长的大砍刀。

我们一行便衣假装害怕走下了车,趁他们不注意,我们快速掏枪对准他人,紧接着,后下车的三位便衣则是两人手持冲锋枪,一个人拿着铐子和警绳。

这时候,有两名车匪想跑,我们立刻鸣枪示警,于是,他们都把刀都扔到了地上,然后退到几米开外分散抱头蹲下以后,我们则挨个用铐子和警绳控制了起来。

因为在山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也联系不上支援,就只能把这群人挨个往车里塞。

因为面包车不大,我们玩儿命塞也没全塞进去,于是,我们留下了一名侦察兵出身的中年警察持冲锋枪看着那两人,我们打算先把那六个人送回去再来接他,结果,那次错误的决定却酿成了悲剧。

那位中年警察则在两名车匪身后,让他们沿着车进山的唯一一条路徒步往回走。

两名车匪当时的状态是双手背铐,腰带被抽走,拉链扣子全部拉开,因此,二匪只能用手指从背后勾着裤子防止裤子掉下来,此外,二匪的手铐用警绳栓在一起并排前行。

这么处理可以让他们一跑起来裤子就容易掉下来把人绊倒,一个人摔倒另一个人也会被绳子拽倒。

尽管中年警察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但还是遭到了暗算。

当时,走到一处山崖前,一名车匪突然叫嚷要撒尿,然后说啥也不肯走,那位中年警察一时大意,走了上前查看,结果,该名匪徒突然暴起撞向中年警察。

中年警察猝不及防,被撞下了山崖,不过,由于该车匪用力过猛,他也跟着摔了下去,另一个车匪也被拽了下去。

等到大部队开车返回以后,发现找不到人,就开始沿路寻找,而彼时由于公路还没修通,只有土路能走,而由于该路常年过拉煤大车,积了厚厚的煤灰,车一过就就是漫天飞灰五米开外就啥都看不见的那种,这也增加了我们的寻找难度。

找了几个小时,我们才发现了路上的脚印,于是,我们就沿着脚印一路找过去,发现脚印尽头那里的脚印凌乱还有乱七八糟的一些痕迹。

于是,我们一行人开始沿着这些线索寻找,又找了半天后,一个眼尖的民警看到山崖下好像有人,我们于是深一脚浅一脚,慢慢下山寻找。

最后,我们找到了三人,那位中年民警已经牺牲,另一名车匪也死了,就剩下其中一个还有一口气,最后,他被救了回来。

再后来,那个被救回来的车匪交代了事情的详细经过,以及自己另外几起杀人案件,最终被判处死刑绳之以法

该车匪在枪毙前毫无悔意,并狂言道:“反正横竖不过一死,老子拼一把说不定还能活呢,可惜了,十八年后老子还是一条好汉!”

故事说到这里,老民警的烟抽完了,他又补充道:

之后,时任局长记过处分,分管副局长记大过处分,而带队的民警被市局关了禁闭还撤了职,他自己则引咎辞职退出了警队,并选择去下海寻找机会。

不幸的是,就在他下海经商后,他也被车匪路霸杀害了

最后,老警察特别严肃地告诫道:“你永远不知道你面对的犯罪嫌疑人是什么货色,犯了那些事儿,所以对他们千万不要施以好心,因为你也不知道那些人会出于什么目的对你干些什么。对待犯罪嫌疑人你要把他当做最穷凶极恶的亡命徒去谨慎对待,你活着是对你的家人负责,只有你活着才能维护社会治安稳定。你因为一点小善心死了,才是最冤的,你家里得有多伤心。”

那些年,亲身经历的那些“车匪路霸”惊魂时刻

听完了上述的故事,是不是感到后背发凉,但这还不是最恐怖的,因为,乌鸦在收到了无数私信故事中,有受害者,也有相关的民警,但真正恐怖的是,还有“施害者”!

下边,这个故事,就来自于一名施害者甲的讲述

5

我是80后,祖辈世世代代都在河北做农民,当时村里人都穷,于是就开始打起了歪主意,因为靠近湖泊,于是,我爷爷和同村人从湖里弄来的船锚以及比拔河还要粗的绳子,捆在106国道旁边的树上,只要是有小货车,他们就把船锚往车上一扔,钩到多少货抢多少货。

如果司机识趣一点,加速逃跑,那跑就跑了,但如果他们停下车要想要回货物,那就打死,正好把车也抢走,钱也都到手了

当然, 这件事全村很多人都干,但我还小,我没参与杀人,就只是帮忙搬运货物,就这样。

那些年,亲身经历的那些“车匪路霸”惊魂时刻

施害者甲故事到这就结束了,该施害者网民没有再说他爷爷等人之后的下场。

但这不算最恐怖的,真正吓人的要输施害者乙的故事,因为,他就有亲戚来自乌鸦之前文章里提及的某个全民男女老少都杀人的“魔鬼村”。

6

乌鸦,我感谢你基于不想挑起地域黑,没有在视频中提到那个“恶魔村”的名字,这确实是很丢脸的。

那个“魔鬼村”其实就是我表姐嫁过去的那个村子,当然啦,我们家在县城。

我表姐的那个村确实很恐怖,因为他们村长就是“车匪路霸”头目,他裹挟全村人参与其中,还说这是“致富道路”,谁不参与就被虐待,甚至吊起来打。

一开始只是抢劫,但因为一件事后,开始转为杀人越货

那次罪恶源自有一个煤老板儿子开进口车路过,车上还带着一个小弟和两个女的,因为那个富二代激烈反抗,再加上车上钱很多,有人就将车上几人全部杀害。

带头的村长为了让人都死心塌地,逼迫周围人都要捅被害人一刀,其中一个小弟被捅多刀才死。

那会没有所谓监控天网,他们就将尸体埋在村里乱坟岗,汽车则靠一个在县城当修理工的年轻人进行拆卸分赃

最后,全村上到六十多,下到十三四岁都参与其中,可谓分工明确。

但之后,因为他们杀害了一个有关系的人物,最后,终于东窗事发,全村几十人被枪毙,半数以上被惩处

我表姐因为年龄小,没有参与抢劫杀人,最后只是被关了几个月,目前,该村子已经废弃,大家都去大城市打工了。

那些年,亲身经历的那些“车匪路霸”惊魂时刻

尾声

说到这里,也许有人问乌鸦,人家都给了“口供”为什么不报警处理呢?

其实很简单,事情过去了太久,已经没有实质性证据了,就算这两位施害者一方当年参与了什么,但他们如果咬死了口说自己就是开玩笑,也没办法有什么惩处。

那些年,亲身经历的那些“车匪路霸”惊魂时刻

不过,正如乌鸦之前多次强调的那样,“车匪路霸”至今从未绝灭,只不过是罕有恶性抢劫杀人的而已。

乌鸦想让大家明白的是,没有什么安宁美好是理所当然的,以上这些亲历者的故事,相信被侵害者至今都会心有余悸,也警示着所有身处安宁的人们防患于未然。

因为真正消灭车匪路霸,是要消灭它生长的土壤,“发展是最大的安全”这话永不过时。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410714.html

(3)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4年1月11日 下午12:23
下一篇 2024年1月11日 下午12:4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