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正式合流,我们压力陡增,这次将是两个世界的对决

作者: 阿旦 投资与生活

本文转载自:六爷阿旦(ID:liuyeadan888)

随着俄乌冲突的持续,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觉得,这可能会是一场持久战,这里面的每一个相关方,似乎都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意愿。俄罗斯肯定还想拖到冬天再考验一下欧洲,而欧美反倒觉得再拖一拖,可能就把俄罗斯拖垮了。至于乌克兰,它的想法根本没人在乎。

而冲突一旦演变成持久战,那么冲突本身就会进入到一个相对可控的预期之内,那就是双方都不会使冲突失控,而是尽量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各取所需。这样慢慢打下去,就是等待机会,看外部的变量会往什么方向变化,然后再作调整了。

欧美正式合流,我们压力陡增,这次将是两个世界的对决

全世界范围来看,在欧亚大陆上,大的方向就是三个战略缓冲带,一个是东欧方向,一个是东亚方向,还有一个是中东地区。如果说俄乌冲突是三个缓冲带开启重新分割的序曲,那么现在已经正式开始进入到下一个阶段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这里面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欧洲在经历了第一阶段的牺牲后,目前已经开始逐步与美国合流。所谓的合流,是欧美在金融上会相互协调,而针对的目标,不再是彼此的内斗,而是要转向广大的发展中国家。

它们要开始一致对外了。

欧美正式合流

从金融的视角,去看美国很多问题的决策,是很容易理解其背后的意图的。比如说三月份美联储开启第一次加息,那么对于美元来说,最需要解决的竞争对手,是西方国家金融集团内部的欧元。

所以在加息之前,美国通过不断拱火,控制乌克兰不断对俄进行挑衅,这都是其既定的策略。通过挑起俄乌冲突,使得欧洲的美元大幅回流,这从现在来看,几乎是完美的逻辑。只是站在当时,我们往往还会考虑除金融之外的很多因素,但最终的事实证明,以美元利益为核心的金融视角,可能始终都是看问题最有效的角度。

如果我们继续用这样的视角去看现在的欧洲,那么在进入八月之后,欧洲方向的大部分问题,可能都将告一段落了。

这是因为在7月份之前,美国从3月份开始,就在不停加息,但是欧洲的紧缩政策却始终没有落地,这样美国的利率越来越高,而欧洲还维持谢零利率,美欧之间的利差就会越拉越大。这种情况下,资本出于逐利的本能,会考虑选择流向美国套利。

这个时候再加上美国的拱火,俄乌冲突愈演愈烈,欧洲的资本出于安全考虑,也会选择去美国避险。从安全和收益这两个角度,美国对欧洲资本同时进行围三阙一,那作为仅次于美国的资本中心,欧洲的资本自然会大量流向美国。

但是随着俄乌冲突的预期趋于稳定,从安全角度讲,该去避险的资金应该是大部分都已经去了,剩下的估计也驱赶不动了。这个时候主要就看利差的驱动,但是利差,会在7月底,可能也会逐步定格,因为欧洲也加息了。

当地时间21日,欧洲央行在德国法兰克福举行的管委会会议决定适度收紧货币政策,三项主要利率均有不等提高。再融资利率升为0.50%,边际贷款利率为0.75%,存款利率为0%,自本月27日起生效。这也是欧洲央行自2011年以来首次加息。

这是欧洲开启加息周期的首次加息,直接加了50个基点,这个幅度其实是很大的。这虽然跟美国的75个基点还有点差距,但美国的首次加息也只加了25个基点而已。欧洲现在有点迫不及待的意思了。

因为欧洲只要开启首次加息,后面再加息,幅度就可以跟美国保持一致,这样欧美之间的利差,从7月底开始,将不会再进一步扩大。之后的利差会保持稳定,大概就是在2%左右的这个水平。一旦利差不再扩大,资本的流动也将会逐步趋缓。

而欧洲的加息,终于在7月份落地,这个时间点上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有没有美国和欧洲之间的协调?我想这里面应该是有的。从金融的视角,美国给自己创造了将近5个月的缓冲期,用来收割欧洲。

这么一来从7月底开始,欧洲方向的利差和俄乌冲突带来的安全问题上的担心,都将进入稳定期。也就是说在欧洲方向,各种冲突和鸡飞狗跳的事情,都会逐步进入平静期。这相当于美国第一阶段向欧洲的征税已经完成。

但是作为名义上的盟友,将来美国还有要和欧洲合作的时候,很显然不可能一次把路走死。而在利益上对欧洲许以重利,可能就是美欧之间下一步合作的基础。而这个重利从哪来,很可能就是美欧准备联手加息,进一步抽干世界的流动性,这会对发展中国家,形成严重的威胁。

我们的压力陡增

欧元和日元,这是美元指数里权重最高的两大货币。美元是国际货币,它们就相当于是美元的辅助货币,共同在国际货币金融体系里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这次全世界的加息情况看,五眼联盟国家,是紧缩的第一梯队。而欧元作为第二梯队,现在也终于开始加息了。

而此前,日本由于天量的国债规模,没法承受加息的后果,所以日元用的是另一种方式,贬值。通过贬值,在东亚形成洼地,最后成为东亚的资金抽水机,最后起到了跟欧元加息一样的效果,就是抽干外围流动性,然后再被美国抽回去。

随着欧洲也开始加息,这个时候欧美都进入紧缩周期,全球流动性会进一步收紧,这个时候我们不仅与美国,与欧洲之间的利差也会开始缩小,如果我们不跟随加息,资本外流的压力可能会进一步加大,但是现在的情况大家也都看到了,如果加息的话,房地产市场根本禁不起紧缩的冲击。

目前来说,内部的挑战,还是发展的问题。而外部的挑战,可是生存的问题。要防止外部风险的冲击,从我们自身所处的发展周期来看,还是得维持相对宽松的货币环境。现在发达国家集体,要么大幅加息,要么快速贬值,而我们既不能加息,也不能贬值。这时候可想而知,资本外流的压力会比较大。

这个事挑战大不大?应该说还是挺大的。不过呢,我们的压力虽然大,但优势也还是很明显的。从上半年的情况看,我们有个最大的相对优势,就是外贸顺差作为活水,源源不断的补充了外汇储备,这使得我们的外储规模依然还维持在3万亿美元以上。

现在国际上很多小国家外汇储备消耗很快,因为大宗商品,原油粮食这些价格都在高位,进口的话会比往年消耗更多的外汇储备,但是大部分国家的外贸,创汇收入却在下降,这么一进一出,出的多进的少,如果再赶上前两年借的外债规模大,短期内外债到期比例又高的国家,就像斯里兰卡这样的,就会面临很高的国家破产风险。

我们现在的外贸还保持了高增长,在今年确实还有点意外,因为原本预期国外的生产在今年应该恢复得很好,对我们的需求会大幅减少。但是从现实情况看,除了我们之外的主要工业生产国,比如德日韩,甚至印度越南,今年居然都开始出现逆差。

如果这些在产业链和供应链上占有重要位置的国家,它们都没法维持顺差收入,那后面的订单,可能越做外汇消耗越多,最后的结果,估计又接不下去,然后可能又会有一波订单回流,这样就跟疫情类似,又形成一次循环。

所以从这个结果看,我们的全产业链优势,能源供应分散稳定的优势,还有疫情控制的优势,加在一起,发挥了综合作用。这才能使我们的外贸顺差收入依然大于资本流出规模,否则的话,现在的压力可能会更大。

但是接下来的情况,就如上面所说的,欧美同步加息之后,一个是需求会下降,另一个是资本流出压力会进一步加大,我们的三大优势正遭受轮番的冲击,接下来顺差还能不能维持增长?这是一个在外贸上很大的压力。

压力虽然在加大,但总体上来看,我们的情况相对还是比较乐观的,因为从今年的经济情况来看,我们已经是最好的了。而且我们在金融端做的准备也最充分,以目前的外储规模,足可以支撑到美国加息加到自己爆掉之后。

但是,我们之外的发展中国家,可就没这么乐观了。

两个世界的对决

对我们来说,作为世界第一工业生产和外贸大国,在资本项下流出的资金,再通过外贸顺差收回来,我们还可以稳住自己的外汇储备规模,有外汇储备作为金融防火墙,这样也就控制住了发达国家金融紧缩的风险。

但是对于广大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它们可能在主观和客观上,不得不面临双重挤压。一方面是欧美在主观上进行紧缩,这会带来资本流出。另一方面,面对高昂的资源价格,不具备全产业链优势的国家,没法进行国际竞争,这客观上又会导致外汇收入减少。

外汇收入减少叠加资本流出,这是接下来的半年到一年时间里,很多国家都不得不面对的困局。可以说斯里兰卡政府的破产,只是美国加息周期里的第一个,但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国外有数据网站利用彭博社的数据,从政府债券收益率(该国美元债券的加权平均收益率),5年期信用违约掉期(CDS),利差利息支出占 GDP 的百分比,政府债务占 GDP 的百分比,这四个维度,对违约风险最高的国家进行了排名。

欧美正式合流,我们压力陡增,这次将是两个世界的对决

其实从市场化的角度,要更好理解谁的违约风险高,主要就看国债收益率,越高的国家,风险肯定也越高。这上面收益率超过20%的国家,可能就是排在斯里兰卡之后的第一梯队,都有很高的破产风险。

其实还有一个更合适的指标,就是一国的外债与外汇储备的比例,更能说明问题。如果外债过高,外汇储备又入不敷出,那很快就会面临外债违约风险。比如印度,外汇储备5883亿美元,外债却高达6200亿美元,而最近的外贸收入又是逆差。

其实印度这就是典型的遭遇了双重挤压,印度卢比不断贬值,这背后是资本在不断流出,而外贸收入也出现逆差,里外里都是外汇在消耗,而没有渠道可以补充。以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后面外债会不会违约,其实就只能看债主的心情了。

所以说,虽然之前看欧洲的热闹很爽,但是一旦欧洲消停的时候,可能有很多发展中国家就危险了。这个时候,单凭发展中国家自己,是很难打得过抱团的发达国家的。

所以这个时候发展中国家要想摆脱这种金融剥削,长久的实现金融自主,最好的办法就是也学发达国家,进行抱团。此时就需要像金砖国家这样的组织,把更多的发展中国家团结起来,避免发达国家进行风险转移。

最近伊朗和阿根廷已经正式申请加入金砖国家组织,而据俄媒报道,印度金砖国家国际论坛主席阿南德在接受俄方媒体采访时称,土耳其、埃及以及沙特可能“很快”就会加入金砖国家。

发展中国家抱团的迹象越来越明显,最近美国在沙特碰了一鼻子灰,之前面对印度也是无可奈何,在这些发展中国家背后,很显然是有人在串起一条共同的利益安全绳,只要大家一起抱团,发达国家要想再次向发展中国家转移风险,就只能是一场空。

最后

我们要独自面对整个西方发达国家组成的团体,那竞争自然会很艰难,如果在这次巨大的危机面前,把广大的发展中国家团结起来,那我们不仅能化危为机,还能在这样的百年变局之中,把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植根于全世界。

我们在巨大的优势下,要想独善其身,其实并非能力不够,而是如果我们明哲保身,那么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这两个世界的斗争中,发展中国家必定会再败一次。可是如果它们都倒了,到时候又有谁能站在我们身边呢?

这注定是一场两个世界的对决,虽然发达国家有很成熟的利益捆绑和分配机制,但是发展中国家饱受发达国家的金融剥削,对国际金融秩序,也有强烈的变革预期。天下苦美久矣,这一次,利用欧美内部矛盾变得尖锐的机会,只要坚决避免发达国家进行风险转移,就一定可以看到它们内爆的那一天。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219677.html

(7)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7月26日 下午12:25
下一篇 2022年7月26日 下午12:3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