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造假江湖的水有多深

作者:九边

本文转载自:九边(ID:ertoumu893)

这个话题按理说我是写不了的,不过这段时间机缘巧合吧,朋友送了我一个大剪报夹子,说是他在地摊上花了十块钱淘到的。

可能有小伙伴不知道剪报这玩意是个啥,以前的人们报纸杂志,看到好的内容,就裁下来放到一个大文件夹里,后来电子产品火了起来,这玩意也就慢慢消失了。这次淘到的这个材料里,原主人是个古董新闻爱好者,收集了几百页的这类新闻材料,有大量的当事人采访,我拿出一部分来跟大家分享下。

1

古玩造假这事的历史,和文物本身的历史几乎一样长。而且造假的人,比做真东西的人花的精力和脑力还多,毕竟做真东西的人不用考虑自己的作品像不像真的。

简单说起来,假古玩分两个方面:一个是做出和古玩接近的新货,一个是把做出来的新货当成老货价钱卖。

有时候两个事是一群人做,但是很多时候,做的和卖的不是一伙。像成龙电影《十二生肖》里那种一体化的造假团伙,在现实中基本是不存在的,原因很简单,那样干产业链太长了,风险不可控。现实里往往是分开的,生产和销售不是同一伙,这一点在《无双》里倒是很写实,那里边也说做假钞的人从不使用假钞。

首先要说,公开做新货是不犯法的,比如我生产一个长得很像唐朝唐三彩的工艺品,哪怕拿到景区去卖,是完全合法合规的。真正犯法的是我说我这个唐三彩是真的,刚从古墓里刨出来,诱导大家高价购买,这就是犯法行为。

所以一般新货的生产商都挂工艺品厂的招牌,日常生产的东西大多数也都是工艺品,卖的也是工艺品的价格。普通人在各种渠道,也能买到他们各种价位的产品。

网上经常有关于某些地方是假货聚集地,甚至说某地是“造假村”,可能有小伙伴很纳闷,都这么明目张胆了?就没人管了?

但如果你到了当地,就会发现当地人根本不藏着掖着,到处都是“XX工艺品厂”的牌子,完全是合法生意。有时候这些土里土气的作坊水平高得不得了。

这里面最传奇的人物叫高水旺,这人就是河南作坊界的神。曾经因为别人拿他的东西出去卖,涉及金额巨大,他被抓起来关了几天,后来发现他完全不知情,并且一直在做合法的工艺品买卖,所以他不犯法又放了出来。后来还做了博物馆聘请的修复师,做的东西也多次获奖。

比起高水旺这样单打独斗的,河南伊川县烟云涧村方兴庆,把青铜器技术教给村里人,使得这个山村脱贫致富。

方兴庆的情况和高水旺差不多,他做的工艺品在20世纪90年代从机场带出境,虽说乘客说是自己买的纪念品。但是经过鉴定,认为可能是商周青铜器真品。于是顺着一条线找上来,一直到烟云涧找到了方兴庆。在看到院子里的成品半成品之后,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方兴庆把技术推广,以至于现在烟云涧被称为“青铜器造假第一村”。其实那里主要是靠旅游纪念品和定制青铜工艺品,甚至给博物馆做展品的高档仿制品(很多时候展览对文物会造成损害,但是为了向观众展示古代文明成果,会制作足以乱真的高仿代替展出)。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纳闷了,上次聊天珠的时候,说河南的天珠造假产业天下无敌,这次又说河南的青铜和唐三彩也很出众,为啥河南这么牛?

其实河南一直都是古玩生产大省,现在也是人造钻石生产基地,很早就有句话,如果政策允许,河南老乡连原子弹都能给撸出来。

这个说起来复杂又简单,河南陕西本身就是文物大神,中国古代王朝,大部分都在关中和中原溜达,也就是陕西和河南那一带。豪门大户也都在这两个地方,贵族上等人死了,弄点东西陪葬多正常,经常是古墓叠古墓,自然也就成了古董交易市场,当地人耳濡目染,慢慢就对这些东西非常熟悉,再后来也就慢慢靠山吃山,天天玩古董,顺便仿制一下,也很正常,正如一个修理工身上带个扳子一样正常。

2

假古玩也分成不同的三个档次,用来应对不同的客户。

第一类,就是平时地摊上和一些“相声鉴宝”里面那种。

一个买家指着一个工艺品说多少钱,卖家说八万,买家直接还价40,对方一愣,差点晕过去,然后定了定神,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大叫一声,“成交!”。下边一群网友说店家含泪赚了30。

第二类就比较的正常一些了。一般都是按照现有的器物器型仿制,用料也按照真正古玩的比例尽量做到一致。制作的工艺上也是尽量按以前的来做。每一步都是经过仔细摸索实验的,关键步骤做的人也都是有多年经验的老师傅。

比如青铜器,就要按照原有物件比例制作蜡模子,这是个又贵又非常考验技术的活计。做模同时按照真品时代比例混合各种金属,然后浇铸出来。做出来的范线纹路等等都要和原物做到尽量统一,不经过常年学习的人做不了。

如果是字画,不论用纸还是用绢就不能用普通买来的,而且要专门做旧成接近真品的形态才能用。

画面本身不讲究地用珂罗版(一种很复杂的精密玻璃印刷技术)印刷。再高级的就是真人手绘,画的人虽然有原件参考,不同水平的人画出来的差别非常大。而使用的墨和颜色都要不能用化学料,必须是古法作的东西,不但成本高做出一件东西也要很多时间。

瓷器陶器紫砂这种,就要用真品当年使用的土,现在这些土现在已经很不好弄。比如景德镇老坑高岭土,即使买到也要卖到上千一袋。这些土拿来还不能用,为了去除杂质要反复淘洗沉淀,还必须人工来做,因为现代机器做出来的胎泥遇到内行一眼就看得出来。

使用的天然釉料和颜色价格更贵,好的卖到几千上万一斤,有的人专门就制作仿古釉料卖。至于手工拉坯和作画上釉,就是全看本事的手艺活,技术高超的能做的和真品一样。烧制的时候现代的电炉煤炉是不行的,必须搭老式窑口烧柴,用的都是和以前一样的大块实木,一口大窑烧一炉柴火可能就要上万。

这种窑温度把握也非常麻烦,看火的人经验非常重要,如果不是多年下来的老师傅,光会看着温度计控制根本不行。一窑东西要是烧坏,物料成本至少就在几万块。

这些东西做出来,外表和真古玩当年刚出来的时候基本一致。所差的就是时间给器物留下的印记。于是最重要的“做旧”就要登场了。

3

做旧的技艺发展非常的快,咱们今天说到的方法,可能都已经过时了。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有两个:一是现代化学物品被广泛应用;一是科技检测手段的不断出现。

比如铜器,做旧的关键就是铜锈,以前依靠浸泡液体以后埋在土里让它快速长锈。现在使用化学药品腐蚀产生铜锈,不但快而且看起来真;或者用真的铜锈,刮下后再用特制胶水粘上去,做的根本看不出问题,除非刮下来一块检测到含有胶水。于是有了制作整块铜锈焊接在器物表面,再经过打磨就算取样检测都发现不了。

如果是字画,关键是颜色,以前用茶水染,郭德纲说要用尿来染,一开始以为是胡闹,后来发现竟然真有这么一回事。

现在各种现代化学品,直接熏蒸,要几百年的效果就相应的熏蒸多久。也有怕化学品有残留会被检验出来,于是用各种天然成分配比熏蒸的,据说配方和广东凉茶差不多。更高科技的是使用高强度射线长时间照射,模拟真实环境几百年对字画的破坏。

如果是瓷器,关键是所谓“去贼光火气”,说的是新出来的瓷器里外都会带有新东西的那种明亮的光芒,有经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问题。有点类似你家的冰箱刚搬过来看着亮晶晶的,用几年就灰头土脸。古董也一样,新做出来的一看就是新的,需要经过特殊处理,让人看着像是经历了几百年的沧桑。

以前用打磨或者土埋之类法子,效率不高还容易让瓷器光泽受损。现在有各种化学品去火气,只要略微泡一下,就可以得到几百年的效果。

至于高科技检测手段,可以说几乎所有可能的新技术手段都曾经被用来鉴定。

但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哪种一劳永逸的法子,因为做这行的人也关注新技术,随时随地想办法应对。

曾经有人拿来一些沾了泥土的汉简要卖给南京博物院。送到研究所进行年代测定,检测的结果都是该木简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看着挺像真的。最后多方确认,才知道这批东西是作伪者用出土的西汉棺材板做成的。要不是写的字实在是没法跟古人一个样,还真被他们给糊弄了。

大家可能纳闷,那给博物院送假货这人应该被抓起来了吧?一般不会,毕竟你没法确认是他伪造的,他说自己是从爷爷那里继承来的,你总不能因为别人继承了一个假货就抓人吧。

接下来就是第三种,这才是古玩造假里的高端货。做出来就是给行家看得。真正的古玩造假。目标是让砖家们打眼(指上当),让真专家也吃不准。卖的就是这门手艺。

这些东西从用料到工艺都不一般,比如铜器,一般按照真东西比例重新配比即可。高档货就要买同时代的废铜器废铜钱熔炼。如果是商周铜器,就不能再用蜡,而是用当时同样的泥范,这比蜡模又要麻烦很多,而且工艺更复杂。

不过这样依然会被高手看出问题,最好是就用真货,通过手法增值而不是重制。

比如把不完整的器物通过从别的器物截取修补做成完整件;或者残破的几件器物截取拼接成一件新品;在没有花纹的素面器物上刻上花纹;在真品上刻上增加铭文;甚至把普通形制真品通过切割等方法改变成罕见高价的器型等等。

有时动的地方很少,整个器物大半还是真品,非常难以确定真假。

书画类有的凭空伪造,就用同时代的旧纸作画;还可以用同时代没有题跋或作者名气不大的作品,通过增改来变成大名家的作品;为给名家的东西增值,在上面加上著名人物的题跋或者印章;还有真名人的东西,在普通作品上补画变成精品增值,比如日常花卉增加细致工笔虫鸟之类。

这种能在真品上动手的人,不论绘画、题款、题跋、刻章,都必是多年的高手。

在《十二生肖》和《无双》中都说过一个造假手法:因为宣纸有很多层,可以把画一层一层揭开,一张变成两张三张甚至更多,每张还都是真的。

其实这种做法听起来好像很玄乎,现实里却没法操作。

首先是一般宣纸没有那么厚,你想把一张揭成两张,大概率会把原画也给弄坏,典型的偷鸡不成蚀把米。再说了,古画才有价值,那些画放的年头长了,纸会变得非常脆,根本没法揭。

而且只有晕染比较厉害的那种水墨写意画才会沁润那么深,如果是工笔之类地揭开下面那层就没法看了,不过即使晕染了下面那层,墨不浓的地方颜色也浅很多。而且那种水墨揭了下面一层,上面的其实墨色浓淡也会有变化。

宣纸虽然是一层一层的,但是揭开就会发现下面那层表面粗糙,和真的表面是有区别的。最后是水墨虽然晕染,但是题款一般用干墨和印章用的印泥,二者晕染性差得多。揭开后必须要补,专家从这两处一旦发现补笔,就基本认定是伪造了。

至于瓷器道道就更多了。有的大量收集残破瓷片,然后按照样式分类,把几块拼凑成一个整件;有的把碟子或者残破件的底单独切下来,然后重新拉坯做出瓶子罐子这类高价货烧制;有的把原来素白的东西,改成古代非常难烧的颜色,或者五彩重新烧制;还有把民窑的精选品加上官窑款式重新烧等等。

这些手法很多不动瓷器鉴别最常见的底、口、胎部分,不要说砖家二把刀看不出来。即使有的专家鉴别出来,但是很多时候都是依靠积累的经验,所谓“第一眼”感觉不对劲,以这个感觉下手才发现的问题。

做出来之后,不管是修补还是重做,某些地方还是要做旧的。高档货的做旧工艺,也和普通东西有很大不同。最简单地说,如果是入土的东西,就要从真品所在地弄来同样的泥土。做旧打磨不能用电动工具,也不能用刷子,不然在高倍镜下那种规则的打磨痕迹会很明显,要手工用牛皮沾上油打磨,一点都不能急。东西做好要放着,最好放到看起来和四周融为一体才行。

玉器在做旧之外,还有一些增值的办法。有的玉器在古代墓葬里会产生绛紫色丝状或者条状纹路,被业内称为“血沁”,讲天珠那篇其实提到了,玉石看着是完整的,其实跟海绵似的,布满各种晶管,容易被其他燃料渗透进去。

古董造假江湖的水有多深

这东西可以让玉器身价大涨,于是自古以来做血沁是很多人研究方向。把玉烧热后放进不放血杀死的猪狗肚子里,埋进土里放一两年再拿出来;把玉泡在血袋里面,然后反复冷冻、化冻。

还有一种流传得比较广的法子,把玉塞进活羊腿里,三年以后再拿出来。不过这样效果好,出来的沁红中带绿。就是慢而且麻烦,羊可是长腿的东西,说不定羊都走丢了。

还有一种特别的增值,古代很多达官贵人陪葬随身带着玉器,这种相比起普通的要值钱。于是有的商人专门买古墓棺材底那一层各种东西腐败成了“尸泥”,把化学处理过的假古玉包在这泥里面,等这玉空隙沾上泥之后再打蜡,卖的时候送去检测,从上边刮点下来,一检测果然符合各项特征。

到了这时,这东西才是真正的高仿,即使很多真专家拿到手里,也不敢随便说是假的,高科技的设备仔细检查,越看越真。

4

最让我觉得惊讶的,还有假扮盗墓贼骗人。原理古代就有了,这手法叫“埋地雷”。把东西提前埋下去,等买主来了,当着面把东西弄出来。所谓眼见为实,这还有什么好说的?掏钱吧。

这个其实也比较复杂,一般卖家也不傻,他们往往呆着自己的风水师,风水师一看就知道某个地方确实是风水宝地,埋着个达官贵人也正常。

这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早被挖空的古墓,放上东西填上土。还要让它“长”些日子,等到野草长的和附近浑然一体,才招呼客户前来。还要跟真的要盗墓一样,把附近都承包下来拉上围墙,弄些设备在里面运行掩盖挖土的声音。最后才把东西挖出来,而且起货必须是夜里,东西只现钱交割。完事以后一拍两散,再想找这群人就没影了。

再厉害的就是玩真的了,这些人真的盗墓,但是按照墓的年代提前买好一批东西。其实自古以来盗墓的无数,大多数古墓都被盗过了,有十墓九空一说。所以等到挖的时候,不管有没有收获,都把假东西加进去,希图多卖钱。甚至有时收货的看出问题,也不点破,借机压个低价拿来,自己再当出土的真货卖高价。

到时候就算被人识破,可以说自己看着从土里弄出来的,我也是高价买的,我打眼认自己学艺不精活该,你打眼不检讨自己问题,跑来找我闹怎么好意思的?

在这三种之外,还有一种比较特殊的古玩造假。就是一些技艺高超的专业人士作假。

在古代干这一行最有名的估计是米芾,这人是一流书画家,经常找人借书画观摩。据说他常仿制以后把真的据为己有,假的给原主也不被发现。他特别喜欢二王(王羲之王献之父子)的书法,当时仿制了很多。于是从宋代到现在,分辨是二王真迹还是米芾仿制,都是一件很件很有挑战的事。

到了近代,这方面最有名的就是张大千。他最擅长石涛和八大山人的画,以至于现在两人的画到底有多少张大千画的,几乎没法分辨,有种说法说是十之七八都是仿品。唯一的好消息是张大千的画,本身绘画水平也非常高,价格也是离谱,真分不出就分不出吧,买张张大千的画不丢人。

张大千每收到一幅真迹,就仿好几份,行内管这个叫“下蛋”。然后由不同的渠道带到相隔很远的几个地方同时出手,既可以都卖出高价而且不容易穿帮。

古玩造假的危害非常大,不但造成财产损失,而且把整个市场都弄得乌烟瘴气。是一种非常伤害古玩行业基础的事情。

其中甲骨文造假是很严重的一次事件。

甲骨文一出现就造成轰动,有文字的骨片价格飞涨,各地收购商都来买甲骨。但是有字的数量有限,一个叫蓝葆光的人开始在甲骨上自己刻。没字的刻上字,有字的刻多几个(当时按照字数算价钱),为了鱼目混珠,他还有意把字刻的比较乱,然后通过各种手段做旧,搞得当时很多学者在研究他的手笔。

当然了,不止他一个人在造假,很多人都在搞,估计市面上的带字甲骨,可能一大半都是假的。

这事后来败露后,很多人都认为整个甲骨文,完全就是一场骗局。

不过随着不断地有新的挖掘证据出现,同时对文字的辨别也进步很快,大多数人也都确认不是伪造。这场风波也就过去。

但是后来为了把甲骨上的文字真假区分开,有了一门专门的“甲骨文辩伪学”。

而且专家也不一定可信,之前发生过一个大案,商人谢根荣找来一堆玉片(这些玉片可能是古玉),请一个坚定中心的主任把这些玉片串成了传说中的“金缕玉衣”,他又请来中国收藏家协会前秘书长王文祥、故宫博物院前副院长杨伯达、北京大学宝石鉴定中心前主任杨富绪、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前副主任委员史树青,5 位专家一鉴定,便为这件“文物”估价 24 亿元人民币。谢根荣用这一纸估价说明,骗银行放出 7 亿贷款,后来大部分都没追回来。

通过这事我是明白了,巨大的利益驱使下,没啥人是靠得住的。

5

 尾声

文章就写到这里吧,洋洋洒洒六七千字了,最近搜集了不少材料,能聊的还有很多,后续有机会再跟大家讲讲吧。

通过本文想必大家也看出来了,古董这一行水不是一般的深,大家不要轻易去试探,不过如果说有啥好消息,那就是这玩意一般不坑穷人。

转自微信公众号:九边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220111.html

(1)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7月27日 下午1:17
下一篇 2022年7月27日 下午2:2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