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刀杀人,顿巴斯亚速营战俘营被袭

作者:晨枫老苑

本文转载自:晨枫老苑(ID:ChenFengLaoYuan)

乌克兰战争已经打了五个月了。不像第一、第二个月的时候,五个月纪念日悄无声息地过去了。人们已经疲劳,但战争还在继续。这两天,乌克兰战争突回视界,这次是顿巴斯的奥兰尼夫卡战俘营遭到袭击,50多名亚速营战俘丧生,还有更多人受伤。
俄乌互相指责对方。俄罗斯声称是乌军用美国提供的“海玛斯”发动攻击,大水冲了龙王庙,把亚速营的战俘打死了。乌克兰声称是俄军自己发动攻击,试图掩盖虐杀战俘的罪行,并要求联合国和红十字会调查。当然,没有任何人在调查,外界只有根据媒体图片和视频了解一点情况。

借刀杀人,顿巴斯亚速营战俘营被袭

尸体被马赛克处理了

借刀杀人,顿巴斯亚速营战俘营被袭

外观很容易被混淆为仓库

借刀杀人,顿巴斯亚速营战俘营被袭

俄军事后展示了“海玛斯”火箭弹的残骸

可以看到,巨大的仓库一样的建筑里,满地狼藉,还有可见的尸体散落在扭曲的钢架上。屋顶和墙体有明显的被击中的破洞,俄军在事后展示了“海玛斯”火箭弹的残骸。
在没有可靠的调查和证据之前,只能说死无对证,俄军提供的“海玛斯”火箭弹残骸并不是不可能从别的地方搬过来的,但必须说,乌军误击的可能性大得多。
亚速营在乌克兰已经神化了,成为民族英雄了。马里乌波尔俘虏的这些亚速营战俘俄军恨不得杀一批,但肯定不敢。乌军知道是战俘营而主动发动攻击的可能性不大,尤其是知道亚速营的战俘在里面。当然,俄军对亚速营战俘营的位置肯定是严格保密的。不为别的,也要防止乌军搞一个救援行动什么的。不是怕,是不多事。俄军自己攻击的可能性也不大,没必要,也肯定要穿帮。弄个失火什么的还容易些。
另一方面,乌克兰战争正在进入微妙的阶段。
在马里乌波尔之后,俄军故伎重演,在顿巴斯步步为营,以重炮洗地开路,弄得乌军每天伤亡都在500人上下,而俄军伤亡几乎清零。长此以往,乌军将溃不成军。
西方迅速调整军援策略,大量运送重炮。开始时的M777榴弹炮很快被证明不管用,不仅需要卡车拖着走,展开和撤收都太慢,还缺乏必要的网络化火控设备。美国军援会缩水,这不是秘密,但这次水缩得牛肉成牛肉干了,完全不是一回事了。同时,M777的射程不够,毕竟是39倍炮管,普通炮弹的射程只有21公里,增程才达到30公里。“神剑”倒是达到40公里,还是制导炮弹,但成本见长,不可能用来和俄军的铁炮弹对耗。
借刀杀人,顿巴斯亚速营战俘营被袭
接下来的军援更加管用一点。德国提供了PzH2000,法国提供了“凯撒”,都是52倍口径炮管,普通弹射程就超过30公里,增程弹超过40公里。但美国提供的“海玛斯”的射程达到70公里,威力也大得多。在机动发射和先进火控的配合下,正在对俄军造成很大的困扰。
在双方都基本不出动空军的情况下,70公里射程就是“战略打击”的射程了。“海玛斯”的射击精度也很高,尤其是采用GPS制导后,可以在70公里射程上达到米级落点分布。
俄军炮兵在重炮洗地中,在战术上还是二战水平:集中大量牵引式重炮,在固定阵地上,对固定目标反复轰击。在乌军基本上是固定阵地防御而且无还手之力的时候,这种战术简单、有效。但拥有可在机动中开炮的自行火炮时,尤其是机动性更好、射程更远的“海玛斯”时,得到北约情报支援的乌军就起死回生了,俄军的固定、密集的炮兵阵地反而成了被动挨打的目标。这些天来,西方媒体得意洋洋地报导西方援助正在帮助乌军扭转战局,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俄军的炮击在某些战场被迫停止,乌军得到难得的喘息。
同时,乌军远程炮兵在执行一般空军执行的战场遮断攻击任务,攻击俄军后方的桥梁、军火库等,取得不少战果。赫尔松的安东尼夫斯基大桥成为重点目标,尽管还没有倒塌,已经不能通行重型卡车,俄军只有用渡船和浮桥保持供给。另外两座桥也受到损坏。乌军甚至得意洋洋地命令赫尔松俄军:要么撤退,要么投降,要么被消灭。预计接下来米克拉耶夫-赫尔松一线会成为新的战场重点。

借刀杀人,顿巴斯亚速营战俘营被袭

安东尼夫卡大桥受到炮击,但没有倒塌

借刀杀人,顿巴斯亚速营战俘营被袭

轻型车辆还能通行,但重型车辆不能通行了

赫尔松是战争爆发后俄军第一个进占的大城市,战前人口约30万。赫尔松地处第聂伯河出海口,也是克里米亚的屏护,战略地位重要。在顿巴斯压力很大的时候,乌军在“赫尔松突出部”发动反攻,夺回第聂伯河西岸,在政治上、军事上都有很大意义。在政治上,这不仅是收复失地,也是收回克里米亚和重回亚速海岸的第一步。在军事上,南线俄军力量薄弱,这是对顿巴斯俄军的有效牵制。据说俄军已经在向赫尔松增调兵力了。
在地缘态势上,俄罗斯对乌克兰围三阙一,乌克兰只有西面不受俄军威胁。但反过来,这也意味着乌军在内线作战,战线短,转移兵力和战略方向容易。在顿巴斯和俄军硬碰硬是下策。在基辅方向已经做不出文章了,乌军还不敢越境攻入俄罗斯,在政治和军事上都是下策。在哈尔科夫方向也差不多,面向俄罗斯方向已经接近边境了,做不出文章了,面向顿巴斯的方向更是拱不动。在南线反攻,有利于调动俄军,打乱俄军部署,夺回主动。

借刀杀人,顿巴斯亚速营战俘营被袭

俄罗斯对乌克兰围三阙一,这也使得乌军在内线作战

这不是乌军第一次反攻了。俄军在基辅方向主动撤退时,乌军把追击称为反攻,自嗨了一把。在哈尔科夫方向再自嗨了一把。在赫尔松方向,要是俄军坚守不退,这才是真正的反攻。
俄军会撤出赫尔松吗?这要看俄罗斯对乌克兰战争的总体设计了。俄军在谈到第二阶段作战时,暗示“先顿巴斯、后敖德萨、再哈尔科夫”的计划。如果继续执行这一计划,赫尔松俄军不会撤退。
在战术上,赫尔松俄军面临压力,但远没有到必须撤退的时候。无论如何,赫尔松俄军的处境比马里乌波尔乌军要好太多。要死守赫尔松的话,怎么也能守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
赫尔松背靠第聂伯河。乌军扬言“赫尔松俄军被孤立”,只是指安东尼夫斯基大桥不再可以通行。且不说渡船和浮桥还在,乌军穿插到河对岸包围赫尔松俄军的可能性至少在近期几乎不存在。

借刀杀人,顿巴斯亚速营战俘营被袭

赫尔松可算突出部,但乌军要拿下来不容易

同时,俄军进攻马里乌波尔时面临巨大的困难,乌军进攻赫尔松时困难只会更多更大。乌军没有俄军那样的炮兵和装甲优势,靠步兵进攻大城市就真是人海战术了。要是出动装甲大兵团,更是俄军求之不得的机会了。从视距内硬碰硬,到打击后勤支援链,开战到现在,俄军正愁没有机会呢。赫尔松守军方面,不仅支援不断,还能得到河对岸的炮火支援。乌军真要在赫尔松发动坚决反攻的话,对俄军未必不是守株待兔、大量杀伤的机会。
不管是认真的,还是说说鼓舞士气的,乌军必须在整个战线“做点什么”。
乌克兰是靠整个西方撑着才坚持到现在,继续战斗离不开西方更加坚决的支援,但西方现在显出疲态。不管是媒体还是民间,人们对乌克兰不再关心,“无私支援”的意愿在下降,这对乌克兰和西方政府都是巨大的头痛。乌克兰的失败不仅是乌克兰的,也是整个西方的。在通胀、衰退压力山大的现在,西方民生已经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恶化,欧洲尤其显著。扭转战局刻不容缓。乌克兰和西方对赫尔松反攻的期望有多认真不说,用西方提供的远程炮兵武器取得一些肉眼可见的战果是必须的,也确实正在取得一些战果。
对于缺乏战场监控能力的俄军,高度机动的远程炮兵在北约情报支援下,确实很难缠。另一方面,由于数量有限,乌军远程炮兵可以造成相当大的损失,但不足以影响战局。俄军靠炮弹吨位砸垮乌军,乌军也只有砸足够的吨位才能砸垮俄军。即使一炮一个,套用“国军名将”王耀武的话,就是五万头猪,共军三天也抓不玩。德国和荷兰援助了乌克兰12门PzH2000,法国12门“凯撒”,美国16门“海玛斯”。这些炮在漫长的战线上偷鸡摸狗可以,端掉几座桥、几个军火库也办得到,但要改变战场,还差得远。换句话说,作用不会超过俄军巡航导弹对乌军的作用,俄军巡航导弹的射程和威力还更大。
“西方武器正在改变乌克兰战争”是西方媒体不变的主题,只是从战争初期的“标枪”、“毒刺”、NLAW导弹转到“海玛斯”、“凯撒”了。还会接着转,因为乌克兰战争的短期动态可以因为某些武器改变,但大势不受这些东西的影响。
偷鸡摸狗正是在做的事情,而俄军被时不时偷走几只鸡、摸掉几根毛,也很恼火。除了加强用特种部队、无人机的侦察和打击,或许人为制造目标让乌军来打,搞事情。比如把亚速营战俘营弄得神神叨叨的,好像重要军火库或者指挥中心一样。这不难做到,大量蒙上帆布的军车进进出出,很难不引起北约侦察卫星的注意。直接进入室内装卸,加上似真似假的无线电通信,谁也看不清葫芦里是什么药。借美国的刀杀亚速营的战俘,这是大快俄罗斯人心的事,也会迫使乌军进一步远程炮击事束手束脚。
对于乌克兰要求联合国和红十字会调查,根据历史记录,联合国和红十字会的调查基本上是西方把持的,基本上做不到公正。调查也很难不扩大刀奥兰尼夫卡之外的整个战区,影响作战行动。在俄军限制下的调查更是成为口实。乌克兰不怕调查吗?反正由西方把持,怕什么?先把水搅浑再说,否则国内都交代不过去。
这可能才是奥兰尼夫卡战俘营遇袭的真相。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222852.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8月2日 下午12:27
下一篇 2022年8月2日 下午2:3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