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国元首,他说“我们正在努力活下去”

本文转载自:环时深度观察

来源:环球时报|靳超  陈子帅  伊文

外国支持的“革命者”企图在塞尔维亚发动“颜色革命”—— 5月19日塞反对派在首都贝尔格莱德组织大规模抗议,要求政府高官甚至总统辞职,而塞总统武契奇的上述表态再次凸显这个欧洲国家面临的风险。

一年多以来,“塞尔维亚武装力量进入最高战备状态”这一表述不时见诸报端,而 “塞尔维亚夹在锤子和烙铁之间”“我们正在努力活下去,尽量减少伤疤”等总统表态,则将这个曾经饱受战争之苦的国家现在面临的困境展现出来。

塞尔维亚需要欧盟来发展经济,但却不愿在科索沃以及制裁俄罗斯问题上向西方低头;不管是考虑到传统友谊还是现实利益,塞尔维亚都不能抛弃传统盟友俄罗斯,却因此遭到西方极限施压。塞尔维亚被夹在西方与俄罗斯之间,也被困在历史和现实、经济利益与政治利益、理智与情感之间。

作者|靳超等

被夹在“锤子和烙铁之间”

5月19日塞尔维亚的反政府集会,被一些媒体称为“总统武契奇上台以来面临的最大执政危机之一”。据塞媒报道,为了团结全国,塞总统表示,将在5月26日举行该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集会”。此外,他表示,塞尔维亚可能最晚在今年9月举行议会选举。

这并非武契奇首次提到提前举行选举。去年10月,他在接受塞尔维亚Prva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如果西方坚持的科索沃问题解决方案对他作为国家元首来说是耻辱或不可接受的,他将“腾出总统办公室”,并重新举行大选。贝尔格莱德一名分析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这是面对欧美高压,武契奇无可奈何的“缓兵之计”。

在乌克兰危机背景下,欧美都有意加速科索沃问题的“最终解决”,实现塞尔维亚与科索沃“关系正常化”。2022年下半年,法德两国与欧盟在协商的基础上,秘密拟定关于塞尔维亚与科索沃“关系正常化的法德提案”,并威逼利诱塞政府接受这一提案。虽然塞尔维亚和科索沃代表2月27日在比利时会晤后口头达成签署“关系正常化”的协议,并在3月18日就如何执行该协议达成口头一致,但在科索沃问题上,塞尔维亚领导人显然感受到了来自美欧的巨大压力。

作为一国元首,他说“我们正在努力活下去”

2月27日,在有关科索沃问题的三边会议举行前,武契奇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与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握手 。

据贝尔格莱德N1新闻频道今年1月报道,武契奇当时表示,欧盟和美国特使告诉他,必须接受基于法德提议的最新计划,否则塞尔维亚将面临新投资和现有投资撤出等后果,“面对制裁和孤立……我赞成尽可能地妥协”。在欧美施压塞尔维亚接受其解决科索沃问题的计划后,为监督这一计划的实施,欧盟还设立了相关机制。

除了科索沃问题,入欧问题也是西方用来威胁塞尔维亚的“武器”之一。在俄乌冲突爆发后,塞尔维亚虽然对俄罗斯进行谴责,却并未追随西方脚步对莫斯科实施制裁。美联社称,塞尔维亚与俄罗斯“站在一起”尤其让欧盟感到烦恼。

包括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及副主席希纳斯等欧盟高官,或明或暗地表示,如果塞尔维亚要加入欧盟,就需要在外交政策上与该组织保持一致。塞尔维亚2012年成为欧盟成员国候选国。欧洲议会的一些议员甚至表示,欧盟需要重新评估塞尔维亚的候选国身份。

西方还对塞尔维亚进行利诱。去年10月,冯德莱恩到访塞尔维亚,承诺将为后者提供1.65亿欧元援助。面对西方的打击以及拉拢,再考虑到与俄罗斯的关系,武契奇今年2月曾表示,塞尔维亚被夹在“锤子和烙铁之间”。他此前还无奈地感慨,塞尔维亚已经成了“代理人战争的舞台”,“我们正在努力活下去,尽量减少伤疤”。

近七成塞民众把俄罗斯当作“最伟大的朋友”

“是拥抱欧洲,还是继续通过争取加入欧盟来对冲风险,同时与俄罗斯保持兄弟般的关系?”美国“政治新闻网”认为,塞尔维亚现在面临艰难选择。不过,对于大部分塞尔维亚民众来说,这个选择并不难做。

美国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今年1月援引一项民调称,51%的塞尔维亚人认为俄罗斯是该国“最重要的国际合作伙伴”,66%的受访者把俄罗斯当作塞尔维亚“最伟大的朋友”。俄罗斯同时也被塞尔维亚人视为“最无私的盟友”,只有28%的受访者表示,莫斯科顾及的是自己的利益,而非塞尔维亚的利益。此外,45%的受访者相信,俄罗斯将会是“21世纪占据统治性地位的大国”,只有18%的受访者选择美国。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杨博文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塞尔维亚与俄罗斯在历史上有着密切联系,可以追溯到19世纪“泛斯拉夫主义”在巴尔干半岛的兴起,以及俄罗斯在塞尔维亚发展中所提供的帮助。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CFR)称,俄罗斯一直以来都是塞尔维亚的盟友,这可以追溯至数个世纪以前两个国家的前身,当时俄罗斯帝国与巴尔干地区国家建立了紧密的文化、政治和宗教联系。随着西方列强和奥斯曼帝国开始争夺该地区控制权,俄罗斯帝国把自己定位为东正教斯拉夫人的盟友和保护者。澳大利亚对话新闻网称,塞尔维亚和俄罗斯绝大部分民众都属于斯拉夫民族,都信仰东正教,塞尔维亚语言也和俄语关系密切。

除历史渊源外,当前塞俄关系密切的主要原因还包括塞地缘政治环境、贝尔格莱德在科索沃问题上需要获得俄支持,以及塞尔维亚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等。杨博文称,西方认为前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总统米洛舍维奇作为塞尔维亚族,被西方认为是发动波黑战争、科索沃战争,并导致前南斯拉夫联盟各民族关系紧张的“罪魁祸首”。

西方基于上述原因在前南地区问题上长期倾向于压制塞尔维亚在地区的影响力,这一点在西方对塞尔维亚、克罗地亚、阿尔巴尼亚的不同态度中表露无遗。在此背景下,塞尔维亚积极寻求俄罗斯的帮助,一方面是为了巩固双方的历史友好关系,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在寻求外交突破的同时向欧美施压,为国家争取更多利益。

欧盟主要国家和美国长期推动各国承认“科索沃独立”,这一点塞政府无法接受,而俄罗斯在联合国则与贝尔格莱德站在一起。此外,俄罗斯在塞尔维亚拥有较强的软实力。CFR称,俄罗斯国有控股公司在塞尔维亚进行了广泛投资,两国在体育、教育等多个方面联系密切。双边军事关系也在不断发展,塞尔维亚正在购买更多的俄罗斯武器,包括防空系统、反坦克武器等。塞尔维亚允许俄天然气公司于2008年控股其国有石油公司。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则认为,俄罗斯对塞民众的吸引力主要不来自莫斯科所代表的东西,而是来自其不代表的东西。文化和历史亲和性、东正教和斯拉夫民族手足情谊等,都比不上一个简单事实:俄罗斯不是西方。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西方给塞尔维亚及其前身带来痛苦回忆。1999年,北约对南联盟的轰炸更是造成2000多名无辜平民丧生、6000多人受伤、近100万人流离失所。

沿着“欧洲道路”前进,对塞经济至关重要

对于科索沃战争,塞尔维亚人对西方有挥之不去的怨恨。此外,该国民众也憎恨西方在俄乌冲突中强迫他们选边站队。美国“政治新闻网”称,俄乌冲突爆发4个月后,一项调查发现,51%的塞尔维亚人拒绝加入欧盟,只有34%的人表示会投票赞成加入欧盟。

不过,尽管在感情上讨厌西方,然而在理智上,塞尔维亚并不能忽视西方。“如你所知,去年我们吸引了44亿欧元投资,这比许多中等规模的欧盟国家还要多。这些投资大多来自欧盟。”武契奇2月在接受美国“政治新闻网”采访时这样说。这家美媒称,国际评级机构惠誉近期再次将塞尔维亚的信用评级定为BB+,并大赞其“可信的宏观经济政策框架、审慎的财政政策和较强的治理”。这表明,沿着“欧洲道路”前进对塞经济至关重要。

欧盟驻塞尔维亚使团网站信息显示,过去20年,欧盟给予塞尔维亚超过30亿欧元的援助资金,是塞尔维亚最大的援助方。欧盟还是塞尔维亚重要的贸易伙伴。塞尔维亚从2000年开始免税向欧盟出口商品。2019年,欧盟占塞尔维亚总出口额的近65%,进口额的约64%,且多年来保持类似比例。塞尔维亚对欧盟的出口额从2009年的34亿欧元增长到2019年的近113亿欧元。

在军事层面,塞尔维亚也与西方保持着联系。塞国防部表示,塞尔维亚将于6月16日至30日与多个北约国家举行“白金狼”联合军事演习。该演习自2014年起在塞尔维亚中部的尤格军事基地举行。巴尔干调查报道网络旗下“巴尔干洞察”新闻网称,尽管塞尔维亚拒绝加入北约,但自2006年以来,塞尔维亚一直是北约和平伙伴关系计划(PfP)的成员。

此外,尽管在一些媒体上被描绘成克里姆林宫的盟友,塞尔维亚与北约及其合作伙伴举行的联合演习比与俄罗斯举行的要多。贝尔格莱德安全政策中心2018年的一份报告指出,从2006年到2017年10月,塞尔维亚与北约和PfP成员参加了约150次双边和多国军事演习,而在过去5年,塞尔维亚与俄罗斯举行了12次军事演习。

“未来的压力将会远远超过现在”

“我们有西方的投资,在欧洲(加入欧盟)进程之中。如果有人要放弃这些,或破坏所有与俄罗斯的关系,那就太愚蠢了。”据欧洲动态网2月报道,武契奇说,不清楚谁会在俄乌冲突中取胜,但无论谁获胜,塞尔维亚未来的压力将会远远超过现在,“我们要照顾到人们的灵魂,也要照顾到人们的经济利益”。

塞尔维亚及其前身南联盟似乎命途多舛。杨博文认为,造成这一现象的一大原因是复杂的民族与地缘政治因素。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中东欧研究室主任李俊称,处在俄罗斯与西方夹缝中的塞尔维亚,一直在实行平衡外交政策。2009年,塞尔维亚就将美欧俄中视为外交四大支柱。

尽管处境艰难,但杨博文认为,经过武契奇多年经营,目前塞尔维亚外部环境已有明显改善。他解释说,塞尔维亚一方面积极拓展与中俄关系,在获得实际利益的同时也给西方造成压力,使西方不得不给予贝尔格莱德更多重视和援助。此外,塞尔维亚参加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并成为其中的“模范生”,显著改善了国内的基础设施和发展环境,塞民众对与中国合作的成果普遍持满意态度。

杨博文强调,塞尔维亚近年来联合阿尔巴尼亚、北马其顿推出“开放巴尔干”倡议,三国将此倡议定位为实现地区贸易、货物、人员、资本自由流通的途径。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在科索沃问题上立场长期对立的塞尔维亚和阿尔巴尼亚,共同推动地区一体化具有重要意义。武契奇也表示,三国的合作能打破外界对于贝尔格莱德建立“大塞尔维亚”的怀疑,更好推动地区合作。

来源:环球时报|靳超  陈子帅  伊文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329291.html

(1)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3年5月26日 下午1:12
下一篇 2023年5月26日 下午1:2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