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强与马斯克往事

作者:孙玄

本文转载自:决策视点(ID:jueceshidian)

             

时隔三年,马斯克再一次踏上了中国,24小时见了3位部长,引发了热议。

李强与马斯克往事

就在1个月前,他的母亲来到中国,晒出了一张特斯拉汽车等交通灯的照片,问了马斯克这样一个问题:

上海和洛杉矶哪里的特斯拉更多?

10年前,特斯拉累计只生产了约3000辆汽车;10年后的2022年,这一数字已突破300万辆,中国是特斯拉全球最大生产中心和第二大市场,仅次于美国。

有媒体统计,这是马斯克第十次来到中国。实际上,马斯克第一次来中国就碰了壁。

他到访中南海,开门见山的地提出了特斯拉想要在华发展的建议,包括让特斯拉的充电桩进入中国,给予特斯拉不同于燃油车的关税。

结果自然是无功而返,回到美国后,马斯克抱怨:“在中国,我们就像一个匍匐前进的婴儿。”

马斯克不放弃,此后多年,他频频向中国示好,甚至炫耀着自己学会了使用微信。

中国人做事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直到2017年,马斯克终于等来了机会。

当年4月,工信部发布了《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宣布将放宽外资汽车厂商在华运营生产合作企业时的出资限制。

一周后,焦头烂额的马斯克火速来到中国,他寄希望于中国市场,能让特斯拉“起死回生”,摆脱产能危机。

中国确实是马斯克的福地。

2019年,马斯克的超级工厂在上海落地,创下了“当年开工、当年投产、当年交付”的世界级纪录,“上海速度”令世界侧目。

马斯克,这个硅谷钢铁侠,被无数媒体盛赞,人们说他是天才,他的偏执狂个性被写入了商业教科书。

从过往海量信息中抽丝剥茧,我们发现马斯克超级工厂顺利落地的背后,有一个人不容忽略。

他就是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李强,也正是当下的中国总理。特斯拉,正是在他的主政之下引进的。

01 马斯克与李强的五次会面

李强1959年出生于浙江,在他47年的工作生涯中,在改革开放一线做过县委书记、地市级市委书记、省委书记和直辖市市委书记,低调直率又务实。

马斯克1971年出生于南非的中产家庭,敢把全部财产投身实业,自杀般地创立特斯拉、SpaceX、Starlink等高科技企业,被称为硅谷钢铁侠。

一个低调务实,一个天马行空,两个截然不同的人,跨越时空的会面,就为了一件事:特斯拉超级工厂在沪落地。

李强与马斯克往事

他们见过五次面,每一次都是推动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

2018年,是李强兼任上海市委书记的第二年。

这一年,上海确定了今后五年的目标,在这个目标中,多次提及了世界影响力、全球城市,总结为一个关键词,就是开放。

而大洋彼岸的硅谷钢铁侠正处于水深火热中。

特斯拉内外交困。花费数十亿美元的自动化工厂几乎不能运作,特斯拉深陷产能地狱,Model 3多次推迟交付,两年内共有36位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离职;外界开始看空特斯拉,大量预订者要求退款,12亿美元债务即将到期。

重压之下,马斯克曾亲口承认,特斯拉的现金流只能撑一个月,他甚至动起了把特斯拉折价卖给库克的心思。

一向乐观狂妄的马斯克,在直播时抽起了烟。这个颇为“任性”、不顾形象的举动,震惊了很多人。

雪上加霜的是,美国发布了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对3000多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这个“额外”费用,由美国进口商承担。

中国是马斯克的救命稻草。       

中国政策的放开,是马斯克苦求多年的机遇。当年5月10日,马斯克在上海成立了新公司。

两个月后的7月11日,《解放日报》头版,刊登了两则新闻:其一,特斯拉首个海外超级工厂落户上海;其二,上海公布扩大开放行动方案100条。

在公开的报道中,当天是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李强与马斯克首次会面。

马斯克的特斯拉落户上海,值得注意的是,它是首个外商独资整车制造项目。这是一个新的风向标,以此为起点,中国逐步解除汽车行业外资股比限制。

2019年1月7日下午,上海超级工厂开工建设,这是李强与马斯克第二次会面。

从签约到开工,这座超级工厂只用了半年时间,速度惊人。

李强说,我们开放的大门只会越开越大,也始终坚持在开放合作中实现共赢发展。

半年后,双方在2019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见面,马斯克惊叹上海超级工厂项目超乎想象的审批和建设速度。

2020年1月7日,在首批国产特斯拉交付仪式上,李强再次会见了马斯克。

短短1年间,特斯拉的上海超级工厂,在一片荒芜中拔地而起,成为一座每周可产3000辆Model 3的超级工厂。

李强与马斯克往事

只要有人来参观,公司讲解员第一站总是领他们,去看入口处的一张海报,还特别强调一句:“从工厂奠基到第一辆车交付,仅用时11个月。

“当年开工、当年投产、当年交付”,这场合作的效率令外界侧目,被称为“上海速度”。

在那次会面中,李强说,特斯拉案例将作为上海优化营商环境的范例。

绝处逢生的马斯克,在交付现场兴奋地跳起了“脱衣舞”。在当年底的股东大会上,他忍不住再次感叹:

上海超级工厂是我见过的建成速度最快的建筑!

可供参照的是,特斯拉加州工厂和柏林、德州工厂,均用了2年左右,还遭到百般阻挠。

李强与马斯克往事

2020年4月29日,李强与马斯克“云会面”,第五次在公开报道中同框。

正是马斯克的中国战略,让特斯拉在2020年这个“最难开局”的年份,交了一份亮丽的成绩单:

2020年一季度销量达到1.67万辆,几乎是其它所有中国造车新势力的销量总和;

汽车业务实现营收51亿美元,同比增长38%,是全球汽车行业中唯一一家逆势增长的企业。

直到现在,马斯克依然感谢当时的上海市委书记的李强,在疫情期间支持特斯拉工厂的运营。

他还多次点赞中国,点赞上海超级工厂,说“上海团队很难被超越”。

02 马斯克为什么选择上海?

在十次的访华中,马斯克的中国菜单都会上热搜。

在北京,他解锁了簋街涮羊肉、西四包子;在上海,他又解锁了城隍庙的小笼包和街头的煎饼果子。5月30日,落地北京后,马斯克当天的晚宴还吃了炸酱面。

中国菜只能征服马斯克的胃,但真正征服马斯克下注的,除了上海的产业链基础,还有营商环境。

为了让更多像马斯克这样的企业家来到上海,李强在上海长达五年的执政期间,聚焦了两件大事:

1.“革命性的再造”,让大上海甘当店小二

“营商环境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这是李强反复提及的话。

所谓营商环境,是指做生意的容易程度,营商环境的好与坏,直接影响投资者投资兴业的热情和地区经济的发展。

李强初到上海不久,就在大大小小的场合强调各级官员要“主动亲近企业”,并提出各级政府要“当好服务企业的‘店小二’”,令沪上舆论感到耳目一新。

李强主政上海后,在经济领域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关于营商环境的。

履新的1个月内,他密集调研了浦东、徐汇、松江、杨浦、嘉定等区,每到一处,他都会提出两大灵魂拷问:一是企业怎么发展,二是政府如何作为。

溯及既往,李强看重企业,尤其是民企由来已久。

任职浙江省长时,他手抓的第一件事是深化行政审批制度的改革;任职江苏省委书记时,他将“不见面审批(服务)”作为放管服改革的重中之重,政府要当好服务企业的店小二。

李强与马斯克往事

优化营商环境,关键在于政府下定决心向内改革。

李强曾率领上海市党政代表团去安徽等地考察,专程前往江苏的政务服务中心“取经”。两个月后,他马不停蹄地召开了一场“超规格会议”,目的只有一个:优化营商环境。这是李强履新后,以上海市委、市政府的名义,召开的第一个专题推进会。

于政府而言,改革难免伤筋动骨。但在李强看来,上海的营商环境非得有一种“革命性的再造”。

在那场会议上,上海真正放了大招,出台的行动方案中,有30项改革任务,力度不可谓不空前,其中一网通办是杀手锏,上海要跑通所有数据,让企业少跑腿。

“有好的环境,项目自然会来;环境不好,企业来了也要跑掉。”他说。

与超级大的经济体量不同,上海放低姿态,换来企业活力,用公务员的“辛苦指数”,换来企业的“发展指数”。

改革实施三年,上海一网通办能力全国第一。

2.重构战略优势,提出上海之问

来到上海8个月,李强思虑最多的是上海的未来,在上海展览中心的2楼会议室内,他提出了著名的“上海之问”:

10年、20年后,上海拿什么参与全球竞争?

李强曾表示,上海作为全国最大的经济中心城市,其使命不只体现在自身发展的水平上,更重要的是服务全国大局,代表国家参与全球合作竞争。

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中第一次提出了劳动分工的观点。产业协同,同样离不开高质量分工。

在履新之初,长三角一体化就已经进入李强的施政视野。他赴与江浙接壤的上海郊区松江、嘉定等地调研时,就要求当地更好发挥区位优势,在长三角协同发展上要有新作为。

他率领上海市党政代表团在2天内密集访问了苏浙皖3省,这是他履新之后,首次赴外省学习考察。

一体化不是空谈,李强的施政方针是在“一”字做文章。比如成立了一个机构、编制了一个计划、开好了一个会议、推进了一批项目。

归根到底,不过是“服务”二字,为企业服务、为全国服务。

请谁来做顶级智囊,在某种程度上折射出上海在一段时间内的发展思路。

上海市决咨委首次换届时,有个明显的新特点,决咨委委员不再局限于上海、北京,这一次,聘任的视野首次投向了长三角,比如浙江省政府研究室原主任沈建明就是首次获聘。

所幸,李强的心血没有白费。过程做好了,结果自然就有了。

在他的主政下,上海出人、出地、出钱,让马斯克建起了上海超级工厂,摆脱了十来年的亏损。

与此同时,这条鲶鱼激活了国内的新能源汽车产业。

当我们立足当下,回望过去,马斯克和特斯拉造车中,“4小时朋友圈”的造福故事仍旧为人津津乐道。

2017年,特斯拉超级工厂落户上海临港。进入特斯拉供应链的,首先是“宁波帮”:提供汽车电子的,是宁波华翔;提供传感器的,是宁波均胜……而给特斯拉提供电池的,是宁德时代和LG化学在溧阳、南京的新建工厂。

特斯拉Model 3的零部件国产化率已超过90%,大部分供应商都来自江浙沪包邮区。

这说明了一个事实:长三角城市群在汽车产业链上高效协同。

据此前的统计,全球汽车零部件Top10中,9家的中国总部都在上海,上海汽车光零部件产值有8000亿。

就拿汽车行业紧缺的芯片来说,上海是供应主力,芯片产业规模占全国1/4、集聚超过700家行业重点企业。

硬实力加软环境,让马斯克再次狂赌上海。

就在上个月,马斯克带来了他的诚意,美国本土外第一座储能超级工厂再次落户上海临港。

马斯克钟情于上海,换个角度看,是离不开。

03 中国最需要“企业家精神”,

需要实干的人

李强和马斯克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有着同样的执着。

李强坚持“吃改革饭、走开放路”,重视民营经济,力推新能源产业。马斯克是个狂热的新能源信徒,宣称要改变世界。

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乏梦想,缺的是脚踏实地,把梦想变成现实的人。

汉代王符在《潜夫论·叙录》中曾说,大人不华,君子务实。意思是说,君子要求真务实,不要夸夸其谈。

李强和马斯克,一个是政府高层,一个是企业家,但他们有着同一个身份——实干家,身上有着共同的特质就是务实。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在上海主政期间,网上关于“上海错失了互联网机遇”的言论甚嚣尘上。李强十分关注,在他看来,网上议论恰恰是“人们对上海的关心和期盼”。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李强十分接地气,自称是“老网民”。他说:“大家都在讨论上海有没有BAT,阿里巴巴全球也就只有一个,感叹这个不如去发现和培养成长性好的科技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让产业政策、人才政策更多关注这些优秀企业。”

这是李强一贯的务实作风。上海无需也不应该有过多不必要的纠结,当务之急是瞄准未来优势,精准发力。

近几年以来,妖魔化民营经济的言论时有发生,甚至颇有市场,企业家群体也成为众矢之,有些人的人格甚至受到社会怀疑。

信心比黄金更重要,多年的执政生涯,李强可以说是最懂企业家的人之一。

在他任职的浙江、江苏等地,有一个鲜明的特征,就是民营经济较为发达,而他最常做的事情是调研。

“民营经济一定大有可为!”李强多次强调过。

2023年3月11日,李强就任国务院总理。

李强与马斯克往事

在总理记者会上,他说,自己长期在民营经济比较发达的地方工作,有很多机会接触民营企业家、与他们交流学习,对他们发展中的一些期盼和遇到的一些困难比较了解。

李强说,坚持“两个毫不动摇”是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内容,是长久之策,过去没有变,以后更不会变。

在熊彼特的经济学理论中,“企业家”是推动经济发展的唯一主体。这句话在全世界都是通用的。

而企业家精神不仅存在于企业中,政府同样需要企业家理念,敢闯敢试、敢于改革,说的就是企业家理念。

同样在记者会上,李强说,政府改革要真正做有创造力的执行者,大兴调研之风。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因为长期在地方工作,他有一个很深的感受:坐在办公室碰到的都是问题,深入基层看到的全是办法。他说高手在民间,到基层去,问需于民、问计于民。

作为世界级的企业家,马斯克本人也是个实干家。

1995年前后,当李强在浙江任民政厅副厅长时,马斯克还在沃顿商学院求学,他是个狂热的新能源信徒,对电动汽车产品兴趣浓厚,甚至于写了篇论文,探讨如何用超级电容存储能源。

当年卖掉Paypal就足以让他成为亿万富翁,潇洒享受人生了。但他却进入了完全陌生的领域,处处碰壁,他坚定地认为“自己的人生使命是拯救人类”。

他的大学室友阿迪奥·雷西曾用“疯狂创业者”来形容他,只要他看好的,他会一直前进,直到达到目标。

大到一个国家的治理,小到企业的经营管理,就是一个不断出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面对逆境和困难时,李强总理说,中国人从来没有被任何困难压倒。

他们那一代人,从小就听的大禹治水、愚公移山、精卫填海等故事,哪一个不是筚路蓝缕、披荆斩棘。李强力挺“四千精神”,走遍千山万水、说尽千言万语、想尽千方百计、吃尽千辛万苦,四千精神是企业家群体的精神图腾,

作为CEO,马斯克最重要的特质或许是他克服逆境的能力,他最喜欢的是丘吉尔的名言:“如果你正在地狱穿行,那就继续前进。”

Model S投产时,马斯克在工厂车间里放了张办公桌,他解释说:“如果你在打仗,冲在前线比坐镇后方要好得多。坐镇后方的将军会打败仗。”

这样的精神甚至传导到特斯拉的二号人物朱晓彤身上,为了恢复产能,他曾在工厂里睡了两个月。

对目标执着、坚定不移地干下去、敢于克服逆境,李强和马斯克身上有着同样珍贵的企业家精神。

04 结语:

改革开放45年,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从来就不是一蹴而就。

正如马斯克的超级工厂的落地,离不开李强,但也离不开很多高瞻远瞩的人物。

比如万钢,时任中国科技部部长,在美国硅谷,万钢第一次试驾了特斯拉刚刚推出的第一辆双门电动跑车,他痴迷于研究电动车,被西方誉为中国电动车之父。

比如当年的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发布后,与马斯克会晤 。而在与前任总理李克强的会晤中,马斯克将特斯拉开到了紫光阁,拿到了“中国绿卡”。在那里,他说:“我希望能把特斯拉上海工厂打造成全球范例。”“我非常热爱中国,愿意多到这里来。”这个想法已然变成了现实。

产业兴,则国兴;产业强,则国强,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真实写照,这个过程离不开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

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就是因为有这个信念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才不是梦。不必着急,时间自会为你证明。                            

参考资料:

[1].直新闻.李强首次以总理身份答记者问 外媒关注哪些点?

[2].富贵门.主政半年 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如何“再塑上海”

[3].上观新闻.【李强一周】请谁来做上海的“顶级智囊”?

[4].上观新闻.【李强一周】传递给上海民营企业家的“特别信号”

[5].上观新闻.【李强一周】20年后,上海的吨位与地位

[6].上观新闻.论上海在区域产业发展中的组织作用——长三角“富邻居”现象的一个解读视角

[7].澎湃新闻.上海市委书记李强接受联访,6000字详解长三角一体化大计!

[8].李强亮相总理记者会:“我们还是要吃改革饭、走开放路”

[9].中信出版社.特斯拉传:实现不可能

[10].饭统戴老板.无声的较量:特斯拉入华背后的四次握手

[11].王志纲.国运兴衰看民企            

[12].数字力场.马斯克为何又对上海投来信任票?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331886.html

(2)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3年6月2日 下午12:30
下一篇 2023年6月2日 下午12:36

相关推荐

  • 嘿呦,台军开始“反击”了

    作者:老司机马识途 本文转载自:枢密院十号 8月6日,东部战区继续在台岛北部、西南、东部海空域进行实战化联合演训。在战区联合作战体系支撑下,战区海军出动舰艇、战机、岸导等任务兵力,…

    2022年8月8日
    68
  • 这一天,中美关系传出复杂信息!

    作者:补刀客 本文转载自:补壹刀(ID:buyidao2016) 执笔/刀斧手&小虎刀 美国不寻求与中国发生冲突。 26日,美国总统拜登再次郑重表态。 值得注意的是,他作出…

    2022年10月31日
    225
  • 西南边境生变后,北部战区歼-20跨区机动,央视没说去了哪里

    作者:科罗廖夫 本文转载自:科大烽火(ID:keluoliaofucn) 在西南边境方向因为印军的非法越境而出现新的变数后,解放军北部战区在第一时间有了动作,演练歼20快速跨区机动…

    2022年12月17日
    459
  • 战争进入第29天,普京这次又不按常理出牌了!

    作者:牛弹琴 本文转载自:牛弹琴(ID:bullpiano) 资料图 战争进入第29天,更激烈的厮杀在继续。美国还在步步紧逼,拜登去了欧洲,接下来,肯定是更全面地对俄罗斯进行绞杀。…

    2022年3月24日
    310
  • MU5735,未抵达

    作者:沈怡然等 本文转载自:经济观察报(ID:eeo-com-cn) 这次航班本应该在下午3时05分落地,驶抵白云机场,但最终未能抵达。截至此次东航客机坠毁,中国民航已经保持了42…

    2022年3月28日
    102
  • 解放军俯瞰宝岛,离历史时刻越来越近了

    作者:后沙 本文转载自:后沙月光(ID:HSYGLGJ) 今天,中国人民解放军东部战区按计划继续位台岛北部、西南、东部海空域进行实战化联合演训,持续检验战区部队联合作战能力。 &n…

    2022年8月7日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