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的大反攻会冻结在开始阶段吗?

本文转载自:底线思维(ID:dixiansiwei)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晨枫
自由撰稿人

“可以肯定地说,乌克兰的进攻已经开始,这一点从其战略预备队的使用中可以看出。”
6月9日,针对此前扑朔迷离、众说纷纭的“乌克兰大反攻”,俄罗斯总统普京给出了明确判断。
普京的依据也很充分:近日乌军损失重大,乌俄战损比为3:1,远远超过“传统标准”。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在6月6日表示,乌军过去三天里出动5个旅,从7个方向进攻,但损失了1600人和28辆坦克。6月7日再度表示,当天乌方在战斗中损失945人、33辆坦克、28辆步兵战车、38辆装甲车、3门KRAB自行榴弹炮及其他武器。6月8日三度就战况表示,乌军第47旅继续强势进攻,1500人以及150辆装甲车辆参加战斗,但在两小时激战中损失了350人和30辆坦克。
在最初的“联合收割机乌龙”后,俄罗斯方面流传出多个视频和图片,清楚地显示了燃烧中的德国“豹2”坦克和美国“布莱德利”步战。就这一场特定战斗而言,被击毁的车辆在连级规模,估计直接参战的第一梯队至少在营级,加上第二梯队可能接近旅级规模。
泽连斯基自己也大方承认了,他在6月10日会见特鲁多时表示,乌克兰正在采取反攻和防御行动。具体到什么阶段,他不会透露。但相信大家肯定将感受得到(反攻的结果)。
乌克兰的大反攻会冻结在开始阶段吗?
乌克兰的纵列装甲部队遭到俄军地雷阻滞,随后被炮击摧毁。可见到德国豹2坦克与多辆美制M2布莱德雷步战车受损。(图/美联社)
美欧迟疑了
乌军已经完全靠美欧续命了。不仅武器弹药,连新兵训练也要靠美欧。美欧支持的每一分迟疑,都将导致乌军的三分动摇。
所以乌克兰急需大反攻,急需迅速和辉煌的战果,才能保持军心民心,才能保持欧美支持不断。2022年夏秋大反攻的胜利对乌克兰和欧美的鼓舞是巨大的,如果2023年大反攻有所成效,有可能方向性地改变这场冲突。
但美欧确实在迟疑了。
美国大选在即,在对抗中国和支援乌克兰之间如何权衡必将成为激辩的话题。拜登最大的希望来自于特朗普撕裂共和党,但共和党内正在努力形成“没有特朗普的特朗普主义”,前副总统彭斯参选与其说是瞄准总统大位,不如说是尽量在党内初选中分流特朗普的票数,帮其他人出线,尤其是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
共和党对特朗普的官司也保持暧昧的沉默。私藏机密文件和封口费之类可以套入“司法武器化”,但国会山暴乱实在太不成体统。如果法律程序能迫使特朗普不再出选,共和党不仅避免了党内分裂,也可以把各种污水往民主党那里泼,正好助选。反正“没有特朗普的特朗普主义”本来就是共和党现在的纲领。
在支持乌克兰的问题上,特朗普主义的共和党“动口不动手”,孤立主义倾向也不利于乌克兰得到更多援助。
英国方面,从约翰逊时代开始,就是支持乌克兰最起劲的,屡屡“尾巴摇狗”成功。苏纳克在竞选的时候从国内财政出发,对支援乌克兰不起劲,但上台后转弯180度,要么是受到老上司的影响,要么是对英国的沉没成本有了新的认识:英国只有通过乌克兰冲突才能拉住美国,继续充当美国与欧洲之间的支点。但英国“尾巴摇狗”成功,最终还是因为狗愿意被摇。要是“狗意”已决,尾巴再摇也是不管用的。
法国一直是打酱油的。法国对乌克兰的援助只有波兰的一半,就可见一斑了。
波兰一直上蹿下跳,但波兰清楚的很,它的作用是抛砖引玉。单凭实力,再绑上两个波兰也不够对付俄罗斯的。
德国则是被拉下水的。欧洲陷入轻度萧条,德国和英国成为欧洲唯二环比下降的国家,新冠疫期大把撒钱也严重破坏了德国一贯谨慎的财政。眼下德国经济问题很大,甚至可能拖整个欧洲的后腿,而不是传统的火车头作用,有点顾不上乌克兰了。
红绿灯执政联盟中,如果说朔尔茨的社民党对乌克兰问题是踩刹车的,绿党就是踩油门的。绿党的外交部长贝尔伯克说到:“不管德国选民怎么想,我将向乌克兰人民兑现(支持的承诺)”。但与社民党、自民党联合执政一年多以来,绿党的支持率从22%下降到14%,而落选的德国选择党倒是从14%上升到19%。如果今天重组政府,可能绿党就出局了,这不可避免地影响德国支持乌克兰的力度。
乌克兰的大反攻会冻结在开始阶段吗?
德国总理朔尔茨曾表示,反对乌克兰过度的武器要求(资料图)
绿党的左翼身份和极端亲美的奇怪组合在欧洲越来越失势,欧洲政治在整体上向右转。
西班牙左派在5月地方选举中溃败后,党主席兼任首相桑切斯果断解散国会,提前大选,逼迫选民决定“要拜登还是特朗普治理西班牙”。希腊新民主党在丑闻中貌似风雨飘摇,但在5月大选中再夺四成选票,是激进左翼的第二大党得票率的两倍。瑞典民主党和正统芬兰人党也在传统左倾的瑞典和芬兰跃居第二大政党,后者与中右的第一大党只差一票。意大利的梅洛尼、匈牙利的欧尔班也代表右翼,法国的勒庞还在跃跃欲试。
欧洲这种右翼的民粹、反移民、孤立主义倾向,是不利于乌克兰的。
另一方面,北约的军援也在放慢。德国的“豹2”坦克交付了,但美国的M1“艾布拉姆斯”坦克还没影子。更加糟糕的是,寄予厚望的西方坦克、装甲车在西方火炮支援下,由西方训练(和指挥)的乌军新锐部队使用,竟然在第一波进攻中就遭到重大挫败。
卡霍夫卡大坝的溃决对进一步的北约军援则是意外的压力。
卡霍夫卡大坝溃决是战后欧洲在冲突期间最大的人道灾难,原因依然不清楚。《纽约时报》引述匿名美国官员消息,号称从卫星图片可以判读出,大坝溃决前有与爆炸相符合的热信号,暗示是俄军所为,但美国情报机关尚未掌握足够证据。这不仅牵强,也是在试图引开舆论视线。
英国《金融时报》则指责俄军在大坝遭到反复炮击后,疏于检查和修复,对大坝最后溃决负有“过失犯罪”(criminal negligence)的责任。在刑法上,这是指被控方不顾职责所在,玩忽职守造成生命财产严重损失的情况。
看得出,《金融时报》已经在试图为北约军援擦屁股。不管最后的临门一脚是俄军还是乌军所为,还是已经受到炮击重创的大坝在汛期高水位(4、5月间,水位从14米上升到17.5米)压力下自然溃决,在赫尔松反攻期间乌军不顾人道灾难的危险而疯狂炮击大坝的责任难逃,而炮击使用的恰好是北约提供的武器弹药。不算“查无实证”的火炮炮击,“海玛斯”火箭弹至少在2022年7月24日、7月30日、9月10日、10月18日、10月24日、11月6日六次直接击中大坝。
对卡霍夫卡大坝溃决的间接责任,可能导致美欧民间对援助乌克兰问题的高度争议,进而影响北约军援。美欧武器在也门内战中被用于杀伤平民,最终舆论压力导致武器禁运。现在对乌克兰武器禁运是不可能的,但在某种程度上的限制使用和减少供应是完全可能的。
慢说断流,美欧援助的放慢就足以迫使乌克兰冻结大反攻。
军事上的不利
在军事上,俄军在“基辅进军“中,不注重侦察,装甲纵队单刀直入,被乌军反坦克导弹围着吊打。乌军在反攻中,似乎犯了同样的错误:不注重侦察,试图单刀直入,被地雷阵陷住后,同样被俄军反坦克导弹和制导炮弹围着吊打。不愧是同一个师傅教出来的。
对于俄军来说,战斗的胜利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
这是二战柏林会战后第一次对阵德国坦克,而且战而胜之。不仅打破西方坦克不可战胜的神话,打破西方训练精锐神勇的神话,也一扫第一阶段“基辅进军”失败的阴影。“豹2”不是第一次被吊打,但土耳其“豹2”在叙利亚不算正规的坦克作战,是零星损失。这样正规作战中的集中损失,乌军“豹2”首开纪录了。
这不等于乌军已经失败、就此放弃,但至少说明:奇袭已经不成,只有强攻了。
奇袭不成的原因之一在于乌军突破方向没有悬念:在顿巴斯找回场子,在扎波罗热向马里乌波尔劈入,在赫尔松方向的牵制则不可能了,在地理上缺乏机动空间。俄军全线严密设防,没法绕过坚固设防阵地,乘虚突破,只有在已知方向硬冲,打开缺口。
原因之二在于缺乏压制和掩护火力。俄军是在完整的既设阵地上按照预定计划打阻击战的。
这大概是装甲突击的最坏情况。
和俄军拼炮兵,乌军没那个实力。“凯撒”、PzH2000、KRAB都是性能先进的155毫米榴弹炮,但射程没有显著大于俄军火炮,数量更是不足,没法拼对射。“海玛斯”的射程更远,但火箭弹成本太高,用于准战略打击是一回事,用于战场犁地,连美国顾问都不会批准。乌军“豹2”和“布莱德利”在缺乏炮火准备的情况下硬冲,下场悲惨,胆敢再试,必将更惨,因为这一次连时机上的突然性都没有了。
对于乌军来说,有两个选择:
1. 在强大空中火力支援下,再次发动强大装甲进攻;
2. 在强大炮兵火力支援下,转入步兵战。
要是乌军F-16到位,在理论上是可以用空中火力先压制一下俄军阵地和反坦克火力的,至少不能让俄军气定神闲地吊打。
但F-16的问题就大了。且不说飞行员和地勤的训练,机场和器材、弹药的保障,空情指挥、防空压制、争夺制空权先行,然后才有空中火力支援的事情,雪球就越滚越大了。这根本不是荷兰、比利时、澳大利亚把行将就木的F-16和F-18移交给乌克兰就完事的。
乌克兰肯定会加强呼吁,甚至把作战失利归罪于西方迟迟不提供F-16,那就只有拼血肉了。
俄军重用“瓦格纳”,在巴赫穆特打步兵战,正是看到了装甲突击的徒劳。
乌克兰的大反攻会冻结在开始阶段吗?
坦克曾经是皮糙肉厚同时无坚不摧的陆战利器,但现在不一样了。从步兵火箭筒、单兵反坦克导弹,到间射的制导炮弹、制导火箭弹,到武直的空射反坦克导弹和战斗机的制导炸弹,还有老冤家的对方坦克,谁都能虐一把战场上孤苦伶仃的坦克。
坦克还是有用的,但坦克战术必须有深刻的改变。披坚执锐要看时机和场景,最忌盲目。坦克也是陆战体系中的一员,与步兵、武直、轻装甲、炮兵、空中火力配合,在战场网络和信息架构下合成作战。
做不到这样的豪华,也是有办法的,那就是像“瓦格纳”在巴赫穆特那样,步兵小分队探路,重炮清场,一寸一寸地硬啃。
这是极端拼人品的打法,乌军不一定有这样的人力,也不一定有这样的炮弹供应。据报道,到2023年2月,不算前期消耗的苏制炮弹,乌军已经消耗了95万发155毫米北约制式炮弹,这是美国战前储备的一半。大反攻前,乌军还在以每天平均3400发的速度继续消耗,而2月时乌军库存只有10900发155毫米炮弹了。
在俄军方面,高峰时一天要消耗7-8万发炮弹。
乌军在时间上也耗不起。俄军在马里乌波尔硬啃了近三个月,在巴赫穆特9个半月,乌军没有这样的定力,北约也没有这样的定力。
乌军不会因为一两次战斗失利就放弃反攻,但在战术和实力对比没有本质变化的情况下,现实可能迫使乌军将大反攻冻结在“开始阶段”。
另一方面,乌军要是大反攻失败,并且损失了太多的兵力和装备,有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才可能再次积攒起足够的兵力和装备,谋划下一次大反攻。在此期间,乌克兰被迫进行和平谈判的压力会越来越大。
乌克兰的底线是2014年边界,包括收复全部顿巴斯和克里米亚。这不仅在军事上很遥远,在不攻入俄罗斯境内的情况下也难以做到。这样的大规模军事行动不是足球比赛,出线了就有裁判叫停,然后罚球继续。但战火一旦烧入俄罗斯境内,后果难以预料,也是北约不容许的。
俄罗斯的底线是现在的接触线。不管法理依据是什么,再往前,俄军不想付这个代价;再往后,放弃顿巴斯和威胁克里米亚都是俄罗斯不能接受的。
德国、法国的底线可能是2014年停火线,也就是俄军继续控制顿巴斯和克里米亚,但马里乌波尔到赫尔松的沿海走廊回到乌克兰的控制。但要俄军放弃沿海走廊很难,俄罗斯不能接受克里米亚再次受到威胁的状态。
美国、英国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唯一目的是要削弱俄罗斯,最好导致第二次瓦解,乌克兰怎么样是次要的。
中国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底线是停火。不管在哪里,只要交战双方形成一条停火线,顿巴斯和克里米亚问题留给政治解决,毕竟乌克兰的冲突已经威胁到世界的和平与发展了。
显然,以就地停火为目的的和平谈判是最现实的,也是符合俄罗斯利益的。在乌军无法赢得战场胜利的情况下,这也可能是德国、法国愿意接受的,也可能是乌克兰被迫接受的,美国、英国或许只有默许。
丹尼洛夫在访谈中坦言,乌克兰面临同意进行和平谈判的压力。连几天前在新加坡香格里拉论坛上妄言“只要俄罗斯军队不撤离乌克兰,乌克兰就不需要任何调解人”的乌克兰国防部长雷兹尼科夫也意外地宣称:“只要俄罗斯改变以前宣布的特别军事行动目标,乌克兰准备好谈判与和平协定”。
然而,乌克兰一旦接受停火,再要改变现状就很难了。乌克兰靠自己是不可能把俄军打出境外的,在乌克兰主动破坏停火的情况下,北约未必愿意再度为乌克兰买单。
朝鲜半岛式的长期停火但没有可靠和平,或许是乌克兰不得不接受的现实,这是乌军失利可能导致的方向性转变。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336910.html

(3)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3年6月14日 上午11:33
下一篇 2023年6月14日 上午11:4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