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老朋友到北京,事关中东最敏感问题

作者:后沙

本文转载自:后沙月光(ID:HSYGLGJ)

正当新朋友洪都拉斯总统卡斯特罗开启中国之行时,中国又迎来了一位老朋友—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

这位老朋友到北京,事关中东最敏感问题

之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宣布,巴勒斯坦国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将于6月13日至16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

作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好朋友,他是今年中方接待的首位阿拉伯国家元首,充分体现了中巴友好关系的高水平。

巴勒斯坦虽然是一个很小的国家,但却是中东最敏感的地方。

在中东各对老冤家纷纷和解的大背景下,阿巴斯时隔七年再度访华,引发了中东地区的高度关注,人们会很自然地将他与中东最核心的问题–阿以矛盾的解决联系在一起。

与中国的公正立场相比,美国及西方则显得多么的虚伪,这些“人权卫士”一直在袒护以色列。

这位老朋友到北京,事关中东最敏感问题

就在上周,被以色列军警无辜枪杀的巴勒斯坦男子塔马里的葬礼在约旦河西岸沙克德墓地举行,他的妻女悲痛欲绝。当泥土盖住棺木时,小女孩还用手去挖泥土,想让父亲回来。

这样的悲剧在巴勒斯坦几乎每周都在发生,西方政客和媒体却保持着可怕的沉默,因为它们的“人权”是可以选择的。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刚刚结束对沙特的访问,无功而返,他无法说服沙特与以色列改善关系。

这位老朋友到北京,事关中东最敏感问题

拜登上次访中东时对阿巴斯说,美国要坚持“两国方案”,还说要“重开美国驻耶路撒冷总领馆“(暗示美国大使馆搬回特拉维夫)

但拜登回去什么都没做,既没有搬离大使馆,也没有撤销特朗普“对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承认。

嘴里说一套,行动上又是另一套,这样的国家要如何建立别人对它的信任?

然而,美国又要扮演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唯一主导者的角色。

这位老朋友到北京,事关中东最敏感问题

1995年9月28日,克林顿促成阿拉法特和以色列总理拉宾在白宫签署了《奥斯陆协议》,西方媒体一片欢腾,对美国歌功颂德。

从那时起,人们相信除了美国之外,没有国家可以调停巴勒斯坦问题。

但现在阿拉伯世界发现美国并不是唯一的,也不是可靠的。

他们看到了这样的事实:沙特与伊朗居然和解了,叙利亚居然重返阿盟了,也门居然停火了。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东方神秘力量在背后推动。

如果中国直接参与调停巴以冲突,那么这将意味着美国失去了主导权。

时代不同了,中东的力量格局正在发生重大变化。

巴勒斯坦问题的历史演变,其实就体现了这一变化。

新老霸主之争 

当英国成为日不落帝国之后,成了巴勒斯坦问题的主导者。

而犹太人也想要与这个最强大的国家结盟。

1897年8月,第一届犹太复国主义(锡安主义)代表大会在瑞士巴塞尔召开,大会主席是西奥多·赫茨尔(1860-1904年),此人也被称为“以色列国父”。

这位老朋友到北京,事关中东最敏感问题

赫茨尔是犹太复国主义创始人(墙上的那位),他曾写过《致罗斯柴尔德家族》一书,1896年他将书整理为《犹太国》

他认为犹太人唯一出路就是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犹太国家。

赫茨尔如此看重罗斯柴尔德家族,是因为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只有家族才能延续下去,直到建立犹太国。

罗斯柴尔德家族起初并不认同他的计划,赫茨尔只好通过其它犹太人富商去跟英国政府高层联系。

但英国只愿意将非洲东部的乌干达划给犹太人建国,并附属于英国。

赫茨尔又去找奥斯曼帝国的苏丹和首相,希望能租借巴勒斯坦,但双方的谈判全部失败。

赫茨尔只能转头接受“乌干达方案”,并在1903年第六届犹太复国主义大会上提出了这一建议。

他遭到了许多犹太人的反对,锡安主义者分裂成了两派:巴勒斯坦派与乌干达派。

1904年赫茨尔去世,1905年在第七届大会上,巴勒斯坦派获得了绝对优势,至此,除了在巴勒斯坦建国,锡安主义者不再考虑其它方案。

1914年一战爆发,给犹太人带来了机会。

1917年,在战争最后关头,财政干涸的英国急需犹太资本支持,同时英国也害怕德国人抢先拉拢犹太人,通过罗斯柴尔德家族将金融中心转到法兰克福。

英国在这一年发表了《贝尔福宣言》(英国外交大臣贝尔福致函罗思柴尔德),宣言宣布了英国内阁于10月21日会议上的决议内容:

英国赞成锡安主义者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民族家园”,但不得损害非犹太人(阿拉伯人)的利益。

“民族家园”等于政治意义上的国家吗?怎么解释都行。

只有英国拥有犹太“民族家园”最终解释权,也就是巴勒斯坦问题的主导权。

没有任何国家可以与英国争夺主导权,英国则可以根据时局变化调整它的巴勒斯坦政策。

盎格鲁-撒克逊人与犹太人的交易结果是:

战争结束之后,伦敦城巩固了它的全球金融中心地位,犹太人则可以名正言顺地迁入“民族家园”。

1920年,英国在色佛尔会议上取得了对巴勒斯坦的委任统治权,英国派犹太人塞缪尔出任英国驻巴勒斯坦高级专员(相当于总督)

犹太教徒虽然处于人数上的绝对劣势(40万穆斯林、5.3万基督徒、4.7万犹太人),但获得了政治优势。

在经济方面,犹太人优势更为明显,“犹太民族基金会”不断出资购买巴勒斯坦土地。

为了讨好罗斯柴尔德为首的犹太银行家们,英国将这种变相侵略行为合法化,将强行购地说成是法律问题。

英国人制定的扭曲政策必然会导致阿拉伯人与犹太人的冲突,1920、1921、1929、1933、1936诸年,巴勒斯坦都发生过大规模暴动。

英国不断调派军队进入巴勒斯坦平乱,以实现它对这里的完全控制,其实就是“分而治之”的套路。

二战最后时期,美国崛起为全球第一大国,无论在经济、工业、科技、贸易、军事领域都压过了英国。

英美实力此消彼涨,巴勒斯坦问题就成了两国绕不开的矛盾。

在美国压力之下,英国主导权已是岌岌可危。

这时,犹太人再次选择与最强大的国家合作,不惜跟英国闹翻。

1946年,犹太恐怖组织“伊尔贡”成员炸毁了“大卫王饭店”东侧(英国行政机构和英军司令部所在地),然后就是一系列针对英国人的恐怖袭击,以迫使英国人离开巴勒斯坦。

美国总统罗斯福曾多次保证:不经过与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充分协商,不得改变巴勒斯坦现状。

1945年4月5日,罗斯福在去世前一周,给沙特国王写了一封信,重申美国不支持任何一方。

但这是为了稳住阿拉伯人,避免他们趁势完全占领巴勒斯坦。

杜鲁门刚上台就拿出《贝尔福宣言》反将英国人一军,称“犹太民族家园”就是犹太国家,英国只好默认。

为了迅速取得对巴勒斯坦问题的主导权,美国决定跟英国摊牌。

杜鲁门要求英国取消其1939年发布的白皮书(限制犹太人移居巴勒斯坦)

1945年7月24日,杜鲁门就白皮书向丘吉尔提出最强烈的抗议,要求英国跟美国正式谈论巴勒斯坦问题,不要回避。

英国已不再对犹太人发放进入巴勒斯坦的通行证,而在门口排队的犹太人有一百多万人。

为了将英国推入道德洼地,美国媒体将英国白皮书与纳粹大屠杀联系起来,它们说如果没有白皮书,那么数万名犹太人可以活下来,而正是英国人阻断了他们逃生之路。

英国当然知道美国的战略目的–在中东获得一个立足点。但英国的实力已经无法抵挡美国的攻势。

1946年10月4日是犹太人赎罪日,杜鲁门公开号召十万名犹太人进入巴勒斯坦,将英国逼到了墙角。

1947年2月14日,在情人节这一天,英国愤怒地将巴勒斯坦问题提交到了联合国,希望借苏联之力与美国再纠缠一阵。

但苏联为了稳定国内犹太人群体情绪,与美国形成了默契–先将英国挤出巴勒斯坦,允许犹太人建国。

1948年5月14日,联合国成立“巴勒斯坦特别委员会”,宣告英国委任统治地位结束。

当天深夜12点,犹太人宣布以色列建国。仅仅11分钟之后,美国率先承认这个新国家。

5月15日,埃及军队越过巴勒斯坦边界,但阿拉伯人打了一会,居然莫名其妙地同意停战四周。

而美国情报机构则不断通过纽约最大的黑帮(贩毒集团)老大迈耶.兰斯基(犹太人)向以色列运入了大量武器。

以色列利用短暂的喘息时机,重新组织军事力量,并打败了埃及军队。

美国实现了战略目标–在中东建立了一个最可靠的立足点,而代价就是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巴勒斯坦人。

犹太复国主义者站稳脚跟之后,就背弃了当初对联合国的承诺–“巴勒斯坦地区建立两个独立国家,耶路撒冷由联合国托管”,不断用武力侵占巴勒斯坦人的土地。

这位老朋友到北京,事关中东最敏感问题

1967年阿以战争(第三次中东战争)之后,以色列地盘大大扩张。以色列在这一侵占过程中,犯下了多少罪行?罄竹难书。

这位老朋友到北京,事关中东最敏感问题

随着以色列在东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地区不断兴建犹太人“定居点”,残暴驱离巴勒斯坦人,现在巴勒斯坦领土只剩下这么一点点(最右图),而且水资源完全被以色列控制。

国际社会一直要求以色列立刻结束在非法占领区的活动,但美国除外。

中国是最早支持阿拉伯人民解放运动的国家之一。

早在1965年5月,巴解组织便在北京设立了享有外交机构待遇的办事处。

1988年11月15日,巴勒斯坦宣布建国。

11月20日,中国宣布承认巴勒斯坦国,两国建交。

中国一直支持巴勒斯坦人民获得自己的合法权利,而在近几年,尤其是特朗普政府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后,西方刻意淡化了巴勒斯坦问题,企图使之边缘化。

作为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主导者,美国则默许以色列的侵占行为。

那么,中国就要为之奔走呐喊,不能让巴勒斯坦人民恢复民族合法权利的正义事业被边缘化,我们得把锣敲起来。

我们不是为了与谁争霸,我们反对的是霸权主义和单边主义。

中国推动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主张:坚定支持联合国的“两国方案”,支持建立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拥有完全主权的、独立的巴勒斯坦国。

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已经是充分考虑到了以色列的利益。

以色列不要以为能得陇望蜀,也不要以为美国能永远罩着它。

美国如今在中东只会开无法兑现的“空头支票”,这不是骗子是什么?

当阿拉伯人觉醒之后,必然会寻求东方神秘力量的帮助来解决巴勒斯坦问题。

在阿拉伯人分裂时,美国用一个第五舰队和几个驻中东基地就可以“维护这里的安全”(保护以色列)

当阿拉伯人正在走向团结,沙特与伊朗也已经和解之时。如果他们要用军事手段夺回失地,以色列真的会被赶下地中海。

美国就算将第七舰队以及驻日韩美军调往中东,恐怕也摆平不了。

但美国又不能放手不管,因为以色列不仅是美国在地缘政治上的核心利益,而且美国国内犹太资本已经深深影响到了白宫和国会的决策,谁是谁的爹也说不清了。

《孙子兵法·虚实篇》有言:攻其所必救!

以色列就是美国的必救之地。

也只有巴勒斯坦得到真正的解决,中东才会有真正的和平。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337093.html

(5)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3年6月14日 下午12:00
下一篇 2023年6月14日 下午12:1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