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利益集团支持的改革家,注定不会有好下场

作者:老云老师

本文转载自:老云的空间(ID:yundu886)

当地时间330日。美国曼哈顿大陪审团通过表决,就封口费一案起诉特朗普——而这也让特朗普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面临形势指控的前总统。

特朗普的被起诉,并不让我感到意外——毕竟当初特朗普下台时,我就曾说过,民主党和建制派肯定不会放过他,十有八九要把他弄进监狱。前两年特朗普平安无事,当时一些读者还在质疑,认为我的预测错了。不过现在看来,我当时的猜测并没有错。现在已经正式走到起诉这一步,那么一旦指控成立,那接下来自然就是吃牢饭——这事儿估计几个月内就会发生。

之所以这事儿拖了两年多,那是因为毕竟特朗普是前总统,在基层也有大把拥趸,所以弄倒他需要一个过程,法律层面、政治层面、社会层面都要做足准备,不可能一触而就。而之所以现在正式动手,除了准备大致就绪外,也可能与时局有关系——毕竟美国现在已经坐在火山口,金融海啸乃至大萧条随时可能爆发。一旦爆了,以美国的现状,那就是地动山摇,国力将元气大伤,本就已经剑拔弩张的阶级矛盾也将彻底引爆。如果这时候特朗普还在外面,那立马会成为所有利益受损民众的政治代言人,并在他们的支持下赢得明年大选。而特朗普一旦上台,无论是基于私仇还是公愤,民主党和建制派——乃至于他们背后的利益集团,都势必会倒大霉。

所以特朗普必须进去,而且不能再拖。虽然他进去并不能阻止经济危机,也不能消弭阶级矛盾——甚至还会导致更严重的激化和对立,但至少没了这位灵魂人物,大选时民粹就没了主心骨,那除非他们敢跟整个体制为敌——也就是暴力革命,否则别想用合法的体制内斗争手段——也就是大选,是大概率玩不过建制派和既得利益集团的。

这就是建制派起诉特朗普的逻辑,也是特朗普接下来必须进去的逻辑——时局越不好,美国的形势越糟糕,特朗普就越必须进去。

那么,为什么特朗普搞不过利益集团?这个原因当然有很多——比如2020大选前碰上了新冠;比如自己胆子不够大——拥趸围攻国会山的最后关头自己怂了。但这都不是主要原因。最根本的原因,在于特朗普作为一个改革家,却没有获得真正的政治基础。

把特朗普冠上改革家的名头,可能大家感觉上有些别扭——毕竟横看竖看,这位土豪出身,而且作风极不着调的懂王,都和我们印象中张居正、王安石这样的改革家形象完全不符——更不用说总设计师。但作风和出身从来就不是判定其政治立场的依据——他信是泰国第一土豪,照样成了农民代言人;王安石在当时普遍被认为性格怪异,作风奇葩;张居正晚年也有好色的风评。判断一个政治人物是不是改革家,主要是看他的立场和作为,是否与现行体制,与既得利益集团发生冲突,是否代表更广泛人群的利益。

从这一点来看,特朗普是符合的。他以民粹起家,拥有数以千万计的底层红脖子铁杆拥趸;而这些基本盘之外,还有大量对现状不满的非底层中产,也同样不同程度的支持特朗普。而特朗普的这种政治底盘和立场,决定了他要混下去,就必须要为这些人谋利益——而在无法开辟新的财富增量,做大蛋糕的情况下,这种谋利益的办法,就只能是分蛋糕、财富再分配。而分蛋糕的主要对象,自然也就只能是上层既得利益者。

这也是特朗普被体制视为异端的原因。体制这个东西,实际上也是随着社会形势发展而不断演化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国家和社会的财富、资源,构成了体制的底层支撑。当财富、社会资源相对公平的由各个阶层共同享有时,体制自然就代表全民的利益——虽然上层精英作为个体,其占有的资源肯定比中下层多;但由于其总人数有限,所以以阶级为划分,只要中上阶级的资源总份额并不比中下层阶级多太多,这样的相对优势,就并不会导致经济基础的失衡——体制自然也就能较好的代表各阶层利益。

但如果贫富分化过于悬殊,财富和社会资源向上层高度集中,意味着经济基础已经被上层以绝对优势控制,相应的,作为上层建筑的体制,也就自然会异化成中上阶级、尤其是精英阶级的工具。

美国现在面临的就是这样的情况。拜几十年全球化所赐,金融、科技资本在全球范围大肆攫取利益,势力越发膨胀——而作为全球化和美元扩散的代价,产业外流也由此不可避免,最终导致大量的中产失去了赖以谋生的工作岗位,逐渐沦为下流。最终的结果,就是美国的财富和资源,高度集中于以金融、科技为代表的全球化资本之手;而既无法从金融、科技产业发展过程中分肥,也失去了工业制造业就业机会的普通人,则愈发贫困。到疫情爆发之初,美国社会的贫富分化,就已经突破了1929年大萧条前的极值。

这就是特朗普横空出世的背景。资源向全球化精英资本的高度集中,使得体制的经济基础已经发生迁移——它不再像五十年前那样代表全民,而只代表金融、科技等少数大资本的利益。而在这个过程中被抛弃的中下层广大民众,势必要改变这种现状,要在社会层面搞财富再分配——尤其是当第三次科技革命红利触顶,美国又没法继续全球收割创造财富增量时,这种诉求就越发明显。

特朗普捕捉到了这个变化,所以就适时站出,扮演了这个角色。说到底,不管特朗普是啥出身,也不管他个人品行作风如何,只要他想捞取这份政治利益,站到了这个位置,他就必然会为中下层利益受损者代言,进而与既得利益集团发生冲突。而且随着时局越来越恶化,阶级矛盾会越来越激烈,特朗普如果不想身败名裂,在已触犯既得利益集团的同时,又被自己的政治底盘抛弃,他也会被大势所裹挟,在政治上也来越激进。

这就是既得利益集团所恐惧的。接下来美国的前景就充满了不确定性——甚至可以说爆发危机的概率极高。基于这种预测,为了未雨绸缪,就必须把特朗普先送进去。虽然送进去特朗普,并不能阻挡局势崩坏后民粹们的跳反。但没了主心骨和灵魂人物,他们的组织性和发动力会大受影响。

当然,这也意味着美国社会动荡的概率大增——因为特朗普是体制内改革派的旗帜,没了他,意味着通过选举这种体制内斗争来改变规则的可能性断绝。但屌丝的困境并没有因此解除——反而会因为经济危机而更加严重。当体制内斗争之路被锁死,他们就会寻求体制外的暴力手段解决问题——而这种暴力发展到最高阶段,就是革命。

这个既得利益集团当然清楚。但是怎么说呢,如果是跟特朗普玩体制内斗争,这个虽然对国家和体制伤害小,但也同时意味着你的斗争手段是受限制的——你总不能拿枪逼着红脖子选拜登吧。

但如果体制外斗争就不同了,这个是可以动用体制的力量,用国家机器来应战的——你们敢游行、罢工、骚乱,我就可以派警察镇压;你们敢暴动,国民警卫队就可以出马;甚至你们组织武装起义,军队也可以上——反正对待体制外造反者时,整个体制的力量,是都可以启动的。

当然,这就意味着斗争扩大化了,造成的损失也会大的多。但这个损失是整个社会乃至整个国家来承担的;体制内斗争失败的结果,则主要是由既得利益集团来承担。这个差异,决定了既得利益集团为了保全自己,宁愿选择前者——也就是选择整体损失的扩大化。

这就是既得利益集团明知会犯众怒,也要把特朗普搞进去的逻辑所在——特朗普进去,民众的怒火由国家和体制来面对;特朗普不进去,民众的怒火可能就只能由他们自己来面对。

那么,回到文章主题:为什么特朗普面对建制派剿杀和迫害,却没有还手之力?为什么特朗普坐拥强大的民意支持,却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政治基础?

答案是,特朗普没有打造出一个新的利益集团。

前面说了,特朗普是一个改革家而不是革命家。这二者是有根本区别的。改革是在体制内进行利益结构改造;而革命是颠覆体制推到重来。

特朗普确实拥有强大的民意基础。但问题是,民众不是体制的组成部分,他们属于被统治阶级,是体制外力量。不管这股体制外力量有多么强大,都不能直接参与体制的运行,更不能直接介入体制内的政治博弈。民众想直接改变规则,直接决定利益分配,只有一种方式,就是革命——也就是摧毁体制推倒重来。

当然,这不是说民意在改革中就没用。毕竟摧毁体制的能力本身就是一种超级巨大的威慑,会间接影响体制内的决策。但这种威慑再巨大,它也是间接的,而非直接的。这个间接而非直接的意思,就是决策的主动权依然在体制内的资源掌控者手中——他们可以选择屈从,也可以置之不理。虽然置之不理的结果可能是引发阶级冲突,导致骚乱、暴动甚至起义,但只要统治集团愿意承受这种后果,承担这种风险,他们照样可以say no——反正不管怎么样,主动权在他们手上!

这是改革的先天局限性。体制外力量没有资格直接参与改革,所以再强的民意基础,也不是改革成功的充分条件。

但这并不意味着改革就不能成功。只不过,要想改革成功,除了迎合民众利益外,还需要一个条件,就是以民众利益为基础,在体制内培育出一个强大的新利益集团。当新利益集团足够强大,又有体制外民意相配合,这样旧既得利益集团就成了少数派,妥协甚至被消灭的概率就大大增加。

但问题是,特朗普没有培育出这样的新利益集团。

其实特朗普也这么做了——比如他推动的贸易保护和产业回流,其实就是在削弱全球化资本这个旧既得利益集团的同时,培育新的本土工业利益集团。

工业制造业能吸纳大量就业,提供大量中产阶级岗位,所以工业的重振,迎合了民众的普遍利益;同时工业的重振,也会培育出一批新的本土工业资本。

工业资本跟普通民众有共同利益——他们都是靠工业混饭吃。但工业资本跟普通民众也有不同——他们是资本主义的体制内力量,是统治集团组成部分。当工业资本的经济基础越来越强大,他们在体制内的能量就会增加,进而对金融科技资本形成挤压。当这种力量大到一定程度,又有体制外普通民众配合,就可以在体制内博弈中,压过金融科技为代表的全球化旧既得利益集团,进而让改革成功。

但问题是,美国的再工业化没有成功。你说这是特朗普在位时间太短也好,是他深受掣肘也好,是美国已不具备再工业化的条件和基础也好。反正迄今为止就是没有成功。

再工业化和产业回流不成功,美国就没法培养出强大的本土工业资本;工业资本不强大,就无法形成能与全球化金融科技资本分庭抗礼的新利益集团;没有新利益集团的支持,特朗普在民间号召力再强,回到体制内也是孤掌难鸣——既得利益集团就可以代表体制,对支持特朗普的民意say no!甚至将特朗普送进监狱!

这就是特朗普会完蛋的根本逻辑。也是历史上王安石、张居正乃至于晚清洋务派改革都失败的逻辑。这些改革,都有强大的社会基础;但问题是改革家无法在这个社会基础之上,打造出一个强大的利益集团。没有利益集团支撑,那改革就只能靠掌权者的个人能力和意志来推动——可个人的力量再强大,又怎能与体制化的利益集团长期抗衡?所以结果要么是人亡政息,要么是被拆台捣乱,要么就是改革最后沦为党争——不仅没有挽救体制,拯救国家,反而加剧了体制的崩溃和国家的灭亡。特朗普的遭遇,不过是历史旧事,在当今时局下的又一次投射而已。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10662.html

(5)
上一篇 2023年4月4日 上午11:36
下一篇 2023年4月4日 上午11:4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