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陆家嘴,一个上海金融从业者的自述

作者:郭儒逸

本文转载自: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重回陆家嘴,一个上海金融从业者的自述

从位于上海金茂大厦的办公室向外眺望,可以看到陆家嘴的壮观街景。

下午不到六点,宽阔的马路上行驶着车辆,虽然车流没那么拥挤,但整个街道显得活动了许多。

 

重回陆家嘴,一个上海金融从业者的自述

图片为受访者提供

 

离开这里七十多天之后,6月1日一早,陈丁又一次坐到了熟悉的工位上。随着上海全面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和陆家嘴千千万万的上班族一样,陈丁也回到了他的工作岗位。

 

就在复工前两天,上海经济重振方案重磅出炉,疫情肆虐两三个月之后,这座城市准备再打响一场经济保卫战。

宏大的叙事下面,是一家家企业的生死浮沉,有无数普通个体的切肤体会。这些上海经济大厦底座上的瓦砾,希望重新站立。

陈丁是陆家嘴一家500强民企的员工,主要负责金融业务。这是一份“给公司搞钱”的工作,他会和投资者、金融机构以及各类企业打交道,向对方推销公司的理财项目。在疫情之前,一直都做的有声有色。

但长达几十天的突然封控,让他感受到莫名的压力。“说实话,做金融就是信用交易,如果缺少了信心,那么所有业务都无法开展。”在复杂的心绪中,他终于等来了解封。和陆家嘴“遍地金融公司”的从业者们一样,他们都希望从复工中找到转机。

“商业人物”和陈丁聊了聊,以下是他的自述:

一切就像没发生过

 

其实上海这次解封挺突然的,就和当初封的时候一样。前两天我还利用4个小时的买菜时间出去采购了一趟,本来计划着下次再出去,没想到5月31号突然看到通知,说6月1号要正常上班了。

 

我家住在上海外环,复工前一天,听到有人放炮响了一个晚上。1号当天去陆家嘴的路上,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出示随申码绿码即可。现在不管去哪里,要一直随身带着手机,在机器上扫一下就可以显示你的核酸信息。

 

到公司后,发现气氛没有太严肃,有的人干脆没戴口罩。按照公司规定,除特殊原因之外(比如小区有阳性,仍需要封控),员工必须到岗复工,否则要按旷工处理,所以我们基本都到了。说实在话,公司也急需要恢复运营,我们老板放话,再过一个月的话就不用来上班了。

 

员工们想早点上班,毕竟待在家里的时间太长了。不是说在家里不舒服,而是在家里没钱才不舒服。我们公司还算比较好的,我这个岗位在居家办公期间,工资是照发的。但很多行业可能就不行,员工只能领取最低标准的工资,很难受。

 

复工第一天最大的感受,就是大家都像没发生过疫情一样。对我来说,过去几十天的封控,好像从没经历过。人就是这样,年纪越大越容易忘记。陆家嘴马路上的人在变多,不过还没以前那么挤,因为大家是陆续复工的,很多公司要到端午节之后再上班。生活就这么恢复正常,朋友圈没什么人再吐槽,偶尔有一两个人发发牢骚,基本也没人理会了。

 

重回陆家嘴,一个上海金融从业者的自述

 

现在想想封控的这七十多天,大致能分成几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3月份刚封的时候,当时以为到4月中旬就差不多了,大家心态比较放松。我有同事甚至觉得抢菜很新鲜,每抢到一个萝卜或一颗白菜,还要和我们调侃下。我劝说过一位朋友,建议他赶紧囤一些菜,对方却说没必要,因为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

 

第二个阶段,感染者数量一下子增多,每天新增两万多人,大家紧张起来。抢菜最严重就是这个时候,出了很多新闻。到了5月份,紧张又变成焦虑,有段时间股市跌的也很惨,我的情绪是最差的,感觉公司是不是要倒闭,车贷房贷还有一大堆,有末日一样的感觉。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解封前没多久。

 

最后一个阶段,就是解封前后。这个阶段很短,大概四五天时间。感染者数量掉的很快,大家情绪变得很好,连发的物资都比以前要好。很多人开始庆祝,前面的事情似乎就忘了。

咬紧牙关在扛

 

我的工作算虚拟性质的,居家办公影响没那么大。封控封住了物流,但并没有封住信息的流动。我们公司虽然是做房地产业务,但在上海基本没有楼盘,受到的冲击还好。不过上海周边有一个盘,因为疫情影响,几个亿资金没能及时收回来。至于那些在上海有项目的房地产公司,就要惨多了。

 

上海现在有政策,如果租用国企的地方作为办公场所,房租可以免交半年。公司现在就在和金茂大厦所属的国企商谈,看是否能够减免上百万的房租。但事实上,能租到这种办公场所的公司不多,大部分的企业压力会更大一些。

 

我的业务模式说起来简单,就是手上拿着公司在全国各地的楼盘项目,给客户(投资者)做推介,对方可以投入资金,到期获得一定的回报。这和卖保险有点像,我告诉你项目的来龙去脉,如果你觉得靠谱,打款就完事了。

 

客户往往会有这些考虑,那就是投了钱之后能不能收回来,这取决于楼盘的销售状况。如果销售情况不好,那你是不是可以从别的地方调钱过来,避免违约。

 

和其他行业相比,做金融业务有很大不同。比如我开一家咖啡馆,物料费用可以随时结算,晚一个月也好说。但在金融业,哪怕晚一天也构成违约,这对信心有很大的伤害。要知道这行靠的就是信心,如果客户对银行缺乏信心,就不会去存钱。如果对楼盘项目没信心,那就不会投钱进来。举个例子,如果一个项目出现问题,只要多给我一个月时间,我就能把钱还上,但往往是晚一天账户就被冻结了。金融行业又最怕抽贷,消息一传出去,其他金融机构也会采取行动。道理其实很简单,我周转过来就可以还钱,但金融行业好像不认这个。

 

所以说,别看疫情没直接波及我们的业务,客户动动手机照样可以打款,合同也可以在线上签署,但关键还是信心怎么样。从我目前的情况看,部分客户在理财项目到期后,都选择了赎回。不是说某一个客户赎回你就要破产,而是大家的投资都在往回收,这对公司来说是个很大的问题。好在三月份房地产迅速回暖,公司通过楼盘销售抢收了一波资金,不过随后的两个月内,客户是到期就赎回,很少有续签的。没办法,我们只能靠房地产的钱来弥补理财板块。现在就是咬紧牙关在做这件事,也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

 

这次解封很及时,如果再晚一个月,恐怕咬牙也咬不过来了,因为银行贷款不能推迟偿还。我们还比较幸运,前段时间刚拿到一笔金融机构的纾困资金,大大缓解了压力。

总的来说,这场疫情对金融行业精神层面的影响非常大,按照我的理解,这个行业算是今年受冲击最严重的行业之一。

一切逐渐走向正轨

 

我现在做的业务,有点类似房地产信托。过去有几年,信托公司的房地产业务很火,在家里躺着就能稳赚收益。但监管一直在跟进,这种业务类型也在不断演变,加上大规模建房的时代已经过去,做这行的人就面临着转型。

 

像我干了五六年时间,手上慢慢积累了一些客户资源。从客户的角度来说,他选择你不是看中你油嘴滑舌的能力,而是取决于你所在公司有没有出过事、暴过雷。这个行业,就算你嘴比较笨,假如一直没出过事,客户也是能够积攒起来的。

 

目前房地产行业整体不景气,很多公司暴雷,资金链出现问题,这些房企内部的理财师,肯定会受到很大影响。被淘汰的、主动转行的,这么算下来,可能十个就剩下一个。我比较幸运的是,自己的岗位并不是所谓理财师,而是去运作不同的房地产项目,这就是另外一个路数。因为这些项目不会全部暴雷,有赚有赔,大概能保持一个胜率,情况就会好一些。

 

上海这次解封真的很关键,如果再多封一个月,形势可能就变了。封两个月和封三个月,不是简单的多三分之一的时间,坦白说就是一家公司生和死的问题。封两个月,它账上的资金还能支撑,但封三个月,很可能这家公司就没了。

 

我想起上海2020年疫情的时候,自己当时合伙开过一家咖啡店,每月的固定成本就有十八万,疫情一来很快就支撑不下去了。当时倒了很多咖啡店,整个上海基本就剩下星巴克和瑞幸,你去找一家不是这两个品牌的咖啡店,几乎找不到。

 

等到这一轮疫情,餐饮这类实体行业受打击仍然很大。我有个朋友就是做这方面,这波疫情前刚投资了500万做装修,原本想大干一场,但疫情一来只能破产。这就和当时我的情况一样,倒了就倒了,只能自己去慢慢消化。

 

现在终于复工,一切都走上正轨。在陆家嘴的每个路口,都设置有一个核酸检测点,我们调侃说是靠核酸“续命”。我看过一部电影叫《时间规划局》,是一部惊悚科幻电影,讲的是未来世界里时间成了流通货币,人们为了获得时间余额而拼命努力。这种感觉很奇妙,但至少,你的工作生活基本恢复了正常。

 

这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196281.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6月4日 下午1:22
下一篇 2022年6月4日 下午1:5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