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州是曹魏地盘,刘备怎么还能任命马超为“凉州牧”?

作者:瀛洲海客

本文转载自:国家人文历史(ID:gjrwls)

蜀章武元年(221),刘备登极称帝,建立季汉政权。刘备践祚,蜀汉群臣也跟着“水涨船高”,个个加官进爵。如左将军马超迁骠骑将军,领凉州牧,进封斄乡侯;右将军张飞迁车骑将军,领司隶校尉,进封西乡侯。说到这,有了解三国地理的小伙伴,可能会看出一些“问题”——凉州、司州(司隶校尉部)不是曹魏的地盘吗?

的确如此。张飞的司隶校尉虽有监察王畿(成都)之职,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与马超即便再勇猛过人,也没法堂而皇之地前往曹魏赴任。换言之,两人都没有对司州、凉州的实际行政权。这是什么道理?难道说,刘备给的官职只是一张“空头支票”吗?

 

凉州是曹魏地盘,刘备怎么还能任命马超为“凉州牧”?

影视剧中,刘备称帝。来源/电视剧《三国演义》截图

三国时代的遥领与虚封

说是“画饼”,未免有失偏颇。纵观历史长河,刘备的这种行为并非孤证不举。
 
汉高帝五年(前202),刘邦加封吴芮为长沙王,以“长沙、豫章、象郡、桂林、南海”为封地。然而,象郡、桂林、南海三郡皆为南越赵佗据有(一说豫章郡时为淮南王英布所有),赵佗此时未降,吴芮又何以掌控南海三郡?
 
自西汉伊始,迄于五代乃至后世,这种现象屡见不鲜,宋元之际史学家胡三省谓之“遥领”。近代历史学者顾颉刚、史念海两位先生在《中国疆域沿革史》中对此有精辟论述,多为后人引用:“遥领者,不入版图之地,而别于国内他处设刺史、郡守以辖之也。虚封者,则仅有封爵而无实土之谓也。”
 
通俗地说,在不是自己地盘的地方设立“州郡长官”,或是将其“虚封”给自己的王侯封地,即为遥领与虚封制度。如曹魏未据益州、辽东时,有益州刺史杨阜、赵颙、平州刺史田豫;蜀汉除了司隶校尉张飞、凉州牧马超,还有交州刺史李恢、凉州刺史魏延、扶风太守张翼等;东吴也有青州牧朱桓、冀州牧步骘、沛相凌统、汉中太守周泰等。另,蜀汉的北地王刘谌、陈仓侯马岱、平襄侯姜维,东吴的南阳王孙和、寿春侯诸葛诞等人,封地皆在曹魏,即典型的虚封之例。
 
凉州是曹魏地盘,刘备怎么还能任命马超为“凉州牧”?
影视剧中的魏延。来源/电视剧《虎啸龙吟》截图
 
不难看出,遥领与虚封制度诞生的土壤必然是多个政权并立时期,如三国魏晋南北朝、五代十国等。当然,也有例外,历史学者胡阿祥先生在此基础上补充了两种特殊情况:
 
一是虽在疆域之内,但统治实力不达之处。刘备初据蜀地时,无法实际掌控南中各郡,以致蛮人数次起兵,“杀太守龚禄、焦璜,是后太守不敢之郡,只住安上县,去郡八百余里,其郡徒有名而已”。二是不在掌控范围内的“化外之地”。赤乌五年(242),孙权欲收回海南岛,遂以聂友遥领珠崖太守、以陆凯遥领儋耳太守,可惜未果。显然,上述这两种情况,是可能出现在大一统时期的。
 
还需要指出的是,判断汉末三国时代官职、爵位的实授与遥领(虚封),必须结合其所在的时空环境。
 
据《三国志·先主传》注引《英雄记》记载:“建安三年春,布使人赍金欲诣河内买马,为备兵所钞。布由是遣中郎将高顺、北地太守张辽等攻备。”彼时,北地郡属北方边地凉州,而张辽却跟随吕布活跃在中原的徐州一带,可知其担任的北地太守一职当为遥领。然而,张辽此时还担任了鲁国国相。
 
据《三国志·武帝纪》记载:“及布破,(毕)谌生得……(曹操)以为鲁相。”随着张辽的投降,曹操得到鲁国,这才能委任毕谌为新任鲁相,可见张辽此前必然对鲁国有实际掌控权。吕布如此安排,显然是打算让张辽替自己守住徐州的北大门。巧合的是,北地郡同样在京畿地区的北方。吕布曾跟随董卓退守长安,以此类推,张辽的北地太守极可能于此时赴任,为长安朝廷实授,“含金量”很高;后吕布为李傕、郭氾所败,张辽亦离开北地郡,跟随吕布前往中原,这才导致北地太守成了遥领。又因为张辽鲁相一职为吕布私署,不被曹魏认可,故魏臣王粲《英雄记》中才会以“北地太守”记述。
凉州是曹魏地盘,刘备怎么还能任命马超为“凉州牧”?
北地、长安与鲁国、下邳位置关系示意图。来源/谭其骧主编《中国历史地图集》
 
与之类似的,还有刘备的豫州牧。在脱离曹操后,刘备的豫州牧便已经是遥领了。反观江东政权中的交州刺史(牧),孙权没有实际掌控此地前,所署交州刺史步骘当为遥领;但在陆续解决掉吴巨、张津、士氏家族后(士燮在世时,交州仍为半独立状态),孙氏才算彻底掌控此地。故东吴在黄武五年(226年)后任命的交州牧吕岱、陶璜、交州刺史陆胤等人,皆为实授。
 
实授可能会成为遥领,而遥领也可能成为实授。二者的密切关联其实已证明了一点:三国时代的遥领(与虚封)制度,不仅有它存在的必要性,也有不小的实用价值。
 

遥领是“空头支票”吗

从魏、蜀、吴遥领与虚封的例子(见下表)看,东吴最盛,蜀汉次之;实力最为强大的曹魏,反而对此兴致缺缺,仅有几例以示其正统地位。而“正统”二字,正是吴蜀大量遥领、虚封的一个主要原因。
请横屏观看
凉州是曹魏地盘,刘备怎么还能任命马超为“凉州牧”?
制图/瀛洲海客
汉末三国时代,“正统”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它的确是绝大多数诸侯必须遵守的“潜规则”。强如汝南袁氏,四世五公,袁绍、袁术兄弟俩也不敢贸然选择称帝。袁绍是关东联军的盟主,雄霸北方,却仍想着与韩馥合谋,尊奉宗室刘虞为新帝;而袁术这个“混不吝”哪怕僭越称帝,也是以“代汉者当涂高”的谶纬之语为依据的。其过程虽然可笑,但这也是袁术唯一能给自己找的“遮羞布”了,因为从某方面而言,谶纬之语代表了“天命”所在,亦是东汉王朝遗留下的政治遗产之一。
 
相较于袁术,聪明的曹操(曹丕)与刘备各自走上了一条适合自身情况的称帝道路。自古以来,王朝兴替、政权更迭无不遵循两种方式,要么以强悍武力兼并天下,期间虽然伴随着杀伐,但也能“一力降十会”,迅速扫荡天下,一统宇内;要么就仿效先贤“尧舜禅让”,以相对和平的手段取代前朝。王莽失败后,曹魏成功实践了古史记载中的“尧舜禅让”。
 
凉州是曹魏地盘,刘备怎么还能任命马超为“凉州牧”?
影视剧中,曹丕受禅登基。来源/电视剧《军师联盟》截图
 
两汉时期,儒学大兴于世;东汉以降,地方豪强为了获取政治地位上的提升,纷纷以《诗》《礼》传家,以经学致仕,逐渐完成了儒学化。三国之中,北方士族的力量最为雄厚,曹操自知有生之年无法一统、曹丕在继承魏王以后又急于称帝,故而只能向北方士族妥协,用他们最能接受的禅让制来完成政权更替。曹丕在称帝登极后,又迁都到“天下之中”洛阳,从而确立了其在法统与地理上的双重正统地位。
 
曹丕代汉,身为汉室后裔的刘备自然就要“继汉”。就在汉祚已亡的次年,刘备自云“建安二十六年”承袭“汉”之国号,打出“为汉家除残去秽”的旗号,志在“兴复汉室,还于旧都”,配合其对曹魏的一系列进攻手段(详见:“那么多近支皇亲为何只有远支刘备高举兴复汉室的大旗”,蜀汉政权算是有了血统与名义上的正统。唯有孙权,先是依附曹魏,以大魏吴王自居;后与蜀汉重新交好,分润其汉室名义;再后来,孙权干脆另辟蹊径,以“天意已去于汉,汉氏已绝祀于天”“惟尔有神飨之”为由,直接绕过汉朝,以江东各地出现的“符瑞”证明其“君权神授”。
 
尽管吴蜀都找到了各自的正统依据,但从偏安一隅、割据一方的实际情况考虑,他们未据中原之地,便已经在地理正统上吃了大亏。因此,吴蜀需要通过大量的遥领与虚封,来弥补其自身在地理正统上的劣势。胡阿祥先生指出:“(遥领与虚封)绝非止于图其空名、虚张声势,作为一种政治举措,它意在表明本身的正统地位与不弃是土的决心。”
 
话虽如此,早在汉末诸侯争霸与吴蜀创业初期,遥领州牧(刺史)、郡太守(国相)的情况便已经普遍存在了。因此,仅以“争夺正统地位”来解释遥领现象,仍略显不够。结合遥领之人几乎都兼任军职或加将军号来看,其未尝不是一种明确官秩等级的主要手段。
 

军政一体与将军领州郡

东汉时期的军队,由地方军与中央军组成。不同于西汉时期的征兵制,士兵只需在固定期限内服兵役;东汉时期地方上的“州郡兵”多来自招募,并逐渐向终身制职业兵转变。士兵一旦职业化,他们与将领之间的统属关系也将随之固定,进而演变成人身依附关系。
 
如此一来,地方长官与各级将领就够光明正大地豢养私兵;如遇社会动荡,他们还能摇身一变成为拥兵自重的割据者。与此同时,拥有大量私兵、部曲、家将的地方豪强也纷纷组织武装,或用于自保、或用于争霸,于是“山东大者连郡国,中者婴城邑,小者聚阡陌,以还相吞灭”。
 
这些“州郡兵”要么被私家掌控,要么分散在地方上的各级将军之手,以至于刺史(州牧)与郡太守(国相)无法直接统帅他们。可在乱世之下,州郡长官为了能掌控地方,迫切需要集军政大权于一身,由此便产生了刺史(州牧)、郡太守(国相)加将军号或将军兼领刺史、太守之职的制度,这其实正是曹魏“州郡领兵制”的显著特征。早在乱世之初,其雏形便已出现,如董卓官拜前将军,领并州牧;陶谦与长安小朝廷和解,迁安东将军,领徐州牧;刘表为镇南将军,荆州牧……
 
凉州是曹魏地盘,刘备怎么还能任命马超为“凉州牧”?
影视剧中的刘表。来源/电视剧《三国》截图
众所周知,吴蜀征战不休,除了一致对外抗曹,其内部也各自有山越、南蛮作乱。在这种大环境下,吴蜀高级官员几乎都要参与军事行动,他们以军职作为本官,而以刺史(州牧)、太守(国相)为领官。而吴蜀大员之所以遥领曹魏境内的官职,不仅是为了宣示正统地位,也可明确其官秩。
 
按汉制,无论是因临时征伐而设,事罢即撤的杂号将军,还是常设的大将军、车骑将军、四方将军等重号将军,虽也有俸禄,但一般情况下是没有“若干石”秩级的。所谓“秩级”,犹如行政级别,它不同于官品,一般与职务简繁、职责轻重相关。
 
吴蜀常年征战,各种“将军”众多,如果不明确秩级,就无法确定主次关系,这就很容易造成混乱。反观刺史(州牧)、郡太守(国相)等领官,皆有明确官秩;吴蜀割据一方,领土狭小,无法满足所有将领的实授,所以让将领遥领曹魏境内的州郡长官,就能有效解决秩级不明带来的各种问题。不同秩级的将领,可以明确从属关系,如刘备自领司隶校尉时,迁杨仪为弘农太守(弘农即属司隶校尉部);诸葛亮北伐时,以张翼遥领扶风太守,使其在凉州刺史魏延麾下。此外,同一将领的秩级发生变化,也能看出其地位的升降。东吴的许多名将如韩当、周泰、陆逊等人,多从县令长升任到州郡长官,以此获得秩级。
 
需要指出的是,将领所任州牧(刺史)职位为遥领,并不意味着他没有地位。据《三国志·诸葛亮传》所附《董厥传》注引孙盛《异同记》记载:“瞻、厥等以维好战无功,国内疲弊,宜表后主,召还为益州刺史,夺其兵权;蜀长老犹有瞻表以阎宇代维故事。”姜维时任大将军,领凉州刺史;而阎宇则为右大将军,仅在姜维之下。然而,姜维仍牢牢掌控着军队,为了夺其兵权,诸葛瞻等人竟然打算用实授的益州刺史来替换姜维的凉州刺史。此举固然有“明升暗降”意,但也从侧面证明了蜀汉的凉州刺史绝非空有虚名。
 
由此可见,带有秩级的州郡长官,纵然只是遥领,也可用作激励、笼络部将。孙权在位时,常鼓励将领们征伐山越或其他敌对势力。同一将领,初领县长或县令,待其立下军功,军职得到升迁后,便会兼领新开拓地区的县令长或郡太守,直至改领他郡或州。对于降将,当时也常以遥领刺史、州牧的方式对其进行拉拢。如黄权入魏后,遥领益州刺史;文钦降吴后,遥领幽州牧;蜀亡后,司马氏以罗宪遥领交州刺史,而罗宪又以爨谷遥领交趾太守,使其仍在自己辖内。

吴蜀关系下的遥领考察

三国时代的遥领,还有一些其他方面的意义与作用,这可从吴蜀关系的变化中具体分析。如上文表格中所示,以(赤壁之战前夕)孙刘两家缔结盟约与(孙权称帝当年)吴蜀“参分天下”为两个主要时间节点,将吴蜀关系简单概括为三个阶段:
 
(一)创业期
 
第一阶段是孙刘结盟之前,两家各自进行创业。相比刘备集团,孙氏集团的遥领现象尤为频繁。这是因为赤壁之战(208)前的刘备还在寄人篱下,未成气候,只能以豫州牧、左将军名号缓缓积蓄力量;反观孙策,早早平定江东,并将目标放到了长江中上游的荆州。建安四年(199),孙权“从策征庐江太守刘勋。勋破,进讨(江夏太守)黄祖于沙羡”。彼时,江东未据荆州,却已有江夏太守周瑜、桂阳太守吕范、零陵太守程普,可知三人之职当为遥领。
 
凉州是曹魏地盘,刘备怎么还能任命马超为“凉州牧”?
影视剧中的程普。来源/电视剧《三国演义》截图
 
汉末以来,军阀以麾下部将遥领某地,即表明对该地的必争之心;而后通过暴力抢夺,“以得到中央政府法理上的承认与现实控制的统一”。如公孙瓒与袁绍争夺冀州时,“以严纲为冀州,田楷为青州,单经为兖州,置诸郡县”,虽说公孙瓒当时拥有冀州、青州的部分领土(如渤海郡、平原国),却无冀州之实土,故严纲的冀州刺史当为遥领。还有袁术,他先是表奏吴景遥领丹杨(阳)太守,而后令其“讨故太守周昕,遂据其郡”,成功把“遥领”变成了“实授”。因此观之,若孙策能一鼓作气打下荆州,周瑜三人大概率会坐实太守之位。
 
孙策去世后,鲁肃得到重用,他建议孙权以扬州为本,攻取荆、益二州,实现南北划江而治的“二分天下”战略(详见:孙权已经拿下荆州,为何还要拼了血本进攻合肥。这份战略构想,亦得到了周瑜、吕蒙、甘宁等人的认同。所以在割据江东早期,孙权对荆、益二地虎视眈眈,其任命的巴东太守顾徵、犍为太守陈化,便是配合周瑜西进而设置的。由此不难看出,遥领还兼有明确战略目标与激励臣子奋勇作战的双重作用。
(二)动荡期
 
第二阶段始于孙刘联盟,但也两家的“小摩擦”与“大矛盾”。建安十三年(208),孙刘缔结盟约,共誓击曹,并于赤壁之战中取得了重大胜利。不久后,刘备亲至京口谒见孙权,表奏他为车骑将军、领徐州牧。孙权遥领徐州牧,便能以地方长官的身份征辟流寓江东的徐州籍名士,如(临淮郡)步骘,举茂才,出任治中从事;而彭城人张昭、广陵人张纮、陈端、琅琊人诸葛瑾等重臣,亦能以同样方式入仕。另外,车骑将军亦有资格开府治事,孙权行车骑将军后,以张昭为军师、吾粲为主薄、全柔为长史、顾雍为左司马、滕胤为右司马、步骘为东曹掾、张敦为西曹掾(后转主薄)、胡综为书部……可见遥领州牧、刺史级长官,有利于凝聚人心,使投奔而来的才子各司其职,这也是刘备先后遥领豫州牧、荆州牧、益州牧、司隶校尉的一个主要原因。
 
虽说孙权尝到了不少甜头,但这远不足以让他直接放弃荆州。故刘备入蜀后,孙权便立即要求他归还借走的荆州(实为南郡)。据《三国志·吴主传》记载:“权以备已得益州,令诸葛瑾从求荆州诸郡。备不许,遂置南三郡长吏,关羽尽逐之。权大怒,乃遣吕蒙督鲜于丹、徐忠、孙规等兵二万取长沙、零陵、桂阳三郡,使鲁肃以万人屯巴丘以御关羽。”不难看出,孙权所署“南三郡长吏”应当就是长沙、零陵、桂阳三郡之太守,且很可能就是鲜于丹、徐忠、孙规三人。孙权令他们遥领三郡太守,以表明其对南三郡的必得之心;恰逢此时曹操破张鲁、据汉中,刘备担心孙曹联手,不得不暂退一步,与孙权平分荆州,于是“长沙、江夏、桂阳以东属权,南郡、零陵、武陵以西属备”。
凉州是曹魏地盘,刘备怎么还能任命马超为“凉州牧”?
影视剧中,周瑜率军夺取荆州。来源/电视剧《三国演义》截图
只可惜,一半荆州并无法满足孙权的胃口。建安二十四年(219),关羽攻襄、樊,水淹七军,“威震华夏”。深感其威胁的孙权最终选择与曹操合作,令吕蒙、虞翻夜袭南郡、零陵、公安三郡,不仅顺利斩杀了关羽,还得到了身在荆州的前任益州牧刘璋。爱将被杀、荆州丢失,刘备大怒,于称帝当年(221)发动夷陵之战。此后,两家之间的遥领多针对彼此而设置。如刘备称帝,以李恢遥领交州刺史;东征孙权时,以史合遥领南郡太守,廖化“千里走单骑”,诈死归来,也被任命为宜都太守。
 
面对刘备的挑衅,孙权不甘示弱,亦以周泰遥领汉中太守、以韩当遥领永昌太守。不仅如此,孙权还故意加封刘璋为“益州牧”,让他前往荆、益交界处秭归,利用其当年在益州的影响力,挑动部分东州士与巴蜀豪强反叛;刘备去世后,益州豪强雍闿果然“绑架”了蜀臣张裔,将之送往东吴以示投诚;权大喜,令其接替韩当遥领永昌太守。可见,刘璋在秭归,的确能有效动摇蜀人之心;故刘璋去世后,孙权又令其子刘阐担任益州刺史,继续“捣乱”。
 
随着刘备的去世,吴蜀双方在遥领上的“意气之争”也稍有缓和。但很明显,经过一场生死大战的吴蜀,虽迫于曹丕的威胁,暂时握手言和;但双方之间的芥蒂,却并非短短几年能消除的。直到吴黄龙元年(230),孙权称帝,诸葛亮力排众议命陈震出使东吴,这才重新确立了一致抗曹的联盟方略。
(三)稳定期
 
第三阶段,是从孙权正式称帝后、吴蜀“参分天下”开始的。在第二阶段的和平期,孙刘两家有不少遥领的刺史(州牧)、郡太守(国相),是针对曹魏而言的。如刘备任关羽为襄阳太守、任杨仪为弘农太守;孙权也曾提拔了广平太守周宾、沛相凌统、襄阳太守潘璋、彭城相朱桓、冠军太守韩当等人。
 
凉州是曹魏地盘,刘备怎么还能任命马超为“凉州牧”?
影视剧中,吴蜀重新结盟。来源/电视剧《三国演义》截图
吴蜀视曹魏于无物,虽还未能灭掉它,但已经确定好怎么将其“平分”了:首先,双方此时已拥有的土地,默认仍属于对方,吴得荆、扬、交三州,蜀据有益州;其次,曹魏拥有的豫州、青州、徐州、幽州属吴,兖州、冀州、并州、凉州属蜀;至于司州,则沿函谷关划分(有人认为司州也是平分,但事实并非如此)
吴蜀“参分天下”,看上去是在“过家家”,实则双方都非常认真。因为兖、冀二州被“划分”给了蜀汉,所以孙权当即解除了朱然兖州牧、步骘冀州牧之职;同理,蜀汉亦解李恢交州刺史之职,后又“徙鲁王永为甘陵王、梁王理为安平王,皆以鲁、梁在吴分界故也”。以此为前提,吴蜀才能在接下来的北伐战争中,几度合作。

小结

遥领与虚封源流虽早,却盛行于汉末三国时代;于吴蜀而言,它俨然成为一种常制,对各自政局及外交政策产生了深远影响。因此,若不提前了解这种特殊的政治地理现象,很容易产生误解。
 
如赤壁之战后,刘备任关羽为襄阳太守;我们若对“遥领”毫无概念,就会下意识地认为关羽早已据有襄阳,这岂不是与关羽日后“大费周章地攻打襄、樊”互相矛盾?
 
反过来看,通过关羽遥领襄阳太守一事,还能确定襄阳郡设立的具体时间。一般认为,曹操建安十三年(208)夺取荆州后,分南郡北部设立襄阳郡。但根据鱼豢之说,襄阳郡是魏文帝曹丕在位时设立。鱼豢是曹魏臣子,其著作《魏略》还是裴松之注《三国志》的常用史料之一;按理来说,他的说法应当更为可信。
 
而吴增仅《三国郡县表附考证》却指出:“三国诸臣遥领敌郡,皆实有其地,从无虚领其名者。”关羽既然在赤壁之战后遥领襄阳太守一职,便足以说明当时已存在“襄阳”这个地方,由此可证鱼豢之误。
参考资料:
1、陈寿撰,裴松之注《三国志》,北京:中华书局,1982.7
2、熊方等撰,刘祜仁点校《后汉书三国志补表三十种》,北京:中华书局,1984.10
3、洪亮吉撰《补三国疆域志》,北京:中华书局,1985
4、唐长孺:《魏晋南北朝州郡兵的设置与罢废》,《魏晋南北朝史论拾遗》,北京:中华书局,2011.04
5、高敏:《东汉、魏、晋时期“州郡兵”制度的历史演变》《孙吴世系领兵制探讨》《三国兵制杂考》,《魏晋南北朝兵制研究》,郑州:大象出版社,1998.5
6、阎布克:《论汉代禄秩之从属于职位》,《秩级与服等》,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2021.8
7、顾颉刚、史念海:《中国疆域沿革史》,北京:商务印书馆 , 2015.12
8、李晓杰:《东汉政区地理》,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 , 1999.4
9、柳春新:《汉末晋初之际政治研究》,长沙:岳麓书社, 2006.6
10、陈健梅:《孙吴政区地理研究》,长沙:岳麓书社,2008.6
11、朱子彦:《汉魏禅代与三国政治》,上海:东方出版中心, 2013.5
12、洪武雄:《蜀汉政治制度史考论》,台北:文津出版社,2008.1
13、张小稳:《魏晋南北朝地方官等级管理制度研究》,北京:九州出版社,2010.7
14、胡阿祥:《孙吴特殊政区制度考论》,《赣南师院学报》1994年第1期
15、胡阿祥:《魏晋南北朝之遥领与虚封述论》,《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5期
16、薛正阳:《汉末三国领官演变历程试探》,《湖北文理学院学报》,第38卷第12期
17、汪清:《两汉魏晋南朝州刺史制度研究》,郑州大学博士论文,2001年5月
18、胡世明:《汉末三国遥领及吴蜀参分天下诸问题研究》,陕西师范大学硕士论文,2018年5月

 

凉州是曹魏地盘,刘备怎么还能任命马超为“凉州牧”?
END
作者 | 瀛洲海客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217217.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7月19日 下午1:22
下一篇 2022年7月21日 下午2:3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