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声之下,“神秘组织”魅影重重

作者: 库叔说

本文转载自:瞭望智库(ID:zhczyj)

文 | 丁贵梓 瞭望智库观察员

日本当地时间7月11日下午2时左右,韩国“统一教”日本分部举行新闻发布会。负责人田中富广表示,刺杀安倍晋三的山上彻也的母亲确为“统一教”成员。13日,日本《读卖新闻》报道,山上彻也之母曾向“统一教”捐献超1亿日元,并为此出售了家族的房产和土地,最终宣告破产。

目前,安倍遇刺案仍在调查中,相关细节尚未明朗,但社会各界对“统一教”等邪教组织的讨论四起。

实际上,韩国宗教团体众多,邪教问题也由来已久。这些组织是什么样的?给社会带来了哪些危害?

文 | 丁贵梓 瞭望智库观察员

 
1
“世界宗教博物馆”

韩国宗教团体众多,被称为“世界宗教博物馆”。

这与其特有的社会环境紧密相关。

近代以来,这片土地历经外来势力入侵、西方文化思潮涌入,天主教、基督教盛行。1945年后,来自西方的宗教在韩国仍呈蓬勃发展之势。

20世纪后半期,韩国走上高度压缩式的经济发展之路。一时间,金钱万能、贫富差距、官僚腐败等社会问题大量显现,加剧了韩国民众的心理失衡,甚至产生相对剥夺感。面对社会发展的不公,人们开始倾向于向宗教团体寻求心理慰藉。

据韩国学界推测,到21世纪之初,韩国共有400多个新宗教团体,信徒约300万人,并有宗教性社团法人142个、财团法人233个,还有不少教团在国外积极活动。截至2002年7月,有138个教团向世界75个国家或地区派遣传教士1万余人。

一时间,各类新宗教团体数量大增、鱼龙混杂。

韩国没有制定专门的关于宗教团体的基础立法,只要具备社团法人或财团法人资格,任何宗教团体都可注册成为法人团体进行宗教活动;同时,在法律上没有对“邪教”进行严格定义。虽然韩国政府要求各宗教团体必须按照法规约束社会活动,但还有部分组织假借宗教名义、利用迷信或地方习俗,进行非法敛财或犯罪、危害社会,甚至被认定为“异端”。

【注:在中国,根据2017年1月25日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邪教组织”的概念被明确为:冒用宗教、气功或者以其他名义建立,神化、鼓吹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条规定的“邪教组织”。】

其中,“达米宣教会”“统一教”“新天地教会”等组织,便是典型代表,给社会安定带来了严重危害。

2
“达米宣教会”与10月28日

1992年,韩国发生了多起离奇案件:

在马山的一处高压线铁塔上,一位30多岁的女性用尼龙绳上吊自杀,并留下了内容怪异的遗书:“快到10月28日了,不想继续活在这世上了。”

在首尔九老区,一位父亲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离家出走,临走前对妻子说:“要为10月28日做好准备。”

在军浦,甚至出现了父母带着三个孩子一起消失,2个月行踪不明的离奇案件。在这之前,他们把全部家当分给了亲戚,并说“到10月28日,就不需要这些东西了。”

所有案件都指向了一个共同的日期:10月28日。

其中原委,就藏在韩国当时的一本畅销书《应对即将到来的未来》里。书中预言所谓“世界末日”,第一阶段就是1992年10月28日,世界各地共10亿人会同时消失。接下来便是“7年大劫难”,世界陷入动乱,受屠杀、疾病、自然灾害等影响,将有50亿人丧命。

这本书的作者,正是“达米宣教会”的牧师李长林(音)。

1988年,李长林成立“达米宣教会”并宣扬“世界末日”。他们宣称,韩国时间1992年10月28日24时是“世界末日”的开始。届时,加入该组织的人将会“升天”,并以是否“梦到‘升天’场景”为标准加以判断,任何人工之物都不能带上天,而无法“升天”的人将在随后的“7年大劫难”中受苦、死亡。

【注:1992年,该组织频繁派人进入中国,发展成员,建立组织,并指使境内骨干煽动、组织受蒙骗群众搞集体“升天”活动,是我国公安部认定和明确的邪教组织。】

“达米宣教会”影响之大很是惊人,成立仅4年就在韩国开设了92个支部,在海外也有40余个支部。由于“达米宣教会”的迅速成长,韩国主张“世界末日”与“升天”的教会越来越多,一时竟增至250个,10万信徒沉迷其中。

辍学回家、和父母们一起准备“升天”的学生比比皆是,甚至有人把所有财产都捐给“达米宣教会”,在盛夏时节搬进塑料大棚里,为“升天”做准备。人们争相寻求“升天”资格,自认为“无法升天”的人对未来充满恐惧,甚至自杀殉教,这才出现了文章开头提到的种种案件。

9月22日,韩国检察机关对李长林展开调查,发现人们捐献的钱并没有进入教会账户,而是进了他的个人账户,共计34.4亿韩元;在其家中还发现了附买回协议(当时韩国金融机构在一定期限后附上利息回购的债券),到期日为1993年5月22日。按照“达米宣教会”的说法,这个时间已经是“7年大劫难”了。

枪声之下,“神秘组织”魅影重重

视频截图。来源:参考资料8

最后,韩国检察机关以诈骗罪起诉李长林,判刑1年。即便如此,人们的“升天”热情仍未退散。在首尔站、汝矣岛广场,相信“升天”的人们四处撒钱,釜山支部成员开始集体写遗书、与亲人告别,甚至有孕妇因担心“升天”时超重而要求堕胎。

终于到了10月28日,夜幕降临,“达米宣教会”城山洞本部外人山人海。片刻,消失许久的人们一一现身,其中有小学生、有背着孩子的母亲、还有白发苍苍的老人,约1200名获得“升天”资格的信徒紧张又兴奋地走进大楼。

零点的钟声敲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众人相视无言。又过了一会儿,愤怒的信徒家属们围住教会,大喊“你们这些骗子”,并与牧师发生肢体冲突,现场乱成一团。

这时的李长林在做什么呢?全天监视其行动的狱警表示,当晚23点,众人期待已久的“升天”时刻前1个小时,李长林就早早睡觉了。

3
枪声之下,“统一教”现身

由于年代久远,现在的韩国年轻人往往并不了解”达米宣教会”引发的那场骚乱。但十多天前,奈良街头的两声枪响却将邪教组织重新带回了世人面前。

日本当地时间7月11日下午2时左右,韩国“统一教”日本分部举行新闻发布会。负责人田中富广表示,刺杀安倍的山上彻也的母亲确为“统一教”成员。

【注:也有译为“同一教”,为方便阅读,本文统一称为“统一教”。】

据日本《每日新闻》报道,山上彻也的母亲是“统一教”的狂热信徒,几乎把全部身家都捐赠给了教会。山上彻也认为“安倍晋三可能与‘统一教’有关联,并推动其在日扩张”,遂决定刺杀他。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2021年9月,安倍曾出席“统一教”相关演讲活动。

目前,安倍遇刺案仍在调查中,相关细节尚未明朗,不过“统一教”敛财、配婚等恶行确已流传多年。

枪声之下,“神秘组织”魅影重重

韩国“统一教”创始人文鲜明于2012年9月3日去世。

“统一教”成立于1954年,原名“世界基督教统一神灵协会”,后改为“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创立者文鲜明(音)自称“弥赛亚”。1960年,40岁的文鲜明与17岁的韩鹤子(音)结为夫妇,自诩为“圣婚”。文鲜明夫妇在“统一教”内被称为“宇宙真父”“宇宙真母”,接受膜拜。

【注:该组织曾以投资援助、任职任教、文化交流等为名,派遣职员进入我国进行渗透活动,是公安部认定和明确的邪教组织。】

该组织规定,入教需先听为期2-3周的演讲会,再禁食1周,最后进行为期40天的“开拓传道”,即:不带分文,靠推销水壶、人参茶等或行乞为生,并宣传“教义”。

该组织规定,信徒必须与异性信徒发生两性关系,并称此为“洗礼”。文鲜明声称,一个人如要获救就必须接受文鲜明的纯净血统,即与其通过性关系进行“血统转换”,谁和他保持肉体关系,谁就可以生出救世主。

文鲜明还会为信徒“配婚”,随机指定新郎新娘,主持跨国大型“集体婚礼”,生育所谓“无原罪的孩子”,从而扩张“神世界”。

该组织规定,新人必须带3人以上加入,方能成为“献身者”,“献身者”需捐钱捐物、无偿劳动。通过种种名目,“统一教”聚敛巨额财富。有韩媒报道,其在韩拥有13家公司,价值1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7亿元)。美国《纽约时报》则称,文鲜明的孩子每人每月零花钱高达9000美元;女儿喜欢骑马,他便斥资千万美元在英国建造马术中心,供女儿游乐。

20世纪70年代,文鲜明移居美国。水门事件中,“统一教”力挺尼克松,而后又向美国共和党提供大笔政治献金。80年代,文鲜明甚至在美创办《华盛顿时报》(The Washington Times),服务于保守派读者,并维持自身在美国政界的影响力。2020年,《华盛顿时报》还曾炒作“新冠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泄漏”谣言,产生恶劣影响。

据中国反邪教协会官网信息,2005年,文鲜明携妻创办“世界和平协会”(UPF),为“统一教”在国际场合举办“慈善”活动和拉拢国际政要。由“统一教”创立的鲜文大学,还曾以开展高校教育合作为掩护,向他国高校渗透,部分信徒在其蛊惑下走上绝路。2013年8月22日下午,3名日本籍“统一教”信徒在韩国京畿道自焚,1人当场死亡、2人重伤。

枪声之下,“神秘组织”魅影重重

2013年8月23日,韩国“统一教”信徒参加创始人文鲜明去世一周年纪念活动。

2012年,文鲜明去世,“统一教”却没有因此作鸟兽散。

文鲜明的小儿子称自己是“第二国王”,在美国东田纳西州建立“铁杖圣会”(Rod of Iron Ministries),延续“配婚”仪式并要求新人持枪,文鲜明的妻子则与儿子争夺领导地位。

2014年,韩国基督教大韩监理会将“统一教”判定为“异端”。

4
“新天地教会”,点燃韩国疫情

除了上述组织,近两年,对韩国社会产生较大影响的当属引爆韩国疫情的“新天地教会”。

2020年2月,在韩国大邱,一位妇女出现新冠症状却拒绝接受检查,并两次离院参加“新天地教会”的活动。超1000人在密闭空间里进行1-2小时的活动,且以中老年居多,结果触发“超级传播事件”。“新天地教会”随之进入公众视野。

枪声之下,“神秘组织”魅影重重

李万熙。

到了3月初,韩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近60%与“新天地教会”相关,引发韩国民众不满。面对外界的压力与指责,该组织创始人李万熙(音)却表示,“我知道此次疫情是因魔鬼发现‘新天地’快速成长,为了阻挡我们才这么做的!战胜这一切的考验与迷惑吧!”

1984年,李万熙建立“新天地教会”(全称“新天地耶稣教证据帐幕圣殿”,以下简称为“新天地”),总部位于韩国京畿道果川市。李万熙宣称自己是“真正的神”“圣灵保惠师”“再临基督”“上帝指派的牧师”“天上总统”,信仰他即可保证“肉身不坏”。正因此,才有人甘冒疫情风险,也要参加“新天地”活动。

“新天地”内部体系森严,分设4位署长、7位教育长和24位部长,并将其地盘分作12支,每支要达12000人,凑满144000人“天国”就会降临。在森严的等级体制下,“新天地”男性高级骨干利用职权之便强奸、猥亵年轻女信徒之事时有发生。

其扩展成员的方式,主要是通过发传单、调查问卷、聚会活动等卧底至各个教会,把人们拉到自己阵营后再进行封闭式洗脑。洗脑成功后,新教徒的名字会被录入“新天地”的“生命册”中。

该组织规定,成员要先在指定场所学习6个月,通过考试后才能进入教会参加活动。其运营隐蔽封闭,很多学习场所或相关机构并没有“新天地”标识,一些人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新天地”盯上。

“新天地”从120人起步,如今规模已扩至近30万人,在韩国各地设有100多个分会,还有专属网站和电视台。据报道,“新天地”资产规模超5500亿韩元,现金流水超10000亿韩元。2019年,在“新天地”第110期共同结业典礼上,超10万信徒毕业,可见其阵容之大。

“新天地”的触角还悄悄伸向政界。据韩媒报道,2007年韩国总统竞选期间,李万熙曾让数万名教徒加入新国家党,为时任总统候选人李明博及所属的新国家党宣传造势。

从2014年起,韩国CBS(韩国基督教广播公司)和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便开始揭露“新天地”存在暴力嫌疑、信徒剥削、破坏家庭等问题。同年,韩国基督教大韩监理会将其判定为“异端”。2015年3月,CBS播出8集纪录片《掉进“新天地”的人》,痛斥其危害社会。

在韩国,还有诸多类似组织存在性紊乱、敛财等问题,有的还会引发暴力事件,危害公共秩序。例如,靠超强按摩或毒打来去除体内“魔鬼”,致人死亡;或因“不遵守教团秘密”,引来杀身之祸;或致家庭四分五裂、学生中断学业甚至自杀,给社会带来极大危害。

参考资料:

1.《“统一教”是个什么组织?》,中国反邪教网,2022年7月12日;

2.《安倍晋三遇刺身亡 背后现邪教魅影》,中国反邪教网,2022年7月10日;

3.《一个老太太“弄乱”一个国家:韩国为什么成为邪教肆虐的“沃土”?》,微信公众号“国家人文历史”,2020年2月28日;

4.《揭秘引爆韩国疫情的邪教:曾参与总统竞选活动,妄图向中国渗透被驱逐》,微信公众号“中国网”,2020年2月25日;

5.金勋,《韩国新宗教发展趋势及影响研究——韩国新宗教的“逸脱”问题为中心》,《世界宗教研究》2009年第4期;

6.邢丽菊、于婉莹,《从新天地教看韩国宗教万象》,《世界知识》2020年第6期;

7.孙瑞、国力,《宗教生态视阈下日本宗教与韩国宗教研究》,《黑龙江民族丛刊》 2020年第3期;

8.“꼬리에 꼬리를 무는 그날 이야기 시즌 1”,SBS, 2020년 11월 11일;

等等。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217409.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7月21日 下午1:33
下一篇 2022年7月21日 下午2:4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