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雾重临玄奘寺,万众疾呼“孙大圣”!

作者:北风

本文转载自:北风雪林(ID:beifengxuelin)

196110月,浙江绍剧团进京演出,表演了《西游记》中的《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郭沫若看了演出,心有所感,写下《七律·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其中名句“千刀当剐唐僧肉,一拔何亏大圣毛。”表达了唐僧昏聩无能,好坏不分,理当“千刀万剐”,根本不值得孙悟空“拔毛”相救。

郭沫若将这首诗作为“观《三打白骨精》的读后感”呈给毛主席,请教主席的见解。

一个月后,19611117日,毛主席写了一首和诗——《七律·和郭沫若同志》。

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

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

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这首七律将人民大众与阶级敌人的斗争,描述的极为传神,格局极高。

妖雾重临玄奘寺,万众疾呼“孙大圣”!

特别是最后“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所蕴含的斗争哲学,人性思辨,传承六十年,依旧屹立不倒。

老百姓都想过平安喜乐的太平日子,没有谁“故意使坏揪着和谁过不去”。如果全国老百姓共同声讨一桩罪恶,当老百姓都呼唤“一棒荡清寰宇”,只能说明妖魔鬼怪又兴风作浪,并且明目张胆,欺人太甚!

而这次,为侵华日军,血腥屠夫招魂的“祭坛”,就巧合的设在“玄奘寺”。

公然挑衅的恶徒就仿佛“变化莫测的白骨精”,妖雾中看不清真切模样。

我们急需的是孙大圣的火眼金睛明辨忠奸,更要金箍棒荡妖除魔!

壹,玄奘寺供奉“南京屠杀战犯”!

昨天,网络上最初有个人用户曝光“玄奘寺供奉南京屠杀战犯”的时候,我起初还以为是“个别人哗众取宠”。因为这太不符合逻辑了。

结果今天官宣实锤,玄奘寺不仅供奉了五名南京大屠杀战犯,而且从2018年到今年2月旅客投诉后整改,供奉超过整整四年。

有人会质疑,日本靖国神社里的甲乙丙级战犯那么多,而且我们虽然对日军的整体“侵略和屠杀暴行”宣传的较多,但是“具体到个人”,还是容易不认识吧?

那我们就要看看这供奉的日本战犯是不是“无名之辈”?

妖雾重临玄奘寺,万众疾呼“孙大圣”!

虽然今年二月日本战犯的牌位就被撤下,但是从网友拍摄的照片,我们可以清楚认出四个日本战犯的名字。

松井石根,日本侵华陆军大将,东京大审判认定的甲级战犯,1937年任日军华中方面军总司令,率领五个师团负责包括攻占首都南京在内的入侵战事。

日军攻占南京,以及在南京展开血腥大屠杀,松井石根是首肯的。

谷寿夫,日本陆军第六师团中将师团长。

19371212日谷寿夫率部由中华门率先侵入南京,并伙同随后进城的16师团、18师团、114师团等一起制造了南京大屠杀。

这两位,可以说是南京大屠杀的“决策者和发号施令者”。

第三位,能止小儿夜啼的血腥刽子手,田中军吉。日军侵华时,他虽然只是一名陆军大尉;但是南京沦陷后,他手持军刀从中华门砍到水西门,日军随军记者称呼他“杀遍南京城”。到1948年田中军吉在南京雨花台被执行枪决时,统计他屠杀国人超过300人。

妖雾重临玄奘寺,万众疾呼“孙大圣”!

我们历史课本中,一位手持长刀的日本军官,凶神恶煞要对国人进行斩首的照片,刽子手就是田中军吉。

第四位野田毅,更是历史上臭名昭著的血腥屠夫。他就是历史书介绍 ,日军随军记者大肆宣扬的“日军屠杀百人斩竞赛”的两位主角之一。

19371213日的日本《每日新闻》,还报道了这个杀人比赛:少尉军官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在其长官鼓励下,彼此相约“杀人竞赛”,商定先杀满100人为胜。

结果两人在南京城相遇时,向井敏明杀106人,领先野田毅的105人。但是野田毅不服,他表示不能证明谁“更先杀满100人”,于是两人约定,以150人为目标,再次杀人竞赛。

妖雾重临玄奘寺,万众疾呼“孙大圣”!

野田毅的罪行和“杀人竞赛”的日本报道照片也都记录在中学历史课本里。

作为南京享誉盛名的寺庙,寺庙主持都是名校毕业。

即便只是在南京城内,看几处大屠杀的纪念馆,纪念碑,也对这些战犯耳熟能详。

如果有人依旧觉得“单看供奉名字,可能寺庙和尚无法对号入座”,可是玄奘寺的主持“传真大师”过去几年是“吃足抗日红利”的。

根据宣传资料,玄奘寺主持“传真大师”亲自筹措资金,投拍的“佛教抗日电影”就有两部。

分别是《栖霞寺1937》,《三藏塔1942.

这两部电影,《1937》的主题,就是弘扬当年日军攻入南京大屠杀的时候,栖霞寺僧人打开山门,先后拯救庇护了十几万南京老幼。

第二部《1942》,则是讲南京的僧人们在日军抢夺“玄奘头骨舍利”的过程中,与日军英勇对抗,保卫国宝的故事。

即便“传真大师”只是沽名钓誉,筹钱拍片搏名声,但是以《1937大屠杀》为背景的电影,他投资筹拍过程中,怎么可能不接触南京大屠杀的史料?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几个战犯的名字和罪行昭昭?

因此南京市政府在通告里对“传真大师”的解职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调查还要深入,不排除后面更严重的措施。

贰,重棒惩戒各种嘴脸的“吴啊萍”!

这次“玄奘寺供奉南京大屠杀战犯”,目前的处置还在“监管官员”,寺庙主持与和尚这个层级。

更加罪魁祸首的“吴啊萍”现在没有进一步的消息。

玄奘寺坐落在南京市繁华地带,香火旺盛,供奉牌位的“价码”自然不低,从媒体报道来看,这个“吴啊萍”供奉包括五名大屠杀战犯在内的六个牌位,每年的费用在20多万。

而这一供奉,就是将近五年,这么大手笔,这么大资金往来,当然可以通过银行转账,查到“吴啊萍”背后白骨精的真实面目。

虽然“吴啊萍”还没有查出,但是最近几年从“七七事变”“南京大屠杀”纪念时的杂音,从一些人在特殊场合故意日军军服,日本和服招摇过市。

更有甚者,是许多人汇集为一股力量,要将“揭露精日”的勇士们人肉社死。

最近几年,随着我们在意识形态上正本清源,爱国声音的逐渐洪亮,精日派转向蛰伏。

可是精日派这批人,在崇敬日本,甚至推崇侵略方面,几乎成为“刻入骨髓的信仰”,他们精日的嘴脸被声讨后,转入地下,自然就会追求“佛寺供奉”这样的“超级大招”。

既能够为“大屠杀战犯招魂”,也能“直插心脏”的伤害全民共同情感。

这次借着查“吴啊萍”,也必须对各路媚日白骨精,以及滋养这些白骨精的“妖雾”,来一次清剿与净化。

叁,斗争智慧决定我们不会陷入“新的陷阱”!

1961年,国际国内斗争形势极其复杂,主席才会写下“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描述复杂多变的斗争形势。

不过在当年从“三打白骨精”引申出的“斗争哲学”来看,郭沫若强调妖魔鬼怪要除,分不清正邪的“无知唐僧”也活该千刀万剐。

伟人的格局,则是在强调大圣“重棒除妖”的同时,认为‘中立派唐僧’可以争取争取,不用打击为阶级敌人。

这次对“玄奘寺供奉南京大屠杀战犯”的追责和深究,一方面是严格规范宗教场所的监管流程和管理职责,另一方面是肃清国内媚日精日的毒瘤和氛围。

我看到这一事件的三个“批判方向”都被严重带歪,甚至我怀疑是“媚日精日”势力故意挑拨设计的。

第一,部分网友将“寺庙供奉战犯”升级为“南京人供奉大屠杀战犯”,在网络回帖引入IP之后,这种将反日情绪,引向“受害人”,从而制造倾轧和仇视,这是极端错误的。

这种伤害全民感情的恶行,最终被挑拨到“地图炮”,“地域黑”的方向,显然亲者痛仇者快。

妖雾重临玄奘寺,万众疾呼“孙大圣”!

第二,比“城市攻击”更恶劣的,是对南京人的伤害。玄奘寺虽然烟火鼎盛,可是如无特殊需要,去观看“供奉墙”的南京市民恐怕极少,因此将这次寺庙与吴啊萍的恶行,扩大为南京人的“城市性格”,或者南京人的印象,这是极不可取的。

第三,许多人坚信马列,信仰中国共产党,也看不惯许多宗教场所的“敛财经营模式”,因此这次许多人将“反对的炮火”从玄奘寺升级为“整个佛教”,甚至要扩展到“其他宗教的商业运营”。

最近一些年,随着经济高速发展,许多宗教都利用信众的“捐献”进行商业化运营,几乎每个宗教场所的主持,观主,都是大型旅游集团和商业地产的掌舵人。

这种经营模式当然在未来的改革之列。可是这次针对“供奉战犯”的白骨精们,我们必须集中火力,认清阶级敌人。

这些宗教场所的经营者“不辨善恶,只认金钱”,无非是“昏聩的唐僧”,可以批评教育,但不宜同时推入白骨精的阵营。

妖雾重临玄奘寺,万众疾呼“孙大圣”!

这次“南京大屠杀城市民众自发供奉帝国军人”的报道肯定会在日本媒体的鼓动下,传遍西方。

我们对“精日媚日势力”的围剿,对滋养媚日精日的土壤进行根除,肯定会受到日本和西方的国际污蔑。

在这种背景下,没必要与全球“宗教信仰自由”的力量同时开战。

接下来对全国宗教场所“精日势力供奉”的清查,各宗教是积极配合,还是阳奉阴违,对我们肃清的成败影响重大。

我们此时必须明确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可以阶段性团结的对象!

万众疾呼孙大圣,幻化各种嘴脸的白骨精真的到了不得不除的时候。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218495.html

(6)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7月23日 下午1:59
下一篇 2022年7月24日 下午12:1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