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洪灾:村民质疑施工堵塞排洪设施,雨灾受损谁负责?

作者:张馨予

本文转载自: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

相关受损企业负责人和张庆乡相关领导认为

二支退道路建设工程中的排水渠西侧

被堵住了,导致排涝不畅

但中国电建项目相关负责人

对此予以否认晋中洪灾:村民质疑施工堵塞排洪设施,雨灾受损谁负责?

7月11日下午,直到汇集成洪水的雨水在几分钟内从脚踝漫到大腿,王家堡村的村民才意识到灾难来了。
王家堡村位于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张庆乡,当日的暴雨从上午10点左右开始。起初,没有村民认为这次暴雨与过去有什么不同,但在几小时后,人们发现洪水不可阻挡地灌进了村里工厂的车间和库房,灌进了羊圈,灌进了家里,村里积水深度最高达到190厘米。而积水在7月14日下午才全部抽干。洪水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27户企业和农户自己统计的财产损失接近2500万元。
王家堡村的受灾企业负责人均认为,导致王家堡村受灾的关键是正在北面施工的太原武宿(国际)机场空港配套工程(晋中区域)水系治理项目,该工程的施工方是中国电建市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电建),十几家企业负责人称该工程填埋了排洪渠,致雨水向南外溢,最终形成洪水。中国电建则表示,王家堡村受灾是不可抗力因素导致,是极端天气造成的天灾,企业受到的财产损失也是天灾所致。
城市洪涝是严重的自然灾害,但是在晋中市其他区域未遭受同等洪涝灾害的情况下,王家堡村的企业负责人和村民有几个疑问:这次洪涝是如何形成的?受灾企业和村民能否得到赔偿?而这次洪涝,是一次本可避免的灾害吗?
暴雨后的洪灾
7月19日,距洪水冲进王家堡村已有一个多星期,村里工厂车间和农户家里的墙壁上仍留着洪水漫过的水渍,水渍高度不一,但大多在1米以上。一团团苍蝇盘旋在被水泡过的家具、板材、纸箱周围,霉味一直没有散去。

晋中洪灾:村民质疑施工堵塞排洪设施,雨灾受损谁负责?

洪涝后,王家堡村工厂的工人用水泵抽水排洪。图片来源:张志明

 

戴群干回忆,7月11日的大雨是在下午3点左右大起来的,雨水稠密,不过地面的积水还没有超过鞋面。晋中市气象台在7月11日下午3点45分变更发布暴雨黄色预警,预警区域包括榆次区,预计未来12小时内预警区域内部分地区6小时降雨量将达50毫米以上。
戴群干家楼房背面是她经营的保温材料厂,雨势逐渐猛烈后,她让工人用沙包堵住车间和仓库的大门,在这之后的一个多小时,雨水都没有漫进来。戴群干认为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下午4点多,工人们突然大声呼唤,“老板娘,快过来,门冲塌了。”戴群干冲进车间,发现水突然上涨,冲垮了车间大门的下半截,洪水迅速灌入车间。戴群干和工人一起用厂里的水泵把水往外抽,可是水位越来越高。车间里的机器很快就全部泡在1米多深的水里,仓库里排列的近百个高至库房顶的的成品泡沫,每块泡沫超过200斤,都被洪水冲得东倒西歪。
暴雨当天,吕建斌一直在王家堡村,下午4点后,他就和村领导组织的抢险人员一起用水泵抽水排洪。下午5点40分左右,吕建斌等人接上一台刚买回来的新电泵准备继续抽水,“从电泵拿回来到接上电只有7、8分钟时间,水位就一下上升了50多厘米,像电视里洪水决堤一样。”吕建斌说,电泵接上电以后,控电柜很快就被水淹了,只能断电,无法再用泵抽水。吕建斌和弟弟吕建锋在王家堡村有一家液压厂,抽水排洪不起作用后,所有机械都泡在了水里。
同样参与抢险的王爱民在王家堡村开了一家山羊养殖合作社。晚上7点后,洪水开始涌入羊圈,没过多久,王爱民养的1000头羊就都漂在水里了。羊在水里泡了差不多两天,过后王爱民清点,发现有20多只羊淹死了,剩下的羊都没有精神,食欲不好,“之后羊中间肯定要爆发瘟疫。”
在许多村民紧急抽水排洪的晚上7点,高小良决定先从厂里撤退。高小良在王家堡村开了一家食品加工厂,主要是加工鸡排、川香鸡柳等肉制品,“雨那么大,我第一感觉是怕漏电,所以想着赶紧从厂里离开。”高小良认为,产品都在冷库里密封着,冷库比地面高出几十公分,雨再大也不可能进入冷库。7月14日,水几乎排完,高小良才进入工厂,冷库里的肉已经在水里浸泡了几天,散发着比粪便还臭的气味。
在王家堡村的诸多企业负责人中,薛存华是抢救物资到最晚的人之一。薛存华的公司组装和经销五金电料、电器开关、电缆等产品,这些产品都不能泡水,洪水逐渐进入工厂后,薛存华尽量把原材料和成品一箱箱往更高的地方摞。但他很快就发现抢救于事无补,箱子刚搬到高一些地方,水位也升高了,薛存华就这样来回搬动到了12点。水位不断升高后,薛存华困在了楼房的二楼,凌晨3点才被救援人员救出,坐着皮划艇离开。
洪水退去后,王家堡村的企业和村民各自清点了财产损失,自己计算的损失共计在2495万元以上。晋美家具加工厂是其中受损最严重的企业,自己计算的损失金额达到671万元。晋美家具加工厂负责人张志明说,工厂里1000多平方米的展厅在6月份刚装修好,一共装修了1年3个月,展厅设计费就超过20万元,各种家具的费用也接近300万元,现在展厅里的家具几乎都被泡坏了,重新装修、恢复原样恐怕又要花一年时间。安装日期已经到期的客户在找工厂催单,但工厂的机器设备全部被泡水,预计一个半月后车间才能全面复工。

晋中洪灾:村民质疑施工堵塞排洪设施,雨灾受损谁负责?

洪涝后,家具厂展厅里的家具都泡在了水里。图片来源:张志明

“原本之前因为疫情,王家堡村的企业已经停工了一个月,现在又遇到了涝灾。”在张志明和王家堡村各个企业的负责人看来,始料未及的洪涝和洪涝带来的巨大损失快要成为压倒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洪涝为何产生?
暴雨是引发王家堡村洪涝灾害最直接的原因。榆次区气象局的数据显示,榆次区7月11日至7月12日降水过程中本站降水量为95.8毫米。根据国家防办《防汛手册》规定,凡24小时的累计降雨量超过50毫米者定为暴雨。
不过,这场暴雨没有在榆次区其他区域造成同等程度的灾害。王家堡村企业及村民认为,在暴雨之外,王家堡村的洪涝与周边工程项目的施工有直接关系。
李晋是7月11日王家堡村参与抢险的村民,他回忆,7月11日晚上10点左右,张庆乡乡干部、王家堡村村干部和一些抢险人员顺着洪水的源头一路向北,看到水从中国电建施工项目围挡内的排洪闸不断“往外跳”,向南侧的玉米地和村子涌去。
中国电建这一施工项目的全称是“太原武宿(国际)机场空港配套工程(晋中区域)项目——二支退道路建设工程”,于2021年底获批,2022年投入建设,项目内有一条承担排水泄洪功能的排洪渠,该项目将把排洪渠加宽,并建设道路。根据中国电建官网的介绍,二支退道路建设工程中的防洪工程之后将承担整个榆次区雨季排水泄洪任务。
二支退道路建设工程要加宽的排水渠已经正常运行多年。多位王家堡村村民说,排水渠建成于1960年代,自其建成,暴雨后地面积水通常就不会超过10厘米,村子从没有遭过洪涝。

晋中洪灾:村民质疑施工堵塞排洪设施,雨灾受损谁负责?

中国电建项目施工现场。图片来源:张馨予

《中国新闻周刊》获取的一份材料显示,张庆乡一位7月11日晚到过抢险现场的乡领导表示,二支退道路建设工程中的排水渠西侧被堵住了,无法正常排水,所以水冲进了王家堡村。
在3月拍摄的卫星地图中,可以看到二支退道路建设工程中的排水渠是一条细长的白线,而在4月拍摄之后的卫星地图中,二支退道路建设工程中的排水渠西侧出现了一个黑点。
7月20日,二支退道路建设工程的一位施工人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工程西侧有“钢筋棚”,如果提前在钢筋棚旁边挖一条水槽,11号暴雨时水就能走了,“11号雨太大了,当天挖不了。”
堵住排水渠是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的行为。《防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破坏、侵占、毁损水库大坝、堤防、水闸、护岸、抽水站、排水渠系等防洪工程和水文、通信设施以及防汛备用的器材、物料等。
中国电建项目负责人张业国否认了排水渠被堵的说法,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二支退道路建设工程是正常施工,排水渠已经废弃没有使用,但他后来又说,假如出现大雨,可以正常排洪。
此前,中国电建的二支退道路建设工程曾提前演练过洪水来临时应如何应对。
中国电建官网发布的文章显示,5月6日,二支退工区进行了防洪度汛应急演练,以“由于山西晋中连续多天强降雨,二支退工区处于施工状态,退水渠未完全疏通,积水过多,水位上涨,严重威胁了周围居民生命、财产安全”为演练背景。在演练中,二支退工区实施的应急救援工作包括用抽水泵抽排渠道内积水,救治伤员并转移物资至安全区域,填筑沙袋对边坡进行加固防止冲塌,以及采用挖掘机挖除围堰疏通河道。文章称,各个救援环节有条不紊、分工明确,项目部快速、高效、有序地完成了应急演练工作。
张业国说,项目有极端天气应急预案,7月11日暴雨发生时,按照应急预案做了应对工作,“但是有时候人不能胜天,就和地震一样,地震也有预案,但是天灾来了,没有办法。”

晋中洪灾:村民质疑施工堵塞排洪设施,雨灾受损谁负责?

洪涝后,电器厂工人将一些产品拿出来晾晒、擦拭。图片来源:张馨予

谁该为洪涝负责?
暴雨之后,王家堡村的企业负责人和村民频繁与中国电建沟通。王家堡村的企业和村民都没有买相关保险,由于认为中国电建对于洪涝灾害负有责任,王家堡村的企业负责人和村民希望中国电建能够进行赔偿。
“我想中国电建应该出面,鉴定我们的损失。” 吕建锋的液压厂自测损失在400万元以上,他说,即便中国电建不能赔偿全部损失,能赔一部分也行,“最起码有个说法。”
张业国对《中国新闻周刊》说,王家堡村的企业应该向政府部门反映他们的诉求,而不是找中国电建,并表示二支退道路建设工程在7月11日的暴雨中也受损严重,“估计损失在千万元级别,我们也很难受,我们也不知道该找谁。”
在此情况下,王家堡村的企业负责人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对洪涝的成因进行调查,以此推动后续赔偿事宜。不过,目前尚未有部门针对王家堡村的洪涝给出调查结果。
太原武宿(国际)机场空港配套工程(晋中区域)水系治理项目的建设主管部门是晋中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该局一位王主任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中国电建的项目也是灾害的受害方,并且住建局不能够认定洪涝灾害的成因。
晋中市水利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城市排水相关工作不是水利局的职责,水利局不能针对王家堡村洪涝事件出具意见或报告。
晋中市城市管理局负责城市排水、污水处理、再生水利用和城市节水工作的指导和管理,海绵科科长霍利剑说,发生在王家堡村的洪涝事件可能需要市政府成立专门的调查组,由调查组认定洪涝成因以及哪些方面要负责,不能由某一个部门去做这项工作。
在2016年发表的《中国城市洪涝问题及成因分析》一文中,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水利科学研究院教授张建云等水文专家提出,城市洪涝经常造成严重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而城镇化洪涝防治的总体应对策略,包括建立城市洪涝信息立体监测,实时监控、快速预报预警的信息系统工程,以及健全和完善城市洪涝应急预案,加强城市洪涝应急管理,提升城市管理抗灾减灾能力。目前,晋中市城市管理局主要依据《晋中市城市防汛应急预案》进行城市排水防涝工作。霍利剑说,目前晋中市城市管理局已经和气象局建立了信息联动机制,并且日常会检查排水防涝市政设施、巡查易积水路段和易涝点。另外,一旦强降水来临,晋中市城市管理局会启动防汛应急响应机制,安排防汛人员和排水泵进行抽排积水。
但是,霍利剑也表示,王家堡村不是暴雨后容易产生积水的区域,过去没有发生过洪涝,因此不属于城市管理局日常防汛排查时重点监测的易涝点。在7月11日暴雨发生前,晋中市城市管理局并未对王家堡村附近进行排查。
晋中市住建局的王主任则表示,住建局是二支退道路建设工程的主管部门,但住建局不负责项目的防汛排查工作。
现阶段,我国洪涝治理策略仍在不断优化中。珠江水利委员会珠江水利科学研究院院长陈文龙在2022年7月发表的文章《高密度城市暴雨洪涝治理理论框架及其应用研究》中提到,城市防洪防涝系统主要包括城区市政排水系统和城市内河水系水利排涝系统,以及城市外江洪水防御系统。其中,市政排水系统和水利排涝系统分属市政(或城市管理局,编者加)和水利两个独立的行政部门,导致长期以来两个排水系统规划设计相对独立,彼此之间衔接不紧密。
陈文龙认为,按照传统模式,市政和水利各自为政治理洪涝,城市洪涝防御能力并未实质提升,系统之间、区域之间围绕洪涝治理的矛盾还会日益尖锐。
王家堡村的企业负责人和村民仍在等待洪涝事件的调查结果。一位企业负责人说,希望结果出来后,大家都能得到赔付,王家堡村的企业也能够回到最初,重新开始。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晋为化名)
 

记者:张馨予( zhangxinyu@chinanews.com.cn)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218831.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7月24日 下午1:25
下一篇 2022年7月24日 下午1:3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