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版“水淹七军”?水电站大坝溃决,影响太过恶劣

作者:熊熊之火

本文转载自:装甲熊(ID:XXdianmbing)

在乌克兰战场上,俄乌两军虽然都不乏有过袭击水利设施,“以水代兵”迟滞对方军事行动的先例,但是之前都还算“小打小闹”。
如今身在第聂伯河上的卡霍夫卡水电站大坝,倒是真的成为战争“受害者”,随着大坝的溃决,下游的赫尔松两岸已成一片泽国,令人感慨万千。
这一事件发生后,俄乌两国分别指责对方是大坝的破坏者。
俄罗斯总统普京听取了相关报告,同时其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则表示,这是乌克兰方面的蓄意破坏,旨在影响克里米亚的水资源,同时还与乌军近期的反攻受挫有关。
俄国防部长绍伊古则称,破坏水电站为基辅方面所为,由于乌军在近期的反攻中没有明显战果,因此试图将部署于赫尔松的部队转移到进攻方向,乌军将在此地区转入守势,同时还在通过上游加大排水量,以使更多地区被淹。
还有俄方消息则表示,乌军使用了火箭炮或巡航导弹对大坝进行了打击。
俄乌版“水淹七军”?水电站大坝溃决,影响太过恶劣
而乌克兰方面同样不甘示弱,乌总统泽连斯基称,俄军一直控制着卡霍夫卡水电站,从外部以某种方式炸毁或炮击在物理上是不现实的。水库大坝遭破坏,是俄罗斯所安放的炸药爆破所致。
乌克兰南部军区亦发布消息称,大坝为俄军从内部炸毁,并非遭外部炮弹与导弹打击所致。
围绕到底是谁炸的这个问题,网上吵得很激烈。
各种观点看下来,其实相当大一部分都属于是“立场先行”。支持俄罗斯的一方,往往一口咬定是乌克兰所为;支持乌克兰的一方,则坚决认为是俄罗斯所为。各种观点均是采用有利于己方的说辞,甚至不惜为此编造谣言的行为再次大量出现。
但是,若以当前所能看到的证据为准,并不能肯定到底是哪一方所为。就连俄乌双方,都还没能拿出绝对可以“一锤定音”的证据来。
请注意,我们不是说今后不会有这样的证据,而是就目前所看到的信息而言,还难以证实。讲什么话,首先要取决于事实依据,而非立场先行。
俄乌版“水淹七军”?水电站大坝溃决,影响太过恶劣
在证据不足的前提下,我们也可以通过逻辑去分析问题。
如果建立在“蓄意破坏”的推论前提上,我们首先要抓两个基本点:
第一:双方有没有能力去搞这样的破坏?第二:双方有没有足够的动机去搞这样的破坏?
用到警察查案的思路,这叫探察其作案能力和作案动机。
从能力方面来说,俄罗斯控制着卡霍夫卡水电站这是事实,它如果实施内部爆破的话,当然更方便。另外,卡霍夫卡水电站大坝为重力坝/土坝结合体,单纯依靠外部炮击确实也难以轰塌。
但是,乌克兰军队就部署于大坝的西侧,长期以来的炮击从未停止,这也是事实。而且乌克兰更为了解卡霍夫卡水电站的内部结构,还有深谙破坏行动的英国情报部门的深度支持,它未必就没有搞破坏的能力。
而且西方媒体曾经报道过乌军针对袭击大坝的军事试验,可见人家也是有考虑的。
俄乌版“水淹七军”?水电站大坝溃决,影响太过恶劣
2022年11月初,俄军最终选择从赫尔松西岸撤军的一大理由就是大坝被搞掉后,难以收拾残局,这在当时俄军总指挥苏罗维金的对外采访中,也是可以确认的。
所以现在俄军在大坝的东边,乌军蹲在大坝西边,谁都有能力去搞搞破坏。
但问题的关键也就在于这个——俄乌两军隔河对峙,大坝垮塌淹的是两岸,谁搞破坏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在破坏动机方面就是最大的疑团了。
首先对俄军来说,大坝被破坏的不利之处太多了。
第一:俄军开战后向赫尔松进军的一大原因就是解决克里米亚的用水问题,卡霍夫卡水电站被毁,将严重影响北克里米亚运河的水源输送;
第二:水位下降会影响俄罗斯控制下的扎波罗热核电站的运行,造成潜在的核风险;
俄乌版“水淹七军”?水电站大坝溃决,影响太过恶劣
第三:俄军控制的第聂伯河左岸,地势更为低洼,受到水势的影响会更大,尤其将破坏其第一道防线;
第四:大坝溃决会造成一系列的不可预知风险,对于赫尔松沿岸的控制和治理,将是巨大的麻烦。
相较于上述的重大不利点而言,网上认为是俄罗斯蓄意破坏说的核心论点是,俄军寄希望于水势来阻滞乌军的反攻。
其实这种论据,实在是不值一驳。
第聂伯河不是什么小江小河,即便没有大水漫灌,乌军依靠现有的后勤装备,如何实现大军的跨第聂伯河攻坚作战?
俄军当初完整控制两岸,而且还有陆桥通道时,所遭遇的后勤难度众所周知。乌军要在没有制空权、桥梁通道以及大量工程、渡河装备的情况下,实施强渡作战的难度该有多大?
俄乌版“水淹七军”?水电站大坝溃决,影响太过恶劣
运几个兵好说,重武器怎么搞?人和装备上去了,弹药、油料、药品、食物怎么稳定供应?尸体怎么回收?伤员怎么后送?这都是麻烦事儿。
所以我们一直强调,赫尔松一线属于袭扰作战战线,不排除乌军通过投入相当兵力,实施小部队多点渡河袭扰,以牵制当面俄军。甚至于有在扎波罗热反攻预期得手后,以简易输送手段投入大量轻步兵渗透的可能。
但俄军大可以在自己的第一防御阵地实在守不住的时候破坝放水,何至于现在就搞“自杀”呢?
所以要说俄军为了还没有发生的小麻烦,就制造了大麻烦,这在逻辑上是完全说不过去的。
同样站在乌军的视角,它也没有足够动机去干掉大坝。
的确从地势上来说,俄军一侧更容易被水势影响,但乌军一侧也不会安然无恙。尤其乌军通过先前几个月的攻击,实际已经在第聂伯河中洲站稳了多个落脚点。而上游大水冲来,直接受到冲击的就是这些河中洲。
俄乌版“水淹七军”?水电站大坝溃决,影响太过恶劣
另外大水虽然会影响到俄军的第一防御阵地,但同时也让河面加宽,即便未来水位回落,也会在岸边造成大量的河滩淤泥,这对乌军的袭扰作战本身也是极为不利的。
简单说,之前“无事发生”时,乌军尚可实践多点渡河袭扰牵制的作战构想,如今可是难度大了很多。
至于俄军所谓的乌军是因为最近的反攻受挫,所以要转移赫尔松部队到扎波罗热,其实也说不过去。
因为按照俄军明显夸大的战报,乌军折损也不过一个旅规模。事实上这次乌军集结的反攻兵力相当多,根本不至于因为当前这些损失,就到了抽调赫尔松兵力的地步。而且俄军根本就没有再渡河作战的需求,乌军即便抽兵东向,也无必要用大水漫灌来阻止俄军。
所以我们现在了解到的情况就是,俄乌都在指责对方是破坏者,不同立场的两波人则吵得更狠,但又都没有直接、有力的证据。同时从逻辑链上分析,俄乌其实都有破坏能力,但又都缺乏破坏动机。
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大坝自己“遭不住”,垮掉了呢?
俄乌版“水淹七军”?水电站大坝溃决,影响太过恶劣
卡霍夫卡水电站始建于1950年,1956年建成启用,为第聂伯河系列水电站的最后一站,其坝体为重力坝/土坝类型,高约30米,长约3273米,水库容积18立方千米。
2022年2月俄乌开战后不久,俄军即控制了卡霍夫卡水电站,并通过坝体上的铁路、公路桥向西岸输送兵力、装备和后勤物资,是赫尔松西岸俄军的重要生命线。
在乌军得到海马斯火箭炮之后,便于当年7月开始频繁袭击水电站桥梁,影响了俄军的后勤供应;当年11月俄军撤军之际,炸掉了连接西岸的一部分桥梁,以阻止乌军尾击。
乌军在抵达卡霍夫卡水电站西侧后,便频繁与对面俄军交火,水电站本体不时遭到炮击,期间乌军还因俄军换防搞出过“乌龙”消息。
俄乌版“水淹七军”?水电站大坝溃决,影响太过恶劣
所以说,卡霍夫卡水电站本身是既遭到过乌军炮击,也遭到过俄军爆破的。双方虽然都没有直接将大坝本身干掉,但水电站整体却均因双方的军事行动,而遭到破坏。
查阅资料,水电站发生严重事故的原因,有设计、施工以及自然灾害因素;但同时运行中的不当操作,也是重要原因。
因为长期处于交战地带,卡霍夫卡水电站自己都频遭炮击,而且俄乌两军各占一端,其实是根本谈不上正常维护与运作的。
就在一个月前,就有报道称由于卡霍夫卡水库处于创纪录的高水位运行状态,可能会出现溃坝风险。而一个月后,果然出了事故。
俄乌版“水淹七军”?水电站大坝溃决,影响太过恶劣
至于为何处于高水位运行却不做调节,大概率也是因为战时状态下根本做不到完善管理,以至于运行失常,再加上长期炮击的影响,最终让水电站不堪重负,逐渐崩塌。
当然也正是由于主体重力坝的因素,使得水势不至于在第一时间就太过凶猛,在一定程度上延缓了下游遭遇瞬时巨浪的冲击。
但随着大坝的逐渐坍塌,下游所遭到的影响会持续显现,由此而造成的长远恶果,恐怕还会在多年时间里持续发酵。
所以总的来说,这次的溃坝事件可能与俄乌军队直接、蓄意破坏没有太大关系,但从根本上讲又的确是二者所为。没有炮击、爆破、隔坝交火,只是正常运行的话,卡霍夫卡水电站不至于如此。
俄乌版“水淹七军”?水电站大坝溃决,影响太过恶劣
当年苏联里的老大和老二,在这场战争中用以消耗的是苏联遗产,所摧毁最甚的也是苏联遗产,甚至于大批战死的军人和死伤的平民也是苏联时期出生。
美欧那些昔日的老对手们看到这幅景象,恐怕乐得不可开交了,只是家乡淹没在一片泽国,天空则是炮弹满天飞的赫尔松老百姓,能找谁说理去呢?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334406.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3年6月8日 上午11:47
下一篇 2023年6月8日 下午12:0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