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长鹏去哪儿了?

作者:毕安娣
本文转载自: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SEC欲将这位行踪成迷的币圈首富打入地狱。

撰文 | 毕安娣

当币安(Binance)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起诉的消息传出后,作为这家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的CEO,赵长鹏采取了熟悉的策略:发推特。以数字“4”开头,赵长鹏在6月5日发推文表示,团队已经在待命,确保系统稳定,包括取款和存款业务。末尾不忘表态:“一旦收到投诉,我们会做出回应,但还没收到,媒体比我们先获知了该消息。”

赵长鹏去哪儿了?
这一天,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宣布,对Binance及赵长鹏提出13项指控,包括运营未注册的交易所、经纪交易商和清算机构;在Binance.US平台上提供虚假的交易控制和监督声明;未经注册提供和出售证券等。同一天,SEC主席Gary Gensler接受电视采访,不仅回应了对Binance的起诉,还直接建议用户在将资金留在Binance前要三思。

这已经不是赵长鹏在美面临的第一劫,美国另一个监管机构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也在今年3月对Binance和赵长鹏提起诉讼,指控其故意逃避联邦法律,并经营非法数字资产衍生品交易所。

几乎和Gensler的采访播出时间一致,赵长鹏发布这条推特,安抚用户。用户产生恐慌情绪大规模提款,将对平台造成极大的威胁。

“4”,在外人看来一头雾水,但赵长鹏在推特的800多万粉丝很清楚其中的含义。用赵长鹏过去的话讲,“4”代表“拒绝FUD、假新闻和攻击等”,FUD是恐惧、不确定和怀疑的缩写,在加密货币领域流行。

安抚用户、表态应对,赵长鹏似乎拿出了十足的诚意。然而,戏剧性的一幕却出现了,SEC甚至找不到赵长鹏在哪,更别说递交法律文件了。

赵长鹏去哪儿了?
赵长鹏
当地时间周四,媒体报道SEC被迫请求法院批准“替代方式”传递文件,也就是让Binance和赵长鹏的代表律师代劳。与此同时,Binance和赵长鹏也已经对SEC发起了反击,不仅赵长鹏的律师爆料SEC主席Gensler曾主动表示“愿意担任非正式的顾问”,赵长鹏本人也在推特活跃,对SEC表示不满。对抗已经形成,一场舆论战打响。

在推特上高调迎战,在现实中行踪成谜,这是赵长鹏“双面人生”的完美注脚。

自2017年成立Binance以来,赵长鹏一边带领Binance成为全球最大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全球用户超过1.2亿;但与此同时,赵长鹏也长期被监管阴云笼罩,不光Binance成为“没有总部”的“全球控股公司”,其本人也行迹神秘,不断漂流。

多年来,赵长鹏屡倒苦水,却也试图拥抱监管,甚至对外进行多元化投资,期待Binance可以行走在阳光下。如今美国两大监管机构的组合拳,无疑是对赵长鹏的当头一棒。

赵长鹏和美国监管机构都想改变其“双面人生”,但显然,方向是截然相反的。赵长鹏就如同在空中旋转的双面硬币,但硬币总有落地时,是正还是反,答案终会揭晓。

赵长鹏去哪儿了?

赵长鹏在哪儿?这个问题不仅SEC搞不明白。

2021年,币安的一位对手在美国起诉Binance取消上市代币,并雇用了一名私家侦探来寻找赵长鹏。在调查报告中,私家侦探表示团队已经做出了“极大的”努力,却没能成功,怀疑Binance雇佣了其他人来掩盖赵长鹏的过去和行踪,使他“几乎无法被发现”。

这段往事被写进《财富》杂志的一篇文章中,这篇发表于今年4月的报道称和赵长鹏进行了视频通话,他“正坐在迪拜家的书架前,就像巴黎一样,是他称之为家的地方”。

迪拜、新加坡、越南,是近年来赵长鹏被零星捕捉到足迹的地方。2021年底,媒体报道两年间赵长鹏一直在新加坡,时常骑着一辆滑板车去上班。不久之后,有报道称赵长鹏在迪拜购置房产。2022年6月,赵长鹏现身越南河内,出席越南NFT峰会,彼时他发了一条“我爱河粉(Pho)”,刺激PHO币短时间内暴涨。

赵长鹏并非向来如此。

其早期的行踪并不神秘,人们知道他1977年出生在江苏,十几岁时随家人移民加拿大;也知道他大学毕业于麦吉尔大学,曾经在Bloomberg新泽西、伦敦、东京分公司当码农;还知道他二十多岁回国,接触到比特币,并毅然卖掉上海房产投身其中的“光荣事迹”。

但自从投身虚拟货币行业,赵长鹏就开始了漫长了漂流,行踪也愈发飘忽不定。

先是2017年,Binance创立没多久,中国明确禁止首次代币(ICOs)发行,并开始关闭加密货币交易所,赵长鹏将服务器全部转移,并且再次去往国外。

赵长鹏去哪儿了?

其后,赵长鹏带着Binance曾在日本和欧洲岛国马耳他停留,但都很短暂。

Binance与不同地方的“共处”最终不过是一场塑料友情。2018年,Binance驻足日本仅三个月,就被日本金融厅下“逐客令”。2020年,当外界都以为Binance已经“安家”马耳他时,该国却澄清Binance不在其管辖范围内。

那以后,Binance对外宣布不再寻找新的总部办公地点。Binance正式成为一个无总部的协同办公组织,赵长鹏对外说“无论我坐在哪里,都是在Binance的办公室”。

对于赵长鹏来说,不设办公室,隐匿个人行踪,就不会给任何国家和地区“下逐客令”的机会。推特成了他最稳定的输出阵地,在这里他坐拥超过800万名粉丝。偶尔露面,他几乎都穿着黑色休闲服,戴着黑框眼镜,仿佛刚刚从不远处赶来,为虚拟货币行业加油打气。

赵长鹏去哪儿了?
故事的B面,是“无总部”的Binance和“居无定所”的赵长鹏,曾在2021年登上巅峰。

那一年,全球加密货币市值增长了5倍。赵长鹏称Binance的用户数量年内从2000万,跃升到8500万。而Binance的员工数量从2018年的500人左右,激增到3000人以上。彼时Binance员工向媒体表示:“如果Binance上市,其市值将达到3000亿美元”。

而赵长鹏,也在这一年,赵长鹏以900亿美元身价,被称为“中国首富”。这一数字,是来自“3000亿美元”估值,和赵长鹏可能持股30%。

这个所谓的巅峰,赵长鹏并不愿意站上去。当时他发推文表示,没有流动性的估值意义不大。

对虚拟货币行业、Binance以及自己的微妙处境,赵长鹏是心中有数的。果然,次年加密货币市场价值下跌约三分之二,赵长鹏的身价直接又缩水了90%。

赵长鹏去哪儿了?
监管始终如影随形。2021年,Binance宣布结束在德国、意大利和荷兰提供期货与衍生品。仅2022年上半年,Binance不仅在西班牙“解锁”禁令,被以色列监管机构质疑其在当地的运营许可证,还被美国SEC锁定,后者在2022年6月表示会对其展开调查。对监管,赵长鹏一边倒苦水,一边寻求合规。努力也有成功的时刻,同样在2022年上半年,Binance在意大利、法国获得了监管批准。

面对美国CFTC的指控,赵长鹏曾表示,Binance光是合规团队就有750人,其中近80名人员具有执法或监管机构工作经验,约260名人员拥有合规专业证书。已经处理了5.5万多个执法请求,并协助美国执法机构在2022年冻结或扣押了超过1.25亿美元的资金,在2023年也已冻结或扣押1.6亿美元的资金。

除此之外,赵长鹏还广交朋友。在马斯克收购推特,要完成私有化时,赵长鹏拿出5亿美元参与融资。要知道,彼时马斯克对推特的收购战线拖得太长,外部环境又发生了变化,不少承诺融资的伙伴都起了逃心。

在当时的声明中,赵长鹏表示,此举的目标是为社交媒体和Web3的融合贡献力量,借以扩大加密和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和接受度。

然而,赵长鹏的种种“努力”,正在被新一轮空前的监管浪潮冲淡。

赵长鹏去哪儿了?

如今的风浪,赵长鹏究竟是咎由自取,还是FTX崩塌后被无辜连累,没有人能说得清。就连这一点,都讽刺地吻合赵长鹏的“双面”。

去年底,全球前五的加密货币交易所FTX突然暴雷,并在10天内走向破产。该平台曾用三年时间做到320亿美元估值,在200多个国家拥有超过600万用户,它的轰然倒塌,不仅让包括红杉资本、软银愿景基金、新加坡的淡马锡等知名投资机构损失惨重,也让整个加密货币行业受到质疑。

而一切的引爆点,是去年11月6日赵长鹏发布的一条推特:“我们将抛售账面上所有的FTT(FTX代币)。”赵长鹏此举,是对几天前媒体曝光的FTX资产负债表的回应。

资产负债表的曝光本身并没有赵长鹏的这条推特的瞬间威力大,2天内,FTT下跌84%。

而赵长鹏则再一次站出来,签署了收购意向书,大鱼吞大鱼,引得人们对其动机产生怀疑。没想到事情再次反转,Binance次日就表示,在经过深入考察之后,决定不收购FTX。

这是压死FTX的最后一根稻草,投资机构减记,员工逃之夭夭,FTX很快宣告破产,彻底死亡。

赵长鹏去哪儿了?

FTX自有其严重的资金问题,这在媒体曝光的资产负债表中已有体现。作为行业老大的赵长鹏,如此高调地给竞争者“点引子”,被不少人视作主观故意,毕竟FTX释放出来的用户,最有可能的去处就是Binance。

但赵长鹏有完全不同的说法,他对自己可能引起了震荡抱歉,多次强调自己的惊讶,并在FTX出事后不断批评其创始人是骗子。

从如今的事态发展来看,赵长鹏和Binance的确很难说是“受益者”。

相反,FTX不仅规模可观,其创始人Sam Bankman-Fried还曾是华盛顿的宠儿,比起赵长鹏的“去中心化”,Sam想走的是中心化的路子。也因此,FTX戏剧化的崩溃,对美国监管方,乃至全球其他地区和国家的监管方来说,几乎可以说是一场背叛。

监管的大浪随之汹涌而至。

早在FTX破产之初,赵长鹏就多次表达对监管的态度,总而言之就是愿意拥抱监管,希望合规。除此之外,赵长鹏还创办行业复苏基金,承诺注资至少20亿美元,帮助加密货币行业的初创公司走出FTX事件的阴霾。

然而,充当行业“救世主”的赵长鹏,本身也在劫难逃。全球对加密货币的监管,随FTX崩溃而紧缩,Binance和赵长鹏作为行业头部被锁定。

FTX宣告破产后不到两周,新加坡警察部队就对Binance展开金融犯罪调查。今年3月,美国CFTC起诉Binance和赵长鹏。4月,Binance在澳大利亚的分支机构衍生品许可证被取消,并深化对其在当地业务的调查。5月,Binance以监管问题为由主动宣布退出加拿大市场。6月,美国SEC起诉Bincance和赵长鹏。

“如果你必须得和所有人都打架,可能错的那个人是你。”当地时间6月6日,赵长鹏发了推特,内涵SEC。

但赵长鹏自己,何尝不是在“和所有人打架”?

还是让硬币再飞一会儿吧。

参考资料:

1、深蓝财经:《币安,站在悬崖边》

2、虎嗅:《币安赵长鹏“屠戮”众神》

3、《财富》杂志:《是什么力量塑造了赵长鹏?》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336694.html

(1)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3年6月11日 下午12:24
下一篇 2023年6月20日 下午1:2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