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度使成了贼配军

读水浒等宋朝小说时,曾发现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在唐末五代独掌地方军政财大权的职业军人,到了宋朝后地位骤然降低。

宋江、武松,杨志等人犯罪后,都会被脸上刻字后发配从军,甚至家世清白的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一个堂堂正正的禁军高级将领,在高太尉面前也被骂做“贼配军”。

节度使成了贼配军

但是进入大明王朝的剧本之后,情况又来了个U型变化,在宋朝领取丰厚薪水的士大夫,又被老朱家的三瓜俩枣就给打发了。

以海瑞为代表的普通官员依靠薪水都只能勉强度日,过年讨个薪都会被一群太监劈里啪啦的打屁股,境遇堪比杨白劳。

节度使成了贼配军

奇妙的是,这种薪水从天上骤然摔到地下,历朝历代都会出现,上一个朝代最令人羡慕的职业和薪水,往往到了新一个朝代就会被别人踩在脚下。

道理其实并不复杂,跟税收一样,薪水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市场化杠杆。

钱给的多了,精英自然就会扎堆涌入,自然就会聚拢成为一个强大的利益集团,继而推动全国的资源继续向这个领域汇聚。

钱给的少了,精英们自然就会主动的转型离开,原有的利益集团自然而然就会消散,继而向新的高薪领域汇聚并形成新的利益集团。

北宋崇文抑武的路子,就是收回武人的财权和高薪,将这些赋予文人,再让新形成的文人集团来统御和分化瓦解武人集团。

当兵没有前途也不赚钱,那么铁血男儿就要转头读书,以求东华门唱名,杯酒释下兵权的武将们就永远丧失成为军政一把抓节度使的可能。

明朝武尊文卑的路子,就是收回文人的财权和高薪,将其赋予武人,再让新形成的厂卫机构来统御和分化瓦解文人集团。

当清官没有前途也不赚钱,那么读书人要么学杨金水挥刀入宫,要么学齐大柱好好练武竞聘锦衣卫,要么学严嵩徐阶写青词争入内阁当手套,曾经在宋朝喊出“为与士大夫治天下,非与百姓治天下也”的宋朝士大夫集团,在明朝中期之前就只能跪着要饭。

节度使成了贼配军

甚至当年改革开放推进市场经济,咱们的路子,就是对公务员和国企大幅降薪和裁员,逼着一批国内最顶级的精英们离开体制内,形成新的商业利益集团,从根子上瓦解那个不符合市场经济的旧秩序。

历史不会简单的重复,但是会踩着相似的韵脚。

最近金融圈各种降薪、限制奖金、退钱的小作文,看起来很夸张,但方向就是这样的,很多小作文都会逐步变成现实。

跟历史一样,降薪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将盘踞在金融圈的顶级精英们赶出去,从而彻底瓦解旧的金融利益集团。

趋势一旦建立,就不会改变,曾经嚣张跋扈的金融节度使,都会变成人人喊打的贼配军,曾经共治天下的金融士大夫,都会沦为跪着要饭的。

曾经的传奇,都会沦为传说……


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440349.html

(1)
上一篇 2024年7月4日 上午6:35
下一篇 2024年7月4日 上午6:3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