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不想做下一个斯里兰卡,全球打响“抗美元斗争”

作者: 周晓雯

本文转载自: 华尔街见闻(ID:wallstreetcn)

上周美元指数创将近二十年新高,继日本持续性贬值和欧元兑美元贬到1比1后,亚洲新兴市场国家债汇市场也遭遇严重冲击。

市场担心可能引发亚洲新兴市场份额的更多资金外流,破坏该地区在下半年复苏的希望。为了避免本土市场遭受进一步的冲击,全球打响“反向货币战”。

谁都不想做下一个斯里兰卡,全球打响“抗美元斗争”
全球打响“抗美元斗争”

本周五,继香港、韩国、新加坡和菲律宾宣布收紧政策之后,印度也加入了“抗美元”的队伍中印度央行加大了对汇率的干预力度,外汇储备跌至20多个月来的最低水平。

根据印度储备银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15日,印度外汇储备下降了75亿美元,至5727亿美元。这是自2020年11月6日以来的最低水平。在本月早些时候,印度央行的外汇储备已经减少了155亿美元。

印度央行行长Shaktikanta Das表示,外汇储备下降是因为央行在当日早些时候对本国货币进行了“强有力的防御”,以缓解市场对卢比进一步贬值的担忧。

由于美国加息、市场避险情绪以及资金外流,卢比今年已下跌7%。

谁都不想做下一个斯里兰卡,全球打响“抗美元斗争”


此前,韩国、新加坡和菲律宾上周意外宣布政策收紧,令投资者感到意外,这突显出亚洲政策制定者采取行动的紧迫性。

其中韩国和菲律宾相继宣布了二十多年来最大的加息涨幅,新加坡则调高了有效汇率政策区间的中点,从而允许本币升值。

香港和印度也选择了动用外汇储备干预汇率;

长期以来,亚洲央行决策者一直采取鸽派立场,以支持国家经济从疫情中恢复,但这导致货币疲软和资本外流。

此前,由于美联储发誓要按下40年以来的最热通胀,美元指数持续飙升,创下20年以来新高。其他欧洲央行同样“不甘示弱”,开始上演“反向货币战”。

众多央妈都希望,在全球通胀高企之时,能够通过本币升值来降低进口成本,并提高海外购买力。

继美联储“非常规”加息75基点之后,瑞士央行紧随其后,宣布启动自2007年以来的首次加息。当日英国央行更是开启自去年12月以来的第五次加息,并且暗示更大幅度加息还在路上,英镑“蠢蠢欲动”,近日欧洲央行7月议息会议更是宣布11年来的首次加息50BP。

媒体称,高盛经济学家Michael Cahill表示,他不记得发达国家央行何时以如此激进的方式瞄准强势货币,
汇领域也已经将其称为“反向货币战争”。

这是由于十多年以来,各国央行一直都走在相反的道路上。他们希望本国货币保持疲软,而这就意味着国内公司能够以更具竞争力的价格出口商品,助力经济增长。但是此一时彼一时,面对“涨涨不休”的高企通胀,从能源、食品到电器等一系列成本都在飙升,因此增加货币购买力突然变得格外重要。

伴随着欧美央行开始加息及俄乌危机推高全球通胀,亚洲央行相关鸽派立场已经显得过时。在高通胀压力下,亚洲新兴市场国家债汇市场此前皆遭遇严重冲击。

在受冲击最为严重的菲律宾,菲律宾比索汇率今年以来下跌已超过10%,美元兑比索汇率跌至2005年以来的历史低位。菲律宾国债也遭到抛售,10年期国债收益率自年初以来已经飙涨200个基点。泰国的情况也是类似,伴随着通胀持续上行,泰铢汇率今年以来下跌超10%。

市场分析认为,亚洲市场遭遇抛售很大程度上市场对美国国债收益率和美元上涨的反应。但即便不考虑捍卫本国货币,持续高涨的通胀水平也逼迫亚洲央行必须采取行动。

华侨银行经济学家 Wellian Wiranto总结认为,归根结底亚洲央行正在应对更加紧缩的全球货币政策格局,各国央行总体上肯定会继续被迫加息。

谁都不想做下一个斯里兰卡,全球打响“抗美元斗争”

美元走强,意味着什么?

持续强势的美元影响下,投资者纷纷用脚投票,新兴市场已经遭受了最显著的打击。

根据代表全球金融业的组织国际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估计,6月份新兴市场的净流出额为40亿美元。

该组织首席经济学家Robin Brooks表示,尽管当前流出量仍然低于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前的水平,但已经与2013年美联储表示将逐步结束债券购买引发的“缩减恐慌”相当。

7月10日见闻君文章曾指出,据摩根大通统计,今年以来投资者已从新兴市场债券基金中撤资近500亿美元,新兴市场债基资金流出幅度创2005年来新高。

股市方面,据国际财闻汇援引彭博社7月18日报道称,今年以来,外国投资者从中国以外的新兴亚洲股市撤出了710亿美元,已经是2021流出量的两倍。

见闻君通过查询MSCI亚洲(日本除外)指数(MSCI Asia ex-Japan Index),发现年初至今累计跌幅已超17.72%。

谁都不想做下一个斯里兰卡,全球打响“抗美元斗争”


当美元持续升值时,以美元发行债务的国家就会面临更大的风险,
因为债务的偿还成本更高了。

斯里兰卡就是最鲜明的一个例子。今年五月,沉重的债务和疯狂的通货膨胀使这个这个曾经冉冉升起的南亚国家耗尽了外汇储备,无力支付燃料和药品等基本商品的进口费用。

斯里兰卡是在这场通胀风暴中第一个宣布破产的国家,但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也许不会是唯一一个。

根据IIF的数据,截至第一季度,阿根廷,乌克兰和哥伦比亚政府发行的以美元计价的债务占其GDP的比重均超过20%,而只有少数的亚洲和欧洲国家的的这一数字低于2%。

世界银行宏观经济、贸易和投资局局长Marcello Estevão表示:

“每个以美元计有巨额负债的国家都令人担忧。”

面对通胀冲击,新兴市场可以通过持有外币资产获得对冲风险的能力,这也是当前印度和香港所采取的对策。

而那些贸易顺差的国家在美元强势的情况下也可能有更好的表现,因为他们可以获得美元,或者减少对进口的依赖。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218963.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7月24日 下午1:38
下一篇 2022年7月24日 下午2:0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