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速钢铁厂投降,俄军抓“大鱼”好戏才刚上演

作者:老刘真的很忙

本文转载自:枢密院十号

随着亚速钢铁厂内的乌军事人员无条件投降,俄罗斯宣布已经完全控制马里乌波尔。俄国防部18日宣布,在过去24小时内,有694名亚速钢铁厂内的武装分子投降,包括29名伤员。自16日以来,共有959名武装分子投降。而截至目前,似乎一直被外媒热炒的“大鱼”并没有现身,但老刘认为,随着武装人员开始放下武器“撤离”钢铁厂,一场捉“大鱼”与反“捕捉”的大戏才刚刚拉开大幕。

 

甄别是“捉鱼”的第一步

如果将之前对亚速钢铁厂的围困与打击看作是将湖中的水抽干的话,那对投降人员进行身份甄别则是“捉鱼”的正式开始。面对这么大量的“撤离人员”,俄军将要如何甄别呢?

亚速钢铁厂投降,俄军抓“大鱼”好戏才刚上演

 

俄罗斯“生活”新闻网18日报道称,目前,顿涅茨克调查人员正在对投降的亚速钢铁厂人员进行首次审讯。俄军事专家康斯坦丁·西夫科夫称,可能会在许多领域开展调查行动,但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是调查“亚速营”武装分子的犯罪行为。对于调查人员来说已经有一些相关的信息。通过审讯活动将有助于正式查清他们犯下的所有罪行,并将审讯过程作为历史资料,就像纽伦堡审判档案一样。

对于如何进行甄别,以及具体是哪些机构负责相关事项?目前俄方并没有对外公布。但俄专家认为,俄方有得是办法让对方开口。

俄军事心理学家阿纳托利·伊格纳季耶夫表示,一旦“亚速营”武装分子落入俄调查人员手中,手铐扣在他们手上,他们的心理防线就会开始崩溃。这种类型的人格长期以来一直被很好地研究。据报道,这些俘虏中也有外国雇佣兵,可能表面上看他们与乌克兰军人没区别。俄方下一个任务将在最初的审讯中将他们识别出来。

俄专家称,“亚速营”武装分子必须交出那些发号施令的人。“我们将了解外国雇佣兵的状况。他们有多少是雇佣兵,哪些是北约的‘大鱼’。”

也就是说,俄军方首先要将投降人员分为三大类:乌军人员、“亚速营”等民族主义武装人员、外国雇佣兵。而在外国雇佣兵中仔细甄别还可能包括普通拿钱干活的国外武装人员,也就是西方媒体口中的“国际志愿者”,还有一部分人可能就是以雇佣兵身份为掩护的美军或其他北约国家现役军人和教官。

而这四类人如果按俄方的优先级从大到小来排列,应该是“亚速营”、西方国家军官、乌军人和外国雇佣兵。

而这些人也将面临完全不同的“待遇”,处理方式也与他们的受重视程度直接挂钩:按照俄方的说法,“亚速营”人员一定不会被放过,甚至也不会以“换俘”的方式来处理。

“顿涅茨克共和国”领导人丹尼斯·普希林18日表示,被困马里乌波尔亚速钢铁厂内并已投降的乌克兰武装人员的命运将由法庭决定,“如果是纳粹犯罪分子,那就是由军事法庭审判”。普希林强调,军事法院将是国际性的。

也就是说这部分人的下场已经确定了,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当然这场甄别行动,不亚于一场真刀真枪的作战,将是一场耗时耗力的心理与意志比拼。

亚速钢铁厂投降,俄军抓“大鱼”好戏才刚上演

 

而排名最靠后的外国雇佣兵(排除掉以此为马甲的西方现役军人之后),这部分人可能是最不受人待见的,俄方之前就宣称不会让外国雇佣兵享受战俘待遇。而这些人可能本身就被“白人之上”等极端思想洗脑,他们本国政府也不愿意接走这些极端分子。如何处理这些人对俄方是个考验。

而最好处理的可能就是乌克兰军人,特别是乌军的低级士兵,如果确认了他们没有参与“亚速营”的相关犯罪活动,这些士兵很可能成为后续与俄军“换俘”的普通筹码。但其中也有一些特例,就是乌军的高级军官,这些人很有可能有更高的利用价值。

真的没有“大鱼”吗

此前,西方媒体一直在炒作亚速钢铁厂有“大鱼”,甚至在国外社交媒体上传出美国将军、加拿大将军、北欧国家高级指挥官等多种离奇的版本。但截至目前,俄乌官方似乎都没有提到“大鱼”。那是亚速钢铁厂中真的没有“大鱼”吗?

老刘认为,什么是“大鱼”可以从多个维度来探讨。

首先,“大鱼”一定是人或者说一定要是西方国家的高级军官吗?老刘认为,不一定。

如果不是西方军队的高级指挥官,而是若干名可以确认身份的西方国家现役军官,级别不用特别高,也仍然可以视为是“大鱼”。俄方一定会借此大举宣传西方参与鼓动乌克兰对俄进行军事行动,甚至可以将俄发动对乌特别军事行动的必要性提升到一个非常有理有据的高度。

其次,“大鱼”可以是一个非常高价值的情报吗?老刘认为,这种可能也非常高。

比如,俄军事科学博士康斯坦丁·西夫科夫就认为,投降的武装分子可能会揭露西方国家一直试图否认的一个事实。他们可能提供有关位于钢铁厂内生物实验室的绝密信息。

老刘认为,对俄军而言,亚速钢铁厂的投降人员无疑是一座亟待开发的“情报富矿”,虽然审讯和甄别工作也将是一个耗时费力的大工程。

一部分高价值情报来自于亚速钢铁厂内部的布防情况。

亚速钢铁厂投降,俄军抓“大鱼”好戏才刚上演

 

虽然,乌政府要求“结束作战任务”,但很有可能还存在部分“死忠”分子或“亚速营”的死硬分子,坚守钢铁厂的地下堡垒。同时,不排除乌武装分子投降之前在钢铁厂内部安装了爆炸物或诡雷,这将对俄军后续的战场清理行动形成巨大威胁。因此,俄军需要第一时间掌握亚速钢铁厂内部具体是什么情况,需要利用投降人员提供的相关信息交叉比对然后“拼接”出一幅巨大的布防图,供俄军在亚速钢铁厂展开清理行动时使用。

据俄塔斯社18日报道,“顿涅茨克共和国”领导人普希林称,马里乌波尔的伊里奇工厂将恢复,亚速钢铁厂将被拆除。老刘认为,这并不让人惊讶。因为俄军一定不会让亚速钢铁厂这样一个具有“精神象征”意义的设施存在的,而且经过一系列的激烈战斗,钢铁厂本身的工业生产职能已经基本上可以忽略了。

如果大胆设想,俄方未来甚至不排除设定一个截至时间,在这个时间之前要求所有钢铁厂掩体内的人员全部撤离,而在这个时间之后,俄军方可能会对亚速钢铁厂内的部分设施实施爆破以完成拆除目标。而这种方式也将对可能残存在掩体内的乌军方人员形成巨大震慑。

另一个情报“大鱼”的方向则是北约国家的武器向顿巴斯地区输送的方式方法和秘密通道是什么、有哪些隐秘的路径尚未被发现;北约国家向困守在亚速钢铁厂内的乌武装力量提供了何种通信支持,通信频率和密码是什么。毕竟钢铁厂内的人员被俄军包围后始终能够与外界保持通联;北约国家如何为乌武装力量提供战术情报支援,使用何种情报传输装备等。

一旦获取了这些情报,就相当于拿到了一个打开后续作战行动之门的密码,无疑会对俄在顿巴斯其他战场方向的作战行动提供巨大帮助。

总之,乌方的“撤离人员”是一座“情报富矿”,俄方一定会持续挖掘其价值。从亚速钢铁厂投降人员中审讯出来的信息,将不仅有利于俄下步军事行动,更有可能产生重要的国际影响,成为俄与美国为首的北约进行国际舆论战的重要“武器”。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189691.html

(4)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5月20日 上午11:00
下一篇 2022年5月20日 上午11:0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