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人自有天收

作者:我是艾公子

本文转载自:最爱历史(ID:solovehistory)

历史上,安徽出过四个开国帝王。
首屈一指的当然是安徽凤阳人,明太祖朱元璋;还有三国时期曹魏的缔造者曹操,去世后被追谥为魏武帝,他是亳州人;五代十国中吴国国主杨行密名气相对小一些,生前也是个风云人物,他是安徽合肥人,搁现在算是省城居民。
还有一个,五代十国中的后梁皇帝朱温,安徽砀[dàng]山人。
恶人自有天收

▲后梁太祖朱温画像。

安徽的文史工作者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现在砀山县仍有不少朱姓村庄,却鲜有人认朱温为祖。
前些年,湖南汝城县有一朱姓家族,派代表到砀山寻根问祖,他们族谱上记载其祖先为朱温之父朱诚。但湖南的朱家人到安徽走一遭,也没什么收获,只能无功而返。
当地居民似乎不以朱温为荣。
这也难怪,朱温在历史上名声极差,是一个“淫虐无人理”的大反派,既不可爱,也不迷人。
史载,朱温喜好女色,称帝后更是压抑不住性欲,连自己儿媳都不放过,竟让她们轮流入宫侍寝。
朱温的一些儿子为了讨好他,也不制止这一乱伦行为,甚至恬不知耻地用自己老婆来争宠。荒淫无度的朱温最终正是因这一桃色丑闻丢了命。
朱温还嗜杀,视杀人如儿戏。
有一次,他与一帮文人同坐在一棵柳树下,指着柳树对众人说:“这柳木不错,可以做车毂[gǔ](车轮中心插轴的部分)。”
在场的人为了谄媚他,便随声附和。朱温一听勃然大怒,说:“车毂应用夹榆这样的坚木,柳木岂可为之,你们这些读书人,就只会阿谀奉承。”他随后下令将这些人处死。
朱温治军,也是用这种残酷的方式。他规定,“将校有将殁者,所部兵悉斩之”。军官阵亡了,士兵都要被斩首,这叫做“拔队斩”。如此一来,将士们只能拼死为朱温卖命。
还有一次,朱温领兵打仗,俘虏了三千人,此时突然刮起狂风,吹起沙尘。朱温迷信,竟荒唐地说:“此乃杀人未足耳。”于是下令将三千多俘虏杀了。
也许,朱温是有什么心理疾病,才这么反人类。

而历史唯一的告慰是,这个唐末五代最疯狂的野心家,终死于非命。正应了世间俗语:恶人自有天收!
恶人自有天收

▲五代十国,又是一个乱世。图源/影视剧

恶人自有天收
朱温黑化前传

后世大都只关注那些重口味的八卦绯闻,其实,朱温在位时,也想过做一个好皇帝。
在灭了唐朝,建立后梁后,朱温曾一心求治,在法制、经济各方面推行一系列改革,渴望翦灭群雄,一统天下。
他命大臣删定唐朝律令格式,颁布了新法律,定名为《大梁新定格式律令》,并要求这部法典“传之无穷,守而勿失”,有点儿秦始皇确立皇帝制度的意思。
先别笑朱温迷之自信,他制定的律法,还是有不少可取之处。
中晚唐以来尾大不掉的难题之一是藩镇
朱温为了压制藩镇势力,从法制上加重了州县权职,诏令各地,规定藩镇属官地位没有高卑之分,一律在刺史、县令之下,不许他们再擅作威福。这可以说是“依法治国”,也是宋代加强中央集权制度的雏形。  
朱温重法,那都是动真格的,史书称其“严察用法,无纤毫假货”
寇彦卿是朱温的心腹爱将,跟随他多年,战功卓著。朱老板曾经夸赞他的这位十佳员工,说寇彦卿就是老天为我朱温生的。
有一次,寇彦卿上朝,路过天津桥(洛阳一座古桥,始建于隋),一名行动迟缓的老人不经意地阻挡在他面前。寇彦卿性子急,立刻命令随从将老人推下桥,摔死了。此事发生后,执法官崔沂上书弹劾寇彦卿,要追究其罪责。
寇彦卿大怒,宣称要雇人杀崔沂:“有得崔沂首者,赏钱万缗。”
朱温没有丝毫偏袒,他知道此事后,严厉地警告寇彦卿:“如果崔沂有毫发之伤,我就杀了你全家。”这使当时的后梁大臣无不肃然,谁也不敢再轻易违反法律。
在朱温这里,违法乱纪的事情不能干,拍马屁也有风险。
有一年,河南一带洪水泛滥成灾,朱温的侄子朱友谅在地方为官,不但谎报灾情,还派人给朱温献上代表祥瑞的“瑞麦”(一株多穗或异株同穗之麦),这是在吹嘘自己的政绩,也是在奉迎主子。
朱温早就知道洪灾的事情,对朱友谅这种报喜不报忧的做法大为不满,骂道:“丰年为上瑞。今宋州大水,安用此为!”
朱友谅没有讨得朱温欢心,反而因此被罢免了官职。
朱温早期善于用人,手下出了不少勤政爱民的官员,他们在各地恢复生产,缓解了唐末以来战乱不止、民不聊生的乱局。
张全义在洛阳为官,起初,当地因兵革不息、盗贼四起,七八年间满目疮痍,史书记载是“白骨蔽地,荆棘弥望,居民不满百户”。张全义到任后,召集流民,重新耕作,几年后“京畿无闲田,编户五六万”。
又如成汭[ruì]治理荆州。当时,荆州经战乱之后,百姓颠沛流离,仅剩“居民一十七家”,成汭在当地恢复通商、教民务农,到他去世前荆州又有万户人家。
因此,史学家吕思勉说:“在唐五代之际,梁太祖确是能定乱和恤民的。”朱温能成为五代第一个皇帝,可以说是有些真本事的。
恶人自有天收

▲朱温是一个颇有权谋的人。图源/影视剧

恶人自有天收
法外狂徒朱三
实际上,想做好皇帝的朱温之所以名声差,绝不仅仅是淫乱、残暴惹的祸,更多是因为他弑君篡唐、反复无常。
尤其是宋代以后修史,你这人不管多牛掰,只要道德操守不过关,就只能挨骂。更何况,朱温就是封建王朝的乱臣贼子。
《北梦琐言》等文献记载了朱温的早年经历。
他小名叫朱三,生在砀山午沟里,年轻时是横行乡里的流氓,“里人所厌之”。
他爸朱诚是个乡村教师,以教授五经为业,但不幸早逝。朱温就跟着母亲王氏去给同乡的刘崇打工,经常因闯祸被打骂。这个刘崇是朱温老乡,跟北汉那位刘崇没有关系。
有意思的是,刘崇母亲却喜欢这个调皮的孩子,对朱温十分爱护。
有一天,朱温偷了刘崇家的釜,撒腿就跑。这玩意儿相当于现在的锅,老朱家里穷,连这个都偷。刘崇将朱温追回来后,要责打他,幸亏刘母回护,才让朱温逃过一劫。
朱温所处的唐末乱世,给了一些小人物逆袭的机会,武人、强盗、贩夫、走卒等底层人物纷纷崛起,跟着薅大唐帝国的羊毛。
正如当时人说的:“天子宁有种乎?兵强马壮者为之尔!”
时逢关东饥荒,朱温跟着二哥朱存加入了黄巢起义军,随大军攻入关中,从无名小卒做到了黄巢所建大齐政权的同州(今陕西大荔县)防御使,实现了底层小人物的逆袭。就是他哥不太走运,在乱军中中箭身亡。
在跟着老板黄巢捞到第一桶金后,身为大齐军重要将领的朱温,却干了一件比较缺德的事。他向长安的黄巢求援而不得,以为自己遭受了职场PUA,索性辞职,于两军相持时率部叛齐投唐。
逃到成都的唐僖宗得知此事后大喜,大呼:“是天赐予也!”,他拜朱温为宣武军节度使,把汴(治今河南开封)、宋(治今河南商丘)、亳(治今安徽亳州)三州封给了他,还给他赐了个新名字——“朱全忠”,那是相当的讽刺。
朱温革命立场不坚定,从此反倒成了唐朝剿灭起义军的一员大将,与率领沙陀军的河东节度使李克用等联合追击自己昔日的农民军同志,逼得黄巢在泰山狼虎谷兵败身死。
正是在这一时期,朱温与李克用成为了后半生的宿敌。
中和四年(884年),经营河南的朱温被自己的起义军老兄弟围攻,找镇守河东的李克用帮忙。李克用的“鸦儿军”战斗力爆表,替朱温解了汴州之围,杀起义军万余人。
之后,朱温请李克用入城,在上源驿设宴款待,装出“礼貌甚恭”的样子,与各路英雄把酒言欢。
酒宴过后,宾客皆散,上源驿只剩下李克用一行人。朱温手下杨彦洪与其密谋,以车驾相连,封堵周围通路,然后用火围攻上源驿。
正巧那天夜里雷雨交加,浇灭了朱温放的火,李克用被部将用冷水脸,惊醒后迅速逃出城,才没让朱温奸计得逞。
杨彦洪见李克用逃走,跟朱温说:“胡人急了就会骑马逃跑,一看到前面骑马的,咱就放箭。”朱温为了杀人灭口,等到杨彦洪骑马跑在前面,就一箭把他给射死了。
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上源驿事件
李克用死里逃生后,上书谴责朱温举兵相攻。朱温却死不认账,把锅都甩给了已被他杀死的杨彦洪。从此两人势同水火,梁晋(后唐)争霸四十年,直到李克用之子李存勖灭了后梁才终结这段恩怨。
值得一提的是,李克用的妻子刘氏在这次危机中表现得极为淡定。
李克用被围时,有随从逃了出来报告情况。刘氏听后,不动声色地把这名随从杀了,没让消息泄露,避免将士因李克用生死不明而人心惶惶,暂时稳住了大军。
恶人自有天收

▲五代十国,梁晋争霸时期地图。图源/中国历史地图集

巧的是,朱温也有一位贤内助,他的爱妻张氏是前宋州刺史的千金。
朱温年轻时就见过张氏,将她视为梦中女神,还以自己的偶像汉光武帝刘秀作比,说少年刘秀的梦想是“仕宦当做执金吾,娶妻当娶阴丽华”,我老朱的志向也当如此,张小姐就是我的“阴丽华”。
黄巢起义后,天下大乱,宋州也不能幸免,张氏沦为难民,被迫逃离家乡,途中被朱温的部下掠走,险遭蹂躏。幸好朱温认出了她,就乘此机会将她追到手,娶为夫人。
张氏是朱温的白月光,甚至很有可能影响了朱温一生,她常以柔婉之德制约朱温的豺虎之心。
史载,张氏非常有谋略,有时朱温率军出征,行至中途,张氏派来使者说是战局不利,请求速回,朱温就会毫不迟疑地收兵。
有一次,朱温长子朱友裕在与另一个藩镇朱瑾交战时没有乘胜追击,被朱温指责,甚至要以谋反治罪。朱友裕当然知道老爸是个暴力狂,吓得与数名骑兵逃到山里,不敢回家。
幸好有张氏在,她暗中接朱友裕回来,让他亲自向朱温请罪。朱友裕大清早就跑回营,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请父亲原谅。朱温还在气头上,命左右将儿子拉出去处斩。
此时张氏连鞋子都顾不上穿,光着脚跑出来对拉着朱友裕的手,向朱温哭诉道:“他都回来向你请罪了,这不表明他没有谋反吗?为什么还要杀他?”朱温看着爱妻,恍然大悟,最终赦免了朱友裕。
张氏在朱温称帝前三年就去世了。
有史书认为,朱温晚年的荒淫无道,也许与张氏之死有关,正是失去了贤妻的辅佐,他才更加放纵自我(“张氏既卒,继宠者非人,及僭号后,大纵朋淫”)
恶人自有天收

▲明代《三才图会》中的朱温画像。

恶人自有天收
大唐暴力拆迁者
一位伟人曾评价朱温,说此人“处四战之地,与曹操略同,而狡猾过之”
上源驿的一场“鸿门宴”,暴露了朱温膨胀的野心。
朱温在与李克用闹掰后,开启了征服之路,他不断与周边藩镇周旋,并发展后方。文德元年(888年),唐昭宗李晔即位时,朱温已经是中原军阀的最强者。
唐朝摇摇欲坠,宦官与朝臣依旧在忙着干架。
宦官韩全诲从西边请来凤翔节度使李茂贞相助,还把皇帝挟持到了凤翔。宰相崔胤从东边拉来了朱温,将朱温的军队引入长安,歌颂其功高盖世,请他把皇帝夺回来,“迎接”圣驾回宫。
唐昭宗早就看出朱温不靠谱,隔了大老远下诏斥责说崔胤“无报国之心,但作危邦之计”,认为引汴师入京就是一颗定时炸弹。
谁还在乎皇帝的想法,他们只想要在帝国末世夺取最大的利益。
朱温大军入关中后,与李茂贞的军队僵持了九个月,李茂贞自知打不过朱温,决定放皇帝回京,并杀了韩全诲等宦官。
在迎接唐昭宗回京后,朱温一不做二不休,与崔胤联合诛杀宦官势力,罢去曾经权倾朝野的左右神策军,并在一日之间大杀宦官三百余人,只剩下老弱年幼者三十人,留在宫中扫地。
危害唐朝多年的宦官势力总算被朱温铲除,而这仅仅是王朝覆灭的开端。
在掌控朝中大局后,朱温胁迫唐昭宗迁都到其势力范围内的洛阳,以便控制。他驱逐长安士民,拆毁了大量长安宫室与民间房屋,取其木材,沿河而下。这场闹剧持续了一个多月,惨遭多年战乱的长安被暴力拆迁成一片废墟。
唐昭宗到洛阳后,彻底沦为傀儡,如在囚笼之中,整日闷闷不乐,只能借酒消愁。朱温看出皇帝心里很不爽,担心他哪天跑了。
朱温的部下也看出主子的忧虑,其养子朱友恭等在得到默许后,策划了一次刺杀行动。
天祐元年(904)八月十一日夜晚,失意的唐昭宗一如往常与妃子喝闷酒。朱温的部下率领军队闯进宫殿,厉声问道:“皇帝在哪儿?”
宫中的昭仪李渐荣拦在身前,说:“你们不要伤害官家,要就杀了我们吧!”她一介弱女子当然抵挡不住弑君者的刀剑。
唐昭宗已有几分醉意,看到有人携带兵器进宫,急忙起身,穿着单薄的衣服绕柱躲藏。李渐荣以纤弱的身体护住皇帝,当场被刺客杀死。势孤力薄的唐昭宗很快也被追上,死在刺客剑下。
朱友恭等人自以为立下大功,没想到朱温还要玩假扮忠臣的游戏。朱温暂时拥立幼帝李柷(唐哀帝),并以成济之罪处死了朱友恭等人。
成济是三国时的人物,本为曹魏的太子舍人,在魏帝曹髦反抗权臣司马昭时听从司马氏的号令,用戈刺死了皇帝。之后,司马昭非但不领情,还为了平息众怒下令将成济处死,灭了他三族。
朱友恭等人也为了给主子扫清障碍,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了。历史就像一个圈,不变的是,宫廷之上,永远流淌着鲜血。
当初引狼入室的崔胤早已被杀,朝中反抗朱温的大臣不久后也被朱温杀害,仅在白马驿之祸中,就有30余名朝臣被杀。朱温的谋士李振是个愤青,最恨这些以清流自居的士大夫,他对朱温说:“此清流辈,宜投入黄河,永为浊流。”
朱温笑着听从了李振的建议。于是,那些士大夫的尸体被投入了黄河,他们曾经是帝国最有权势的人,最后也只能为衰落的唐王朝陪葬。
开平元年(907年),纵横天下三十年后,朱温已经成为拥有72州、21镇的霸主,朝中再无人能阻止他篡权。
朱温终于撕下“朱全忠”的虚伪外衣,彻底终结了大唐王朝289年的统治,开启了一个新的乱世。
恶人自有天收

▲遇弑身亡的唐昭宗。

恶人自有天收
恶人自有天收
称帝后的朱温,在生命的最后五年,完全成为一个自相矛盾的双面人。
失去了束缚的他,更加癫狂,再也没有贤妻张氏劝阻他不要肆意杀戮,他也不用在扮演忠君的游戏。
朱温一方面如前文所述,想做一个好皇帝,做了不少实事;另一方面,他的暴虐又令人发指。
乾化二年(912年),朱温北巡,车驾从洛阳出发,选拔朝臣三十余人一同前往。朝中大臣害怕朱温的喜怒无常,都战战兢兢,想要推辞。
朱温大怒,召集文武官赴宴,有几个人晚到,他就以迟到为理由,诛杀了博学多才的孙骘[zhì]等大臣。
朱温不仅玩弄自己的儿媳,还侮辱大臣的妻女。
张全义追随朱温多年,为后梁治理洛阳,立下汗马功劳,且对朱温十分恭敬。
但是,朱温有一次到张全义的府中做客,竟然趁机闯进内室,奸污了张全义的妻女。张全义的儿子得知此事后,怒发冲冠,一度要持刀刺杀朱温,被张全义及时制止,只好继续委曲求全。
朱温最终也是死在女色上。旧史多认为,朱温的养子朱友文想通过美貌的妻子王氏献媚,夺取皇嗣,引发了皇位之争。
朱温次子朱友珪为营妓所生,也是个野心勃勃的人,他听说朱友文将成为储君,决定先下手为强。
乾化二年(912年)六月的一夜,朱友珪率领牙兵五百人半夜进宫,假传圣旨处死朱友文,并将屠刀伸向了父亲朱温。
朱友珪闯进寝宫时,朱温从床上惊起,才发现是次子作乱,怒道:“我早就怀疑你,只恨没有杀了你。你这小子如此悖逆,杀父篡位,老天爷会放过你吗?”
朱温愤而起身,但年过花甲的他早已不复当年勇。朱友珪的马夫冯廷谔挥刀砍了三次,先是被他躲过,劈到了柱子上。到了第四刀时,朱温已经筋疲力尽,倒在了床上,被冯廷谔刺了个“透心凉”(“刺帝腹,刃出于背”)
一代枭雄,当场毙命。
事实上,朱温未必是爱屋及乌,因贪恋王氏美貌才对养子朱友文委以重任。他早已对亲生儿子朱友珪、朱友贞不满。尤其是在李克用死后,其子李存勖继承其父遗志,率领晋军多次大破后梁军,让朱温大为忌惮,他说:“诸儿非彼敌也。”
因此,他大力提拔能力出众的养子朱友文,任命他为建昌宫使。建昌宫是朱全忠特设的政府机构,掌管后梁核心四镇(宣武、宣义、天平、护国)的征赋,也就是掌握了国家财政。
朱友珪夺取皇位后,很快被弟弟朱友贞拉下马,但这场内乱给了后梁政权沉重打击。在后梁衰颓时,晋王李存勖强势崛起,他不久之后灭了后梁,建立后唐
一如朱温所料,他的儿子们根本不是李存勖的对手,但从某种意义上看,李存勖也在走上事业巅峰后变成了第二个朱温。 

恶人自有天收

▲后唐庄宗李存勖画像。

权力使人盲目,像牢笼困住一代代枭雄,而他们却不自知。
后唐庄宗李存勖年少有为,堪称英雄,却在称帝后走上了自我毁灭之路,他重用伶人、宦官,再度起用被朱温打压的士族门阀,在宫中做一个安逸享乐的戏子“李天下”。最终,在沙场成名的他,死于兵变,去世后只有伶人的乐器覆盖在他的尸体上。
后晋皇帝石敬瑭年轻时也是个英雄,以名将李牧、周亚夫为偶像,曾经带十几名勇士杀入敌阵,多次在乱军中救出他前后两任老板李存勖与李嗣源。后来当上皇帝,他为了保住地位,却割让幽云十六州给契丹人,却成了天下耻笑的“儿皇帝”,至死活在屈辱中……
恶人朱温固然可笑、可鄙、可叹,但如他这样的矛盾体,却在不断地被复制出来,这究竟是人性的问题,还是时代的问题,抑或其他难以言说的问题?

参考文献:
[后晋] 刘昫:《旧唐书》,中华书局,1975年
[宋] 孙光宪:《北梦琐言》,中华书局,2002年
[宋] 薛居正:《旧五代史》,中华书局,1976年
[宋] 欧阳修、宋祁:《新五代史》,中华书局,1974年
[宋] 司马光:《资治通鉴》,中华书局,2009年
(英) 崔瑞德等:《剑桥中国隋唐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年
傅衣凌:《关于朱温的评价》,《厦门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59年第1期
庞家齐:《朱温与砀山》,《江淮文史》,2011年第5期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201021.html

(2)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6月11日 上午11:36
下一篇 2022年6月20日 下午12:11

相关推荐

  • 清朝曾希望与俄国以勒拿河为界,具体界线在哪?

    作者:地图弟 本文转载自:地图帝(ID:dtdmap) 勒拿河在俄罗斯,当初清朝与沙俄签订《尼布楚条约》,曾希望以勒拿河为界,我们来看具体情况。 勒拿河是西伯利亚三大河东边的一条,…

    2021年10月31日
    154
  • 南明是怎样一步步败退的?

    作者:潘文肖 本文转载自:地缘谷(ID:Geo-Valley) 明崇祯十七年(1644)三月十九日,大顺军攻入北京,明崇祯帝在煤山之上自缢身亡。当天,李自成率大顺军主力进入北京,明…

    2021年9月19日
    105
  • "帝国坟场论"也能碰中国历史的瓷?

    本文转载自:观察者网(ID:guanchacn)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保尔 历史学博士,自由撰稿人 伴随着美军狼狈撤离阿富汗,耗时二十年时间,耗资数万亿美元,连累了数以万计生命的…

    2021年9月22日
    149
  • 武将开创的宋代,如何变身最有文化的朝代?

    作者:楠书房 本文转载自:国家人文历史(ID:gjrwls)   有人说宋朝是“商业革命”时代,如开创性的采用纸币“交子”,魄力十足地将海外贸易税收视为支柱;有人说宋朝是“技术革命…

    2021年12月31日
    80
  • 郑州地铁死亡12人事件的前因后果!

    作者:江平舟 本文转载自:微观系列(ID:weiguanx) 郑州暴雨,水灌入地铁导致12人死亡,看了亲历者的叙述经过,我觉得应该把这一整起灾害事件还原,让大家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2021年7月23日
    252
  • 广州为什么是唐朝第一大港?

    作者:方唐镜 本文转载自:地缘谷(ID:Geo-Valley) 在中国古代海贸史上,东南地区的第一大港口往往非泉即广。而广州的崛起又比泉州早很多,在唐王朝时,已经是中国第一大港,作…

    2021年12月19日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