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西的机遇

作者:印闲生

本文转载自:江宁知府(ID:jiangningzhifu2020)

最近一段时间,因《中国与中亚》关系迅速发展,使得大家对“一路向西”产生了很大兴趣。
通过下图不难发现,中国新疆地区以西即亚非欧大陆的心脏地带,它联通着欧洲、非洲、中国和印度,大致分为以下五个子板块:
1、中亚五国
2、阿富汗+巴基斯坦
3、伊朗
4、阿拉伯半岛
5、土耳其+高加索三国
向西的机遇
图片截自《地缘看世界》一书,中信出版社出版。
从实力的角度来看,拥有核武器和2.3亿人口的巴基斯坦原本应该是区域内的第一强权。
然而因毗邻印度,且印巴关系严重敌对,使得巴基斯坦几乎将所有资源都投入到南亚次大陆方向,在其他方向(除阿富汗外)的存在感很低。
目前的形势下,这一心脏地带形成了“三大+三小”的地缘政治格局:中国、美国和俄罗斯三个大玩家,以及伊朗、土耳其、沙特三个小玩家
早些年间美国曾占据着区域内绝对主导地位。
土耳其和沙特均为美国盟友,伊拉克和阿富汗都有美国驻军,夹在中间的伊朗压力山大、瑟瑟发抖。
大家不妨回忆一下小布什第二任期的国际政治新闻,当时关于美国要打伊朗的报道不绝于耳。
根据《大西洋月刊》2004年12月的报道,美国国防部已经对军事打击伊朗的作战行动进行了全面模拟:
第一个阶段是对伊朗革命卫队的基地进行空中打击;
第二阶段是对可疑的非常规武器地点和支援设施进行空中打击;
第三个阶段是美军从伊拉克、波斯湾北部、阿塞拜疆、阿富汗和格鲁吉亚等五个方向对伊发动全面地面进攻。
按照计划,美军将包围但不进入伊朗首都德黑兰,以扶持亲美政府上台执政的方式给军事行动收尾。
不得不说,小布什的计划十分宏伟且野心勃勃。
一旦伊朗被拿下,相当于美国用三场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伊朗战争)干脆利落的统一了整个亚欧大陆心脏地带,这将是近代以来前所未有的局面。
实际上,当时有一种声音这样认为,要不是“911事件”打乱了美国的节奏,新世纪之初华盛顿中东战略的第一个目标就会是身处“中心地带”的伊朗。
向西的机遇
回顾历史,美国其实并不是第一个希望整合亚欧大陆心脏地带的霸权国家,在此之前英国和苏联也曾先后尝试过。
以苏联为例。
二战期间,伊朗一度跟希特勒眉来眼去,有不少武器装备都采购自德国。
莫斯科为了确保对伊朗油田(战略物资)的控制和援苏物资通道(英属印度-阿富汗-苏联中亚地区)的安全,于1941年8月联合英国出兵伊朗。
当时伊朗的北方边界与苏联高加索地区和中亚腹地接壤,东南毗邻巴基斯坦(英属印度),在两大强权的进攻之下,伊朗很快被征服。
苏军拿下了包括德黑兰在内的大半个伊朗北部地区,1943年,美英苏还在伊朗首都德黑兰组织了一次三巨头会晤。
向西的机遇
1878年的政治漫画,阿富汗统治者在熊(代表俄国)和狮子(代表英国)之间左右为难。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伊朗处境跟阿富汗类似,是沙俄势力与英属印度势力之间的缓冲区。1907年,为联合对抗德国,英国与沙俄签署协议,划分了在伊朗和阿富汗的势力范围。
二战末期的雅尔塔会议上,有关伊朗问题没有形成正式条款,苏英两国只是口头三个月内撤兵,如此便给了斯大林“灵活操作”的空间。
莫斯科向伊朗巴列维政府开出了与蒋介石(东北撤军问题)几乎一模一样的条件:苏联撤军是没问题的,但你得把北部里海沿岸的几个油田租给我,为期多少多少年……
伊朗国王自然不愿意,于是莫斯科一边拖延撤军,一边在北部策动库尔德人独立。
万般无奈之下,伊朗只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去联合国状告苏联,这一告不要紧,世界各国纷纷谴责苏联的不当行径,美国更是态度激烈。
二战结束初期的斯大林非常重视国际声誉和美国立场,一看形势不妙,立即表示纯属误会,并下令撤军。
尽管如此,苏联对于伊朗、阿富汗、阿拉伯半岛这三块亚欧大陆心脏地带的觊觎始终不减。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莫斯科一度军事入侵控制了阿富汗,并极力拉拢伊斯兰革命后的伊朗政府,同时还是部分阿拉伯国家的后台。
再考虑到中亚本身就是苏联领土,相当于莫斯科将触角伸到了五个子板块中的四个(除北约成员国土耳其),堪称俄国国力的巅峰。
向西的机遇
伊朗首都德黑兰的早高峰
向西的机遇
德黑兰的城市公园
世事如浮云苍狗,亚欧大陆心脏地带的大国博弈你方唱罢我登场。
苏联谢幕之后,美国试图填补地缘势力真空;然而随着持续消耗,华盛顿也渐渐感到有心无力。
2011年,美国从伊拉克撤军。
2016年,土耳其国内政变未遂,事后埃尔多安与西方的关系迅速恶化。
2017年,沙特王储小萨勒曼上台,外交政策逐步“去美国化”,并向中国靠拢。
2021年,美国从阿富汗撤军。
2023年,俄罗斯代言人叙利亚重新回归阿盟。
……
时至今日,当我们再次审视中东大棋盘时惊讶地发现,美国已不再执着于向这里倾注资源,反倒是中国方面跃跃欲试。
五个子板块中:
中亚五国借助乌克兰危机的契机摆脱莫斯科束缚,与中国的整合加速;
新上台的阿富汗塔利班政府是巴基斯坦小弟,而巴基斯坦又是中国的铁杆盟友;
伊朗长期以来都是中国在中东地区的战略支点;
海湾阿拉伯国家在沙特的带领下慢慢向东方转向;
土耳其虽未表现出明显倾向性,但近些年已然塑造起“另类北约成员”的形象,开始在美国与俄罗斯之间走钢丝。
向西的机遇
伊拉克首都巴格达
向西的机遇
巴格达底格里斯河畔的公园
我们不妨再回看一下文章开头处五个板块的分布图。
当下,中国已经有效整合了五个版块中靠东的三个——中亚(北边缘地带)、阿富汗+巴基斯坦(东边缘地带)和伊朗(中心地带),正逐步向西整合阿拉伯半岛(南边缘地带),未来不排除将目光投向土耳其(西边缘地带)。
与美国、苏联/俄罗斯习惯采用武力手段解决问题的思路不同,中方的做法要柔性很多。
简而言之,中国以经贸互利和大宗能源合作的方式为双边关系开道,逐渐向跨国铁路、港口等关键基础设施领域延伸,最后依托上合组织的平台建立起政治经济共同体。
这是一种创新性模式,与前两次存在理念上的根本不同(《谁是中国的朋友》)。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331980.html

(5)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3年6月1日 下午12:50
下一篇 2023年6月3日 下午12: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