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大学要是录取了姜萍,教育就成了富二代们的玩物了

文/周伯通

这个事情大家都不提了,尤其是县政府或学校,都要换下一个话题了,还有人在那扯呢,说浙江大学马上要录取姜萍的。这个犹太控国套路,玩失败了一次,就不要玩了,现在拉上日本,还要硬玩,是不是捶的不够爽啊!

办学校就办学校,什么河边大学溪边大学的,没人阻挠你,结果上亿资产,且有3人推荐才能进!小微企业主有钱也得不到你的培训。你说别急,你迟早会进入我这个圈子的。于是大吹自己会搞教育,搞了一个中学,一个小学,学费非常昂贵,专门为中小企业主的后代服务。

浙江大学要是录取了姜萍,教育就成了富二代们的玩物了

这个路径是啥呢,大学成了财阀俱乐部,然后中小学培养小老板的后代,最终源源不断地形成财阀圈子,以后只要我说一句话,那就是地动山摇,这不是走美国的路,也不是走欧洲的路,是妥妥的犹太财阀的路。

国家给你所谓的大学关了,贵族中小学给你留着,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这两年又给你松了点口子,结果又狂傲起来了,说“大家看,缺了我不行吧,经济低迷了吧?” 然后又开始献计,说我有一招,可振兴经济,从日本引进预制菜产业来,引进这玩意也无所谓,超市里面卖,愿者买,不愿者不买。结果把眼睛都盯在全中国中小学食堂里,到底想干啥呢?

本来是搞高科技的,名字也是高科技,现在混成卖奖机构,本身你也是“网线公司”起家,出来卖奖也不丢人,卖奖的单位多了去了呢。但是人家卖奖就是卖奖,是一次性的生意。而你卖奖偏要布一个卖国的局。

有人就反驳了,他不是给穷人找出路嘛,你看中专、贫困生、弱女子等等,这岂不是在做“让天下没有难上的名校嘛!” 得了吧,还“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呢!他只是通过这个比赛,让国家承认其活动的权威性,也就是他卖的奖项和别人不一样,别人的只是“荣誉证书”,他的拿出去,相当于美国导师的推荐信,可以畅通无阻进任何名校。

浙江大学要是录取了姜萍,教育就成了富二代们的玩物了

只要你承认了他的权威性,就相当于代替了国家职能部门,以后可就不帮助你穷人了哦,C店转B店,交钱才能办事了,然后二代们就凭着这种奖项,源源不断地进各种学校了。

大学确实有特招生,如艺术类的,高水平运动员等等,但这并不和正常考试的学生抢生源,至于强基计划生、保送生,那都是严格考核的,仍然以突出的天赋为准,以政府部门的考核为准,并不是民营机构来制定判定标准的。

现在他不仅仅想突破名校额外录取的招生,还想给老师颁奖呢,据说要给韦东奕颁奖,人家看得上你一个商业机构的不入流的奖吗。口口声声说支持教育,怎么不拿钱去建教学楼交给国家呢?

之前搞乡村教育也是这样,就是选择自己喜欢的老师,然后给颁奖,这些老师的特点,我看都是只有具备了崇洋媚外的素质,才能入围获奖名单。有点像犹太人的奖,他们只会颁给老莫、老易,怎么不颁给我呢,因为我天天骂他们嘛,不骂自己的祖国,怎么可能给你奖。

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是别人玩剩的,都是国与国之间的斗争工具,那可不可以玩,当然可以玩,你得反方向来玩啊。比如英国的威廉或美国的约翰,写了一篇赞美中国的文章,你给他颁一个“友好人文奖”,或者日本人犬养二郎写了反思侵略的文章,你给他颁一个“和平奖”,这样干的话,不但人民群众支持,我相信国家也会支持。

现在倒好,你尽往中国捣腾这些糟粕,每次都在红线边缘起舞,还试图突破红线,无非是联合一切能联合的资本,然后妄图用商业规则来代替国家规则,把国计民生的项目绑在一起,收买一切能够收买的媒体,最后导致做的太大了,无法监管,也不敢监管,你一监管,他就叫三千万人要失业,好处全部自己得,黑锅全部政府背。

这已经不是东林之风了,东林之风,肉还烂在了锅里,一抄家,银子就从地窖里挖出来了。这是犹太之风了,总是试探中国金融主权,把美国玩坏了,要寄生在中国身体上是吗?

自己怎么成功的,心里不明白么,中国比美国商业自由多了,主动尝试一切创新的改革,央行抵住巨大的压力,要扶持民企发展,要求金融系统接口开放,对接民营企业的支付程序,怎么成功了之后,就对国家龇牙咧嘴了呢。

美国哪有经济自由,大企业通吃一切,小微创新企业难以有出头之日,人家那里为何移动支付不火呢,甚至电商也一般般,一方面你抢了银行卡的生意,人家不让你干;另外一方面,美国的基建落后,一个快递都得一周,大家还是习惯于线下购物。

什么功劳都要揽在自己身上,误导年轻人,比如西北防护林,从建国到现在,奉献了三代人在那儿治沙防沙,结果我问年轻人这事,他们居然说是一个企业干的,因为那个企业天天宣传“某某森林”,好像全中国的青山绿水,都是他一个人种出来似的。

还要绑架国家的信用系统,拿着你批示的信用,我就能横走天下,我只有四五百的信用,我就寸步难行,就得遭人白眼,这都是乱搞,一个国家的民众有你来决定生死?现在有很多人有七八百的信用,你怎么又不肯借钱给他了呢,你不是说信用额度高,就能随便借钱的嘛,怎么又不敢了,尽干些不着调,引起秩序混乱的事。

夺资本主义的权,被文化人痛骂,说我们搞意识形态,说我们输出革命,说我们要埋头发展经济,说要严厉打击极端民族主义等等。轮到资本主义来夺权了,又变成了造福民生,是哈耶克自由,是与世界文明接轨,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了,我认为这是逆向的极端民族主义,但他们说不是,说是和文明人同行,这群人,总是用两副嘴脸说话。

参加私人比赛就能去浙大,这个口子一开,就变成有钱人的游戏了,有钱人赞助比赛,有钱人的子弟拿到获奖名额,然后资本家吹一波,校长说要定向培养,最后发现,破格录取的伪学霸全是富二代。

你能发起比赛,和你差不多体量的企业多的是,大家都可以发起比赛,最后一定会导致拼爹爹也上来插一脚,9块9包邮上来发奖,那最后整个教育体系全乱套了。

浙江大学要是录取了姜萍,教育就成了富二代们的玩物了

“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心要正,心术不正的话,就会变成“不拘一格降二狗子”了。




浙江大学要是录取了姜萍,教育就成了富二代们的玩物了明人不说暗话,

支持的点个在看

浙江大学要是录取了姜萍,教育就成了富二代们的玩物了


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440361.html

(3)
上一篇 2024年7月6日 上午2:58
下一篇 2024年7月6日 上午2:5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