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改十年,集中打了“三大战役”

本文转载自:底线思维(ID:dixiansiwei)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若愚
时政观察员

关于中国军队,如果说起十年来最大的变化、最具标志性的举动,相信很多人都会给出共同的答案:军改。

10月16日,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军改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方面。在总结新时代十年伟大变革时,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大刀阔斧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人民军队体制一新、结构一新、格局一新、面貌一新”;在部署下一步工作时,强调“全面加强军事治理,巩固拓展国防和军队改革成果,完善军事力量结构编成,体系优化军事政策制度”。这也释放了一个鲜明信号:军改只有进行时,还将继续进行下去。

“不改革是打不了仗、打不了胜仗的!”2013年底,习近平总书记发出了这样的警示。十年之间,军改塑造了一支更具现代化特征、更强大战斗力的军队;展望未来,人民军队将愈改愈强,大踏步迈向世界一流,为强国复兴提供坚强战略支撑。

军改十年,集中打了“三大战役”

2019年国庆阅兵,展现出军队改革后的新面貌(图/新华社)

“构架”:大破大立

改革都是奔着问题去的,在不断解决问题中释能增效。军改十年,集中打了“三大战役”,即领导指挥体制改革、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军事政策制度改革,分别对应的是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和政策性问题。

率先开展的是领导指挥体制改革,确立“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总原则,一些军队媒体也将此称为“脖子以上”改革,意指改的是大脑中枢。

前段时间,笔者到北京展览馆参观了“奋进新时代”主题成就展,里面专门有一个展柜,展示的是军改以后的新臂章,直接体现了新的领导指挥层级关系。

军改十年,集中打了“三大战役”

军委机关15个职能部门臂章(图/新华网)

领导指挥体制改革的成果,可以用“三破三立”来概括。

第一,破除长期实行的总部体制,建立军委多部门制。

所谓总部体制,即改革前解放军存在着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四总部”。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革命军事委员会成立,首次尝试实行总部领导体制,设立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经理部、总兵站部等机构。此后,总部体制历经调整改革变迁,至1958年形成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三总部”体制,尔后稳定运行了40年,直到1998年成立总装备部,最终形成了“四总部”体制。

总部体制在历史上发挥着很大的作用,但随着时间的延长,其弊端也逐步显现。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曾表示:“总部、军区领导指挥体制,集决策、执行、监督职能于一体,暴露出不少弊端。特别是四总部权力过于集中,事实上成了一个独立领导层级,代行了军委许多职能,客观上影响了军委集中统一领导。”

2016年建立了新的军委机关,共15个部门,即7个部(厅)、3个委员会、5个直属机构。这就转变了军委机关职能定位,成为权力相互有所制约的“军委办事机构”。比如,组建新的军委纪委监委、军委政法委,中央军委采取单独派驻方式向军委机关部门和战区派驻10个纪检监察组,形成了严密的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

第二,破除长期实行的大军区体制,建立联合作战指挥体制。

改革前,解放军共有沈阳、南京、广州等七大军区,职能包括领导管理集团军、省军区和驻港澳部队,组织征兵和民兵训练,负责战场建设等,可谓权力很大的“一方诸侯”。按照政策设计,军区同时也是战区,战时负责指挥联合作战。但军区实则是以陆军为主,战建职能混杂,承担不起诸军兵种一体化联合作战指挥的任务,一旦有事还得临时建机构、拉班子,指挥能力和效率很难得到保证。

改革后,组建了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划设东、南、西、北、中五大战区,健全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实现中央军委对全军部队集中统一指挥,实现诸军兵种力量联合运用。

军委联指中心是军委的战略指挥中枢,每天都有大批军事行动指令从这里发出。2016年4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其“军委联指中心总指挥”的身份首次公开披露,这向世界传达了一个清晰的信号:中国军队新的联合作战指挥体系落地运行。2017年11月3日,即党的十九大闭幕后第10天,习近平总书记一身戎装来到军委联指中心大楼,带领军委一班人研究军委联指中心建设情况,表明推动全军各项工作向能打仗、打胜仗聚焦的鲜明态度。

相较于神秘的军委联指中心,军改以来战区联指中心保持了较高的曝光度。

战区是本战略方向的唯一最高联合作战指挥机构,按照平战一体、常态运行、专司主营、精干高效的要求,履行联合作战指挥职能。战区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组织现实应对各类安全威胁,处置有关军队的军事挑衅行动。

比如,今年1至9月,东部战区新闻发言人先后7次就外军舰机过航台湾海峡发表声明,每次均有“东部战区组织海空兵力全程跟监警戒”等表述,表达出“坚决反制一切威胁挑衅,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决心态度。

军改十年,集中打了“三大战役”

2022年8月,东部战区副参谋长顾中介绍“锁台”军演有关情况(央视新闻截图)

第三,破除长期实行的大陆军体制,建立新的军兵种和武警部队领导管理体制。

军改前,陆军是解放军的主体力量,但长期以来没有独立的机关,领导职能由“四总部”代行,海军、空军、第二炮兵等比重相对低一些。改革后,成立陆军领导机构、组建5个战区陆军机关,把第二炮兵更名为火箭军、由原来的战略性独立兵种上升为独立军种,组建战略支援部队、联勤保障部队。目前,解放军共有6个军兵种,军兵种比例得到调整优化,发展布局更加均衡,这也宣告了大陆军体制的终结。

按照“军是军、警是警、民是民”的原则,完成武警部队跨军地改革。自2018年1月1日零时起,武警部队由党中央、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实行中央军委-武警部队-部队领导指挥体制。同时,还改革了预备役部队管理体制,确保党对全国武装力量的绝对领导。

“塑形”:精干强能

第二大战役是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如果借用健身的说法来形容,就是去脂增肌,让军队的肌体变得更加壮实、精干。

经过改革,军队员额减少30万,主要是精简机关和非战斗机构人员,全军团以上建制单位机关减少1000多个、非战斗机构现役员额压减近一半,但作战部队员额不减反增、更加充实。

这次改革最直接的成效,就是解放军历史上很多从未出现的“新番号”,陆续加入战斗序列,让军队更具现代范,也更能适应现代战争的需要。

新的陆军胸标,由长城、步枪变成装甲车齿轮和翅膀,就是陆军有了更多装甲车和直升机、“飞起来”的直观写照。

军改十年,集中打了“三大战役”

上图:陆军旧胸标;下图:陆军新胸标

军改后,陆军的集团军由18个调整为13个,主体实行“军-旅-营”体制,合成旅、合成营成为主流。重型、轻型、空突、山地、两栖等多类新型合成营嵌入陆军作战体系,实现了作战指挥多源感知,作战要素高度融合,作战空间向多维拓展。

空中突击师、旅是一些军事强国的“标配”。这次改革后,解放军配备了数支空中突击旅,配备有直-20、武直-10、直-19等多种性能先进的运输直升机、武装直升机,以及车载榴弹炮、山猫全地形车等先进装备,实施超越攻击作战、蛙跳突击作战、要点夺控作战等一系列新战法。从传统的陆航旅发展为空中突击旅,标志着解放军立体攻防能力的快速提升。

军改十年,集中打了“三大战役”

山东舰航母编队在海上航行(图/中国军网)

海军的序列中同样增加了不少“拳头力量”,最具代表性的是航母编队。

2012年辽宁舰入列至今,海军已迈入了“三航母”时代,航母编队远海训练、执行军事任务的新闻时常披露。1个航母编队,通常包括数艘055、052C、052D等驱逐舰,054A等护卫舰,901型综合补给舰,以及潜艇,构成一个远程、中程、近程完整的防空体系,并具有强大的反舰、反潜作战能力。

航母编队的增加,必然要求更多的舰载机飞行员。据军媒报道,舰载机飞行员生长路径、培养链路等已全面贯通,“改装模式”和“生长模式”双轨并行路径全面走开。

所谓“改装模式”,就是从现役战斗机飞行员中选拔人才进行培养,他们具有较好的技能基础,但由于舰载机操纵有很大区别,需要重新适应、克服痼癖动作,消耗时间比较长;生长模式,就是直接从高中生中招录舰载机飞行员,直接进行培养,能够一步到位,缩短培养时间。2020年底,海军首批生长模式舰载战斗机飞行员通过着舰资质认证,这两年培养出更多的人才。

在空军,“无人机部队”越来越多,这代表着对军事智能化发展态势的敏锐把握,新质作战力量不断发展壮大。

空军新闻发言人申进科大校曾在空军航空开放活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无人装备是未来军事装备发展的重要方向,我国无人机装备发展,已经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目前,我军已装备察打一体无人机、蜂群侦察无人机、固定翼无人机等多种型号,经过对系统的不断优化,无人机可以与歼击机、预警机、直升机,甚至无人机之间进行协同配合训练,充分发挥无人机的作战效能。

火箭军的改革,按照“核常兼备、全域慑战”的战略要求和“随时能战、准时发射、有效毁伤”核心标准要求,加快提升战略打击能力。一线作战部队实现了从“固定发射”到“机动发射”、“择机发射”到“随机发射”、“实弹发射”到“实战发射”的转变,更加适应作战的要求,提高了战场生存能力。

经过改革,火箭军初步形成了核常兼备、型号配套、射程衔接、打击效能多样的作战力量体系,各型导弹的综合性能越来越稳定,抗干扰能力越来越强,毁伤威力越来越大。2019年曾在国庆阅兵中首度公开亮相的东风-17、东风-41导弹,此次也出现在“奋进新时代”主题成就展的室外展区,引得不少观众驻足拍照打卡。“东风快递,使命必达”,这家专寄危险品的“快递公司”果然实力非凡。

军改十年,集中打了“三大战役”

“奋进新时代”主题成就展的室外展区,展示了一批先进武器装备,其中包括东风-17、东风-41导弹(作者拍摄)

战略支援部队、联勤保障部队、武警部队等的改革也有不少亮点。比如,这一轮改革成立5个联勤保障旅,不同于传统作战旅,联勤保障旅的机关是联勤保障中心派出的指挥机构,按照“多能灵活、精干高效”的要求常态化离散配置。联勤保障旅不负责部队的日常保障,而是专门负责作战保障,把卫勤、油料、弹药等无缝焊接到联合作战体系中。

通过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军队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由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深刻转变,打造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

今年以来,21式迷彩服陆续配发,很多网友评论说,穿上新迷彩服的解放军,看上去很有时代感,国际范也十足。新的迷彩服不再按军种区分颜色,而是按作战区域进行搭配,这也体现了改革的一个导向:一切为了实战。

“尊崇”:激发活力

2021年12月31日开始,一部聚焦军事政策制度改革的专栏节目《改革时刻》在央视国防军事频道播出,介绍了改革的重大意义、改点亮点和实践成效,成为了解“第三大战役”的一扇窗户。

军事政策制度改革,主要涵盖我军党的建设制度、军事力量运用政策制度、军事力量建设政策制度、军事管理政策制度等4个方面。

对于基层一线官兵,感受最直接的是一揽子实施现役军官管理政策制度,出台官兵期盼的子女优待教育、医疗疗养、随军家属就业等改革举措,其中不少政策“含金量”十足,保证了军人的尊崇地位,强化了他们的职业荣誉感和获得感。

比如,从今年1月起,实现军人配偶免费医疗,军官、军士的父母和配偶父母优惠医疗。还有,为符合条件的父母发放赡养费,为配偶发放荣誉金,增加儿童保育费金额,在公共交通、外出就医等方面落实军人优先政策,做好退役军人政策保障,等等。在解决后院后代后路问题方面有很多硬招实招,赢得了官兵的点赞。

军改十年,集中打了“三大战役”

军人依法优先得到全面落实(图/中国军网)

今年9月21日,国防和军队改革研讨会在京召开。会议总结了这一轮国防和军队改革取得的重大成效和经验,部署了后续改革筹划工作。下一步,军队的改革将继续进行下去,全面落实各项既定改革决策和部署,持续推进改革的落实、完善、优化工作;深入搞好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筹划设计,不断完善和创新军队的指挥体系、管理体系、力量体系、制度体系。

党的二十大发出“如期实现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开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新局面”的号召,军改必将继续深入下去,加快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提高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战略能力。我们或许可以展望猜测一下,到2027年建军一百年时,在阅兵场上将出现哪些新的力量方阵、展示哪些新的武器装备!

参考资料:

钟新:《人民军队实现整体性革命性重塑》;

吴铭:《重塑我军领导指挥体制是强军兴军的必然选择》;

梅常伟等:《新时代改革强军的伟大实践》;

李典胜:《不改革是打不了仗、打不了胜仗的》;等等。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254642.html

(2)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10月19日 下午3:15
下一篇 2022年10月19日 下午3:1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