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外资厂的中国干部:不是管理岗,就是技术骨干

作者:中国经济周刊

本文转载自:中国经济周刊(ID:ChinaEconomicWeekly)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侯隽 | 北京报道

2022年5月20日,北京白领张涵收到男友送给自己的礼物是一双网购的阿迪达斯球鞋,“又是一双Made in Vietnam!(越南制造)”她在朋友圈如是表示。
就在刚刚过去的4月,越南制造交出了一份相对不错的成绩单:2022年一季度,越南GDP实现921.75亿美元,同比增长5.03%,高于同期中国(4.8%)、新加坡(3.4%)、韩国(3.1%),而亚洲传统制造强国日本第一季度GDP环比则是下降0.2%。
这得益于外资企业在越南的增长。外资企业在越南是如何管理生产的?随着劳动力成本越来越贵,越南制造的优势又能保持多久呢?
越南外资厂的中国干部:不是管理岗,就是技术骨干
两双耐克鞋一双越南造
2010年以前,对全球运动产品最经典的描述,是任何一个消费者如果在耐克或者阿迪达斯的门店任选一双运动鞋,十有八九会是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的产品。
2010年以后至今,中国还是全球运动产品的最大制造国;但是,外资企业如耐克公司,约1/3的服饰生产已经来自越南,耐克公司核心的鞋履产品更是依赖越南的供应链,耐克公司2020年的全球采购来源于12个国家的122家工厂,越南工厂占据其中的53家,占据耐克鞋履产能的50%以上。另一家运动产品企业阿迪达斯,四成的鞋子则由越南的代工厂生产。
一个最经典的事件是2021年越南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大部分工人选择离开工厂回家,2021年8月中旬,耐克曾与美国80多家鞋服企业致电美国总统拜登,表示越南鞋服类产业的健全性直接影响到美国鞋服市场。
“耐克、阿迪达斯等运动品牌发展的逻辑是这样的,作为全球最大的运动服饰品牌,耐克在美国本土做的是开发IP、设计产品与研发产品等高附加值的工作,产品生产则是由几十家独立的合同制造商在美国境外生产的,例如鞋类产品是由这些制造商在全球不同国家和地区近200家鞋类工厂生产。精明的外资企业一般都会选择劳动力成本低、设施配套的地区,例如在美洲耐克选择洪都拉斯,在亚洲选择越南、印尼等地的工厂代工生产,然后将产品销售到北美、欧洲、亚洲等主要市场。”北京国际商贸中心研究基地首席专家赖阳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赖阳认为,对于服装、鞋帽、纺织这样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越南在东盟的优势比较突出,首先是人工便宜,约为珠三角人工成本的一半,“我们去越南考察发现越南的工人月薪(含加班薪酬)不到3000元,长三角和珠三角都在5000元一个月了;其次是越南出口退税顺畅,税率与中国差不多”。
资料显示,借鉴中国改革开放的经验,越南大部分工业区都对外商给予“五年全免、两年减半”的税收优惠。此外,越南开出的优惠政策还包括,用于形成固定资产的货物免征进口税,按季度申报增值税,以及其他投资信贷激励措施和免征土地租金等政策。越南以此成功吸引了一批外资前来布局,包括服装和鞋类方面的一些国际运动知名品牌,在当地设工厂。
美国服装和鞋类协会的数据显示,越南已发展为对美国出口鞋类和服装第二大供应商,耐克、Gap等在越南建厂,而在电子产业方面,则有三星、英特尔、LG等外资公司先后进驻投建工厂。
据越南统计局数据,2022年前3个月,美国依然是越南最大出口市场,出口金额约为252亿美元,其他的主要海外市场依次为中国、欧盟、东盟、韩国和日本。从出口商品结构来看,加工工业商品占89%,其他商品分别是农林产品、水产品以及矿物和燃料商品,分别占6.9%、2.7%和1.4%。

越南外资厂的中国干部:不是管理岗,就是技术骨干

越南河内一工厂的工人正在生产运动品牌服装
越南外资厂的中国干部:不是管理岗,就是技术骨干
外资厂里的“中国干部”
那么,越南的外资工厂是如何进行管理呢?
2022年春节过后,来自福建的林茂介绍了自己两个前同事一起去越南工作。林茂曾经在江苏太仓的耐克工厂工作过,有着丰富的基层管理经验。
林茂2019年去越南同奈省的宝元鞋厂工作,越南鞋业巨头宝成、丰泰、宝元等是耐克、阿迪达斯、彪马的代工厂,在越南大城市遍地开花。
“越南不大,和咱们云南省面积差不多,这里也分为南方和北方。南方就是我们很熟悉的胡志明市、平阳省、同奈省,主要是中国、韩国、日本企业设厂的集中地;北部是电子制造产业,三星就在越南北方的北宁市,据说有不亚于富士康在国内规模的大厂。还有一个制造业有名的海防市,也有很多中资企业,包括电机行业龙头卧龙电气、国内最大的安全气囊生产厂商华懋科技,韩国 LG也在那里。”
林茂已经在越南工作3年,是一个鞋业小分厂的厂长,管理近100人,这次他回国就是为招兵买马,两个前同事一个将担任自己所在厂的副厂长,另一个将去其他厂当厂长。
“鞋服企业很多是台资,大家文化都是儒家文化,管理理念一致,尤其是现在越南制造就是在学习当年的中国制造,我们很多中国人在这里不是管理岗,就是技术骨干。”林茂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外交学院教授施展在2019年与研究团队一起从北到南对越南做了深入调研。他到访越南主要工业省份、多个工业园,并拜访了从高科技到低科技横跨多种产业、从跨国大公司到地方小工厂横跨多种规模的近20家企业。
在拜访这些企业的时候,施展发现来自中国的基层管理和技术骨干们被越南称为“中国干部”。
“甭管是什么资的企业,只要是从大陆迁来越南建厂的,管理层里多半都是从中国大陆带过来的中国人。”施展如是描述。
资料显示,中国企业于上个世纪90年代就进入越南,经过几十年经营,“中国建筑”“中国家电”等已经在越南形成品牌效应,尤其是中国的大量基层管理人才,撑起了很多越南制造的品质。
“这和我们改革初期,台商和港商在内地担任厂长很像,中国干部在越南不但承担技术主管,在当地的工人还不具备生产的技术能力时,也依赖中国干部进行培训和指导,帮助他们培养成熟的工人,扩大规模,壮大发展。” 北京国际商贸中心研究基地首席专家赖阳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越南外资厂的中国干部:不是管理岗,就是技术骨干

越南河内,当地一家工厂的工人正在生产服装。
越南外资厂的中国干部:不是管理岗,就是技术骨干
Made in Vietnam也正在变得昂贵
越南凭借税收优惠政策和廉价的劳动力吸引着外资企业在这里投资,但是这些外资巨头也不可能把鸡蛋放一个篮子里。
已经在越南3年的林茂发现越南的房价正在飙升,尤其是近期出现关于李嘉诚出手投资越南房地产的消息后,胡志明市房价已经涨了一倍,其他省的房价也在递增。
“我们目前最大问题是招工难,虽然国内不断报道越南劳动力便宜、青壮年劳动力多,但是其实越南和所有国家一样也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有很大起伏。”林茂对记者表示。
2021年越南由于疫情影响,很多公司并没有如期完成年度任务,越南当地媒体报道,2021年越南同奈省有约1.4万名员工举行罢工。原因是很多工厂都没有如约发放年终奖,当时上万名员工堵在各个工厂入口的路上,造成数小时的交通瘫痪,需要警力维持秩序。
据了解,越南工厂一般规定年资满一年(含)以上的员工可领取一至两个月的年终奖金。但是去年疫情也造成企业关闭厂房运作数月之久,很多企业都没有发放年终奖金。更为致命的是,越南许多中小企业受疫情波及,曾在7个月内倒闭了近8万家。
在人力成本方面,越南最低工资标准几乎每年保持着一定的增长速度,越南制造正在变得越来越昂贵,这样计算成本也让企业不得不面对。
2022年4月,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在一次演讲中说:“赞成把供应链转移到众多可信赖国家、打造‘友岸外包’——这样就可以继续安全地扩大市场准入——将会降低美国经济以及可信赖的贸易伙伴面临的风险。”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在4月的一次演讲中称:“必须让关键商品的供应来源多元化,才能确保下次出现危机时,我们不会恐慌、感到绝望。”
美国历任总统从奥巴马、特朗普到现在的拜登,都不断提出希望制造业能够回归美国,实际上墨西哥、土耳其等地由于距离欧美国家有地缘便利优势,从几年前就成为欧美产能和订单转移的热门目的地,也成为越南制造的主要竞争对手。
“产业链的国际分工有4个阶段,第一是原来进不了产业链,第二是进了低端产业链,第三是挤进高端产业链,第四也是我们追求的产业链的主导权。中国现在是第三阶段想要追求第四段,越南是刚刚挤进去,做的是简单的组装加工装配。目前,越南制造依旧属于低端阶段,随着土地资源与工资成本上升,获利愈来愈薄,当地政府也会不再鼓励这类劳力密集产业来设厂。”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应采访者要求,林茂是化名)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196116.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6月4日 上午11:58
下一篇 2022年6月4日 下午12:02

相关推荐